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22年一场成功的国民外交:大国风范饮誉檀香山

热度59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穆藕初自美国留学归国后,一共出国三次。后两次作为国民政府官员奉命履行公务,一次去菲律宾(1929年),一次去缅甸(1941年)。1922年秋,他以民间企业家的身份,受政府委派出席太平洋商务会议,可称一场颇为特殊的国民外交活动。

危难受命组团赴会

1922年5月,上海总商会收到美国商会关于召开太平洋商务会议的邀请书。会董们一致推举穆藕初为代表。穆认为,代表至关国际贸易,由政府出面为好,上海总商会不宜派定。穆受同事们之托,赴北京找到外交总长顾维钧。顾说,这样的会“自有商会担任”。穆说,商会筹措旅费有困难。顾维钧笑道:“以足下之资望何必计较。”外交部“一毛不拔”。不久,北京政府农商部任命穆藕初为中国代表团代表,出席在美国檀香山召开的太平洋商务会议。只有一个代表的代表团,真是闻所未闻。

穆藕初向来十分关心中国的外交活动,曾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1921年10月华盛顿会议召开前,全国商会联合会与省教育联合会在沪召开联席会议,公举蒋梦麟、余日章为国民代表出席会议,监督政府,宣传民意,穆是最热心的支持者之一。他自告奋勇,为筹募代表旅费,连日奔走,劳累过度而病倒。此番太平洋商务会议,穆藕初感到责任重大,他总结成四大任务:“一、从邦交和国民外交上,巩固太平洋诸国国际间睦谊;二、鼓吹我国与太平洋诸国互利的商务之发展;三、宣达国情,揭出真相,破除国际间误会;四、力谋海内外联络,及施行传达消息上一切计划,期唤起侨众合力捍卫祖国之精神。”然而,他面临的困难很大。

其一,代表乏人。9月间,檀香山联太平洋协会总董福特来华访问,希望中国各商业团体至少能派遣15名代表参加此会。穆藕初了解到,美国与日本对此会十分重视,美国所派代表达50余人,日本也有20多位。中国代表如“光杆”一人,岂不贻笑国际?经过穆一再呼吁,上海总商会赵晋卿、工商研究会赵桂芬、华商纱厂联合会毕云程、洋货商业公会郑希陶四人被各自社团推举为代表,将随穆藕初赴美。后来又添了三位外国人:中国华洋义赈会代表费吴生、丝绸调查所总理陶迪和美国驻华商务参赞安诺德。北京政府总统黎元洪正式任命穆藕初为出席太平洋商务会议中国代表团首席代表。即使包括那三位外国人,代表团也只有8名成员,离美方邀请还差一大截。代表乏人主要是经费问题。政府仅拨1000多元服装费,大部分经费得自筹。怪不得各地商会响应者寥寥。上海总商会等虽答应承担,但需要代表先行垫付。后来总商会对赵晋卿和穆藕初赴美参加会议所耗,仅仅每人“致送1500元”,穆本人耗用达5000多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其二,后顾之忧。穆藕初受命之后,于9月初赴南京、徐州、郑州调查各地棉业情况,接着听取各方面意见,起草会议文件,约一个多月就准备就绪。殊不知,此时豫丰纱厂因受军阀混战影响,危机正在加剧,并殃及厚生、德大。穆藕初为了国家利益,放下自己工厂的事,义无反顾,充任“国民大使”。

大国风范饮誉檀岛

1922年10月6日,穆藕初一行登轮启程赴美。

10月18日,中国代表团抵达檀香山。刚下榻旅馆,穆藕初当年留美时同学、时任檀岛共和银行协理的何锦棠及其夫人来访。此后,这位老同学向美国工商界友人热情介绍穆在美留学及回国创业的历史,穆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在众多外国代表中,穆藕初很快成为引人注目的人物。

离大会开幕还有几天,穆藕初等除拜客和观光外,还应邀出席了好几场集会。穆氏精彩的演说,博得一片喝彩。他对中国国情的阐述,对世界大势的分析以及他那温文儒雅的风度和纯正的英语,都让与会者折服不已。在美国商界“循环俱乐部”的演说会上,他做的《现中国政治地位之背景》演说,谈中国“进步遮掩”的原因,谈民国以来“中国工商业种种实际上之进步”,与会160余位美国商界领袖边听边发出阵阵惊叹,都称“闻所未闻”,许多美国商人由此对中国表示出友好态度。

10月26日,由14个国家(地区)112位代表参加的太平洋商务会议开幕。穆藕初向檀岛总督法灵顿敬赠国旗。会议选举领导机关,穆当选联太平洋协会副会长兼大会秩序委员会委员,赵晋卿当选议决案委员会委员长。开幕式上,穆发表题为《中国商务与太平洋》的主题演说。其中提出影响中国商务发达的障碍为:“中国年来政治多故”、“关税之不合科学的经济的原则”、“货币制度不良”、“无对外银行”、“缺乏对外航路”、“国内交通之不便利”、“国际间政治上之侵略,亦足以妨碍中国之商务”。政治、经济、金融、交通、外交等都涉及了,特别指出不平等条约下的关税和外国政治侵略是导致中国落后的重要原因。在国际会议上,旗帜鲜明、不卑不亢,提出如此敏感的问题,又阐述得恰到分寸,外交家们也会佩服的。穆对于世界和平事业和太平洋各国商务前途充满希望,展示了一位大国国民代表的宽广胸怀。

在以后的几次大会或专题会上,穆藕初又先后发表了《发展中国之天产与商务》、《中国棉业之发展及其需要》(书面)、《航业与文化及商业之发展》和《中国之商业教育》(由赵桂芬代为宣读)等重要演讲。代表团其他成员赵晋卿、费吴生、郑希陶、陶迪也分别就商业改革、导淮问题、茶叶和生丝贸易等做了大会发言。中国代表团在太平洋商务会议上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各国代表的尊重和好评。

国际贸易大会,泱泱中华岂能漠然处之?正如穆藕初回国后在上海总商会欢迎会上所说:“发展商业之要点,莫如交换意见,联络感情。此系一种国民外交之嚆矢。其发表意见,议决事项,仅种因而已,并不含有强制执行之性质。然稽考欧美历史,一切重要事务,靡不由鼓吹而进行……窃意交通愈便,商业愈形发达,则商人之世界眼光,愈为重要。”穆藕初不辱使命,办了一场成功的国民外交。

折冲樽俎维护国誉

旧中国国际地位低下,受尽列强欺凌,国际活动中受辱的事屡见不鲜。1922年的太平洋商务会议也不例外。穆藕初以敏锐的洞察力,有理有节的斗争艺术,为维护中国声誉作了不懈的努力。

抵达檀香山不久,穆藕初从中国驻檀总领事那里知道,中国代表团宴客日期与朝鲜同日。朝鲜那时为日本占领下的殖民地,显而易见,会务方有意无意在贬抑中国。另外,会议安排各大国都有“商务日”,而中国独无。穆当即与赵桂芬二人拜访了联太平洋协会总董福特,宴客以“不及筹备”为托词“商请改期”;“商务日”一事则提出严正交涉。结果东道主同意一律取消“商务日”,“以示无偏颇之意”。初次交锋,显示出穆藕初的外交才能。

赵晋卿偶然见到日本代表将在开幕会上的一份演说稿,内有一处提到中国,说:“中国十一年来,无一日不在纷乱扰攘之中。因此,太平洋沿岸各国商业,皆有阻滞之影响。苟中国纷扰,各国不再设法以禁阻之,则商业之增进,永无希望。”这不是在明目张胆鼓动各国干涉中国内政吗?赵把这一情况告诉穆藕初,穆当即与赵晋卿二人找到大会总干事处交涉。总干事无奈,只得要求日方撤销该段文字。开幕会上日本代表演说时,确实没讲这段话。但翌日檀香山某报登载日本代表演讲稿却没删去这段公开干涉中国内政的文字。穆藕初责问大会办事处,这是为什么?日本代表不得不向中国代表团道歉,并登报更正。面对外交挑战,穆藕初针锋相对。

开幕会当晚,日本侨民在日本俱乐部举行宴会,中国代表团应邀参加。席终,日、美宾客纷纷演说,主人也请穆藕初作即席演讲。穆对日本向来就有警惕。当年袁世凯批准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穆最早倡议设立“国耻日”,以唤醒国民亡国的警觉,于是有了民国时期的重要纪念日“五九国耻”日。今天在外交场合下,他代表中国发言,非同一般。穆藕初首先说:“中、日、韩同种同文,地位接近,有共同合作之便利与必要”,接着话锋一转:“美国前任大总统罗斯福氏有先见之明,能预知欧洲战祸之不可避免,而嘱其国民预为之地,实足为吾人所宜取法。”“强权之终不可恃。以强力压人者,终必失败。欧洲最强之国,今已一败涂地,于国于民,皆有损无益。以故中国人深望在此次太平洋商务会议中,为沿太平洋各国树立一种非常强固而亲善之友谊”。演说后各国代表都过来与穆藕初握手致贺,大家极其钦佩他演说立意之高、措辞之妙。

11月2日午间,穆藕初在朝鲜侨民团招待会上的演说,更有一番新意,博得与会者的阵阵掌声。据毕云程《参与太平洋商务会议日记》记录的要点有三:“第一信仰。信仰可为行事之标准,凡深信一事必须如此者,必能力行勿怠。苟无信仰,则懈心生矣。第二博爱。博爱可为成功之助,爱人者人恒爱之。若以强力压人,必难得人之爱。第三希望。希望为快乐之源。欲谋一事之成,中间不能无困难,无挫折。遇困难挫折而能以热诚之希望战胜之,则虽处忧患之中,亦能乐此不疲。”说得好像都是哲理,其实人们不难听出背后的“潜台词”:侵略者强权不会长久,被压迫民族必将解放。

大会通过议案23件,其中中国代表团提出的有5件。这些议案大都经过反复斗争才获通过的。如各国互换影片、禁止毒品运输、茶叶贸易中日本商人丑化中国和恶意竞争等问题,讨论时都有激烈争论,最后在中国代表坚持下得以写入议案,达成共识。穆藕初并非职业外交家,凭着他一颗赤诚的爱国心,折冲樽俎,维护国誉,取得这场国民外交的胜利。

联络侨胞凝聚人心

穆藕初一行踏上檀岛的一刻起,就受到檀香山中华总商会等华侨团体和侨胞的热烈欢迎。穆也利用一切机会,联络侨胞,增进侨胞与祖国的感情,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

在中华总商会举行的宴会上,穆藕初向与会者畅谈祖国工商业进步的情况,建议华侨朋友经常回国观光,为推广国货销路做点事。在檀香山大学俱乐部的演讲会上,他向华侨青年作《如何为祖国服务》的演说,阐述华侨与祖国的关系,宣传民国以来国内工商业发展的成绩与存在的问题,告诫华侨青年,要爱祖国必须先知祖国的实在情形,“各宜就一己之所长,尽力为之,必能得良好之效果”。会后,毕云程把穆将在太平洋商务会议开幕会上的演说《中国商务与太平洋》一书,分送该俱乐部会员人手一册。

11月3日晚中国侨民举行宴会,招待各国代表和檀岛各界领袖。两位主持人一老一少。年老的叫黄后,中华会馆总董;年少的叫黄福,哈佛大学毕业生。宴会气氛热烈,充满欢乐和融洽。轮到穆藕初即席演说,他就从两位主席说起,引申出一番深刻的道理。他说:“今晚主席二人,一老一少,实足以为中国现状代表。”“年长之主席,心中满怀快乐及诚爱,但以不善英语,不能由彼自己说出。”“此青年之主席,乃能以极流利之英语,一一为演说诸君介绍。老大中国与少年中国之区别在此。过去之中国及将来之中国,其区别亦在此。”然后,他回顾近世中外交往的历史教训,说:19世纪中叶华人自尊自大,轻视外人,而19世纪末叶,则盲目崇拜外国的坚甲利兵。到了20世纪初,清政府之腐败日益加深,终于爆发了革命。“共和以后,审知政治之基础在社会,于是尽力从事于教育、实业。”故而有工商业建设的众多成绩出现。最后,穆藕初希望海内外华人联起手来,抱定两大宗旨,共同奋斗。即“一、不欲依赖外人,惟努力发挥自己之能力,不避艰辛,期造成一自立之少年中国。二、愿与外人为平等之携手,实行互助,以增进全人类之利益。”关于“老大中国”与“少年中国”的精彩比喻,让人们想起梁启超那篇脍炙人口的《少年中国说》,与会侨胞无不称赞穆先生讲得好。

两天后,中国代表团出席太平洋青年商会午餐会,穆藕初在演说中又把“少年中国”的思想发挥了一番。他说:“中国已由老大变为青年。太平洋各国间商务之发展,有赖于各国青年之共同努力。”宣传中国的进步,增进各国工商界相互了解和友谊,始终是穆藕初这场国民外交不变的主题。

11月8日,代表团启程回国。在途经日本海面时,穆藕初对在轮船甲板上远眺的同事们说:“日本与吾国,如此逼近,吾国若不自振作,其前途甚危险也。”他的预见是正确的,可惜当政者和大部分国人当时还未有此清醒的认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