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50苏联代表团访华 毛岸英现场翻译赢得满堂彩

热度61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共产党考虑到进城后保卫党中央的需要,专门组建了一支一百五十多人的便衣保卫队。前两期中,我们介绍了便衣队员们在艰苦条件下展开的一系列斗争。本期重点介绍一些便衣队员在保卫领导人的同时,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知识,并亲身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前后的诸多重大事件。

 任弼时:"旧政府那一套必须纠正过来"

1949年4月11日至18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召开。为了这次大会顺利安全进行,便衣保卫队派出三十余人,在区队长王成义率领下,到会场执行保卫任务。

在大会开幕式上,朱德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致词。中共中央负责青年工作的书记任弼时在大会上作了政治报告。

任弼时说:"在我们革命阵营里,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同样是革命工作的一部分,领导者与被领导者没有贵贱之分。但是,有的人却不恰当地将其比喻成人体,说什么'人的头脑是高贵的,下肢是卑贱的'。试想,一个人假如只有脑袋没有肢体,那就不是人形,还有什么高贵可言?"大家听了,先是哄堂大笑,接着又热烈鼓掌。

任弼时对前来参会访问的苏联代表团十分重视:不仅在会间多次代表中共中央接见他们,会后又亲自前往代表团驻地北京饭店看望。这几次活动,都由便衣队的刘满昌、王增福随车护卫。

大会期间,任弼时在前门外的全聚德烤鸭店设宴招待苏联代表团。任弼时乘车到烤鸭店后,司机老王拉住便衣队员刘满昌的手说:"全聚德的烤鸭最有名,可惜我们司机不能进去,你帮我弄点好吃的行吗?"

"不行,这是违反纪律!"刘满昌一脸严肃地说。随后,他叮嘱老王:"把车维护好,别在首长用车时发生问题。""这你放心,没问题。"老王回答道。在刘满昌将要离开时,老王又叮嘱道:"我求你办的事可别忘了!"

刘满昌虽然嘴里说不行,心里却在想着怎样满足老王的愿望。他了解这些在首长身边服务的工作人员,为保证首长的需要,工作任劳任怨,常顾不上吃饭和休息,而且当时刚进北平,生活条件有限,多数时间只能吃小米、粗粮,所以特别想吃肉。

刘满昌是头一次吃烤鸭,但因心里总惦记着老王拜托的事,顾不上细细品味烤鸭的美味,匆匆吃完后,顺手抓了几张小饼卷了些鸭肉,悄悄地溜了出来。等在门口的老王,从刘满昌手里接过卷着鸭肉的小饼就往嘴里塞。刘满昌看着老王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笑道:"慌什么?又没有人抢你的!"老王大口吃着,顾不上搭话,油顺着嘴角往下流,边吃边冲刘满昌竖起大拇指。

老王吃得正香,就见任弼时等领导陪同苏联客人出现在了大门口。老王急忙将滴着油的卷饼往衣兜里一塞,随即跑去发动汽车。他没想到这一幕已被眼明心细的任弼时看见了。

任弼时问刘满昌:"你不知道不能私自往外拿东西吗?怎么还明知故犯?""我是警卫,他是司机,我们的工作需要相互配合。再说,老王的开车技术好,工作也很卖力,所以我想帮帮他。可这样帮忙是违反纪律的,回去我一定检讨。"

"不,这件事你做得对!我们在里面吃饭,司机在外面干等,很不合理!这是沿用旧政府的那一套做法,今后必须纠正过来。"任弼时温和地说道。

事后,任弼时立即向有关部门作出指示,要解决司机的工作和宴会用餐问题。从此,中央机关开会或其他场合用车就多了一条规矩,在首长用餐时,也一定给司机再另外准备一份饭菜。

便衣队员以身挡"刺客"

1949年8月,随着中央核心领导人陆续搬入中南海办公,便衣队也派出八名队员进驻中南海。他们组成了一个区分队,由刘忠、李广仁担任区队长和党小组长,住在临近毛泽东住地丰泽园的西六所。

当时,有三个重要会议即将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这就是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亚洲澳洲工会大会和亚洲妇女代表大会。政协会议将讨论有关建国的重大事项,另两个会议则是人民政权建立前夕首次召开的世界区域性大会。

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前夕的一天,罗瑞卿、李克农以及中央办公厅警卫处负责人汪东兴、李福坤共同研究了警卫工作后,又把便衣队区队长刘忠找来谈话。

李福坤向刘忠交代道:"组织上交给你一个艰巨而光荣的重大任务,要坚决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安全!"

刘忠听李福坤这么一说,不禁有些疑惑:"我现在的工作不就是保卫毛主席、党中央吗?"

李福坤看到刘忠疑惑的神情,接着说道:"这是一项十分特殊的任务。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推测,这次政协会议的委员中,可能隐藏着一名刺客,他可能利用委员的身份来刺杀或暗害毛主席。我们怀疑这个人就坐在主席台下距离毛主席不远的地方,所以我们要把你安排到这人右前方的座位上,你要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他有要行刺的迹象,你不能开枪,只能用身体去挡。你切不可有半点疏忽,要绝对保卫毛主席的安全。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会发给你一张政协委员证。"

任务交代完后,李福坤放低声音对刘忠说:"这件事要绝对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队友。你和我保持单线联系。"

领受任务后,刘忠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他想,无论如何要确保毛主席的安全,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政协召开预备会议的那天,毛泽东到会了。刘忠也以委员的身份坐在了那个被怀疑的对象的右前方。刘忠发现那个人四十岁左右,身材较高。刘忠心想,自己被选中的原因大概与自己的个头高有关。

在会议休息时间,许多委员步出会场,毛泽东也从主席台的座位上站起来。这时,刘忠感觉他座位后的被监视对象也站了起来,内心一阵紧张,赶快跟着站起来,用身体遮挡住了那人看主席台方向的视线。

此刻,毛泽东下了主席台往会场外走。刘忠发现那人也想朝毛泽东出去的方向挤,刘忠遂抢前一步,挤在那人前面,不让他超过自己。当那人试图从刘忠左面超过时,刘忠就在左边挡住他;那人想往右绕,刘忠就把身体移向右边。刘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让那人靠近毛泽东。

刘忠的左阻右挡,把那人惹火了,当场和刘忠吵了起来。他说:"你为什么挡我的道,我要去看毛主席!"刘忠道:"我在给你闪道,你还老挤我。我几次给你腾道,你又不走,你这个人怎么搞的?"旁边的许多委员不知实情,也来责怪刘忠不该挡人家的道,会场内吵嚷成一团。

走在前面的毛泽东也听到了吵闹声,回过头来,眉头皱了一下。这时,刘忠发现,毛泽东身后早已紧跟着好几位负责保卫工作的领导,其中有罗瑞卿、李克农、汪东兴等,他们几乎把毛泽东围在了人墙中间。这下,刘忠稍微放心了。

刘忠继续与可疑对象周旋着,尽力阻挡他的脚步。直到毛泽东等人走出了会场的二道门,看不见了,刘忠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后来刘忠才知道,当时领导还布置了便衣队的另外几个同志在门外待命,要他们看刘忠的动作行事,一旦刘忠动手,他们就立即上去接应。

  带领毛主席的客人

  参加开国大典

距10月1日开国大典越来越近了。

9月下旬的一天,海淀区开国大典工作组组长杨华,一早来到了便衣队驻守的青龙桥检查站,找到站长孔祥惠说:"小孔,交给你一个任务。是这样,毛主席考虑得很周到,他说咱们党中央机关在香山驻扎了这么长时间,给香山一带的群众带来了不少麻烦,这次举行开国大典的庆祝仪式,应该邀请香山的群众代表参加。我们决定由你来承担一项光荣任务,即带毛主席邀请的香山群众代表去参加开国大典。"

孔祥惠问:"都带哪些人去呀?"

杨华说:"选派群众代表的工作马上开始,原则是选派当地有威望的贫下中农代表和村干部代表。"

杨华进一步向孔祥惠交代说:"一是要保证这些代表的人身安全,不要有人丢失或生病;二是要保证这些代表在天安门广场观礼台上不发生意外事故,使开国庆典活动顺利成功。"

没过几天,由各村推荐选派的群众代表就到齐了。他们是从香山地区的十多个自然村选派出的代表,共有十多位。

9月30日下午,孔祥惠召集香山群众代表观礼团全体成员开了个会,向代表们交代了一些纪律和注意事项,让大家第二天行前要准备些干粮和水。

10月1日一早,天还没亮,孔祥惠就带领这支特殊的观礼队伍出发了。他们从香山下来一路向东南行进,途经海淀区委,拿到了介绍信后,继续向城里行进,要赶在上午10点前进入天安门广场。

9点多钟,孔祥惠带着香山群众代表观礼团走到了天安门广场。这里到处彩旗飞舞,人流如潮,一支支队伍在广场内汇聚。在指挥部门的带领下,孔祥惠和香山群众代表观礼团被引到了观礼台上。

靠近孔祥惠他们观礼台的,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师生团队。他们那边的气氛非常活跃,一曲接一曲地唱着新歌,把观礼台上的香山群众代表也感染了。几个代表说,我们也唱一个农民的歌子吧。于是,大家就唱起了几天前临时跟孔祥惠学的《斗地主》。农民兄弟的歌,博得了大学师生的掌声。

下午3时,开国大典在礼炮声中正式开始。毛泽东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广场上欢声雷动,热烈的掌声、激昂的口号声经久不息。孔祥惠和香山群众代表也不停地鼓掌、高呼口号,表达着人民翻身当家做主的喜悦!

虽然近60年过去了,但开国大典那一天的亲身经历,却让孔祥惠终生难忘。

和苏联代表团同行

  毛岸英现场翻译赢得喝彩

1950年,苏联代表团由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书记冯文彬陪同,到中国各地进行友好访问。刘忠带领便衣队区分队,负责此行的安全保卫工作。

在苏联代表团乘坐的专列途经河南郑州黄河大桥时,一节公务车厢突然脱钩了。刘忠带着几名便衣队员跳下车,进行紧急处理。他们想把脱钩的车厢挂在一起,却怎么也挂不上。正着急时,列车长过来了。他想了个土办法,找来了一些炮仗,把它们搁在滞留车厢前后的铁轨上。过往的火车车轮与炮仗摩擦,炮仗就会爆响,从而引起火车司机注意。刘忠马上派了三名战士,沿附近铁道线搁放炮仗,隔一段距离放一个。

不久,已开走的专列也觉察到后面一节车厢丢失了,倒退了回来,向脱钩的车厢迎了过来。列车人员发现脱钩车厢的挂钩出了问题,就迅速同有关方面联系协商,设法又调来了一节车厢,并将脱钩车厢拉开,险情这才算排除。

苏联代表团乘坐的专列停靠的第一站是郑州。车停郑州后,河南省党、政、军领导和群众代表数千人到车站隆重欢迎。

苏联代表团团长在欢迎仪式上即席发表了热情、友好的演讲。可是因为没有讲稿,一时难住了随行的年轻翻译。年轻翻译结结巴巴地翻译着,不时还"卡了壳",场面非常尴尬。正在为难之际,一位青年站了出来,他大方得体地向苏联客人示意,然后又流畅准确地将苏联代表团团长的演讲翻译出来。在场的人们热烈鼓起掌来,既为苏联客人演讲的友好情谊,更为这位青年人的及时救场和完美翻译。

这位青年人就是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此次毛岸英搭乘这趟列车,是受父亲的嘱托,代他回湖南韶山故乡探望毛家亲友和故人的。

专列离开郑州后,继续向湖南进发。正在车上值勤的便衣队员刘满昌和毛岸英在车厢里相遇,但彼此并不相识。举止文雅的毛岸英微笑着和刘满昌握手后,便坐下来与他攀谈起来。刘满昌问:"你贵姓,你也和我们一起去湖南、广州吗?" "我姓毛。因为你们的车要到湖南,我父亲让我搭这趟车顺便到韶山故乡去探亲。"毛岸英答道。

刘满昌这才恍然大悟:"啊!你是毛岸英同志,失敬!失敬!你刚才那场翻译真棒,欢迎会圆满成功多亏了你。"

毛岸英谦虚地说:"这没什么,我去苏联留过学,俄语自然讲得熟练点。他们刚从学校出来,有几年工作实践后,就会好起来。"(《党史博览》2009年第3期 平凡 文)

顶:6 踩:4
【已经有51人表态】
8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7票
难过
7票
搞笑
9票
愤怒
4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