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克格勃元老回忆:我无力阻止苏联走向分裂

热度41票  浏览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克格勃,即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它是集对外情报、反间谍、国内安全和边境保卫等职能于一身的强力部门。作为克格勃元老之一,作者在本书中回顾了自己在隐蔽战线上的工作经历,以见证者的身份解析了苏联国内的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展示了克格勃鲜为人知的内幕。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在一系列错误政策与国内分裂势力的作用下,作为统一国家的苏联逐步走向瓦解。在被戈尔巴乔夫解除克格勃副主席职务前,作者亲眼目睹了一个超级大国四分五裂的过程,并为阻止它的崩溃进行了徒劳无益的努力。

1.分裂主义思潮汹涌而来

在地球上,不论是在哪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侵略者致力于征服他人,扩大自己的疆域。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民族为了使自己更加强有力,就会在共同的旗帜下联合起来。但是,一个强大、举世公认的超级大国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自愿地解体分裂,这在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我清楚地记得,1990年召开了第一届俄联邦人民代表大会。与会的代表中有80%是共产党员,但就是这次会议打垮了苏联共产党。为什么?因为其中的大多数早已是“民主俄罗斯”的代表,尽管暂时还没有公开,他们实际上已经和苏共决裂了。

会上,俄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沃罗特尼科夫,作了关于“俄罗斯主权地位”的报告。问题在于,苏联本来就是主权国家的联盟,在宪法中已经明确规定了俄罗斯的主权地位。为何还要谈什么主权呢?

不仅是俄罗斯,各加盟共和国都要求扩大自身的权力和独立性。然而在有关决议的旗帜下,隐藏着分裂主义的趋势。3个波罗的海国家成了马前卒,并且得到了充当“改革的工地主任”的莫斯科民族力量代表的支持。事态很快就清晰了,波罗的海3国即将脱离苏联。

《俄罗斯主权宣言草案》的内容更令我吃惊。它宣称俄罗斯的法律高于苏联的法律。这意味着什么?普天之下都没有这样的先例。例如,萨克森、图林根或者巴伐利亚,会不会制定出高于联邦德国的法律呢?美国没有这样的情况,欧洲也没有。不错,美国的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但这些法律不能与宪法相抵触。

如果加盟共和国可以不承认也不遵守苏联的宪法,那等于说它也不承认苏联本身。此外,《宣言》的另外一条也让我不安:新的法律将从新选出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上任时开始生效。这就意味着取消了俄联邦的宪法,也是对苏联宪法最严重的违反。

必须做点什么!我扭头走出了会场。

2.戈尔巴乔夫对局势听之任之

在大厅里,我遇到了科别茨上将,另外一位将军也走了过来。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应该立即采取某种措施。我建议马上去找戈尔巴乔夫,好在他离这儿不远,就在克里姆林宫的会议大厅里参加俄联邦共产党的创始大会。我的同志们都清楚这一步的责任。

当时下着大雨。路途很短,而我们由于激动,竟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在墙根下,屋檐的水流直接浇到我们头上。

我们在大会堂里找到了克格勃九局局长普列哈诺夫,请他把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找来,以便在见到戈尔巴乔夫之前和他交换一下意见。普列哈诺夫去了不久,戈尔巴乔夫便走了出来。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疑虑,并展示了《宣言》的草案。戈尔巴乔夫看了一遍,说:

“我看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已经商量很久了。”

“但实质上这是取消苏联的权力。”我们困惑地表示。

“不,这对苏联没有威胁。如果你们不同意,可以离开会场。这样的表示是有好处的。”他像平时一样宽厚地笑了,而且很认真地补充道:“我看苏联当局没有任何理由对此不安。”

返回的途中,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我的同行者在想些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但我仍然对我们领导人的两面派立场感到震惊。一方面说没有任何危险,另一方面又建议我们离开会场。只有一点是清楚的:让俄联邦的法律凌驾于苏联的法律之上,毫无疑问是对苏联的威胁。难道说我们的国家已经面临绝境?

我的脑海里充斥着不安的想法:戈尔巴乔夫不可能不知道,《宣言》的这些条款是导致伟大国家解体的第一步。难道说这是他的愿望?他可是这个国家的总统呀!他会不会还不明白?不,他不会这样幼稚。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对于国家的解体,总统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这一点我可是从来没想到过。我实在搞不明白,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小事,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存亡;为了这个国家,我曾经3次流血!

无论如何,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3.“儿孙们怪可怜的……”

1991年1月9日,我最后一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捷尔任斯基大街3号第4层。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对面的儿童用品商店,在巨大的橱窗里面,人们从一层走到另一层,从一个柜台走到另一个柜台。他们品评着商品,彼此商量着、比划着是否合身,最后交钱购买。生活正在那里进行。我的生命曾经贡献给这些人,我的责任是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安定。地球上的居民不需要战争――不论是冷战还是热战,他们需要和平和建设,应该保证孩子们有一个和平的明天。

到了做出总结的时候了。就像国家的领导人所说的:已经没有冷战。那么为什么还没有安定呢?为什么国家没有快乐呢?显然人们感觉到了,我们遭遇失败的原因在于自己的领导人。一个统一的国家暂时还存在,到分崩离析的那一刻还有一段时间;然而它已经在抽搐,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站在窗前,回忆起半小时前与苏联总统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内的谈话――这是我在担任克格勃副主席期间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戈尔巴乔夫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张纸,那是解除我职务的命令。从此,我将进入国防部总视察员的行列。

办公桌旁有3个人:戈尔巴乔夫、克留奇科夫和我。我感谢了戈尔巴乔夫对我的信任。我不希望政府要员们经常听到我的声音,但无法隐瞒的是,戈尔巴乔夫在群众中的声望已经明显地降低了,无论是民主派还是共产党员,对他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他应该进一步明确自己在领导国家中奉行的路线,要知道,中央的任何犹豫和迟疑都会导致大规模动乱。

戈尔巴乔夫似乎被我的坦诚所感动,几乎没有打断我的谈话。他倾听了我对第比利斯、巴库及其他热点城市发生的事件的看法。随后他告诉我:

“你所经历的是诚实的生活,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你。我们从没有后悔,”他重复道,“不论派你去什么地方。”

大家都不说话了。沉默了片刻,他做沉思状,说:

“儿孙们怪可怜的……”

我顿时语塞。很显然,他看到了未来,他很清楚正在把国家带往什么地方。

离开克里姆林宫时,我的头脑中一团乱麻。在返回总部的路上,我问克留奇科夫:

“你怎么理解他最后说的话?”

对方耸耸肩,只吐出一个词:

“令人震惊!”

4.历史的悲剧会不会重演

眨眼5年过去了,国家的情况只是愈来愈糟。我记得,1919年的一份日本报纸写道:“实施对俄罗斯及其不发达的殖民地的监督。”今天,这种幻想终于实现了。西方各国的总统们对我们提出条件:不执行我们的计划,我们就不给钱。西方的银行也提出:不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你们就拿不到钱。于是,我们就乖乖地听命于他们,钱――是非常需要的(编者注:本书首次出版时,俄罗斯正处于经济最困难的时期)。

为了不使这个已经破碎的大国重新联合起来,只有闪电般地承认每一个碎片,让它们成批地加入联合国――因为它们分开以后生活是很困难的。各国为了对这些失去保护的弱小国家施加影响,为了掠夺我们的财富,展开了激烈的争斗。是的,我们变得弱小,而且失去了防御力,因为我们的武装力量被分散了,被瓦解了,我们的武器被拆毁或变卖了。

西方的“专家”们深入了我们的工业、农业和财经,以及各个基础领域――也包括政治领域。我们的大门对外界敞开。然而对方并不了解我们的生活,也对此不感兴趣;他们的全部目标和任务就是争夺对我国最富裕的领域的影响,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原料基地。

就连日本也拾起了昔日的野心:“不给北方四岛,我们就不给钱。”我很担心,俄罗斯会不会最终把北方四岛交给日本呢?今天的俄罗斯不像英国,后者可以倾全国之兵,奔赴数千公里之外的马尔维纳斯群岛。

即便让历史重演,我仍不能保证我们的国家不被肢解,党不被分裂。但这一过程是不是绝对不可逆转的呢?当然,我很不情愿写这样沉重的东西,但这个分裂的过程眼下仍在威胁着俄罗斯联邦本身。俄罗斯对我们来说是最珍贵的,尽管在苏联解体之后,它已经变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倘若这一切能够起到小小的警示作用,以使俄罗斯免遭新的灾难,作为一名老兵的我多少会感到一丝轻松,我的军装也可以收进衣橱了。

(节选自《克格勃与政权――克格勃第一副主席的回忆》,东方出版社2008年11月第一版,连载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