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钱云会儿子称父亲遭轧前曾被四人围住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大众网-齐鲁晚报   发布者:杜洪雷
热度187票  浏览998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31日 09:14

事发现场不远处便有一个监控探头。

钱云会的老父亲在事发地祭奠儿子。

  文/片 本报特派记者 杜洪雷 发自浙江乐清

  本报直击

  12月25日,浙江乐清寨桥村发生一起工程车轧死“上访人士”、原村委会主任钱云会的事件。

  一张只露出头颅和一只手的图片让这起事故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与事故伴随的征地抗争、上访村主任、三进班房,使整个事件显得扑朔迷离。社会上出现了“是交通事故还是谋杀”的讨论。

  本报记者赶赴事发现场进行采访,试图还原这一事件核心人物钱云会离世的种种鲜为人知的内幕……

  征地抗争三进班房

  “我们全家人都反对父亲当村主任,可是他执意如此。”村主任这个职位似乎并未给钱云会带来好处,反而自从就职以后,他三进班房。“如果父亲不当村主任,不为了征地的事跑上跑下,或许也不会死得这么惨。”小女儿钱旭玲抹着眼泪诉说道。 “人好,公道!”钱云会在村民中威信很高,特别是为村里的征地问题出头之后。据村民讲,2004年4月,浙能乐清电厂征用寨桥村146公顷农业用地,村民没拿到一分钱补偿款,不同意签字。2005年4月20日,寨桥村换届选举,2500多名村民参与投票,钱云会得票2300余张。他任职20天后,村民找他讨说法,他由此踏上了带领村民上访的路。 “其实附近几个村都有征地的问题,但是人家都认了,可是钱云会一直顶着干,肯定没有好下场。”事件发生后,一些村民如此说道。在上访过程中,钱云会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

  屡遇挫折依旧“上书”

  尽管遭遇了多次挫折,钱云会似乎并没有放弃。在村里的布告栏上,贴着一张以“浙江省公安厅”为开头的文件,下面便是钱云会的签名。这个文件的日期是2010年12月21日,距离钱云会离世仅有4天的时间。 钱云会之死是否与村委会选举有关记者不得而知。事发之后,寨桥村多位村民谈到钱云会仍然说:“大家现在心里还是公认他是我们的村主任。” 经过25日一天的喧嚣之后,寨桥村开始平静下来。走进村庄,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但是一打听钱云会的事情,他们或者摇手,或者匆匆走开。 村头钱云会被轧死的地方,已经摆上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根蜡烛和一个简易的香炉。旁边一位满脸愁容的老人正折着纸元宝。这位老人就是钱云会81岁的老父亲。在老人的不远处,有一摊暗红色的血迹。 每隔一段时间,老人便给另一个世界的儿子烧一些纸元宝。一阵风吹来,灰烬在那摊血的上方不停地打着旋,久久不散……

  >>神秘电话

  熟人引钱云会出门?

  钱云会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可能会遭遇不测。在其离世之前的数天里,他每次都是在家里吃了晚饭便出去,而且在外面信得过的村民家过夜。“我母亲刚做完手术,需要人照顾,可是父亲还是不敢在家里过夜。”28日,钱云会的大女儿钱旭丹如此说。钱云会一直有着早起的习惯,即使在朋友家过夜也是如此。25日清晨5时许,钱云会早早地回到家里。“父亲早晨早起就会帮着母亲扫扫地,或者洗洗衣服。”钱旭丹眼中写满了悲伤。妻子王塞燕(音)绝对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丈夫最后一次帮她做家务。25日上午8点左右,忙碌了一个早晨的钱云会自己下厨煮了一锅面条。他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看着电视。吃完饭,钱云会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而且边接电话边往外走。对于这个神秘的电话,没有人知道是谁打来的,但是钱云会的家属认为,这个电话与钱云会遇害有着密切的联系。据钱旭丹讲,由于父亲最近感觉到会有危险,所以陌生人的电话一般不接,“这个电话一定是熟人打来的,而且有可能是为了把我父亲引出家门。”

  >>村口大道

  撑伞穿马路被轧死?

  钱云会很快来到了隔壁村的一个小商店。“老板,有没有利群烟?”钱云会问道。“当时我店里没有这个牌子的烟,他没有多说话就走了。”据小商店的老板陈家才(化名)讲,当时天上还飘着小雨,有些冷,钱云会拿着一把伞,但是没有撑开。一会儿,陈家才看到了返回来的钱云会。此时,钱云会已经吸着一根烟。“他后来从另一个店里买了一盒利群烟。”此时,距离钱云会被轧死仅有十余分钟。25日上午9时20分许,在寨桥村干木工活的吴勇(化名)坐着公交车在寨桥村路口下车。吴勇随身带着气泵和电机,他先把气泵拿回了马路边干活的地方。等再回来准备拿电机的时候,他大吃一惊。此刻,钱云会已经在车轮下几乎身首异处。面对铺天盖地的评论,27日下午乐清官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称:12月25日上午9时45分,肇事司机费良玉驾驶工程车途经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时,遇钱云会撑伞从道路右侧往左侧横穿,工程车紧急刹车但仍与死者发生碰撞,造成钱云会当场死亡

  >>两见证人

  四人围攻有人捂嘴?

  事发现场,正对着出事地点有一个监控探头。但是官方称该探头只能浏览但不能存储,一个“摆设探头”恰好无法披露事实真相。由此,村民钱成宇似乎成了当时为数极少的见证人。事故发生时,村民赵学强(化名)正在马路南侧的汽车修理厂内,和钱成宇在一块儿。“我听到他突然大喊了一声‘天哪’,接着我也跟着出来了。”更多的村民则称,钱成宇曾讲过:“有4个人,把老村主任按倒在地,招手工程车过来,轧了过去,车速很慢。”对于事故发生时的情况,钱云会的家属提供了另外一个见证者的描述。据其家属讲,他们有一个智力有缺陷的亲戚,当时恰好在事故现场附近。“他告诉我,看见有四个人围着我的父亲,其中还有人上前捂住了父亲的嘴。我这个亲戚原本还以为这些人和我父亲闹着玩,没想到竟然是要害我父亲。”

  >>村民护尸

  是事故还是谋杀?

  这一个事故版本迅速在村民中传开。采访过程中,很多村民都对此言之凿凿。正是如此版本的一个帖子在网络上迅速传播。惨烈的图片和事故发生的渲染,将一起貌似简单的交通事故变成在全国瞩目的事件。两次抢尸更是让这一事件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事故发生后,寨桥村的众多村民聚集到事发现场。其中一些村民搭起雨棚,保护起钱云会的尸体。“老村主任在村民中非常有威信,而且死得非常蹊跷。”此前的征地风波,早就致使村民与相关部门关系紧张。

  据当地村民介绍,事发当日下午2点左右,近百名警察冲过来想带走钱云会的尸体,但是村民极力阻拦,结果“抢尸”没能成功。下午4点左右,警察的数量多了起来,这一次,警察终于将尸体带走,并带走了一些围观村民,其中包括钱云会的小女儿和女婿。 “是事故还是谋杀”,网络上网友们争论异常激烈,而且众多媒体随即跟上报道。据了解,截至12月27日24时,“天涯社区”、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及温州当地网站“703804”对该事件的访问量高达400万人次,网评网议超20万条。

顶:17 踩:22
【已经有148人表态】
17票
感动
14票
路过
16票
高兴
13票
难过
17票
搞笑
45票
愤怒
16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山东青岛网友
2011-01-06 11:29:15
这些政府的腐败分子严重影响政府的执政形象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