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防长梁光烈将于明日访美系9年来首次

热度93票  浏览8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03日 11:49

梁光烈上将

  童心 黄翱

  尽管中美关系目前并无直接正面冲突,但近来一系列国际事件都笼罩在中美相互猜忌质疑的阴影下。不过中美军方发出的信号显示,双方都试图缓解这一趋势。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务委员、国防部长梁光烈将于5月4日至10日赴美国进行正式访问。访美期间,梁光烈将会见美国国家和军队领导人,与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举行大小范围会谈和联合记者会,访问美军南方总部、陆军本宁堡、圣迭戈海军基地、空间第4战斗机联队、海军陆战队第二特遣部队和西点军校。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将是中国国防部长9年来首次对美国展开正式访问。

  与此同时,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1日在阐释美国新的国防战略时提及和中国的关系。他强调,美国无意与中国为敌。他还表示希望在数周后在新加坡的香格拉里安全对话中能够同中国军方领导进行会晤,就增进两军关系交换意见。

  重访本宁堡陆军基地

  梁光烈表示,他期待着即将对美国进行的访问。此访旨在落实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关于建立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进一步增进了解、加强互信、促进合作,推动中美两国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分析认为,梁光烈此次访美将就中美两军关系、国际和地区局势等重大问题与美方进行战略沟通,以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

  值得注意的是,梁光烈将访问的几个地点均在美国军方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显示出此行的深度。其中,美军南方总部是美军系统中的一级机构,跟美国国防部处在同一级别,隶属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本宁堡是美国陆军的训练基地,创建于“一战”后,超过12万名现役军人以及他们的眷属生活在此,美国陆军装甲兵学校、美国陆军步兵学校、美国陆军游骑兵学校、西半球安全合作机构的本部都设置在本宁堡基地中;圣迭戈海军基地是美国海军在西海岸最大的基地,为第七舰队总部所在地,是美国太平洋舰队最大的港口,美国海军舰队三分之一的舰船都以该基地为母港。

  2011年1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盖茨在访华期间也曾参观了一些重要的解放军军事设施,包括第二炮兵司令部。

  这不是梁光烈首次访问美国,2004年10月,他以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身份访问美国,获美军方高规格接待。当时的报道称,曾经担任第54军军长和南京军区司令员等重要职务的梁光烈对台湾问题非常熟悉,预计在访美中将重点谈及对台军售问题。在那次访问中,梁光烈做客五角大楼,并参观了本宁堡陆军基地和诺弗克军港。

  梁光烈昨日在八一大楼会见了美国国防部代理副部长米勒。梁光烈表示,当前中美两军关系面临新的发展机遇,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按照“尊重、互信、对等、互惠”的原则,把握正确发展方向,扩大共同利益,化解矛盾分歧,确保两军关系沿着健康稳定的轨道向前发展。

  美要建伙伴关系网络

  前一天,邓普西现身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就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发表演讲。他表示,美国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地区,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决意要遏制中国崛起。“我们不希望因为恐惧中国崛起而最终与中国爆发战争。”他说自己的职责在此。

  邓普西引用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解释说,老牌强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常常横亘“战争陷阱”,就像当年雅典崛起,却引发斯巴达的猜疑恐惧,最终双方爆发激战,陷入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所总结的“陷阱”之中。而这种猜疑如今恰恰徘徊在中美之间。“我们将会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他表示,中美在太平洋还是有更多的机会(回旋)。

  回顾近年来的中美两军关系,邓普西含蓄地表示自己的感受是中美两军关系虽然“慢热,但是实用积极”。

  几周之后,邓普西将赴新加坡出席一年一度的香格拉里安全对话,他期待到时同与会中方官员举行会晤。他说:“我希望中方代表会在那儿,我们可以公开透明地对话。”他称将公开透明地介绍在太平洋地区构建伙伴关系的意图和举动。

  邓普西说,在五角大楼看来,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和伙伴认为,亚太地区的通航、贸易及自由进出问题涉及美国国家利益及责任。

  邓普西还就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表示,新战略是过去几个月以来逐渐酝酿明晰的,变化主要在三个方面:

  第一,“重新平衡”后将重点放在亚太地区,这点在美国今年战略调整的举措落实当中已经比较清楚。不过他强调,转变是个逐步的过程,而不会是立即掉头。他解释说:“转变不仅仅关系到我们的资源,设备和基地(的调整),而是有关于思路。我们只是刚在这个过程的开始阶段。”

  第二,是有关于建立可靠的伙伴关系网络。他认为当今世界落入的“安全困境”很可能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危险,“困境不在于较大的军事力量将会相遇,而是所有不同的力量都将相遇”。此外,网络、非国家力量、分散组织等因素使得局势更加复杂。他认为美国必须加强与盟国的关系,甚至需要一个“伙伴国家内部机构”所组成的网络来应对分散如网状的敌人和威胁。最后,他还提出需要加强“一体化”以提高国家对外的应对能力。

  “困境不在于较大的军事力量将会相遇,而是所有不同的力量都将相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