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与周恩来,我们无法释怀的世纪伟人

热度112票  浏览3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说:“中国如果没有毛泽东就可能不会燃起革命之火;如果没有周恩来,就会烧成灰烬。”如此中肯的总结,可以算是对毛泽东、周恩来的一生做了一个比较客观形象的评价。在上世纪中国革命的整个历史时期,有两个人的关系是如此之微妙,他们既是出生入死的亲密战友,又是危机重重的潜在对手。在几十年的解放事业和政治风暴之中,为了各自的历史使命展开了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就是新中国最杰出的两位伟人-------毛泽东、周恩来。 

 

周和毛的价值取向可谓是两种境界,一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位是“我们应该把整个身心放在共产主义事业上,以人民的疾苦为忧,以世界的前途为念”。而周与毛最大的区别在于毛为达目的不惜任何代价,死多少人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争取最后的胜利。毛可以在四面楚歌时发出“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上山打游击去”的最后通碟,这是一种什么概念,相当于封建社会的皇帝说;这个位置我不坐了,你们坐,我再领导人民推翻你们,这样的狠话都说得出来,还有什么可以阻挠他的意志和手脚。而周则少有这样的雄魄和手段,他总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维护着毛的权威和声望,正如他对自已所总结的:“我的一生还留着书生意气,以失望走向归宿”。

 

周恩来在身染重病的最后几年里和毛泽东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众所周知,在林彪逃亡后,周恩来不失时机地提出批“极左”,因而为毛泽东所不满,不但遭到阻止,反而在政治上再度掀起一场批“极右”的风暴。周总理晚年的几大成就是促成了中美接触及中国重返联合国,其威望和影响也空前大增。然而,周正是做了这样两件大事后,却遭到了政治生涯最深重的磨难。1973年底,中央政治局开会对周恩来严加批判,借口就是周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几乎就是敌我矛盾了。而批判的起因一是外交部的一篇理论文章,二是周和基辛格的一次会谈被毛认为是向美国要保护伞。会上人等群起而攻之,容不周来分辩,当然,周的风格也决不会作任何的辩解。最后周以老迈之躯被迫作了检讨,其严酷程度几乎让他泪洒当场,诚然毛是不会让周撂挑子的,因为党内党外的很多事务尚需周来承担和处理,扳倒周等于使自己失去最强劲的后盾,况且毛的目的是弹压而不是制裁。这时毛出面批了江青几句,又把责任推给负责联络的唐闻生、王海容二人,算是让周恩来过了关。然而周恩来喘息未定,1974年初又掀起了一场“批林批孔”运动,矛头所指又是所谓的经验主义和投降主义,可说是极为明显。周此时已重病在身,一忍再忍,在进手术室之前还是大声疾呼“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周在最后几年里连续遭到攻击和批判,而且还是在他个人威望最高之时,不能不让人忧虑和深思。

 

于周恩来而言,他的一生可谓是求仁得仁,决无二愿的。尽管年晚年磨难重重,在政治上的忧虑与身体上的疾病的双重折磨下,周恩来仍然表现出了对毛泽东的忠心耿耿。即使曾被毛指为离右派“只剩下五十米了”的巨大压力下,依然肩负起挽救国家命运与危亡的重任。在生命的最后的一段时期,周恩来也不忘了问一问毛泽东的病情。一九七五年六月间,在癌细胞的吞噬下,拖着瘦弱的身躯从病榻上强撑着起来,用颤抖的手提笔给毛写了一封信。

 主席: 

问候主 席,您好! 我第三次开刀后,这八十天恢复好,消化正常,无潜血。膀胱出血仍未断,这八十天(从三月二十六日--六月十六日)只有21cc(克)不到,但较去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今年二月四日,中间还去主席处五天,一月开全会共两次,共八十多天只有13cc,还略多:那八十多天只有增生细胞二次,可疑细胞只三次,这八十天却有坏细胞八次,而最后十天坏细胞三次,所以我与政治局常委四位同志面谈,他们同意提前进行膀胱照全镜电烧,免致不能电烧,流血多,非开刀不可,十五日夜已批准--我现在身体还禁得起,体重还有六十一斤。一切正常可保无虞,务请主席放心。手术后情况,当由他们报告。 

为人民为世界人的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恳请主席在接见布特同志之后,早治眼病,必能影响好声音、走路、游泳、写字,看文件等。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资料研究后提出来的。只是麻醉手术,经过研究,不管它是有效无效,我不敢断定对主席是否适宜。这段话,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 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出来。祝主席日益健康! 

 

“父母忠贞报国酬,何曾怕断头?而今华夏红遍,江山谁守。业未终,鬓已秋,驰骋忧。你我之辈,忍将夙志付东流。自古忠臣多逆子,惟有宝黛入神洲。” 据说这是毛送给周的一首诗词,不管是真是假,也许恰能体现两人非同寻常的信念和关系。1976年元旦时,电台广播了毛泽东在六十年代所写的《念奴娇 鸟儿问答》一词。周恩来静静地听着,当听到“不须放屁,度看天地翻覆”时,周露出了笑容,喃喃自语道:“中国出了个毛泽东。。。。。。”1975年9月28日,在多次发出周恩来病危通知后,叶剑英、李德生、朱德、李先念、许世友、陈锡联、韦国清等联署上书毛泽东:“盼毛主席能到医院看望自己五十年的战友。”毛泽东委托毛远新传话:“我从不勉强别人,也不希望别人来勉强自己。”1976年1月8日,周恩来逝世。12日,中央政治局请示毛泽东的意见:“主席是否出席追悼会,是否由邓小平致悼词?”毛泽东口述指示:“不要唯心,也不要勉强”,“邓致悼词恰当”。《晚年周恩来》一书的曾作者披露毛泽东在周逝世后说的两段话,可以参考。毛说:“总理是反对我搞政治斗争的,有一批,不是小批,还有老的,都听他的。拥护我的,高呼我万岁,是无奈的。我明白,这点我和总理的鸿沟是没法弥补的。”“为什么我要参加总理的追悼会?我还有不参加的权力嘛!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谁送给总理的?我和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总理,就斗争过不少于十次。不要勉强,建议其他政治局同志都参加。” 

 

小平同志说过一句很客观的话,“中国没有毛泽东,也许我们至今仍在黑暗中摸索,对周恩来,我想可以这样说,没有毛泽东,周恩来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的周恩来,当然从青年时代起,周恩来一直是很杰出的,但真正使他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下充分施展才能的,还是因为有了毛泽东的领导”,这是事实。而对毛泽东,犹如一位中央领导所说,他非凡的成就离不开周恩来的鼎力辅佐,这也是事实,他们之间的确是一种相得益彰、相映成辉的关系。也许中国历史1000年出不了一个伟人毛泽东,但具有崇高人格魅力的周恩来更是2000年难得一遇。“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毛周二人纵使有任何的瑕疵也无法遮挡其耀眼的光芒,而周恩来更是做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民族典范,必将受到人民最由衷的景仰和爱戴,敬爱的周总理,我们永远怀念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