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加紧以各种手段在中国周边国家采购能源

热度71票  浏览2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13日 20:57

  本报驻日本、蒙古、哈萨克斯坦记者 卢昊 霍文 余纯纯 陈志新 柳玉鹏

  近日,日本在中国周边的资源外交异常活跃。从中国北面的俄罗斯、蒙古、中亚各国,到中国南面的越南、印度,都出现了日本外交官的笑脸和日本企业家晃动的钱袋子。“对于日本而言,没有比保障每天用电、用油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出自日本小学教科书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它反映了日本人对资源危机的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日本人在找能源的问题上做了很多未雨绸缪的事情,众多重量级的日本能源和重工业企业在政府的推动下,用多种手段在中国周边布局,然而日本媒体称,“日本依然脆弱得像个孩子”。

  后悔在稀土问题上动手太晚

  稀土是日本航天、电子、混合动力汽车等产业必需的“微量成分”,每年进口量都在3万吨上下。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12月8日报道,由于对中国稀土过度依赖,日本企业界对中国改变稀土政策十分恐慌,开始四面出击。日本双日株式会社希望从澳大利亚和越南进口1.5万吨稀土,这意味着日本对中国的稀土依赖程度会降低一半。另据印度“sify”网站9日报道,日本丰田汽车集团下属的丰田通商公司计划在印度、越南设立稀土加工厂,以此保证除中国之外的稀土供给。该公司官员乐观地认为,凭借越南和印度的两家工厂,2013年可以向日本供应稀土1万吨,这几乎是日本年均稀土总需求量的1/3。此外,日本住友还准备从哈萨克斯坦获取总进口量约1/10的稀土资源。

  对日本政府“果断”转向印度等国大规模找稀土矿的做法,《日本财经》表示“深为赞许”。由于日本和越南、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的稀土合同要到两三年后才能体现出效果,朝日电视台政治评论员松野友信在节目中批评称,日本在2006年才将稀土提到国家战略储备高度,“准备得太晚”,他认为“日本决策者需要考虑,他们运筹的是一个产业布局相当复杂,资源需求大,而且经不起任何‘伤风感冒’折腾的国家”。日本《钻石周刊》也称日本陷入“稀土恐慌”,并评论说,尽管日本一直在为能源问题作紧急预案,但当外部供应发生重大变化时,“日本发现自己依然脆弱得像个孩子”。

  《日本财经》的评论员说过,缺少稀土供应会“动摇日本技术立国的生命线”,好比“从水龙头处拧住日本的产业源流”。有资料显示,在苏联专家上世纪80年代探明蒙古有价值100亿美元的稀土后,日本住友公司曾考虑勘探开发蒙古的稀土矿,但由于日本一直可以以低廉价格从中国进口稀土,住友未在蒙古有实质性投资。中国今年调整稀土出口战略后,据蒙古《今日报》报道,10月底日本工作组到蒙古,通过卫星技术对蒙古国内稀土资源进行了勘探。

  “能源忧患”是日本心病

  去年6月,日本某主流媒体驻莫斯科首席记者到中亚调研,并专门拜访了《环球时报》驻哈萨克斯坦记者。这位日本同行准备了十几个涉及中哈能源合作的问题,从谈话中可以了解到,日本很羡慕中国在中亚的务实合作,对中哈在铀资源领域的合作颇为关心。该日本同行本想通过哈外交部联系相关中哈能源企业进行采访,具体了解合作方式和进度,但哈外交部并未满足他的愿望。无独有偶,在蒙古的一家日企的蒙方经理也专门约见过《环球时报》记者,主要目的是探讨日企能否与中国能源企业联手竞争蒙古塔旺陶勒盖煤矿的开采权,因为该矿距离中蒙边境不足百公里。现在,日本三菱、伊腾忠、双日、丸红、住友等公司联合起来,与中、美、俄、韩、印等国角逐这座储量约64亿吨的煤矿。

  日本媒体与企业对能源话题的关注只是日本根深蒂固的“能源忧患”意识的一个体现。日本小说家平山裕去年写了一本畅销小说《危险的城市》,描写了20年后日本因战争和孤立政策陷入到能源近乎断绝的状态:现代化的都市一片黑暗,混乱不堪,“漂浮着令人恐惧的气息”。日本教育专家松田安成教授也说过,“从生存所需的资源说,日本实际上时刻都处于潜在的危机中”。

  日本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程度高达90%,最近几年一遇到伊朗核问题导致中东局势紧张,日本媒体就会反复质问,“有一天脖子被掐住了怎么办”。《日本经济新闻》甚至断言,如果日本不能充分发挥洞察力,在国土的四周找到更多选择,“我们会被自己的盲目杀死”。11月下旬,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产公司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石油公司在西伯利亚东部3个矿区发现大规模石油及天然气田的消息传出后,日本媒体高兴地表示,“希望通过东西伯利亚的石油供应将日本对中东的石油依赖度降到80%以下”,“有朝一日日本不需要看中东主要产油国的脸色了”。

  日本是个地域狭小的岛国,其常规资源和能源自给率不到5%。按照俄罗斯经济学家马克西莫夫的调查,日本是居美、中、俄之后世界第四大能源需求国,同时又是个资源十分贫乏的国家,80%的能源靠进口。为保证日本经济发展对资源的需求,日本政府早就制定了完善的全球能源战略。今年7月,《富士财经观察》报道说,新兴国家消费需求扩大、资源国经济政治形势变化和国际能源市场价格暴涨暴跌,是对日本能源保障最大的挑战。为此,在周边广撒网,尽量摆脱对能源供应国“一面倒的依赖”,被称为是“解开日本心头绳结的那根线头”。日本国际问题观察员川上明夫认为,资源丰富的欧亚大陆和亚太地区理应成为日本产业所立足的广阔原料基地,对于日本而言,将新资源、新能源趋势和国际政治趋势相结合非常重要。

  援助、感情投入和重金交易一个都不少

  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有一个老旧的、关闭了3年之久的儿童公园不久前重新开放。据了解,是日本人出资重建了儿童公园。此外,日本在蒙古援建的道路、国际机场、投资的炼油厂等都让蒙古人对日本增加了好感,以至于蒙古总统11月访日时称,“日本是蒙古最信赖的朋友”。蒙日两国领导层今年频繁会面,甚至日本首相利用参加联大会议、蒙古总理赴日出席相扑手朝青龙退役仪式之际,也不失时机地与蒙古总理会晤,希望日本能够参与蒙古稀土资源的勘探与开发。

  日本人对蒙古的援助和感情投入都开始得到回报。举例来说,蒙古不想在经济上过度依赖中国,因此有想把塔旺陶勒盖煤矿卖给日本的说法,但为此专门要从煤矿向北修建一条长1000公里的铁路与俄罗斯铁路对接,然后再将煤从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运到日本,这样的话,等于要绕行4000公里。相比之下,如果选择中国公司并修建一条通往中国的铁路,运输成本会大大降低,价格也会更具竞争力。

  在中国周边国家找矿的过程中,除了传统的经济援助外,日本还很擅长打“友谊牌”。今年8月日本外相访印期间把日本人喜欢吃咖喱,爱听印度音乐和喜欢瑜伽都作为“日印友好源远流长”的例证。对于与日本政治体制截然不同的越南,日本高官强调的依然是“两国不仅有很多共同特性,而且有源远流长的友好情感”。而现在,印度、越南和蒙古都成为未来日本主要的稀土供应国。

  为了找到“潜在的能源供应者”,由国家扶持大型财团企业“组团”出击,“不惜代价”购买海外资源也是日本通常采用的套路。在与俄罗斯谈能源生意时,精打细算的日本人却显得慷慨,不惜在价格上吃亏,以换取长远的合作。日本国家油气金属公司理事长河野博文今年年初在接受日本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们得到了政府指导部门和银行足够的支持,可以顶着风险寻找未知的矿源……对于潜在的矿藏,只要找到一点希望就不会放手。”

  今年8月的日本《时事观察》杂志发表文章认为,中国“控制海外能源的行动”对于日本是不能回避的竞争性课题。一位在东京油气公司国际部任职的日本朋友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海外企业在面对“中国对手”时普遍感到担心,因为除了出价高之外,中国更长远的经济诱惑在某种意义上是日本所不具备的,对于资源供应国而言,只要中国加强沟通,不断累积信誉,那么它的吸引力绝对要大于日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