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95岁抗战老兵曾被当战犯劳教特赦后重回故土

热度57票  浏览7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4月01日 18:34

3月31日,在江东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朱铭富老人回忆过往。

朱铭富老人。

●14岁闯荡上海,被同盟会最早成员之一吴亚男认作义子

●18岁,糊里糊涂“被征兵”,成了国民党军统特务

●20岁,被送上淞沪会战战场,随后参加南京保卫战

●西安、许昌、上海、云南,漂泊了大半辈子,朱铭富最大的心愿是回江苏老家看看

昨天下午2点20分,江东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一位九旬老人在志愿者的搀扶下,注视着这曾经熟悉而现在完全陌生的街景。

75年前,这位名叫朱铭富的老人曾作为游击队员在江东门附近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此后,他流落异乡半个多世纪,和亲人彻底失去联系。此次在垂暮之年毅然出行,老人的一个心愿就是,能在81年后重回让他魂牵梦萦的老家涟水。

扬子晚报记者 徐 醒

南京回忆:战斗在江东门

[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我就是活生生的人证]

昨天,朱铭富站在江东门纪念馆的门口,迎着过往游客的善意目光,大口呼吸着这片他曾为之战斗过的大地上的空气。这位患有胆囊炎的老人,视力已经严重衰退,但精神依然矍铄。

“打仗时周围全是尸体,没落脚的地方,我们只好踩着尸体过去。”昨天下午,在志愿者的搀扶下,95岁的抗战老兵朱铭富来到了位于南京江东门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回想起当年南京保卫战的惨烈情景。

1937年,年仅20岁的朱铭富被送上淞沪会战战场,随后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多年过去他依旧记得当时战争的惨烈:“我们是以游击队的形式派过去,当时南京已经沦陷,我们战斗在江东门一带。与日寇战斗时还遇到过新四军的游击队,那时候大家一起抗日,是没有分别的。”

“当时日本人残忍得很,见人就杀。你要是经过他面前,他只要看你不顺眼,就可以对着你开枪。我几次差点被打死,但那时候年轻命大。”朱铭富说。

“现在竟有日本人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但事实上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朱铭富说,“我就是活生生的人证。”

涟水乡情:四弟五妹都在

[离开家时,五妹还没出生,这次是首次相见]

记者从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老兵回家”活动发起人孙春龙(微博)那里了解到,得知老兵朱铭富的经历后,基金会快速决定:今年清明节送他回老家涟水探亲祭祖。

得知这一喜讯,朱铭富就让一个老朋友带他去洗了澡,挑选了自己还过得去的衣服清洗干净,挂在出租屋外晾晒。为了让自己更自信一点,老人还亲自去购买了一 双新皮鞋。这些能办的事,95岁的他全是一个人办了。自己弄妥了,可是给家里的亲人送啥见面礼呢?朱铭富纠结着。“我想来想去,其他东西不好带,我就给我 那没见过面的五妹送个云南产的玉手镯吧。”老人说。

朱铭富14岁离开家时,五妹还没出生,兄妹首次相见却都已是耄耋老人。

昆明当地一家玉器店的负责人在了解老人经历后,当即表示老人的心愿他来完成,不仅给老人的妹妹挑选了适合的手镯,还将给他健在的四弟也送一件玉饰,让他们兄妹好好团聚。

“回家当然好,但你要和我家里面的人交代清楚,我回家不要他们出钱,我也不会在那里定居。我只是去上上坟。”朱铭富这样告诉记者。原来,朱铭富回乡的一个最主要的愿望,就是去看看老母亲的坟。

今日梦圆:终于踏上故土

[家乡的侄子说,知道二伯回来,大家都很高兴]

因为历史原因,朱铭富曾入狱改造30年。1981年出狱后,曾经的妻子已带着儿子改嫁到河南。作为孤寡老人,云南省政府为其在昆明市威远街安置了一套一 室一厅的居所,并每月发有低保补助。生活有了保障,他想过回老家看看,但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他忍了。直到前段时间,他因胆囊炎突发入住医院,出院后他意 识到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回老家看看。这个愿望以前他根本不敢提及。

事实上,前些年朱铭富让朋友到涟水找过自己的老家。朋友为他找到了健在的四弟和五妹。

记者随后联系到朱铭富的侄子,对方告诉记者:“这次二伯能回来我们非常高兴,我88岁的老父如今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平时总念叨说自己有个二哥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世了。感谢这么多热心人的帮忙,现在可好了,我们一大家终于可以团聚了。”

今天上午,老兵朱铭富将在基金会志愿者的陪同下,回到阔别81年的故乡涟水县红窑镇,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太久。关于他回乡后的情况,本报还将继续关注。

他的经历堪称“朱铭富传奇”

在昨天的采访中,朱铭富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他说,当初家境贫困,为了讨口饭吃,自己14岁就不得不从老家涟水只身前往上海学做鞋子。他原以为能很快赚到钱,甚至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在上海这个大都市扎下根来,可命运却和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参军 莫名其妙当了兵

4年学徒生涯,他无意中认识了中国近代史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吴亚男女士。吴亚男和姐姐吴弱男均在日本留学,是同盟会最早的成员之一,两人深得孙中山先生器 重,吴弱男是极端女权主义者,而吴亚男却一直心怀慈悲,乐善好施,曾将自己的嫁妆都捐献出来扶弱救灾。当得知给自己做鞋子的小学徒朱铭富孤苦伶仃在上海打

拼后,吴亚男认其做了义子。虽然突然多了个思想进步的养母,但朱铭富的参军抗日和养母却没有任何关系,他是被骗去的。朱铭富至今也说不清,他的名字怎么会

在国民党征兵的名录里,莫名其妙地,他被人从鞋店直接送往浙江赤峰集训,成了一名军统特务。1937年,年仅20岁的他被送上淞沪会战战场,随后还作为游 击队员参加了南京保卫战。

婚姻 蜜月里就离开了妻子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朱铭富在战场上幸存后很快被调往西 安财政部受训,委以重任专门查偷税漏税。随后,他被派往河南许昌缉私处任小头目,多年过去,他只记得那时请自己吃饭的人很多,很威风。在一个上海朋友的介

绍下,他和当地学校女学生李亚萍结婚了,“当时她是学校的校花呢,漂亮得很,但好景不长。”朱铭富感慨说。新婚不到一个月,抗战胜利在望,但战争又愈发激

烈,他不得不留下新婚妻子,调往豫州就任。很快抗战胜利,内战爆发,他离开河南,前往上海投靠蒋经国,和其一起在上海“打老虎”,主要分管运输。“什么是

打老虎呢?就是操纵上海的经济老大,当时打的老虎叫孔令开,就是孔祥熙的儿子,我们把他关在上海。上午关起来,下午宋美龄就开车把他接出去了。蒋经国知道

后,就写报告自求处分,说老虎打不下去,不打了。”这个工作只持续了短短70天,国民党败局已如大江之水,蒋家王朝开始撤退台湾,朱铭富也接受任务准备前 往云南,从此再也没能见到妻子。

入狱 30年改造终获特赦

1951年9月19日,朱铭富以“反共”罪名被判处死刑, 缓期执行。被投入云南省第二监狱接受改造。当时监狱负责制作西南区解放军的军装,但监狱里老鼠特别多,制作好摆放在仓库的军装很快就被老鼠咬坏,这急坏了

监狱管理人员。“特殊时代讲究特殊贡献,别人不会的我会呀,一不小心就立了大功。”朱铭富高兴地说,曾在上海做过制鞋学徒的朱铭富重抄旧业,将被老鼠咬坏 的衣服用机器补好,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是补过的,他的手艺很快传遍了整个监狱。

这份光荣,让他开始认同当初养母支持共产党是对的。就在这 时,他听说外面正在闹饥荒,以至于来监狱送饭的师傅都不想离开,申请要坐牢,以保住不被饿死。每个月领着奖金的朱铭富想到家乡父老肯定也难以幸免,于是将 自己的奖金统统寄回老家。老家写至监狱的感谢信,让监狱管理人员相信朱铭富不论从思想还是身体都已改造过来,将其死刑改为有期,这在监狱中还是特例。

1975年,国家命令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犯,但因人数众多,后周恩来总理指示,先清理全国的监狱,把国民党县团以上的党政军特人员全部宽大释放,1981年6月3日,朱铭富作为第二批特赦人员,被宣布无罪释放。

愿望 活100岁,看到两岸统一

走出监狱时,朱铭富已经65岁,曾经的妻子也带着儿子改嫁到河南。作为孤寡老人,政府为其在威远街安置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居所,并每月发有低保补助。前段 时间他因胆囊炎突发,被迫入住医院,出院后因没钱缴纳医药费,老人只好将自己的房子以五万元低价售出。没有房子后,朱铭富四处租房,前几年身体健朗,一切

都很顺利。但随着年岁渐高,没有房东愿意将房子租给他,他只好四处反映,希望政府能解决他的住宿问题。社区服务中心的领导答应可以送他进养老院,但他不愿

意。“我不想进去,进去就像被关了。我要等着看到两岸统一,我现在血压稳定,心脏也很好,活到一百岁没问题,我希望还能为促进两岸统一尽点力。”朱铭富信 心满满地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