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谁毒死了斯大林同志?一段难解的苏联历史迷案

热度66票  浏览6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3年3月5日21时50分,斯大林去世,官方宣布其死因为“脑溢血”。55年后,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从一批秘密文件中找到斯大林中毒身亡的证据,并由斯大林的警卫和国家安全部门的知名将军进行了辨别,斯大林真正的死因终于浮出水面。

斯大林生前十分健康

许多人认为,斯大林生前健康状况极其糟糕,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这才诱使脑溢血突发,造成意外猝死。但现在找到的材料证实,这种说法根本不值一驳,斯大林长达三十年的体检报告可以作证。有人说斯大林对医生疑心很重,害怕检查和治疗,还因此而时常进行自我治疗。新发现的材料与上述说法恰恰相反,斯大林平时稍有不适就会叫医生,并让他们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进行多天的全面观察。

1947年9年16日,在去索契的马采斯塔进行疗养之前,年届68岁的斯大林做了一次体检,当时的诊断材料如下:“主要病症--高血压早期;其他症状--慢性关节风湿症,疲劳过度。脉搏每分种74次,血压145/85。主治医生基里洛夫。”

现代医学认为,对于年龄40-60岁的人来说,血压从135到85就算正常,而对年过60岁的斯大林而言,标准的血压应是150/ 90,所以看得出斯大林身体相当好。

在经过温泉疗养之后,1947年9年29日,斯大林的健康得到了恢复,好得就像40岁的人一样:“洗浴后血压135/75,洗浴后脉搏每分种68次,搏动稳定均匀,心音清晰分明。关节无大碍。情绪及自我感觉良好。基里洛夫。”

当斯大林71岁时,在温泉疗养地又做了体检。“1950年9月4日。洗浴前脉搏每分种74次,血压 140/80。洗浴后脉搏每分种68次,搏动均匀,血压138/75。心音有改善。睡眠正常……总体情况良好。基里洛夫。”

斯大林73岁时的体检报告:“1952年1月9日。脉搏每分钟70次,正常有力。血压140/80……”并且,这次检查时斯大林身患严重流感,当时他还发着高烧。即使再年轻健康一些的人也未必能有这种指标,更何况他已“高血压早期”。

斯大林的女儿斯韦特兰娜也说:“他已经有72岁了,但他劲头十足,在公园散步时健步如飞,敦实的警卫将军们只得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赶。”

贝利亚的儿子谢尔戈说:“我在1952年12月见到过斯大林,当时他看上去精神抖擞。”

莫洛托夫也说:“在斯大林去世前4-5星期,我还见过他。他精神得很。” 因此,关于“斯大林一直身患重病,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紧张的岁月之后”的声明,显然与事实不符。

嫌疑人贝利亚

当了解那些声明的出笼时间后,你就会明白草拟它们的人是谁了。1953年3月4日,苏联开始发布斯大林的健康状况公报。其中的两份声明(有违事实)正式定论:“3月2日夜晚,因身患高血压和动脉粥样硬化,斯大林突发脑溢血……” 1953年3月3日,当贝利亚、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接掌国家大权时,这些虚假诊断结果就立刻开始向外传播。

一种看法认为,对斯大林下毒是在1953年2月28日到3月1日间,即从星期六到星期天,适逢休息日,各大医疗机构都休息,有病找不到医生。也就是说,下毒一开始就是经过周密策划的,如果毒药不立即发作,也可以及时采取相应补救措施。

另一种说法认为,斯大林也可能中的是慢性毒药,以便留出时间让谋杀者对权利坐地分赃。但历史文献显示,掌握着秘密机构的贝利亚并没有采纳这种拖沓的毒杀方案,他实在等不及了。然而,“当一切都已结束”,他却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而在此之前,他却显得做事有点慌乱。

贝利亚为什么要撒谎,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也许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即当真正的斯大林在别墅迅速中毒去世后,让他的替身在克里姆林宫紧急“发病”,然后从3月1日深夜到2日凌晨,再把斯大林替身用车秘密送往别墅,以掩盖下毒真相。

总之,毒杀事件与贝利亚有扯不断的瓜葛。当斯大林(包括他可能的替身)一切结束之后,贝利亚逮捕了暗杀毒药实验室主任莫伊谢耶维奇迈拉诺夫斯基,该实验室位于距卢比扬卡不远的瓦尔索诺菲耶夫胡同。此人在狱中不断给贝利亚写信,以证明自己的无辜。他的申辩信大意是说:我有罪,我的毒药药劲并不像所说的那样。

1953年4月21日和7月17日,迈拉诺夫斯基给贝利亚的信是这样写的:“我请求您的宽恕,请原谅我犯下的罪过。我建议使用一些新型药物,既有催眠的,也有致命的,这对您的部门完全适合。在食物和饮料中下毒的技术已经过时,必须寻找通过空气呼吸的新途径……”

9月23日,迈拉诺夫斯基在受审时交待了下毒方法:“我们通过食物和各种饮料下毒,或通过注射器、手杖、钢笔和其它特殊物品投毒。通过倾洒液体的方式,毒药甚至能够经皮肤进入体内……”

老契卡瑙姆艾廷根证实:他有一次曾到过迈拉诺夫斯基的实验室,参观了那里的毒药试验。他看到四名实验的牺牲品被注射上毒药,毒药几乎瞬间就在这几个人身上发挥了作用。

在斯大林被毒死以后,贝利亚曾命令斯大林警卫人员:“不得向任何人提及斯大林同志的病情!”显然,贝利亚感到十分紧张,因为有些事情并不像他计划的那样。

至于贝利亚准备发动“对斯大林的战争”,这一点连他儿子谢尔戈也不否认。 根据谢尔戈的回忆可以初步断定,他父亲知道斯大林准备逮捕自己:“1952年,我父亲已经明白,他将一无所有……我父亲既不是懦夫,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我不排除一种可能,他可能会琢磨出什么事来……在各个部门都有他的人,可以用来办这事儿……此外,他还有自己的情报网,可以凌驾于任何机构之上。”

丢失的矿泉水瓶

根据迈拉诺夫斯基的交待和斯大林警卫的回忆,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谋杀计划有多么周详,但在具体实施时却出了纰漏。斯大林在喝了矿泉水之后,很可能当场就中毒身亡。这一事实(或说法)的旁证是,人们发现斯大林时,他正躺在桌边,上面放着一瓶矿泉水和一个他用来喝水的水杯。因为当水喝下后,毒药几乎瞬间就发挥了作用,斯大林立刻跌倒在地……根据这种说法,斯大林当即停止了呼吸,而据另一说法,斯大林当即失去了知觉,无论如何,他丧失了讲话的能力! 在听到屋里长时间的异常动静后,别墅的勤杂人员也强行挤进斯大林卧室,连他们也看到了斯大林当时的样子……

据档案记载,1953年11月8日,克里姆林宫卫生局获得批准,准备向列宁博物馆移交用于建斯大林博物馆的遗物,它们是“一些药品及三个装过矿泉水的瓶子”。但不知何故,在11月8日物品交接时,只移交了“2瓶(一瓶装过纳乐赞矿泉水,另一瓶装过博尔若米矿泉水)”,剩下那瓶却不翼而飞。

斯大林医生的日志

许多回忆录都没有提到医生日志,就连斯大林生前疾病和死因调查也没有涉及。这些记录记载了从1953年3月2日至5日发生的情况,它将扭转人们对当时所发生的主要情况的看法。在这些医生记录中,最重要的当属斯大林遗体的病理解剖报告。

“早上7点检查时,病人背靠沙发,头偏向左则,双眼紧闭,面部明显充血。小便失禁。呼吸紊乱,脉搏每分钟78次,偶见停搏,心音含混。血压190/110。右臂肘关节有挫伤痕迹。患者处于昏迷状态。无脑膜炎症状。病人情况极其危急。”

对于上述记录,卢科姆斯基教授的笔记可以作为补充:“右上肢和右下肢完全麻痹。眼皮抬起时,眼球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左侧上下肢时有不安地抽动。”

1953年3月2日22时45分,情况严重,病人睁开双眼,试图与马林科夫和贝利亚同志交谈。

1953年3月3日13时30分,吸氧后,呼吸节奏变得较为正常平稳。时常有知觉闪现,试图说点什么,无法辨别句子的完整意思。他头放在枕头上,眼睛不时睁开,目光游移不定。呼吸急促时,眼球时而垂直摆动,时而横向摆动。两眼瞳孔缩小,对光线反应迟钝。

19时,病人大约50分钟没用氧气。观察到短暂的知觉恢复,并对同志们的讲话有反应。

1953年3月4日零时10分,由于呼吸频繁停止,在入夜后第一个小时,病人的情况变得极为严重……

21时,知觉完全丧失。

3月5日,从夜里1点到3点,几乎没有非常详细的日志,找到一张并不起眼的纸条。在这段时间以前,即3月5日的前夜,进行了血液和尿样分析,得出了同一个结论:中毒! 在3月5日午夜1点,医生们进行了会诊,结论极其简单明了:“血检发现,白血球数量增至17000(正常范围7000-8000),白细胞中可见毒性颗粒。尿检发现,蛋白质千分率高达6(标准为0)。”

中毒症状十分清楚,但医生们怎么敢报告贝利亚呢?如果报告上去,他没准就会问:“你们谁毒死了斯大林同志?!”于是他们便找了个借口,以结果可能有误和时间已过为由,只把这一事实进行了简单的记录。

夜里3时,肝脏肿大。(作者注:重度中毒的明显标志之一。)

4时55分,开始打嗝儿(2-3次)。

7时10分,打嗝儿,呼吸再度短暂停顿。虚脱,全身发汗。输氧。

7时12分,输氧。青紫扩大。

7时20分,观察到病人躁动不安,他试图坐起来。青紫未消失。大量发汗。脚部温度未下降。

7时50分,打嗝儿。 8时20分,躁动不安,想要呕吐。呕吐物带血(呕吐物呈深暗色)。身体上部和头部被微微扶起。注射咖啡因(1毫升)。病情极重。病人睁开眼睛。青紫斑块急剧扩展。血压170/110。脉搏每分钟110次,脉象微弱。呕吐物被送检。

据米亚斯尼科夫教授回忆,他对当时发生的情况做出了第一反应:“五日凌晨,斯大林突然吐血,导致脉搏衰弱,血压下降。这种现象让我们有些犯难,如何对此做出解释呢?所有会诊医生簇拥在病人身旁,然后回到隔壁房间不安地胡猜乱想……”

会诊结论

“1953年3月5日9点以后,病人开始吐血……并导致严重虚脱,费了好大劲才使病人恢复。11时30分……再度虚脱,伴有大汗,动脉脉博消失。艰难地使病人克服了虚脱……”

这一点当时并未在报纸上刊登。很有可能,当某位医生手里已经有了复检报告,他就极其秘密地向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通报了父亲的实际情况。于是瓦西里,正如他妹妹斯韦特兰娜所述,开始大声喊叫起来:“有人毒死了父亲!”

14时,把左手举到嘴边,抠动着嘴唇,喝了两汤匙水。

16时,肚子比平常鼓胀许多。

17时,有时打嗝儿(2-3次)。

18时,发出3次呻吟。

21时40分,输碳合气(4.6% 的二氧化碳)30秒,然后输氧。青紫依然存在。脉搏几乎难以察觉。病人周身透湿。呼吸急促浅表……人工呼吸。

21时50分,斯大林同志去世。

医生们对斯大林的许多观察记录(包括临死前),与其他目击者凭记忆所写的内容有极为显著的不同。例如,斯大林的女儿斯韦特兰娜写道:“我第一次见到父亲赤裸的样子……在最后的那一刻,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并环顾了一下站立在他周围的人。他突然向上举起左手,若不是在指着上面某处,就是在威胁我们所有人。在过后的一刻,他的灵魂在做最后的努力,冲出了身体。”但她对此描述也做了保留:“我不知道,事实上是否就是这样……”

似乎一切都已结束,但对医生日志来说还为时过早。其中一份显得特别神秘,它记录了护士的活动和最后几针。《斯大林最后生病治疗和值班纪录》,记载了1953年3月5日至6日的操作要求,应由帕宁娜、瓦辛娜、杰米多娃和莫伊谢耶娃四名护士完成,最后关键的几针应由莫伊谢耶娃来操作。

20时45分,莫伊谢耶娃对斯大林注射了葡萄糖酸钙。在此之前的治疗中,病人从未打过这种针剂。21时48分,她签名记录道,注射了20%的樟脑油。 最后,在21时50分,莫伊谢耶娃写道,整个治疗过程中首次注入了肾上腺素…… 此后,斯大林立即撒手人寰。

大概正是因为这倒霉的巧合,才有谣言盛传,说贝利亚专门准备的特殊针剂把斯大林送入了另一个世界,凶手是一名犹太女人,其动机是为被流放的犹太人复仇……

真相大白

从现存的治疗记录来看,斯大林中毒而亡无可争议。第一批血液和尿样分析结果一出来,就把医生们吓了一跳。检验报告出来的时间是1953年3月5日子夜前,这时再采取措施为时已晚。因为毒素已进入斯大林体内,不可逆转地损害了斯大林的心脏和整个血液循环系统,包括特别危险的地方--大脑。

1953年3月5日的第二份分析报告出来了,它就是“第14966号血检报告”,其结果更加骇人听闻:

“嗜中性白细胞85%。(作者注:标准值55%-68%。嗜中性白细胞数量的增加,正是毒性药物出现在机体内的主要证据。)杆状核中性白细胞-18%。(作者注:标准值2-5%,这也是重要中毒指标。)特别提示:在嗜中性白细胞中,有毒性颗粒。实验员维诺格拉多娃。”

正是这些检验结果震撼了医生们,他们原本试图让斯大林起死回生,但现在已经无计可施。同时他们清楚,一旦说出中毒一事,贝利亚立刻就会逮捕他们,所以当时他们就隐瞒了这一事实。

真相终于大白!关于斯大林死于谋杀的传言,现在有了材料作证。很有可能的是,斯大林中的是天然蛋白质有机物毒药。据专家介绍,这类天然毒药存在于蛇、蜘蛛和蝎子的毒液内,甚至在一些植物和细菌中也有。它们可以破坏呼吸和血液循环,损伤淋巴结、眼睛和大脑等,并在某种情况下致死。

斯大林死后,医生对其遗体进行了解剖,更加证实了“克里姆林宫医疗管理局中央临床诊断实验室”的各种检验报告。需要指出的是,当时所有的化验分析都没有用斯大林的名字,而是借用了斯大林的随行警卫队长赫鲁斯塔廖夫的名字。

这样一来,除贝利亚之外,赫鲁斯塔廖夫应是知道得最多的人。有一种近乎官方的说法,说他是在领袖生病前与其见过面的最后一人。据赫鲁斯塔廖夫十年的亲近部下、斯大林的贴身保镖之一索洛维约夫披露,也许正因如此,在斯大林被安葬10-15天以后,健壮的赫鲁斯塔廖夫突然猝死。索洛维约夫确信,在斯大林去世后不久,赫鲁斯塔廖夫就遭到逮捕,但大约过了10天又被释放,然后很快就莫名其妙地死了。

1953年3月6日,斯大林的尸体解剖开始了,从早晨4点一直持续到中午1点,也就是在正式宣布死亡后6小时零10分钟开始的。为进行这次尸体解剖,组成了一个19人特别委员会,并编写了《约瑟夫斯大林尸体病理解剖研究报告》。由于未知的原因,在报告上签名的只有其中11人,6名尸体防腐专家和2名治疗医生没有签名。

尸体解剖结果的轰动之处在于,它并没有支持官方公开的说法,没有找到所说的“肺部炎性病灶”,却发现消化道内有异常。其状就像不计其数的铁砂击中了肠胃黏膜,以致再也见不到完好的地方,只有重度中毒才会导致这种现象。《尸体病理解剖研究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胃内容纳物为黑色液体,数量为200毫升。胃黏膜上可见大量小暗红点,可轻易用刀剥落……”

白血球疯狂激增、吐血并发现毒性颗粒,现在这些终于可以得到解释了。在正常的情况下,若出现这样的尸检报告,就可以立即断定为投毒谋杀。

关于事实的真相,关于斯大林身死的秘密,在当时进行了隐瞒,理由是“这属于斯大林家庭的私人秘密,75年之后才允许解密,即要等到2028年”。

1953年五一节期间,莫洛托夫直接宣布了贝利亚被捕的消息。此后,医生们才敢在所保存的斯大林病历中反映中毒一事。但苏联党的高层领导大概觉得,公布斯大林死因太冒险,因为此后有些事情就可能被牵扯出来。据资料显示,马林科夫在3月3日就接管了权力,但此时斯大林并没有死。他好像和贝利亚一样,胸有成竹地提前知道了领袖将不复生还。

很自然,在这种情况下,马林科夫不会对斯大林中毒的秘密感兴趣。新被提拔的其他领导人对此也不感兴趣,因为他们都经历过动荡不安的1952年10月中央全会。斯大林当时在会议上发表了尖锐的讲话,矛头直指莫洛托夫和米高扬。

前苏联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指出:“《如何谋杀斯大林》一书中的调查是强有说服力的,是真实可信的,是无法推翻的。我们第一次不是仅凭回忆、传言和假设来谈斯大林的死因,而是凭地道真实的文件来进行研究。”

顶:2 踩:7
【已经有57人表态】
6票
感动
6票
路过
7票
高兴
7票
难过
7票
搞笑
8票
愤怒
8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