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南明王朝的厦门保卫战:明军难得的以弱胜强

热度390票  浏览151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21日 13:51

  永历十三年(西元1659年)六月,郑成功率领明军十七万人北伐。歼灭满汉清军万余人后,明军长驱直入长江,进抵南京城下;随后却因郑成功本人的指挥失误,莫名其妙地在南京城外大败,明军陆军精锐损失惨重,扎着汉式发髻的明军将士尸体布满了从下关到崇明的江面,其中多有撤退至江边,却得不到明军舰队接应,毅然投江殉国的铁人部队。郑成功手下最勇猛的大将、中提督甘辉身中数十箭被俘,不屈而死。

  而为满清赢得南京战役立下汗马功劳的清军主将管效忠也没有好下场,因为损失了数千“真满”而被他的主子发配满洲与披甲人为奴。其时汉人将满洲兵分为“真满”和“假满”,真满自然是那些满洲本部的八旗,而假满大抵就是汉军八旗那些汉奸了。真满一共也就百来万人,死伤不起,管效忠自然是罪过大了。

  明军撤出镇江、瓜洲一带之后,驻守南京的昂邦章京喀喀木的满洲兵尾随而至,对所过之处一阵烧杀。《明季南略》仔细地记载了当时的情景。六月二十五日,明军将要撤离镇江城,士兵上街大呼:“汝等可随我去,不然满人要来杀的!”随后放火焚烧府衙,自东门撤离。喀喀木的“真满”赶到瓜洲,见到对岸火起,不敢前进,留在瓜州大肆杀掠。六月二十七日,真满们看到镇江没了动静,壮胆过江,见城中没有明军,便冲进城去奸淫焚掠,数日间镇江成为一座空城。真满们还将瓜洲、镇江、仪真、无锡等地的妇女儿童掠到南京,挂牌出售。难以想像,对自己已经征服了十五年的地方,满人居然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心中对这片土地的定位可想而知。

  同年九月初七,郑成功率军回到厦门。当时厦门岛上有郑成功设立的府治,称为“思明州”,取思忆故国之意。郑成功去世之后,满清勾结荷兰人围攻思明州,将城内人民屠杀殆尽,随后在此厉行迁界禁海,厦门岛沦为一片焦土。1912年厦门光复之后,中华民国政府复在此设置思明县,以传承汉民族之不屈精神。延续至今,厦门市的中心区仍然称作“思明区”。

  回到厦门,郑成功痛定思痛,命令行兵官造报南京阵亡将士家眷,厚赐优恤。十二月,自北京传来情报,满清已经派遣“满酋长达素”(《从征实录》原话)带领真满军队数万人前来“剿海”。这达素是满州镶黄旗人,官至满廷的从一品“内大臣”。这次达素挂了“安南将军”印,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为配合其渡海行动,满清朝廷还调浙直(南直隶)、福建和广东数省水陆师协助之,集合各路水陆部队,人数多至二十万人。

  郑成功即令全军收缩兵力,将驻守在沿海数十个岛屿上的明军集中到思明州。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郑成功开始考虑金门、厦门等沿海岛屿土地狭小,不足以供养大部队,与诸将们商议派军东渡夺回台湾。永历十四年庚子(1660年)正月二十一日,郑成功得到达素的前锋部队已经抵达福州的报告,只好将收复台湾的计划搁置。

  到了三月,达素终于亲身到达泉州,开始修整军队,催促船只舵梢,准备刻日进攻厦门。郑成功命令宣毅前镇陈泽、奇兵镇黄应、援剿左镇黄昌带领舰队北上封堵泉州港。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镇”郑成功麾下的明军部队的最大编制,每镇数千人,规模或相当于现在的旅或者师;每镇有自己的名称,如“宣毅前镇”,“骁骑镇”等,不像现在简单地是一个数字。镇的指挥官由郑成功亲自挑选,在称呼他们的官职时往往就直接叫“某某镇某某”。郑军规模最大时据说有七十二镇之多,郑成功若能一一记清他麾下的镇的名字,倒也相当神奇。为解除部下的后顾之忧,郑成功还传令将官兵家眷搬往金门居住,并派英兵镇陈瑞统兵在金门保护家眷。

  四月,情报人员通报满洲军队已经修整完毕,随时可能发动进攻。同时驻守舟山的明军将领报告满清从吴淞、南京、绍兴、温州、台州等地抽调的五百多艘战船已经出海南下。四月初九日,郑成功向全军发表演讲,号召大家“灭此朝食”,并进行战役部署。

  为方便对厦门地理不熟悉的朋友们,我在这里附上一张厦门地图。图中正中的岛屿就是厦门岛,标示“思明区”的位置就是当年的“思明州”驻地,这个地方紧临美丽的鼓浪屿。厦门岛的正北如今以海堤与集美区相连。在明末这里没有海堤,却是厦门岛与大陆最近的地方,因此“高崎”是一个防御重点。高崎的对岸,即今集美区,当时是同安县的辖地。当时的同安县城人民被满清屠杀殆尽,两万余尸骨埋在城东北的大轮山下,至今有一碑曰“万善同归所”。而著名的汉奸施琅,当时正从同安副将升任同安总兵。

  厦门岛的西面绿色的部分属于漳州市。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叫“海门岛”的岛屿,这里是控扼九龙江的要地。九龙江是福建省最长的河流,从闽北的武夷山区直下至闽南入海。在满清严格迁界禁海之前,明军修造大船的大木料都是爱国民众自龙岩、南平一带采伐出来,顺着九龙江偷运出来的。

  厦门岛的正东,即与其唇齿相依的金门岛。厦门岛的东北方,黄色的部分,即是泉州府的辖地。泉州港和漳州港都在这张小地图之外。

  看过这张地图,想必大家都能理解郑成功为何把防卫重点放在了高崎村和海门岛。面对来自同安县和漳州的海陆进攻,此二地都是必守之处。面向泉州的东北方有周全斌(同安县人,即当初在镇江城外率领铁人队与管效忠血战的将领)、郑泰等得力将领统率的舰队在海湾内巡弋备敌。

  满清方面则是这样布置的:

  满汉陆军大部数万人集中在同安县,由达素和同安总兵知名汉奸施琅亲自统率;自浙江沿海南下的船队已经乘隙进入泉州港,准备策应同安主力的行动。漳州方向,则由满清福建总督,“假满”李率泰统制,明军叛将黄梧为副将。来自广东的水师许龙和苏利部则将从水路自揭阳、潮州一带出发进攻厦门。

  李率泰和黄梧这两个人还是值得介绍一下的。前者与管效忠的身分类似,是汉军旗人,当然,也就是汉奸。这个人也算一名猛汉奸了。他曾跟随皇太极征察哈尔、征朝鲜、征锦州、掳掠山东。满清大举进入中国之后,又跟随多铎破潼关,屠扬州,下江宁,克苏州,屠江阴;再往后又跟随博洛平浙江、福建。李定国在西南站稳脚跟后,李率泰又在故松山殉难督师洪公承畴的推荐下做了两广总督,从李定国手里夺取了不少地方。其时他正在福建总督任上,专职对抗东南沿海的明军。这个人的“荣爵”相当的不少,可惜都是些黑话,我一个都看不懂:掠山东后,升“梅勒鹅珍”;平浙江后,授“二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永历五年犯了错误,被降为“拜他喇布勒哈番”;永历六年又被升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

  而后者之可耻程度与李率泰比起来怕是尚有过之。黄梧本是郑军将领,任职前锋镇主将,深得郑成功信任。永历十年(1656年),黄梧在一次与尚可喜的作战中因为指挥不力致三百多名铁人牺牲。郑成功虽未加追究,但黄梧一直心怀不安,就乘海澄守将王秀奇到厦门开会的时候将海澄总兵华栋杀害,以城池投降满清。海澄在厦门的西面,是当时郑成功治下最坚固的城池,郑成功在那里囤积了大量大炮、火铳、火药和粮食,准备以此为据点西进广东与李定国会师。黄梧的投降导致郑军数年的积蓄尽失,不得不推迟了西进的行动,终令全局败坏。但这也许还不是最坏的。黄梧在投降满清之后,为讨好满人,灭绝汉人的抵抗势力,向满廷献上了《平海五策》,主要内容如下:

  一、郑氏在金厦弹丸之区,得以延至今日而抗拒者,实在是由于沿海人民走险,将糖饷油铁桅船之物供应。为今之计,须将沿海省分山东、南直、浙江、福建、广东诸省将沿海三十里之内居民全部迁入内地,不许人民在沿海居住,并设立边界布置防守,如此郑成功则不攻自灭。

  二、所有船只,全部烧毁,寸板不许下海,凡溪河树立椿栅,货物不许越界,时刻?t望,违者死无赦,如此半年郑氏海师船只无可修葺,自然朽烂。此所谓不用战而坐看其死也。

  三、郑成功之父郑芝龙虽然在京受押,但郑成功贿赂商贾,南北兴贩,时通消息,宜速究此辈,严加惩治,货物入官,则交通可绝矣。

  四、成功之祖先坟墓在各处,叛臣贼子罪诛及九族,何况其祖乎?应加以迁毁,堕露殄灭,使其命脉断,则种类不待诛而自灭。

  五、投诚兵官散住各府州县,虚靡钱粮,倘有作祟又贻害地方不浅,可将投诚官移往各省分垦荒地,不但可以散其党羽以绝后患,又可建设。

  这五条何其毒也,而满清果然一一执行。迁界禁海之后,自广西及至辽东,沿海三十里内成为一片焦土,沿海居民流离失所自不待言,此举对中国经济的破坏作用可想而知。满清封他为“海澄公”,后来又依言斩了郑芝龙和郑成功的三个兄弟,消息传来时正在台湾的郑成功即气急吐血,不久以三十九岁之英年早逝。随后满清又扒了郑氏祖坟,气得郑经咬牙出血。嗣后“三藩之乱”暴发,明军再一次登陆福建,短暂光复闽南,便将这十恶不赦的汉奸全家斩绝。据说现在此人尚有些遗迹在福建留存,尤其是在他的家乡平和,但是政府完全不加保护,任其倾颓。这一点上,我认为政府做得很对。

  让我最感到神奇的是,身为“投诚官兵”的他,怎么居然能提出这第五条来。算了,如此败类的用心,岂是正常人可以揣度的。另外,黄梧还向清廷力荐同侪施琅,终于促使这个一直不得志的小人崭露头角。

  言归正传。

  四月二十六,泉州港内的满清船队终于开拔,沿着海岸驶出港来。明军舰队察觉清军动向,立即向泉港逼近,欲将其堵在港内。但清兵早已在海边的山上设置炮位,居高临下向明军开炮。明军不能靠近,清军船队得以贴着山脚驶过。驶至同安县境内的海域,离了陆上炮火的保护,该船队马上受到了明军海军的猛烈攻击,被迫又掉头折回,未能与驻在同安的大军汇合。这支由浙江南下的船队船体较大,运载能力较强,清军计划用它们来运输步兵登陆。此船队被挡在同安港外之后,清军不得不使用同安港内仅存的小舢板来运兵,只好重新调试,大举进攻的日期又推迟了几天。

  摸清了泉州方向的满清水师实力,郑成功便知对此无需在意,只留下部分军舰牵制,其余主力大部调往海门岛附近防御从漳州方向来的满清水师,另调周全斌和郑泰部驻泊金门外海,防止来自广东方向的满清船队偷袭,保证家属的安全。

  五月初八,情报表明满清将在五月初十从漳州和同安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于是郑成功亲自乘船到海门督师。

  在海门方向担任现场指挥的是忠靖伯陈辉。陈辉是最早随同郑成功起兵抗清的忠义之士,当年他随着郑成功,带领几十个人,在鼓浪屿附近海上截下了一艘郑成功老爸的商船。这艘商船刚从日本回来,船上载着贸易的利润——两万两白银。惊人的利润。靠着这两万两白银,郑成功到广东南澳岛召集了一支千余人的队伍,以此作为起家的底子开始了汉民族的自救斗争。与陈辉同样老资格的还有一位叫洪旭的爷们。喜欢武侠的朋友也许会知道洪旭。不知道洪旭也没关系,那你至少知道洪门吧?传说就是洪旭开创的。

  大家再看地图。在九龙江入海口处,还有一个比海门岛小许多的岛屿,它叫鸡屿,离厦门很近。闽南话里“鸡”与“圭”谐音,这个岛在当时其实是叫作“圭屿”的。初十日早辰时,海上风起,潮水自西向东涌动,漳州方向的四百多艘大小船只乘潮水倾巢而出,向圭屿发起进攻,企图占领后以之为支撑点进攻厦门岛。带头的船只漆成红色,船上士兵全都是“真满”的打扮。

  郑成功见潮水流向不利,怕在战斗中船只顺潮退却,自乱了阵脚,便命令所有舰艇下锚泊成一条鞭状,排成战列炮击清军,无令不得起锚。郑成功治军极严,此令一下,所有战舰断无敢擅自起锚者。

  明军远程火力占优,但满清船只顺风顺水,不待火炮数发便冲到了队列之前。几十艘满清船只向明闽安侯周瑞乘坐的炮船靠拢,距离太近,周瑞船上的几十门大炮威力不得施展,被清军顺着船帮爬了上去。周围明军船只由于军令不敢起锚救援,周瑞及船上将士全部阵亡。陈辉的大型福船也战列的前沿,满船又转而围攻之,用索钩钩住船帮,蚁附爬将上来。满清官兵认得这是一艘指挥船,船上必有大人物,真满们纷纷奋不顾身地前来争功,一时间竟有两百多名真满爬上船来。甲板上的明军与之格斗俱死,陈辉且战且退,退入船上的官厅。甲板上的满人蜂拥至官厅门口,仅存的明军甲士堵在官厅门口与之血战。陈辉毅然命令甲板下的士兵点燃火药桶,一时间炮位之间的火药全部殉爆,将甲板完全掀起,这两百多真满顿时肢体横飞,围着明军炮舰的满清船只纷纷惊蹿。吓得肝胆俱裂的满人再也不敢攀登其它明军战舰,只敢远远地与明军对射炮矢。

  战斗到了己时,潮水渐平而东南风起。郑成功立即下令扬帆冲犁,顿时海面数百战舰上令旗飞扬,巨帆霍然升起,如排山倒海一般压向满军。满军对此亦有准备,立即将大小船只集中并拢起来,企图与明军对冲。郑成功亲自下到八桨快速哨船上,直抵第一线鼓舞士气。郑成功一声呼喝,将士们高喊响应,在海上竟如雷鸣一般。战舰一撞上敌船,甲士立刻跳帮而过,对着满军奋勇砍杀。战斗中,明军不但夺回了被清军占领的炮舰,还擒获了数艘满军的先锋船,将船上的昂拜、章红眼等一帮怪名字的先锋全部斩杀,还生俘了哈?o土心、呢吗勒、石山虎等一拨同样怪名字的“真满”军官

  前锋被歼,后队的黄梧和陈率泰却被明军声势所震,不敢前进。不久南风大起,驻泊在金门水域的明军战舰也赶来助阵。又大又重的明军炮船在满清队列中冲犁,撞沉、击沉无算。据满人自己的记载,明军的龙?舜?炮火极猛,一炮打来,船上人即不见踪影。(龙?舜?是郑军的发明,小船扛大炮,只在头尾载有两门)满清水师大溃,纷纷逃回港中。有三艘满船不习港路,逃跑中在圭屿附近搁浅。三百多名满人涉水登上圭屿,向海上的明军张牙舞爪。明军舰船上的人举起火枪准备将他们打成筛子,但郑成功传令活捉他们。于是明军向他们喊话,缴械不杀。在枪口的注视下,这些满人只好丢下武器投降了。这种人向来是服于力而不服于德的,被明军生俘后,还真有些人发挥他们的弓马特长,一直随着郑成功征战。

  与此同时,达素与施琅亲自指挥的陆军主力也乘坐着小船从同安县的集美(浔尾)海岸出发了。已而到达高崎附近的尼牟屿,选择了一处滩涂登陆。那地方水浅泥深,施琅便催促汉人先登陆,为满人探路。殿兵镇陈璋发现清军,立刻挥兵冲下滩涂阻击。陈璋部下人少,清军人多势众,渐渐不支。

  施琅大为得意。他已经私下联络了驻守在高崎的右虎卫镇陈鹏,只要击溃陈璋部,登陆就得手了。后续的真满部队纷纷跳下水际滩头,往岸上冲杀。就在陈璋部步步退却的时候,岸上突然开来了一队身着黄龙铁甲的明军。清军将校见状大喜,纷纷道:接应我们的人来了!

  满清士兵满心欢喜地迎了上去……但这些明军奔跑的姿势似乎不大对头……他们把刀举那么高干什么?

  真满和假满们还在疑惑,明军已经奔到跟着,斩马大刀恶狠狠地劈了下来。看着被劈得四分五裂的战友,满清兵卒们终于明白过来,这不是来接应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伙人里的大多数是没法知道了。事情是这样的:右虎卫镇陈鹏确实与著名汉奸施琅私通,欲放清军登上高崎。但右虎卫镇副将陈蟒并不知情,见前方紧急,他也没有向陈鹏请示,就径直带了自己的本部向海滩增援。乱了方寸的满清军又发现,海水开始涨潮了。真满们可不会游泳,被堵在滩头的他们要是不上岸那可就死定了,于是他们更玩命地往前冲。

  可在这种滩涂中作战他们哪里是郑成功治下的明军的对手。郑军精锐的打扮——重甲赤足就是专为应负这种场面的。而且,这个时候,对这些满人来说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明军的舰队来了。

  这是由宣毅前镇吴豪率领的一支分舰队,一直在厦门东北部海域游弋。接警后舰队很快赶到事发海域,向满清的小舢板们冲犁,炮击。

  满清的小船马上丢下滩涂上的真假满人掉头逃跑,逃跑不及的小船被撞得船扣人翻。滩涂上的清军,除了三百多披甲人(这可是真满)举手投降之外,不是被砍杀就是被海水淹死。可惜的是,施琅和达素一直在殿后,看到明军舰队后又跑得最快,让他们逃出生天了。

  广东的清军因为风向问题迟到,等他们到达时前两路清军已经被击败了,他们也只好退回广东。至此,明军取得了厦门保卫战的完全胜利。可叹哪,南京城下,明军绝对优势却惨败而归;厦门之战,明军劣势明显却能大获全胜。难道是天不恹乱?

  关于这次战役明军的歼敌数,我一直没有查到准确的数字。清史稿上所有与此事相关的章节我都翻过一遍,一篇提及数字的都没有。但是《靖海志》上有这样的记载:“数日,尸浮海上万余,长发者十二三,短发者十七八。”长发者当是指留着全发的明军,短发都当是指前半秃的真假满们。而在高崎一战中俘获的真满,明军将他们全部斩去手掌,割去耳朵之后放回。

  另外,达素的去向也是件奇怪的事。按清史稿的记载,此人活到了的康熙年间;但《靖海志》和《闽海纪略》都记此人败回福州后受到上级头人的申斥,吞金而死。不知哪个可靠。还值得一提的是,陈辉的战船在火药库爆炸之后居然没有沉没,而陈辉本人也奇迹般地重伤未死,将继续在郑成功的事业中发挥重要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