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周边军事 >> 朝韩半岛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朝韩军事冲突加剧 在朝韩国企业成为政治牺牲品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南方周末   发布者:詹德斌
热度153票  浏览4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5月28日 14:03

开城工业园大门前的公路,空空荡荡。

  当民族感情遭遇现实政治 投资朝鲜韩国企业艰难求生

  作者: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詹德斌

  韩国企业曾是投资朝鲜的最坚定力量。但民族感情遭遇现实政治,韩企在朝鲜积累的教训,远远大于利润。

  即便对天安舰是否被朝鲜鱼雷炸沉,韩国国内也依然存在不同观点,但是几乎全体韩国人都在担心:朝韩军事冲突加剧后,朝鲜“开城工业园区”内八百多名韩国员工“状况堪忧”。

  开城工业园是朝韩经济合作的标志之一,另一个标志是朝鲜金刚山旅游区。而因为两国关系近年来的持续恶化,4月30日,朝鲜查封了韩国官方和民间投资在朝鲜金刚山旅游区内的所有房产;5月11日,朝鲜进一步“劝告”除开城工业园之外所有与朝鲜有关的韩方企业暂停涉朝交易,并强调,如果“韩国保守势力继续使事态恶化”,朝鲜将“果断采取新的惩罚措施”。

  事实上,经济利润的考虑,尤其加上民族感情的冲动,一度令韩国企业成为投资朝鲜的最坚定力量。

  但是,当民族感情遭遇现实政治时,当市场经济遭遇朝鲜的“主体思想”时,韩国企业在朝鲜积累的教训,远远大于利润。

  “我们的夙愿是统一”

  时任韩国现代集团总裁的郑周永1998年越过“三八线”时,是赶着一千多头牛去表达他对家乡人民的思念之情的。

  1988年7月,朝韩签署“南北交流合作特别宣言”,双方经贸合作正式启动。半年后,生于朝鲜江原道的郑周永就成为赴朝投资第一人。1989年1月他访问朝鲜,并同朝方签署议定书,计划开发金刚山观光。

  1994年第一次朝核危机,以朝美签署核框架协议告一段落,韩国随即解除有关同朝鲜直接贸易与投资的禁令,甚至许诺将坚决支持朝鲜加入亚太经合组织。这之后,韩国企业对朝投资得以全面展开。为第一时间了解朝鲜,韩国企业家甚至纷纷乘坐昂贵的包机,探访朝鲜的罗津等地区。

  韩国庆南大学研究员金灿球十几年间一直扮演着韩国企业和朝鲜政府的中间人的角色。他最早赴平壤谈判朝鲜企业合作生产牛仔裤就遭拒绝,他被告知“这种服装是美帝国主义的象征,不允许在(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生产”。

  即便如此,同根同族的感情在那时占完全主导地位。金灿球几次赴朝谈合作,在参拜金日成铜像、拜访金日成故居后,往往在宴会上与朝鲜官员流着眼泪同唱一首《我们的夙愿是统一》,同声谴责美帝国主义。

  不过,现实的困境无法避免。韩国企业潘科商社在1990年代初与朝鲜船舶工业部所属的罗津市修船厂谈妥了合作新建3000吨级船坞的项目,由韩国企业出钱,朝鲜方面出钢材。结果近一年后,朝鲜方面告知潘科商社负责人金基东说,“向国家申请的钢板没能列入1990年度计划。还要等一年。但是能不能安排,还要到时候再说”。

  出于对利润和民族共荣的盼望,对朝投资大门已开。1998年10月,郑周永和他的现代集团终于与朝鲜正式签署了“金刚山观光事业协议”。2000年6月的历史性的南北峰会后,现代集团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签署了7大经济合作项目协议。

  政治寒流牺牲品

  朴成哲的服装企业2005年入驻开城园区,拥有900名朝鲜员工,每月约生产6万件服装。开城的朝鲜工人基本月工资约为57.5美元,仅为中国工人的1/3,而和韩国工人相比,更只是一点“微小的零头”。

  据韩国统一部统计,目前开城工业园121家韩国企业每年向朝方4万名工人支付的工资和保险费约5000万美元。

  开城工业园是南北经济合作的象征,由韩方出资本和技术,朝方出土地和劳力。在南北关系顺畅时期,两国雄心勃勃,希望将其打造成一个替代中国和东南亚的低成本生产基地

  不过,诸如朴成哲这样的企业主们最近两年一直都是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的。自从韩国李明博政府上台后,将经济合作与朝核问题挂钩,令朝鲜发出“北南关系推向对决境地”的警告,而投资朝鲜的韩国企业首当其冲,成为最主要的牺牲品。

  作为报复,2008年12月,朝鲜中断了朝韩之间的京义线货运列车的运行,严格限制韩方人员进出开城工业园区。

  2009年5月,朝鲜中央特区开发指导总局向通知韩方,朝鲜在开城工业园区为韩国提供的优惠的土地租金及各种税收协议全部无效。朝鲜要求将工人工资上调至300美元,并将土地租赁费上调至5亿美元。韩国的《朝鲜日报》称,按照2004年的协议,开城园区一期330万平米的50年土地租赁费1600万美元已经支付给朝鲜。

  2009年3月30日,朝鲜扣留了在开城工业园工作的现代峨山职员刘某。几个月里,不准律师探视,现代峨山公司甚至连刘某关在何处也不得而知。

  据韩国媒体调查,开城工业园九成的入驻韩企都认为,南北关系陷入僵局使其经营受严重影响,有26%的企业考虑撤回。一位企业主表示:“目前有40家企业在此安装了生产设备。如果开城工业园关闭,也就意味着他们也将随之破产。”

  黯然撤离

  2009年6月15日,2辆卡车在距离开城工业园15公里的韩国境内的一处仓库,卸下了16台缝纫机、20多张桌子和6台电扇以及100多个装有零碎毛皮的编织袋。这些设备在两三个小时前还在开城工业园区工厂里。缝纫机上还贴着写有“负责人洪明姬”、“负责人金锦英”等朝鲜工人名字的字条。

  这些设备属于一家韩国皮草企业Skinnet。2007年9月,该企业入驻开城工业园区,而在1年10个月后,成为首家从开城工业园完全撤出的企业之一。

  “现在不用再担心因为限制通行物品供应线被切断,也不用担心我公司职员被扣留,因此心情非常舒畅。”该公司总经理金容九说。

  事实上,在对朝投资初期,韩国企业最大的困难是对朝鲜制度的不适应。

  赴朝投资的韩国企业家抱怨连连:如果在朝鲜投资1亿韩元,需要准备3千万韩元资金作为“沟通成本”;经过千辛万苦在朝鲜成功设立了工厂,却没有稳定的电力供给,正常生产非常困难,投资的效率和竞争力因而就大幅下降;工厂雇用的工人大部分也都是朝鲜人,即使他们有什么问题也不能随便处罚和辞退。

  不过,相比于目前的状况,先前这些困难,在一些韩国企业家看来,“简直不值一提”。“天安舰”事件发生后,在开城工业园区经营缝纫加工厂的张某“最近睡觉时会惊醒三四次”。他所经营的工厂最近的开工率刚刚超过了一成,朝鲜上月底没收金刚山地区的南方资产后,不断有传闻称“下一个就轮到开城工业园区”,因此,客户都敬而远之。

  开城工业园区入驻企业协会副会长刘昌根称:“企业的订货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

  2008年7月,朝鲜哨兵在金刚山旅游区枪杀了一名进入军事区的韩国游客。朝鲜一直拒绝韩国到现场调查,且要求韩方道歉。在此情况下,韩国政府下令中断了金刚山旅游。朝鲜接着要求韩方撤离在金刚山旅游地区内的多余韩方人员,并最终在最近没收了韩方在金刚山的房产。

  现代集团前总裁郑周永对家乡的回报,至此戛然而止。

  唯一不断增加投资的韩企

  实际上,朝鲜从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中挣了不少美元。韩国《朝鲜日报》曾统计,开城工业园每年流向朝鲜的资金超过3000亿韩元。2009年韩国在朝鲜的委托加工贸易额是2.54亿美元,朝鲜由此获得的劳务费等达2500-3800万美元。

  韩国政府一直认为,朝鲜不会在它赚钱的项目上采取断然措施,但朝鲜却认为,哪怕付出沉重代价也不会在关系国家尊严和政治问题上让步。

  韩国《经济日报》评论:朝鲜的意图是政治性、意识形态性,这与从经济性、实用性观点出发处理的李明博政府毫无共识。

  在一轮又一轮的动荡中,只有一个韩国对朝投资团队一枝独秀。这就是韩国统一教财团下属的和平汽车工厂、旅游和加油站等业务。

  据统一集团中负责对朝事业的高层人士介绍,统一集团并不以追求利润为目标,且基本上是赤字经营,所以和平汽车能够持续至今。

  据介绍,统一集团获得朝方信任的真正原因是统一集团与平壤主席宫之间20年里的交情。统一集团总裁文鲜明早在1991年11月就曾访朝,并得到了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的接见。而金日成1994年去世,韩国唯一前往吊唁的就是统一集团派出的朴普熙会长。

  去年1月,金正日专程派人向文鲜明赠礼祝贺其九十大寿。

  韩国东亚大学教授李宪京向笔者分析说,在不将计划经济转变到市场经济的情况下,无论朝鲜想取得何种形态的经济变化都是很难成功的。

  据韩国政府推算,截至目前,进入朝鲜的外国企业有400家。埃及移动通信公司奥斯康电信是唯一一家有规模的企业。

  据悉,目前留在朝鲜开城工业园的韩国人总共有877人。韩国对朝投资也只剩下开城工业园一块在风暴中挣扎,而且命运完全掌握在朝鲜手中。

顶:12 踩:15
【已经有126人表态】
15票
感动
17票
路过
12票
高兴
18票
难过
19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8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