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蒙哥马利眼中的毛泽东:能指挥所有人的只有他

热度55票  浏览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20世纪60年代初,蒙哥马利曾以私人名义两次访问中国,先后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通过在中国的亲历亲闻,真正了解到中国的内外政策和社会现实生活。同时,也意识到中国在未来的世界舞台上必将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蒙哥马利与毛泽东的三次会谈,以及在谈话中毛泽东对世界形势的准确分析、判断,给他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一语双关: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

蒙哥马利,1887年11月17日出生于伦敦,受封子爵,英国陆军元帅,以干练和坚强著称。1944 年6月6日指挥盟军进攻诺曼底并取得登陆作战的胜利。1951年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最高司令部副司令。1958年蒙哥马利退出现役,但他对国际局势十分关注。

1959年6月,蒙哥马利访问苏联。他在同苏联领导人的会谈中意识到,未来世界和平的关键可能在于中国。于是,蒙哥马利在访苏回国后即产生了访问中国的念头。蒙哥马利向中国政府提出友好访问的请求后,毛泽东表示“非常欢迎他在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蒙哥马利来华前,认真研究了在西方世界能够找到的有关中国和毛泽东的资料。

1960年5月27日,蒙哥马利在中国第一次见到了他最想见的毛泽东。两人一见面,毛泽东就微笑着伸出手同他相握,并说:“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吗?”毛泽东幽默的开场白令蒙哥马利惊诧。他也十分清楚毛泽东此话中的含义。因为联合国曾通过一个谴责中国“侵略”朝鲜的决议,而蒙哥马利在两年前所写的回忆录中也有类似的观点。

军人出身的蒙哥马利坐定之后,马上就向毛泽东提问说:新中国成立后,你碰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你的主要担忧又是什么?毛泽东坦诚地告诉他:共产党缺乏处理当时所面临问题的经验。多年的战乱把中国搞得千疮百孔,必须要解决工业和农业问题,但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犯了许多错误。蒙哥马利又问:“请给我讲一讲对今天世界形势的看法?”毛泽东停顿片刻,从容地说:“国际形势很好,没有什么坏的,无非是全世界反苏反华。这是美国制造的,不坏。他们如果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同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一样了,所以照理应该反。他们这样做,是有间歇性的。去年一年反华,今年反苏。”听到这里,蒙哥马利不解地说:“这是很坏的。那是美国做的,不是英国。”毛泽东说:“主要是美国,它也策动在各国的走狗这样做。现在的局势我看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第三种:冷战共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蒙哥马利点点头说:“是的,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不能再在这种紧张局势中生活下去了。我们的孩子们是在冷战中长大的,这对孩子们是坏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种情况转为和平共处。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以后,认为世界必须一直存在紧张。”

毛泽东问蒙哥马利:“你是英国人,你到法国跑过,你去过两次苏联,现在又来到了中国。有没有这种可能,英、法、苏、中在某些重大国际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蒙哥马利立刻回答说:“是的,我想是可能的。但是,由于美国的领导,英、法会害怕这样做。”毛泽东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慢慢来。我们希望你们的国家强大一些,希望法国强大一些,希望你们的发言权大一些,那样事情就好办了,让美国、西德、日本有所约束。威胁你们和法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还有在远东的日本。威胁我们的也是这三个国家。我们不感到英国对中国是个威胁,也不认为法国对我们是个威胁。对我们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和日本。”

蒙哥马利问:“主席同意不同意我跟周恩来谈的关于美国应该遵守的那三条原则:第一,美国应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美国应该从台湾撤走;第三,台湾问题应该由中国和蒋介石谈判。”毛泽东回答说:“我知道,我也同意。我们不要美国用战争解决问题。同蒋介石就不同了,如果他不用武力,我们也不用武力。美国声明愿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国际问题,而不使用武力或不以武力威胁。它这个话是否可靠还是个假定,还要等着看。可是蒋介石没有发表这样的声明,他反对同中国共产党谈判,而我们早就表示愿意同蒋介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突然,蒙哥马利将话锋一转说:“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想问一下主席,中国大概需要50年,一切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人民生活会有大大的改善,教育问题和建房问题都解决了,到那时候,你看中国的前途将会怎样?”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你的看法是,那时候我们会侵略,是不是?你怕我们会侵略。”蒙哥马利马上解释说:“不,至少我希望你们不会。我觉得,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它应该很小心,不进行侵略。看看美国就知道了。”毛泽东说:“很对,也可以看一看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英帝国。180年前的美国呢,只是英国的殖民地。”蒙哥马利略带疑问地说:“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怎么样?那时中国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了。”毛泽东语气坚定地说:“那不一定。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还是960万平方公里。中国没有上帝,有个玉皇大帝。50年以后,玉皇大帝管的范围还是960万平方公里,如果我们占人家一寸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实际上,我们是被侵略者,美国还占着我们的台湾。可是联合国却给我一个封号,叫我是‘侵略者’。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说话,你知道不知道?在你对面坐着一个‘侵略者’,你怕不怕。”

此时,蒙哥马利歉意地说:“革命前,你们曾遭受过我们的侵略。我们曾经是最坏的洋鬼子。”毛泽东回答说:“过去有过,现在那种仇恨没有了,只留了一点尾巴。你们的政府只要改善一点态度,我们就可以同你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互派大使。你们同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同意北京政府代表中国。现在,只剩下个别问题。在台湾你们还有领事,你们的政府比较亲台湾而对中国疏远。有很多蒋介石的人从台湾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的接待。此外,在西藏问题上,你们也同美国站在一起。西藏的一名叛乱分子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负责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马上回答说:“这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提到的关于英、法、苏、中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我同麦克米伦和戴高乐很熟。戴高乐要我下个月到巴黎去同他会见,我将把这一点告诉他。戴高乐是一个很好的人。”毛泽东接过话题说:“我们对戴高乐有两方面的感觉:第一,他还不错;第二,他有缺点。说他还不错是因为他有勇气同美国闹独立。他不完全听美国的指挥,他不准美国在法国建立空军基地,他的陆军也由他指挥而不是由美国指挥。法国在地中海的舰队原来由美国指挥,现在他也把指挥权收回了。这几点我们都很欣赏。另一方面他的缺点也很大。他把法国的一半军队放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战争,使他的手脚被捆住了。”

由于会谈气氛比较轻松,于是,蒙哥马利就直截了当地向毛泽东提出了一些十分敏感的问题。蒙哥马利提出:“在一定的年限内,中国将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巨大力量的强国,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新中国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毛泽东沉思一阵后回答说:“哦,你显然以为那时中国将向外国发动侵略吧?”蒙哥马利会意地说:“我并不愿这样设想。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后,便要攫取国外领土,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我的国家。”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下一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我们很难预料,但在我活着的时候,中国绝不会越出边界侵略别人,也不企图将共产主义思想强加于别的国家。中国深受外国的侵略和剥削,我们只要外国不要干涉中国的事情……”在这次谈话结束前,蒙哥马利很友善地对毛泽东说:很可惜,对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闭门的社会,这种社会,使西方人不能很好地了解中国,造成了许多曲解。并认为“闭门的社会”对中国对世界都不利。

1960年6月12日,蒙哥马利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我同毛的会谈》一文,他在这篇文章中称赞了中国人民的干劲,要和平、不侵略,50年内大有可为。并说中国革命是正确的,不可避免的。中国军队给他印象“太深刻”了,有“充分的高素质的人员供应”,民兵组织遍及全国,因此,入侵中国,一定“要大倒其霉”。

蒙哥马利认为:在中国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1961年夏天,蒙哥马利再次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访问中国的申请。 9月6日,蒙哥马利飞抵北京。

9月7日,陈毅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为蒙哥马利再次访华举行欢迎宴会。蒙哥马利在这次宴会的讲话中,特别提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三大基本原则”:第一,大家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第二,大家都承认有两个德国―――东德和西德;第三,一切武装部队都撤退到他们自己的国土上去。他还强调说:“我说的中国是指政府设在北京的人民共和国,而不是从来没有资格代表中国的台湾那一套机构。”第二天,新华社就刊登了蒙哥马利的这段讲话。同一天,《人民日报》也全文刊载了这篇讲话。

9月8日下午,周恩来对熊向晖说,蒙哥马利的讲话很好,他很有政治头脑,提出的“三大基本原则”抓住了国际局势的关键。同时,周恩来还要求熊向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参加陪同,结合实地参观访问,并对蒙哥马利做些工作,帮助他从本质上认识中国的内外政策,进一步了解英国上层人物对国际局势的观点和对中国的看法。从9月9日开始,蒙哥马利对包头、太原、延安、西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进行了参观访问。在此之前,这些中国内陆城市不曾向西方政要开放过。

在延安访问期间,蒙哥马利曾来到街上的小吃摊上,指着用棍子串起来的油饼问摊主:“这东西多少钱一个?”摊主通过翻译告诉他:“5分钱一个。”他拿起油饼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又问道:“这有多重?”摊主称了后,告诉他有3两多。过了一会,蒙哥马利说:“这价钱不贵。”从市场回来的路上,蒙哥马利途径一个公共浴室,他便问熊向晖说:“我可以进去吗?”熊向晖回答说:“男部可以,女部不行。”说完,蒙哥马利径直走进了男浴室。浴池里多是中青年人,也有几个少年,他们见到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走进浴室,并同自己打起招呼来,便有些害羞地躲开了。而蒙哥马利却沿着浴池走了一圈,仔细审视着浴室内每一个人的裸体。当他走出浴室后,即对陪同人员说:“来以前,有人说中国正在闹大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中国每个城市都饿殍遍地。说中国闹大饥荒是没有理由的。这里人的肌肉很好,丝毫看不出饥荒的迹象。”

蒙哥马利在访问过程中,特别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所有被接受访问的人,一开口总会有一句非常普遍的口头禅―――“毛主席说……”有一次,蒙哥马利在郑州宾馆里,忽然向服务员提出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他说:“在当今中国的领导人当中,你最拥护谁?最听谁的指挥?”几名服务员不约而同地回答道:“毛主席!”蒙哥马利又问:“除了毛主席之外,你们还听谁的?”这几名服务员说:“刘少奇、周恩来。”蒙哥马利在天津杨村参观某步兵师的新兵打靶时,向战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同样是“毛主席!”由此,蒙哥马利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9月20日傍晚,蒙哥马利乘访问专机从武汉回到北京。9月21日凌晨2时许,熊向晖向周恩来汇报了蒙哥马利到各地参观、访问的情况。最后,周恩来问:“你看,他脑子里对我们还有什么疑问?他还可能提什么战略性的问题?”熊向晖回答说:“他对毛主席十分钦佩,但似乎想探询毛主席的继承人是谁?他没有直接提出这个问题,我是从一些迹象揣测出来的。”周恩来问:“有哪些迹象?”熊向晖回答说:“蒙哥马利很愿同群众谈话,问这问那。在包头和太原,他总是在不同场合分别向工人、农民、学生或服务员提问:你最拥护谁,你最听谁的指挥?他好像是在做‘抽样调查’。而且说过,中国古代的帝王很聪明,在位的时候就确定了继承人,虽然有的不成功,但多数是成功的,这就可以保持稳定。他还说,以前英国常为争夺王位而打仗,后来,有了王位继承法也就平静了。也许是从中国学来的。现在许多国家的政治领袖不像中国古代帝王那样聪明,没有远见,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权威确定自己的继承人,这是不幸的。在郑州,他还对我说:斯大林是一位有权威的政治领袖,但缺少远见,生前没有明确指定自己的继承人,死后出现了“三驾马车”的混乱局势。贝利亚被杀掉,结果让只会用皮鞋敲桌子的赫鲁晓夫取得权力,他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熊向晖说完,周恩来又问,你说了些什么?熊向晖回答说:我什么也没说,也不好说,只是听,然后把话题岔开。周恩来沉思了一会,便让熊向晖回家休息了。

毛泽东不拘一格,用英语问候蒙哥马利并赠《水调歌头游泳》词

1961年9月22日上午,周恩来办公室秘书浦寿昌打电话给熊向晖,他说:“毛主席决定明天在武昌会见蒙哥马利,总理要你和我马上坐专机去武昌,让你先向主席汇报蒙哥马利在中国访问的相关情况,我明天给主席当翻译。”当天下午,熊向晖和浦寿昌飞抵武昌。

9月23日,熊向晖向毛泽东汇报了蒙哥马利在中国参观访问的情况,他说:“蒙哥马利对主席很钦佩,对中国很友好,但也对中国进行战略观察。”主席认真地听着汇报,有时也询问几句。毛泽东对熊向晖说:“你讲他是来搞战略观察的,我看他对我们的观察不敏锐。这也难怪,他是英国元帅,是子爵,不是共产党,对共产党的事情不那么清楚。共产党没有王位继承法,但也并非不如中国古代皇帝那样聪明。斯大林是立了继承人的,不过呢,他立得太晚了。蒙哥马利讲的也有点道理,斯大林生前没有公开宣布他的继承人是马林科夫,也没有写遗嘱。马林科夫是个秀才,水平不高。1953年斯大林呜呼哀哉,秀才顶不住,只好来个三驾马车。其实,不是三驾马车,而是三马驾车。三匹马驾一辆车,又没有人拉缰绳,不乱才怪。后来,赫鲁晓夫利用机会,阴谋篡权。此人的问题不在于用皮鞋敲桌子,他是两面派。斯大林活着的时候,歌功颂德,死了,不能讲话了,他作秘密报告,把斯大林说得很坏,帮助帝国主义掀起了12级台风,让全世界共产党摇摇欲坠。这股风也在中国吹,我们有防风林,顶住了。”

接着,毛泽东又说:“这位元帅到底是外国人,他对我们的事情究竟有一些不了解,我们和苏联不同,比斯大林有远见。在延安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指接班人),1945年召开的七大就明朗了。当时延安是个穷山沟,洋人的鼻子闻不到。1956年开八大,那是大张旗鼓开的,请了民主党派,还请了那么多洋人参加。从头到尾,完全公开,毫无秘密。八大通过的新党章里就有一条,必要时中央委员会设名誉主席一人。为什么要有这一条?必要时谁当名誉主席呀?就是鄙人。鄙人当名誉主席,谁当主席呀?美国总统出缺,副总统当总统。我们的副主席有六个,排头的是谁呀?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他实际上就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刘少奇不是马林科夫。前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名换姓了,不再姓毛名泽东,换成姓刘名少奇,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以前两个主席都姓毛,现在一个姓毛,一个姓刘。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要是马克思不请我,我就当那个名誉主席。”

最后,毛泽东说:“谁是我的继承人?何需战略观察!这里头没有铁幕,没有竹幕,只隔一层纸,不是马粪纸,不是玻璃纸,是乡下糊窗子的那种薄薄的纸,一捅就破。我们没有搞‘抽样调查’,英国元帅搞了,一搞就发现了问题。中国一些群众也没有捅破这层纸。这位元帅讲了三个原则,又对中国友好,就让他来捅。捅破了有好处,让国内外上下都能看清楚。什么长生不老药!连秦始皇都找不到,没有那回事,根本不可能。这位元帅是好意,我要告诉他,我随时准备见马克思,没有我,中国照样前进,地球照样转。”

9月23日中午,蒙哥马利在李达上将的陪同下,从北京乘专机抵达武汉。晚上6时半,蒙哥马利来到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毛泽东一边与蒙哥马利握手,一边用英语说:“How are you!”听到毛泽东用英语向他问好,蒙哥马利倍感亲切。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共进晚餐。饭后,毛泽东就在居住的宾馆里约见了蒙哥马利。

会谈一开始,蒙哥马利首先说:“我现在想跟主席谈谈关于三项原则的问题。这三项原则我以前都是单独提出的,这次我是把三项原则作为一揽子计划提了出来。多年来,我可以说是坐在头排位置上观察国际政治的。我认为西方把自己陷入了一个烂泥坑,而西方的政治领袖们又找不到摆脱这个泥坑的办法。我的结论是,在德国和中国问题上,西方完全缺乏常识。”毛泽东补充说:“不是整个西方,缺乏常识的只是美国。”蒙哥马利又问:“你对我一揽子提出的三项原则有什么看法?”毛泽东直言不讳地回答说:“一揽子提出更有力量,比分别提出更好,各国人民能更好地理解,反对的人会不少,欢迎的人更多。多次提出,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二十次,总可以见效。”蒙哥马利信心十足地说:“我要动员世界舆论。离开中国后,我下星期就准备到加拿大去,16日准备在多伦多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回伦敦后,再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毛泽东说:“那好。凡有机会就讲。”

蒙哥马利笃定地说:“我有这样一个看法:当你要使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千万不要犯这样一个错误,就是一下子得罪许多人。我这次在中国提出了三项原则,已经得罪了一些人。我可以在西方推动这件事,但是,我不想在东方再起多大的作用。我在本国有很高的地位,如果我在共产党东方旅行太多了的话,那么英国人民就会说,这个家伙怎么搞的,这将损害我的地位。如果我想推动这件事情,我就必须维持我的地位。”毛泽东肯定地说:“你的地位不会动摇。你的基本思想是要和平。”蒙哥马利继续说:“我主张彼此不要干涉内政。西方国家一遇到问题,它们的做法就是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朝鲜就是如此。还有老挝和印度支那。它们以为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觉得不然,我说大家都把军队撤走,让朝鲜人自己来决定他们要什么不要什么。这是唯一合乎情理的做法。”毛泽东说:“对。”

毛泽东沉默片刻后,突然问蒙哥马利说:“元帅今年多大岁数?”蒙哥马利回答说:“74岁。”“哦,过了73岁了。”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这时,蒙哥马利接过话题趁机说道:“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12年,从战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国家,显然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不慌不忙地说道:“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就可以活到一百岁。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时候,我就要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毛泽东在这里说的两个数字,其实与中国古代两个圣人有关。孔子活了73岁,孟子活到84岁。

蒙哥马利有点激动地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访问,我感到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离他们而去,你至少应该活到84岁。”毛泽东将手在空中挥了挥说:“不行,我有很多事情要跟马克思讨论,在这里再呆4年已经足够了。”蒙哥马利以幽默的口吻说道:“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要告诉他,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到他那里去,我要同他谈谈这个问题!”听完此话,在座的人都笑了。会谈到晚上9时30分时,蒙哥马利拿出一盒英国“555”牌香烟,十分恭敬地说:“主席先生,送你一盒英国的香烟。”毛泽东说了一声谢谢,随即叫服务员拿来了一盒中国名茶送给蒙哥马利。蒙哥马利一边接过茶叶,一边意犹未尽地说:“今天谈话使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主席一定很忙,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能否明晚再来谈谈?”毛泽东说:“很抱歉,明晚我到别处去了。”随后,大家相互道别,谈话就此结束。

9月24日凌晨5时左右,浦寿昌告诉蒙哥马利说,主席改变了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蒙哥马利会谈一次,并共进午餐。蒙哥马利听后,高兴地连声说道:“OK!OK!”

这次蒙哥马利与毛泽东是从24日下午2时30分开始谈话的。两人一见面,蒙哥马利就迫不急待地问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如果是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毛泽东慢悠悠地说:“是我的话,是在漫长的革命年代里说的,记不起说这话的确切时间了。”蒙哥马利认为,这句话有军人专政的味道,但毛泽东却直截了当地说,革命不能没有战斗,有战斗当然需要枪杆子。接着,蒙哥马利又说:“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像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毛泽东极其坚定地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蒙哥马利又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毛泽东胸有成竹地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随后,毛泽东与蒙哥马利的话题又转到了核武器问题上。毛泽东说:“核武器是吓人的东西,不会用的。我说过原子弹是纸老虎。”蒙哥马利说:“我的看法是,正因为有核武器,才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现在英国有很多人示威游行,要求禁止和销毁核武器。我对他们说,首先是撤退外国军队,然后裁军,最后一件才是销毁核武器。”毛泽东说:“那样好,三项原则实现了,再禁止核武器。”下午5点,两人谈话结束。随后毛泽东邀请蒙哥马利坐船看他在长江上游泳。毛泽东在长江游了近一小时,上船后便对蒙哥马利说:“你下次访问中国时,我们进行横渡长江的比赛好吗?”蒙哥马利回答说:“好!”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一言为定!”

当天晚上,蒙哥马利正在为次日归国整理行装时,毛泽东突然来到了蒙哥马利的住处。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为你送行,送给你一件礼物。”蒙哥马利接过毛泽东亲手写的 “赠蒙哥马利元帅”―――《水调歌头游泳》词时,激动地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不放。毛泽东笑着说:“不要忘了,我们还将在长江进行游泳比赛呢。”1962年,伦敦考林斯书店出版了蒙哥马利所著的《三大洲》一书。书中详细记载了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在武汉的两次谈话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