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图文]鹰从天降――奥托·斯科尔兹尼和突袭大萨索山

热度103票  浏览1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奥托斯科尔兹尼1908年6月12日出生在奥地利维也纳一个中产阶层家庭,从他的姓氏上看似乎他的祖先具有斯拉夫血统,斯科尔兹尼的个子非常高大,有6英尺4英寸高。成年后的奥托进入维也纳大学学习机械工程学。在学校,和他的许多同学一样,年轻的斯科尔兹尼加入了一个“决斗”团体,在一次与敌手决斗的时候,他的脸上留下一道可怕的长长的伤疤,这道伤疤在斯科尔兹尼后来的照片中清晰可见。

(左图)看见他左脸的刀疤了吗?他的一些部下不客气地称他为“刀疤脸”

奥地利和德国合并后,斯科尔兹尼加入了纳粹党卫队。他本来想参加德国空军,因为此前他驾驶过小型单引擎飞机,但是经过5个月的飞行训练,斯科尔兹尼被告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他的年龄显然有些大了,因为那年他已经31岁。失望的斯科尔兹尼接受建议,转而加入了纳粹党卫队“阿道夫 希特勒警卫旗队”,不久他被提升为军士,并被派遣到另一支党卫队部队――帝国师,1940年,他跟随帝国师参加了入侵荷兰、法国的战斗,在战斗期间,斯科尔兹尼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战士并被晋升为少尉。1941年斯科尔兹尼参与入侵巴尔干的战役,随后又参与进攻苏联,1941年12月斯科尔兹尼中尉在俄国前线激战中头部负伤,被送回德国休养。此时的斯科尔兹尼已经因为常常指挥部下狡黠而且不按常规的作战方式引起了一些高级军官的注意。1942年,伤愈后的斯科尔兹尼回到“阿道夫 希特勒警卫旗队“担任该部队新兵训练营的教官。1942年6月,他被党卫队总部征召参与组建德军一个全新的突击队,1943年4月18日,斯科尔兹尼被晋升为上尉并被任命为该部队(Friedenthaler Jagdverbande)的指挥官。长期盘桓在后方让斯科尔兹尼十分苦恼,他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在这个转折点,一些人选择了为荣誉而死,而另一些人则选择了逃避,选择这两条路的人,前者将成为英雄,而后者则是懦夫。”

战神的青睐马上就要垂青于这个35岁的上尉了。1943年7月25日,意大利军方在国王的支持下逮捕了意大利法西斯领袖墨索里尼,并准备与盟国签定停战协议。消息迅速传到柏林,希特勒闻讯暴跳如雷。意大利的倒戈无疑将德国欧洲堡垒的腹部敞开一个大缺口,这是希特勒最恼怒的事情,为此希特勒亲自下令德军迅速采取行动制止意大利。行动方案很快就被高效率的德国总参谋部制订出来,该方案包括4个计划:

1、轴心计划(Operation Achse):命令德军接管、夺取或摧毁意大利舰队

2、黑色计划(OPeration Schwarz):命令德军全面占领意大利并解除意大利军队的武装

3、斯图登特计划(Operation Student):该计划负责人为德军伞兵部队指挥官库特 斯图登特将军,命令其指挥德军占领罗马并配合实施橡树计划,恢复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领导地位。

4、橡树计划(Operation Wiche):命令组建一支特种作战突击队,营救墨索里尼

斯科尔兹尼上尉很幸运地被选为执行橡树计划的负责人,1943年7月25日深夜,睡意朦胧的上尉被叫醒,他连夜飞往位于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指挥部――狼穴。在狼穴,希特勒召见了斯科尔兹尼,亲自命令他负责营救墨索里尼。斯科尔兹尼接受命令后的第二天就飞抵罗马接受库特 斯图登特将军的指挥,立即开始着手进行准备工作。

营救领袖的首要问题是要查明墨索里尼被巴多格里奥元帅关押在什么地方,墨索里尼被逮捕后先被关押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后来被转到意大利西海岸的庞萨岛,当德军全面接管意大利时,意大利人又把墨索里尼转移到撒丁岛东北的马达累纳岛。希姆莱无孔不入的间谍及时获得了这一情况。德军迅速做出了营救计划,准备派遣海军和伞兵进攻该岛,然而就在准备开始行动之前,1943年9月初墨索里尼又一次被秘密转移。根据巴多格里奥与盟军签定的停战协议秘密条款,墨索里尼应当被交给盟军,这次德国人不知道转移的目的地在哪里。

斯图登特将军十分焦急,随着德军大规模占领意大利,遇到意大利人的抵制越来越多,德军负责营救计划的军官们都担心恼怒的意大利人会迁怒于墨索里尼而将其处死。这时德军无线电侦测部门发现了一个线索,在距离罗马80英里的大萨索地区有不同寻常的无线电信号非常频繁地提到“重要人物”,精明的德国人马上判断出墨索里尼可能就在大萨索山上!

大萨索山位于罗马东北80英里的亚平宁山区,战前是一个登山滑雪胜地。大萨索山顶峰是Campo Imperator旅馆,是过去滑雪者经常聚会的地方。从山下到旅馆有一条索道,这也是上山的唯一道路。德军参谋人员马上制订了一份包含多项任务和细节的计划,计划分为2部分,第一部分是伞兵奇袭大萨索山下的索道站以控制索道;第二部分使用伞兵奇袭旅馆,查明墨索里尼是否在那里,如果在就严密保护其安全离开。

(左)大萨索山简要示意图;(右)从大萨索山顶峰眺望Campo Imperatore旅馆

1943年9月10日,斯科尔兹尼及其助手弗尔克萨姆和空军的计划制订者们一起空中侦察了大萨索山,最后他们选定了一块可用于着陆的地区,那是旅馆前面的一小块草地,因为山顶空间如此狭小,而且旅馆所在的位置海拔2000多米,稀薄的空气和凄厉的狂风不利于伞降,原来计划使用伞兵伞降的计划被迫改为使用滑翔机机降。

按照修改后的行动计划,突击队将使用12架DFS-230滑翔机运载突击队员。突击队成员由斯科尔兹尼老部下Friedenthal营15名战斗骨干和乔治 冯 伯勒普施上尉指挥的伞兵第七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营也称伞兵教导营)组成;伞兵第七团第一营其他部队将在奥托 哈罗德 莫里斯少校的指挥下经铁路运送到大萨索山下,准备奇袭索道站,阻击可能前来增援的意大利军队;斯科尔兹尼的其他手下则负责营救在罗马的墨索里尼家属。为了劝说可能出现的意大利官兵放弃抵抗,德国人特地挑选了一位亲德国的意大利将军索莱提随同突击队一起前往大萨索山。

1943年9月12日下午,搭乘突击队员的滑翔机在拖拽飞机的牵引下从罗马郊区的玛亚机场起飞,最后起飞的11号和12号滑翔机在机场滑行过程中,跌入盟军飞机轰炸后留下的弹坑内,两架滑翔机撞在一起而损坏。其他10架顺利升空。在飞往大萨索山的途中,拖拽1号机和2号机的飞机在浓雾和厚云中迷航,幸而斯科尔兹尼坐在3号滑翔机上,余下的8架滑翔机在起飞1个小时后顺利抵达目的地。

突击队到达大萨索山时。天气依然很糟糕,但斯科尔兹尼还是辨认出来先前空中侦察时选定的那块着陆地,滑翔机随即脱离牵引飞机,悄然无息地向那一小块草坪滑去。就当滑翔机即将降落的时候,突击队员愕然发现选定的着陆地面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岩石,上面布满杂草和青苔,而且坡度也远比以前估计的要陡峭的多,最可怕的是在山坡的尽头,也就是旅馆大约100码的地方,那里的山坡突然隆起一部分,这意味着滑翔机降落的时候危险性要大的多。现在突击队员已经不能考虑别的,滑翔机只好强行着陆,斯科尔兹尼的3号滑翔机第一个着陆,飞机一直滑行到距离旅馆大门口几码远的地方才停下,斯科尔兹尼立即钻出机舱,指挥部下迅速制服了还在目瞪口呆地望着陆续降落滑翔机的意大利警卫,随后斯科尔兹尼推着索莱提将军向旅馆冲去,在旅馆门口,斯科尔兹尼看见墨索里尼的面孔出现在旅馆二楼一个窗子后面,他急忙对墨索里尼喊道“退回去!退回去!离开窗户!”,索莱提将军则对正在四散躲避的意大利卫兵叫道:“不要开枪,我们不需要流血!”而那些意大利士兵只有几个人放下武器站住不动,其他人则狼狈向四周逃去。

(左)当时德国的《信号》杂志上登载了突击队进攻旅馆的故事,这是该期杂志的封面;(右)突击队员在草地上前进,这估计是战地记者上来后为了配合拍摄做的SHOW!

斯科尔兹尼带了几个伞兵冲进旅馆,他首先沿通信线路直奔无线电室,在制服了发报员并控制电台后,斯科尔兹尼直奔关押墨索里尼的房间。有两名意大利军官在房间内负责看管墨索里尼,在墨索里尼的劝说下没有反抗。斯科尔兹尼大步走到领袖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纳粹礼说:“领袖,我奉元首的命令前来接您!”墨索里尼则欣喜若狂地回答:“我就知道我的朋友不会抛弃我,我就知道!”随后那两名意大利军官下令让所有意大利卫兵放弃抵抗,冲突几乎马上就结束了,整个旅馆地区全部被德国伞兵控制。关于这个戏剧性的过程,威廉 夏洛伊在他的著作《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有这样的描述:

......他发现领袖正在二楼一个窗口满怀希望地往外看着。大部分意大利警卫一看见德国军队就逃入山中,少数没逃的也在斯科尔兹尼和墨索里尼劝阻下没有动用他们的武器。这个党卫队头子把他抓来的将军(指索莱提将军)推在自己队伍前面,大声叫警卫别向这个意大利将军开枪。同时,据一位目击者回忆,意大利领袖也在窗口高呼:“谁都不要开枪!不要留一滴血!”果然一滴血也没流。

整个营救过程结束的非常快,当所有事态平息的时候,突击队的6号和7号滑翔机刚刚着陆,最后一架滑翔机――8号滑翔机是最后着陆的,它滑行了没多远就狠狠撞在旅馆外隆起的山坡上,滑翔机翻滚起来,造成机上所有乘员全部受伤,这也是这次营救行动中唯一受伤的有一批人。

损坏的滑翔机

现在领袖安全了,问题是如何把他安全送走。有三个方案可供选择,第一方案是经索道下山,然后通过公路运送墨索里尼到罗马;第二方案是经索道下山后直接去附近的艾奎拉机场,这个机场距离大萨索山很近,莫里斯少校指挥的伞兵第七团第一营(伞兵教导营,缺第一连)就是从这里出发前去袭击大萨索山索道站的。现在莫里斯少校和他的部下已经占领了山下的索道站,控制了通向山上的唯一交通工具,这是两个方案能够实施的前提。但问题是这两个方案都有危险:前者要通过游击队活动频繁的地区;而后者则有可能遇到前来增援的意大利军队,虽然山上的电台被控制住了,谁能担保没有逃出去的卫兵前去召唤战友帮助呢?

斯科尔兹尼果断选择了第三个方案,那就是使用轻型飞机载运墨索里尼,直接从大萨索山顶飞离。在通过电台征得斯图登特将军同意后,一架菲舍尔怪鸟式轻型侦察机被派来,飞行员是斯图登特将军的私人飞机驾驶员戈尔腊契上尉。

Fieseler Storch 轻型飞机

在飞机没有到来前,斯科尔兹尼指挥手下的突击队员和已经投降的意大利士兵,将旅馆后的滑翔机推到一边,并紧急休整地面,为侦察机的到来做准备。此时,跟随伞兵第一营占领山下索道站的几名德国战地记者得到允许,经索道来到山上,这几个不知名的记者用他们的照相机和摄影机记录下了后来发生的事件,其中就包括戈尔腊契上尉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宝贝飞机降落在这个临时跑道上的镜头。

飞机降落后,众人上前七手八脚将这个只能载运两人的轻型飞机推到预定的起飞位置。然后,身穿一件不太合身的黑色大衣、头戴黑色礼帽的墨索里尼在斯科尔兹尼的搀扶下走出旅馆来到飞机前。墨索里尼登上飞机,身材高大的斯科尔兹尼吃力地挤上去,与领袖合用了一个座位。这种飞机设计载运两人,此时多了一名乘客和领袖的行李箱,这使飞机几乎不能起飞,戈尔腊契上尉开始不同意搭载斯科尔兹尼,但斯科尔兹尼坚持自己要亲自护送领袖抵达安全地点,最后戈尔腊契上尉妥协了。12名突击队员站在飞机尾部紧紧拖住飞机,直到戈尔腊契上尉举起手臂示意发动机转数到达理想位置可以起飞时,大家才放手。飞机飞速在临时休整的空地里蹦蹦跳跳地滑行,几乎撞上一块大岩石,幸亏戈尔腊契上尉有高超的驾驶技巧,飞机摇摇晃晃地爬升到天空中,围绕旅馆上空盘旋一周,然后径直飞往罗马郊外的普拉提察 德 玛亚机场。

墨索里尼和斯科尔兹尼飞离大萨索山之前与突击队员的合影,注意照片左下角的三个意大利士兵和斯科尔兹尼身后的意大利士兵,这说明墨索里尼在意大利军队中还是有一些支持者的。

走向飞机的墨索里尼

(左)墨索里尼正在吃力地爬上飞机坐舱

(右)墨索里尼已经登上飞机,从照片上可见斯科尔兹尼正在吃力将自己庞大的身躯挤进狭小的坐舱,不知道两人有没有狐臭,两人都有就好办,假如一个人有,另一人就遭殃了。

按照希特勒的打算,墨索里尼被营救出来抵达罗马后,将在德军的支持下恢复对意大利的统治。然而1943年9月3日,就在墨索里尼被营救前一周,盟军开始在意大利半岛的南端登陆;9月8日,巴多格里奥代表意大利与盟军签定的停战协议被公开出来。在斯科尔兹尼带领部下飞往大萨索山的前后几天中,意大利中部和南部的形势对德军十分不利。在罗马,5个意大利步兵师与德军两个师对峙着。而盟军轰炸机也经常光顾罗马,不但轰炸德国空军在这一地区的机场,甚至连德军南欧指挥官凯瑟林元帅的指挥部也被盟军摧毁。在这种危急关头,把墨索里尼致于此地显然不太合适。于是经过紧张安排,领袖抵达机场后几个小时就在斯科尔兹尼的陪同下匆匆登上飞机抵达维也纳,在那里,领袖与被斯科尔兹尼另外一批手下营救出来的家人团聚。而斯科尔兹尼则在抵达维也纳后几个小时,意外地接到一个希特勒亲自打来的电话,希特勒在电话中激动地对同样激动不已的斯科尔兹尼说:“今天,你完成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行动,元首感谢你!”

(左)希特勒在狼穴亲自召见了斯科尔兹尼,眉飞色舞的希特勒不知道10个月后他也要经受一次比墨索里尼还要糟糕的反叛。(右)为突然得到许多荣耀而沾沾自喜的斯科尔兹尼

这的确是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直到今天,很多研究特种作战者都要把这个大胆而且成功的冒险行动作为一个范例。斯科尔兹尼被提升为少校,并获得铁十字勋章,经过德国宣传部的极力渲染,斯科尔兹尼成为德国著名的战斗英雄。此后他奉命指挥党卫队特种作战部队和新组建的党卫队第500伞兵营,又成功完成了制止匈牙利独裁者霍尔蒂背弃轴心国的“铁拳”行动,阿登反击战中,斯科尔兹尼指挥一个装甲旅,派遣突击队员伪装美军渗入盟军后方大搞破坏,影响极大,以至于丘吉尔称斯科尔兹尼为“欧洲最危险的罪犯”。

(左)铁拳行动中的斯科尔兹尼,拍摄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右)1945年先后的斯科尔兹尼。

这张照片是斯科尔兹尼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执行“铁拳”计划时拍摄的。走在他左侧戴军便帽者是他的副官亚德里安冯弗尔克萨姆。弗尔克萨姆是出生在俄国的德意志人,1939年就参加了隶属德国国防军的特种部队――勃兰登堡部队,在东线,他指挥部下在夺取高加索地区油田的战斗中立下战功,后来成为斯科尔兹尼的得力助手并参加了营救墨索里尼的行动。195年1月,他主动要求返回东线作战,同年1月21日在霍亨萨尔莎阵亡。弗尔克萨姆获得过骑士十字勋章。右边为弗尔克萨姆的另一张照片,这是他获得骑士十字勋章时拍摄的,当时他还在勃兰登堡部队服役,在夺取迈科普油田的战斗中表现非常出色,他和战友化装成苏军官兵,不但阻止了苏军炸毁油田的计划,还捕获了很多苏军官兵。

(左)佩带骑士十字勋章的斯科尔兹尼,这张照片据说拍摄于1945年他自首后;(右)斯科尔兹尼在战后的照片,拍摄时间不详,估计是1970年左右,当时他在西班牙的马德里,照片中的斯科尔兹尼明显发胖了

战争结束后,斯科尔兹尼隐藏在巴伐利亚山区,当他得知盟军正在搜捕他时,他直接去自首。他被指控有罪,但法庭并不认同,1948年斯科尔兹尼被无罪释放,旋即被盟军转交给西德当局,西德整肃纳粹法庭准备指控他,这次斯科尔兹尼不耐烦了,他成功从关押他的集中营中逃脱,然后经意大利到西班牙,再去阿根廷。在阿根廷,他成为阿根廷铁碗人物庇隆夫妇的座上宾,在自己大做水泥生意的同时,他还负责为庇隆培训秘密警察和贴身警卫,据说这期间,斯科尔兹尼成为传说中纳粹幸存者协会――奥德萨组织的重要成员,奥德萨组织一直在为仍然在欧洲的前纳粹分子提供逃脱追捕的帮助。后来斯科尔兹尼移居西班牙,成为一个成功的机械工程顾问,1975年7月7日,在饱受病痛折磨后逝世于西班牙马德里自己的寓所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