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兵法》新探

热度112票  浏览16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我自幼热爱中国古典文化,长期悉心研读兵书战策,自谓是孙子的虔诚信徒。我大学的毕业论文即为《孙子十三篇之考察》,之后一直研磨不辍。

  《孙子兵法》十三篇,由于年代久远,今日所见传世诸本已不是它原来的面貌了。衍、脱、误、倒,随处皆有。这就使本已文义深奥的古文变得更加晦涩难解了。即使如此,但是仍可清楚地看到,孙子的文章无论篇法、章法、句法、字法都是很完整、很讲究的。其论述方法,则是采用三段论和演绎法,从而使全篇脉络相通,首尾一贯。

  日本江户后期(公元19世纪)的历史学家赖山阳(1780―1832)曾对《孙子》下过这样的评语:“庄妙于用虚,左妙于用实,兼之者孙子之论兵也。”此外,江户初期著名儒家伊藤仁齐(1627―1705)曾强调指出:在学习中国古典时,必须以自身的生活为脚注。因为如果把具有特定立场的古典加以固定的解释,就无法使学问有所创造和发展。按照先学的这一教诲,我在学习《孙子兵法》时,总是力求将自身的生活作为脚注的。正是从这一立场出发,我对《孙子兵法》提出了一些新见解。我的这些新见解,集中反映在拙著《孙子兵法校解》一书中。此书由中国军事科学出版社于1987年在华出版。书中分为《孙子兵法新校》与《孙子兵法通解》两个部分。这里,我只谈《孙子兵法新校》(以下略称《新校》)中的几个观点。我写《新校》是以《宋本十一家注孙子》为底本,用竹书和十一家注系统、武经系统有代表性的版本进行通校,然后列出《新校》的正文。本文自不可能对所有校勘中提出的问题逐一讨论,只从中抽出三个有典型意义的问题略加阐发。

  1、关于“兵者,国之大事也”句

  这是对一个虚字的校勘,似乎是一个不太起眼的问题,其实个中大有文章。除竹书与樱田本外,其余传世诸本“事”下皆无虚词“也”字,而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的《新校》不从诸本,而依竹书和樱田本。因为语气词“也”字用在名词性谓语“国之大事”后面,表示判断的语气,这就把国家大事的“兵”――战争置于主体的地位,下文“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过是对“兵者”的进一步申说。如依从十家注与武经系统等传世诸本,则“兵者”的谓语由“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三个并列成分组成,显然于义难通。从这事例,也可看出樱田本的价值是不容低估的。

  2、关于“众争为危”句

  《军争》篇的文句,自古以来争论较多。这里只把“故军争为利,众争为危”提出来讨论。是“众争为危”还是“军争为危”,传世诸本不尽相同。竹书与十家注本等作“军争为危”,而樱田、武经七书、武备志本等则作“众争为危”。在各有善本依据而文字迥异的情况下进行校勘,据文义理校就是不可缺少的方法。我赞成“众争为危”。何以然者?因为所谓“众争”之“众”,是指缺乏秩序和统一意志的平民百姓。战争中常有这样的情况,或因兵力不足,或因作战需要,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往往征集和驱使不晓军事的民众派上用场。这当然是十分危险的,所以孙子才说“众争为危”。

  不仅如此,联系下文“委军而争利”一语,亦应改为“委众而争利,则辎重捐”。因为搬运辎重,主要是民众的差使,所以此处之“军”字,尽管诸本均无不同,我在《新校》中仍坚持更“军”为“众”。

  我认为,只要考察一下项羽与刘邦之争,就会明白众争之害。刘邦作战乃“军争”,而项羽的战法是“众争”。“军争”是按照将帅的命令作战,而“众争”则是民众各自为战,是危险的战法。

  此外,《军争》篇争论较大的问题是此篇篇未与下篇《九变》篇首的衔接问题,我是赞同《军争》篇未乃《九变》篇首这一主张的,这在拙著中已详加论述,故略而不论。

  3、关于《九地》篇

  关于《九地》篇,在日本争论较多。有认为此篇与孙武文笔不符者,有认为此篇作者非孙武一人者,如藤冢邻、森西洲合著的《孙子新释》,即力持此说。总之异说并起,不一而足,究竟何说为是,尚不得其解。

  《九地》篇乃《孙子》的精髓,它阐述为客之道,论述“九地之法,屈伸之利,人情之理,将军之事”,文理整然,内涵阴微,哲理深邃。

  《九地》篇乃是采用三段论法和演绎法进行论述的,因此,《新校》也是采用与之相同的方法进行校勘,以恢复其原来面貌的。也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试图解开这千古之谜。

  学习《九地》篇的人们不难发现,此篇文字脱衍误倒之处甚多,致使《孙子》本来的文脉和论法错乱。如能恢复其本来面自,那么,它所深含的用兵之妙,脉络一贯的文脉,义理明正的论法,就会重新展示在我们面前。

  《九地》篇的纲领是《新校》中的这样一段诂:“九地之法,屈伸之利,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抓住这个纲领,就抓住了全篇的关键,就掌握了解开谜底的锁钥。依此而进行校勘,所以脱衍误倒之文便会涣然冰释。

  纲举目张,循此纲领细摩全篇,《九地》之文当如下分列:

  所谓“九地之法”,即“孙子曰:凡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泛地,有围地,有死地。诸侯自战其地,为散地。入人之地而不深者,为轻地。我得亦利,彼得亦利者,力争地。我可以往,彼可以来者,为交地。诸侯之地三属,先至而得天下之众者,为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行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泛地。所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为围地。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是故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争地则无攻,交地则无绝,衢地则合交,重地则掠,泛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轻地吾将使之属,争地吾将趋其后,交地吾将谨其守,衢地吾将固其结,重地吾将继其食,泛地吾将进其途,围地吾将塞其缺,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

  所谓“屈伸之利”,即“所谓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敢同:‘敌众以正将来,待之如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凡为客之道,深入则专,主人不克;掠于饶野,三军足食;谨养而勿劳,并气积力;运兵计谋,为不可测。投之无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尽力。兵士甚陷则不惧,无所往则固,入深则拘,不得已则斗。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约而亲,不令因信,禁祥去疑,至死无所之。吾士无余财非恶货也;无余命,非恶寿也。令发之日,士坐者涕* 襟,卧者涕交颐。投之无所往者,诸刿之勇也”。

  所谓“人情之理”,即“故善用军者,譬如率然。率然者,恒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身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否?,曰:‘可’。夫越人与吴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是故綦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若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己也。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夫众陷于害,然后能力胜败”。

  所谓“将军之事”,即“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民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此谓将军之事也”。

  以上,就是《九地》篇的文脉,就是《九地》篇的简牍文字次序,也就是《新校》得出的校勘正文。我认为,这就是解开了的千古之谜。至于篇未自“四五者,一不知”以下文字,当如传本所载,不赘。

  (日本国 服部千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