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不干涉原则易自缚手脚应御敌于国门外

热度102票  浏览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7月30日 18:52

资料图:中国海军。

崔洪建:“不干涉”的安全观该更新了

周边环境恶化与大国安全困境加剧,成为影响当前中国外部环境的最大变数。从钓鱼岛、南海问题到中东北非的乱局,从维护领土完整、海洋权益、能源安全到捍卫国际关系准则,中国在现实安全利益和观念两方面都身处激烈博弈。这是近年来国际形势深刻变化在安全领域的反映,是新兴国家上升态势与既得利益集团维护强权之间博弈的集中体现。如果不能因应形势,实现安全观念上的突围与更新,我们在现实博弈中就难免处处被动、长期受困。

我们现在奉行的仍是10年前提出的安全观。在2002年7月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中方提出了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目的是要“超越单方面安全范畴,以互利合作寻求共同安全”。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新安全观”对于稳定地区局势具有积极意义,就在同一年,作为对“新安全观”的实践,中国与东盟各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但10年之后我们发现,“互利合作”足以自律,却很难约束某些国家固守狭隘的安全观为一己之私牟利。中国在周边“维稳”的代价是领土和海洋权益逐渐被侵夺和蚕食。同时,经过10年的发展,安全也远远不再是家门口的事。中国海外投资总额翻了一番,中国人的足迹已遍及全球。中国企业“走出去”了,中国的海外利益拓展了,但我们的安全观念、机制和行动仍然局限于国土之内,能够为国民和国家利益提供的保障跟不上利益延伸的速度和广度。

因此,首先需要突破的是在周边“重维稳轻维权”的观念。重维稳的依据无非是“以暂时的权益损失换取稳定环境”,言下之意是等“发展好了”再回过头来弥补损失。但南海问题的现状告诉我们,这恐怕是一厢情愿。在固守零和博弈逻辑的国家看来,你暂时的权益损失正是他永久霸占的机会。一旦成为既成事实,我们要挽回损失、争回权益的硬实力代价和软实力成本何其高昂。

其次,新的安全观不仅要御敌于国门之外、维权于发展之中,还要维护中国利益所及地区的稳定。我们在国际关系中历来主张不干涉内政原则,在面临严峻国际环境的情况下,这有利于维护国家利益。因为不干涉原则常被弱势一方当作保护原则,遵循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逻辑,而干涉则是强势一方的原则,体现的是“己所欲,施于人”的逻辑。但行动的原则和逻辑服从于利益格局,并非一成不变。美国在对外干预问题上也曾经历过痛苦转变:当欧美双方在1821年争论是否干涉希腊独立运动时,美国时任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警告国民不要“远赴国外去惩恶”,而直到83年后美国时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才确立起对外武力干涉的原则。美国海外利益的扩张是促成这一转变的内在逻辑。

不干涉内政原则以国家主权为盾,干涉原则则以人权、人道主义作矛,实质上是两种不同逻辑之间的较量,因此争论的核心不应是何种原则适用,而是贯彻原则的手段是否合理正当。作为一个仍处于发展变化中的大国,我们在维护主权问题上应当坚持不干涉原则,但要明确其使用范围,不能将其绝对化,否则就容易在国际社会被视为“利己的保守者”,同时在涉及能源安全、海外利益保护等安全问题时,也容易自缚手脚。我们不走西方“干涉主义”的老路,但的确需要发展出自己的新思路和新办法来。因为在我们恪守“不干涉”原则,而别人都在“干涉”的情况下,我们的主张并不能发挥应有效果,我们对国际事务的参与也会陷入被动。(作者崔洪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