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鲜为人知:英国为恢复新中国联合国席位的努力

热度92票  浏览36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英国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大国。1950年1月6日,英国就宣布承认新中国。但是,中英之间的外交关系却迟迟未能建立。在论及原因时,不少论者指责英国不愿断绝与国民党残余政权的关系,在联合国的中国代表权问题上搞两面派,变相阻挠中国进入联合国。但是,根据笔者在英国国家档案馆所见英国外交部档案,这一说法至少在1950年中是难以成立的。

  

  中国要求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英国弃权,中国极为不满

  

  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英国外交部就预见到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将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负责远东事务的外交部助理次官德宁在1949年8月18日的一份备忘录中指出,中国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从英国的视角出发,他最为关心的是“接纳中国共产党人以取代国民党代表是否能提供某种形式的施加影响的手段,从而使新的共产党政权对我们在华利益予以一定程度的考虑。”这一备忘录实际上反映了英国外交部的主流思想,即给中共联合国席位以换取它在其它方面的报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外长于11月15日分别致电联合国秘书长和第四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指出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才是代表中国全体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联合国应立即取消国民党集团代表中国人民参加联合国的一切权力。由此,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便直接摆到了英国政府面前。

1950年1月6日,英国政府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国政府并没有作出英方所预期的积极反应,同意立即建立外交关系,而只是表示愿就此谈判,同意原英国驻华使馆公使胡切森以临时代办身份来北京进行预备性会谈。

在英国宣布承认新中国后仅仅一周,对英国政府的第一个考验便已降临,这就是1月13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投票。苏联代表马立克在会上提出驱逐国民党代表的提案。安理会对苏联提案进行表决,结果未获通过。英国代表投了弃权票。苏联代表遂宣布,在国民党代表被赶出安理会之前,他的代表团将不参加安理会的工作。

对于投弃权票,英外交部内部曾有过争论。一些人认为,英国既已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就必须在联合国支持驱逐国民党代表的提案。但另一些人担心这样做会严重影响英美关系,认为英国在承认中共政府问题上已与美国意见分歧,产生隔阂,它不应再在代表权问题上站到苏联一边与美国对抗。况且,根据判断,即使英国投赞成票,苏联提案也没有在安理会获得通过的希望,因此英国不应冒徒然得罪美国的风险。弃权是对两边都留有余地的表示,这一意见最终占了上风。

中国政府将英国弃权视为实际上支持台湾。2月8日,在胡切森即将抵京的前几天,正在访苏的毛泽东致电刘少奇嘱咐,应向英临时代办提出,英国代表在联合国继续承认国民党代表,拒绝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这在建立中英外交关系上是不可能不解决的先决问题。3月3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在会见胡切森时要求,英国政府应采取实际行动,表明其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诚意。

对此,胡切森在3月17日的答复中指出,英国与国民党政府之间已不存在任何外交关系,英之所以弃权是因为那是不存在获得多数赞成票的可能性。英国的经验是,要获得多数票的支持只能通过协商,而不是通过公开对多数人的意见投反对票来解决。当英国政府一旦确认多数票出现时,它将会投赞成票。

  

  英国为获得安理会的多数票,对各方展开游说

  

  英国人所说的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并不是应付中方的托词。从3月上旬起,英国对中国代表权的态度开始发生积极的变化,并准备采取主动行动。3月7日,英国外长贝文在与法国外长舒曼会谈时表示,英准备鼓励安理会的多数成员投票赞成接纳新的中国代表团。

英国的这一变化是与联合国内的变化同时出现的。此时,有迹象显示,一些国家准备在其承认北京政府之前投票赞成变更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1950年3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赖依提出了一项关于《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法律方面的备忘录》。赖依指出,中国代表权问题在联合国历史上是非常独特的,这是第一次有两个敌对的政府并存着。他认为:“当前争执的问题应该是,究竟这两个政府中哪一个在事实上据有使用国家资源及指导人民以履行会员国义务的地位”。赖依的这一观点显然是倾向于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国民党政权的驻美大使顾维钧就认为,赖依“这无异在事实上公然主张接纳中共代表团取代中华民国代表团”。

3月25日,英国外交部向各驻外使馆发出电报,通知说,考虑最近局势的发展,英国“现在准备在任何联合国的主要机构或组织中投票赞成变更,只要那一机构中的大多数成员投赞成票(不管其承认与否)。”此时,在安理会成员国中,已有英国、苏联、印度、南斯拉夫和挪威等5国承认新中国政府,如要在安理会获得多数,还需两票。外交部指示其驻外使节与埃及、厄瓜多尔及古巴政府接触,鼓励他们投票赞成中国代表权的变更,但都未能收效。

显然,问题关键还在于大国,英国外交部也明白这一点,它同时展开了对法国的工作。4月7日,英驻法使馆官员与法国外交部秘书长帕罗迪讨论此事。帕罗迪称由于中共承认胡志明政权,法国需要考虑到投票对正在印度支那与胡志明作战的法国部队及印度支那人民的影响。他称,如果不是毛承认胡志明,法国政府可能很早之前就已经承认北京了。此外,法国正要求美国对印度支那提供军事援助,如果不顾美国政府的反应而支持北京,法国政府处境尴尬。

显然,美国的态度最为关键。5月,英美法在伦敦举行三国外长会议。贝文在会谈中劝说美国政府改变其对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态度。贝文指出,中国共产党政府控制的领土远远超过国民党,他很难认同蒋介石能够代表中国。他想知道“拒绝承认这一事实有什么法律上的或甚至于道义上的根据”。法国方面的立场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松动。舒曼说,我们应该把代表权问题看作是一个谁控制着中国谁就代表中国的现实的问题。这样,问题就可获得解决。

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表示反对,称这正是俄国人的策略。在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的让步很难不给人一种向俄国人的固执和勒索屈服的印象。这一印象将会对东南亚的士气带来损害。

伦敦会谈并未能解决英美之间的分歧,但英美之间形成了这样的谅解:英国赞成尽快接纳中国共产党的代表,但在多数成员赞成之前,英国将弃权;美国反对驱逐国民党代表,但它将接受多数成员的决定。

  

  英国决定改变政策,无条件支持中国

  

  当三方会谈正在进行之时,英外交部内部已在就英在联合国的投票政策进行检讨。5月11日,外交部国务大臣杨榕提出备忘录,建议,无论赞同接纳新中国的代表和驱逐国民党代表的票数多少,英国都将投赞成票。

与此同时,英驻北京的临时代办胡切森也在敦促外交部采取积极的步骤。

此时,联合国出现了对中国比较有利的形势,从4月下旬至5月中旬,赖依先后访问美、英、法、苏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对包括中国代表权在内的一系列联合国面临的难题进行斡旋。英国和法国政府均作出积极的响应,苏联也表示将回到联合国来。5月15日,在瑞士召开的万国邮联会上,瑞士和瑞典代表提出的议案获得通过。会议决定“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为出席本届执委会会议的惟一有资格的中国代表”,国民党代表于是退出会场。

面对有可能被赶出联合国的结局,国民党政权内部甚至已经开始讨论是否要主动退出联合国的问题,并就此征询过其驻联合国代表蒋廷黻及顾维钧的意见。他们二人认为自动退出是不明智的,只能为中共进入联合国大开方便之门。“与其为了害怕最终肯定被驱逐而自动退出,不如顶住驱逐的浪潮并对其提出抗议”。

英国外交部分析了联合国的形势,认为在安理会取得突破的第一个可能的机会是将于7月3日召开的经济和社会理事会会议。其时,在该组织的18个成员国中,有7个已经承认了中国,估计美国与4个拉美国家及澳大利亚将会投反对票,这样,在其它5个国家中如果能出现两张赞成票和1张弃权票,将有可能实现中国代表权的变更。5月底,英国外交部决定改变投票政策。6月上旬,英外交部内又出现了主张提前在将于6月19日召开的联合国国际儿童基金会上支持接纳中国的意见。联合国司司长帕洛特建议,应将英国投赞成票的决定通知有关国家,鼓励它们与英国一起投票,以形成赞成接纳中国的多数。英国首相艾德礼批准了这一计划。

在讨论采行无条件赞成的投票政策时,英国并未忘记要求中方在中英建交问题上作出相应的积极表示。6月6日,贝文致电胡切森,要求他向中方表示这样的看法:“如果中国政府表明更愿意和那些已经承认它的国家建立关系,那么,现在给予中国政府以法律承认的国家实际上会更多。”

6月15日,英国外交部正式通知其驻联合国代表团:“现已决定,调整我们对中国代表权的投票政策,在任何有权力确认成员资格的联合国组织中投票赞成代表权的变更,而无论这一提案是否可能获得多数支持。”外交部指令代表团在经济与社会理事会和国际儿童基金会上投北京政府的赞成票。英国还将其新的投票立场向其西方盟国及英联邦国家作了正式通报。

在最后关头,英国退却了

  

  看起来,数天后英国投票政策的改变已是确定无疑的了。然而,正在这箭已上弦之时,来自美国的强烈反对动摇了英国业已确定的投票政策。6月17日,美国助理国务卿腊斯克约见英国驻美公使,转达了艾奇逊对此事的严重关切。他称,英国的这一举动意味着向苏联人的讹诈屈服,这将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同日,美国驻英使馆一秘特瑞姆布尔拜访英国外交部常务次官斯特朗说:欧洲复兴计划的基金虽已获得华盛顿方面的批准,但尚未拨出,国会拨款委员会的听证会正在进行之中,英国在这一时候赞成接纳北京政府,必将引起风波,产生不幸的影响。

面对美国的反对,英国外交部的一些官员起初还企图硬着头皮熬过去。外交部副次官狄克逊以及斯特朗等人认为,现在要改变决定,已经为时太晚,因为英国已经走得很远,不仅将投票决定通知了友好国家,还通知了苏联。狄克逊要求联合国司的官员起草一份答复,向美国解释英国现在已经不可能改变决定。

然而,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英国在最后关头还是作出了让步。18日深夜,英国外交部急电其驻美大使和驻联合国代表团,声称在次日召开的国际儿童基金会上仍按原来的办法投票,但预定 在7月举行的经济和社会理事会上投赞成票的立场则未变。6月23日,英国外交部联合国司官员提出备忘录认为在经社理事会上取得成功是有可能的。胡切森也致电外交部,希望确认在经社理事会投赞成票的计划,并要求授权他将这一决定通知中国。

然而,一桩突然事件的发生,再一次推延了英国投赞成票的计划,这就是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外交部6月27日致胡切森电即改变了声调,该电称“我们在经济和社会理事会的投票问题已经因朝鲜最近的局势而复杂化”,外交部目前尚不能就如何投票作出明确答复。

朝鲜战争的爆发,使美国对共产党国家应采取强硬政策的主张得到了支持和加强。6月28日,英国驻联合国代表团致外交部电称,如果英国在经社理事会投票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如果我们还游说其它国家的代表以获得支持,我们将要冒大大激怒美国舆论的风险。

6月30日,英国外交部致电驻联合国代表团,取消原定在7月3日的经济和社会理事会上支持中国的决定。

  

  艾德礼说,美国把中、朝问题搅在一起是愚蠢的

  

  朝鲜战争的爆发,尽管使英国的投票政策又一次发生变化,但远不像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联合国的大门就此对中国关上。至少在朝鲜战争的最初几个月,它对中国代表权问题并没有产生决定性的负面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朝鲜战争还把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更加突显出来。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争取和平解决朝鲜危机,有的国家提出了把在朝鲜取得共产党的合作与让中国进入联合国联系在一起的方案。

美国反对为了解决朝鲜问题而让中共进入联合国,它甚至还提出,只有在朝鲜问题解决之后,才能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英国坚决反对美国的意见,首相艾德礼表示,“美国人把中国问题与朝鲜问题这样地联系在一起是非常愚蠢的。”

8月1日,英国内阁会议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艾德礼在总结时说,英国不允许把自己置于似乎阻碍中国进入联合国的地位。

英国很快便实践了这一原则。8月3日,重新回到安理会的苏联代表马立克,提出了要求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的议案,英国投了赞成票。该提议未获通过。这是英国在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第一次投票支持苏联提案。但须注意,这只表明英国支持列入议程,并不表明英国在讨论后的表决中会对变更代表权投赞成票。8月11日,贝文致电弗兰克斯,要其转告艾奇逊,英国政府认为把中国代表权问题与朝鲜问题牵扯到一起是不明智的。如果中国代表权问题单独提出,英国将不得不投北京政府的赞成票,即使赞成票未获多数。

在解释英国为何必须投赞成票时,贝文指出,中国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亚洲问题,英国一直把亚洲视作一个整体,不能无视印度、巴基斯坦、锡兰等国对某一问题的看法。“西方国家没有权力仅仅因为他们不喜欢其政治制度或意识形态就拒绝接纳北京政府。”英国将选择适当的时机,投中国的赞成票,尽管这一决定在美国不受欢迎,但英国必须这样做。

对中苏关系的考虑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贝文提出:“如果中国继续被排斥于联合国之外,如果西方对它继续怀着冷冷的敌意态度,即使它想摆脱莫斯科的时机到来时,它能够认为除维持与莫斯科的关系还有其它的道路可走吗?”

  

  英国代表终于在联合国大会上投出了赞成票

  

  第五届联合国大会定于9月19召开。8月底,周恩来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依,通知他中国政府已经任命张闻天,李一氓等为中国出席本届联合国大会的代表,要求他转告有关方面,并立即办理中国代表出席本届联大的一切手续。该电还指出,联合国至今还容留国民党集团的非法代表,既违背联合国宪章,也漠视中国人民的要求。

9月4日,英国内阁会议讨论和认可了贝文关于支持中国进入联合国的备忘录。次日,英国联邦事务大臣致电英国驻英联邦各国高级专员,要求他们将英国内阁的决定通知其驻在国政府。9月15日,在纽约举行的英美法三方会谈中,英国代表贝文表示,在即将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我们过去一直未这样做,结果使自己处于很糟糕的境地……我们非常愿意与美国协调一致,但我们在远东有我们自己的责任。”

美国方面显然早已知道了英国政府此番要投赞成票的决心,同时,也是由于在联合国大会上出现变化的可能性并不大(此时联合国59个成员国中,只有16个承认了新中国),美方此次的态度倒显得颇为宽容,不再对英国的决定表示反对。艾奇逊只是要求应尽可能少地展现英美之间的分歧。他估计苏联代表将会在大会开幕那天的会议上提出中国代表权问题,为避免辩论过程中呈现分歧的尴尬局面,希望尽可能减少辩论时间,尽快付诸表决。

尽管英国确定了在联合国大会上支持中国的立场,但在具体操作上也煞费苦心。它担心苏联首先在联合国大会上以激烈的措辞提出中国代表权问题,并对美国大加攻击,造成会议的紧张气氛,这将使英国在投票时处于困难的境地。因为投票赞成这样的苏联的提案将会使美国大为不快。因此,英国向印度表示,它欢迎印度在联合国大会提出中国代表权问题,并希望印度能在苏联代表之前提出提案。

英国和印度代表与联大主席及秘书处之间就会议的安排问题进行了秘密磋商。9月19日,在联大第一次会议上,印度未出意料地首先提出了提案,结果以18票赞成、33票反对及10票弃权而被否决。英国代表终于投了酝酿和犹豫达半年之久的赞成票。苏联代表随后又提出了要求驱逐国民党代表和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提案,同样未获通过。英国对苏联提案投了弃权票。

大会期间,古巴代表在特别政治委员会上提出一项提案,其要点为一个国家能否取得联合国的代表权,应以该国是否能够和是否愿意实现宪章的宗旨并遵守其原则为依据。不久,英国提出另一项提案,即是否承认一个国家代表权,应取决于那个国家是否有效地控制着该国全部或几近全部的领土,以及该国政府是否得到绝大多数居民的服从。显然,关于联合国会员国资格的这两种准则,主要针对的是中国代表权问题。它反应了英美之间的分歧。由于在辩论中各方意见无法统一,遂决定将这一问题提交一个14国小组委员会去协商。

贝文对联合国的成员状况与投票结果颇为感慨,他在9月21日致外交部电中说道:“这真是不幸,与拉丁美洲比较起来,拥有众多人口的亚洲在联大只有很少的投票权。拉美国家对亚洲事务很少或根本没有兴趣,他们对中国问题的态度更易受其它考虑的影响,而无视在他们看来是如此遥远的地方的局势的危险性。”

按照原定的计划,一旦英国在联合国开始投赞成票,由此开始,它就必须在所有有权决定其代表资格的联合国组织中继续投赞成票。因此,英国此后还在经社理事会等组织中投了支持变更代表权的赞成票。

遗憾的是,英国的这一投票政策并未能持续多长时间。10月下旬,中国军队入朝参战,战争升级,英国的政策又一次进入动荡摇摆之中。

1951年2月 1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指责中国为侵略者的决议后,在各种压力之下,英国的投票政策出现倒退。

英国为支持新中国进入联合国投赞成票的时间是短暂的,但英国为此而作出的努力是认真的。处于东西方冷战的背景下,处于中美两国的夹缝之中,英国自有苦衷。经过长时间的犹豫和彷徨后,英国终于跨出了艰难的一步,这一步是不应被遗忘的。

(来源:《百年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