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兵法》的源流

热度168票  浏览31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孙子兵法》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军事著述,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兵书,并且在世界军事学术史上占有突出的地位。据《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记载:“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知《孙子兵法》是伟大的军事家孙武所著。孙武,字长卿,春秋时代齐国乐安(今山东省惠民县境内)人,仕于吴。《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曰:“齐田完字敬仲,四世孙桓子无字,无字二子,桓、书。书子占,齐大夫,伐富有功,景公赐姓孙氏,食采乐安。生凭,字起宗,齐卿。凭生武,字长卿,以田、鲍四族谋为乱,奔吴,为将军。”宋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辨证)的记载与上基本相同。孙武生卒年月不详,据《左传昭公二十六年》的记载推断,阖庐元年为公元前514年,孙武见阖庐在其即位以后,时武当为青壮之年。“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强楚,入鄂,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西破强楚,入鄂”,当指公元前506年吴师与楚战于柏举,大败楚师,五战入鄙。“北威齐晋,显名诸侯”,是说公元前484年吴与齐战于艾陵,吴军获胜。继而公元前432年黄池会盟,吴国取代晋国的霸主地位。从孙武见吴王为将军到取得显赫战绩的时间来看,孙武与孔子(公元前551――479年)差不多同时代。时值春秋时代末期。《孙子兵法》亦当成书于这个时期。《孙子兵法》成书后,除司马迁为孙武立传,记述其人其事外,战国时代或转引战国时人言及有关孙子事迹的史料多处:《战国策齐策》苏秦说齐闵王,“臣之所闻,攻战之道非师者,虽有百万之军,北之堂上。虽有阖庐、吴起之将,禽之户内”。阖庐之将,当即指孙武。

  《吕氏春秋上德》曰:“阖庐之教,孙、吴之兵,不能当矣。”高诱注:“孙、吴,吴起、孙武也。吴王阖庐之将也,《兵法》五千言是也”。

  《韩非子五蠹》曰:“境内皆言兵,藏孙、吴之书者家有之,而兵愈弱,言战者多,被甲者少也”。

  《黄帝内经灵枢》引伯高语:“兵法:无迎逢逢之气,无击堂堂之陈。”此语源于《孙子兵法军争》:“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句。

  《史记货殖列传》记载:“白圭,周人也。当魏文侯时,李克(悝)务尽地力,而白圭乐观时变,故人弃我取,人取我与。……故曰:吾治生产,犹伊尹、吕尚之谋,孙、吴用兵,商鞅行法是也。”白圭是战国初期的人,距孙武仅数十年。

  战国、秦汉时代对孙武其人其书言之凿凿,自唐宋以来产生了对其人其书的种种怀疑:

  欧阳修《居上集孙子后序》卷四三云:“吾友圣俞……尝评武之书曰:此战国相倾之说也”。

  叶适《习学记言》卷四六云:“左氏无孙武,……吴虽蛮夷,而孙武为大将,乃不为命卿,而左氏无传焉,可乎?故凡谓穰苴、孙武者,皆辩士妄相标指,非事实”。

  全祖望《鲒?瓮ぜ?孙武子论》因循叶说:“故水心疑吴原未尝有此人,而其书其事皆纵横家之所伪为者。”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孙武事吴阖庐,而不见于《左氏传》,未知其果何时人也?”

  黄云眉《古今伪书考补证》云:“孙武之有无其人虽未暇走,而十三篇之非孙武书则固无可疑者。”

  钱穆《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孙武辨》谓孙武:“其人与书,皆出后人伪托。……则《孙子十三篇》,洵非春秋时书。其人则自齐之孙膑。”

  日人斋藤拙堂《孙子辨》云:“(孙武与孙膑)同是一人,武其名,而膑是其绰号。”

  日人武内义雄《孙子十三篇之作者》云:“今之孙子一书,是孙膑所著。”

  以上种种说法多臆断,而且证据不足,故宋濂《诸子辨》云:“春秋时,列国之事赴告者则书于策,不然则否。二百四十二年之间,大国若秦、楚,小国若越、燕,其行事不见于经传者有矣,何独武哉?”又孙星衍《孙子略解叙》云:“诸子之文皆由没世之后,门人小子撰述成书,惟此是其(孙武)手定,且在《列》、《庄》、《盂》、《苟》之前,真古书也。”关于孙武其人其书真伪的争论,延续了干余年。1972年山东省临沂县银雀山一号西汉墓中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有《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0233号汉简上书“吴王问孙子曰……”0108号汉简上书“齐威王问用兵孙子曰……”两种兵法同墓出土,两则简文正与《史记》关于孙武、孙膑的记述相符合。证实历史上孙武、孙膑各有其人,各有兵法传世。千年聚讼,一朝得释。

  银雀山汉简本《孙子兵法》(下称汉简本《孙子兵法》)不仅帮助我们解决一些历史上争论不休的难题,而且,对于考察《孙子兵法》的源流十分重要。《孙子兵法》产生于春秋末期,在战国时期已被广泛传播与应用,西汉时期经过整理校订,始有定本,从此代代相因,流传至今。汉简本《孙子兵法》陪葬的年代推断在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到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之间。从字体来看,其抄写年代当在秦到文景时期。这样汉简本《孙子兵法》的抄写年代,比早期著录《孙子兵法》的《史记》、《叙录)和《汉书艺文志》,都要早几十年至二百余年。可知汉简本《孙子兵法》更接近孙武手定的原本。

  西汉时,对兵书的收集整理工作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汉初“韩信申兵法”,“张良、韩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二家,删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限于汉初的政治经济条件,大约主要是重在收集。第二次是汉武帝时,“军政杨仆捃摭遗逸,纪奏兵录,犹未能备”。颜师古注:“捃摭,谓拾取之。”可见杨仆主要也是收集兵书。第三次是汉成帝时,“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大史令尹咸校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校书之事,刘向总其成。为整理校订后的书作叙录,附于其书中,上奏皇帝。叙录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著录书名和篇题。刘向、任宏将收集到的篇名、目录次序不尽相同的《孙子兵法》古抄本,校勘其文字,统一其篇名,排定其篇章次序,确定其书名,缮写而后成为定本,国家收藏。所以,传世本《孙子兵法》的书名、篇名、篇次当是刘向、任宏排定的。刘向、任宏确定的书名应当是《汉书艺文志》著录的《吴孙子兵法》,称吴孙子是为有别于齐孙子(孙膑)。《汉书艺文志》源于刘歆《七略》,而刘歆承其父业“总括群书,撮其指要,著为《七略》”,又源于刘向之《叙录》。因此,西汉时期是《孙子兵法》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

  三国时代,曹操的《孙子注》,其自序中称“略解”,是今天存世的最早注释本。曹澡自将兵,又深通兵法,自云“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故曹操当得《孙子兵法》佳本而注释。阮孝绪《七录》著录《孙子兵法》三卷。曹澡所注恰是三卷本,当是国家所藏刘向校定本。曹操注孙子之后,有《六朝抄本旧注孙子断片》,不知何人注本。日人香川默识《西域考古图谱》收录。

  唐宋时代注家蜂起,出现多种单注本、集注本以及合刻本。其中以《武经七书》和《十一家注孙子》对后世影响最大,兹分述如下:

  《武经七书》最早著录在尤袤《遂初堂书目》上,称之为《七书》。根据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说,元丰年间将《六韬》、《孙子》、《吴子》、《三略》、《尉缭子》、《司马法》和唐李靖《问对》合在一起,号为七书,颁行武学。南宋末年,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二《李卫公问对》题解,因“武举以七书试士,谓之武经”。何去非曾为武学博士,受诏校七书。《文献通考》和《宋史艺文志》均未著录《武经七书》。《文献通考》仅在《李卫公间对》题解中记叙了七书的始未。可见尤袤所著录的《七书》,当是何去非的受诏校定夺。《太平御览》的《引书目》中,没有《孙子兵法》,却有《兵法七书》。故此在《武经七书》前已有《孙子兵法》等七书的合刻本,《武经七书》似当源于《兵法七书》。

  《十一家注孙子》仅见于尤袤《遂初堂书目)。《崇文总目》著录有曹操、萧吉、陈?? 、贾林、何延锡五家注本,各自单行。《秘书省续编到四库阙书目》著录梅尧臣注《孙子》一卷。《郡斋读书志》著录曹操、李筌、杜牧、陈??注本,各自单行。又纪燮集孟氏、贾林、杜佑三家解《孙子》。以上除曹澡、孟氏外均为唐人。宋代注《孙子》的共三家:梅尧臣、王皙和何氏,其注本单行。《遂初堂书目》中除《十一家注孙子》外,还有杜牧注《孙子》。

  《文献通考》载有欧阳修为梅尧臣注《孙子》所作之序,欧公称其撰四库书目(《崇文总目》)时,曾见到注家甚多,多至二十五家(据清人辑补《崇文总目》云)。但今所见《崇文总目》仅比《文献通考》多著录肖吉、何延锡二家注本。

  《宋史艺文志子部》共著录三种《孙子》集注本。一为五家注:曹操、孟氏、杜牧、陈??、贾林;一为二家注:曹操、杜牧;一为吉天保《十家孙子会注》十五卷。

  《十家孙子会注》十五卷,今通行本是十三卷。吉天保生平事迹不详。由于《宋史艺文志》将其《集注》排在吕夏卿《兵志》和何去非《备论》之间,吉天保或是北宋后期人,《遂初堂书目》也因此将其著录其中。《四库未收书目提要)中记此十家为曹操、孟氏、李筌、杜牧、陈??、贾林、梅尧臣、王皙、何延锡、张预。四库馆臣又称多出杜佑,认为杜佑修《通典》时,以《孙子》转注兵部,非注解《孙子》,收入十家会注中并不妥贴,这大约是今本称为《十一家注孙子》的缘故。张预,宋人,《宋史艺文志子部兵类》收有张预《集注百将传》一百卷。何延锡非宋人,四库馆臣误以为宋人。

  综观以上官、私修目录,《十家孙子会注》在南宋时与各注家之单行本并行。明代以后刻本方广。

  明清时代,刘寅《武经七书直解》为明代最早注本,其后又有赵本学《孙子书校解引类》,皆有代表性。清代以孙星衍校《孙子十家注》最可称道,在近世流传最广,影响最大,后收入《岱南阁丛书》。

  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三种宋代本子最为可贵:一、《魏武帝注孙子》,收在孙星衍《平津馆丛书》卷一《孙吴司马法》内。《魏武帝注孙子》是现存的《孙子兵法》最早注本,宋代单注本。二、宋本《武经七书孙子》,原为陆氏?z宋楼藏书,后被日本岩崎氏买去,收藏在静嘉堂。今有《续古逸丛书》影印本。三、宋本《十一家注孙子》,上海图书馆藏本,1961年影印本。另外北京图书馆尚藏有二宋本。

  《孙子兵法》于公元八世纪流传国外,首先是传入日本,其次为朝鲜。《孙子兵法》西传,最早为公元1772年法国神父约瑟夫阿米欧在巴黎翻译出版法文《中国军事艺术》丛书,其中有《孙子十三篇》。公元1905年,英人卡托普《孙子》英译本,在东京出版。公元1910年,英国汉学家贾尔斯《孙子兵法,世界最古之兵书》英译本,在伦敦出版。公元1910年,布鲁诺纳瓦拉《中国的武经》德译本,在柏林出版。现代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孙子兵法》译本,不仅得到广泛流传,而且受到推崇。

  此外,《孙子兵法》还被译为多种少数民族文字,其中西夏文译本现藏在苏联。

  《孙子兵法》流传时间长、范围广,并且久负盛誉,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一,对我国古代军事学影响深远;同时,《孙子兵法》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因此,研究《孙子兵法》,对弘扬我国传统文化,振奋民族精神是十分有益的。

  (国家文物局 吴九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