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文化生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国旗护卫队战士几乎每人耳朵都长冻疮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北京晚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89票  浏览1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月25日 09:26

训练场上的护卫队员。龙露摄

训练场上的护卫队员。龙露摄

正月初一 国旗第一岗升旗实录

今晨5时50分

龙年第一班国旗岗上岗

龙年初一早晨5时50分,北京的气温已降到了零下十几摄氏度,记者穿着厚厚的大衣站在国旗护卫队的营房外,都挡不住隆冬的寒气。还不到几分钟,脚尖和戴着皮手套的手指尖已冰凉,脸上感到针扎一样的疼。但国旗护卫队的杨博、王皓和刘朝克却穿着单薄的礼兵大衣,带着有一点绒毛的白手套,背着冰凉的步枪从营房出发了。路上我才发现,他们军装里只穿了一件棉毛内衣,一件白衬衫。

穿过故宫端门时,一阵朔风袭来,冷风已顺着衣领、袖口钻到了怀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战。看看身边的三名战士,却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了天安门广场、走到国旗杆下。7时31分,今天他们迎接龙年五星红旗的第一次升起,作为在旗下守卫的第一班国旗岗坚持到8时。

三名战士中,有两人站在国旗杆两侧,一动不动地矗立着,他们在近零下二十摄氏度的气温下坚守两个小时,杨博在国旗下游动巡视。

还不到15分钟,我的手和脚已麻木了,皮手套变得冰冷失去了作用。我只好摘下手套,把手缩到了大衣袖里,又把大衣衣领往上提了提,尽量能多挡住一点脸,可刺骨的寒风还是扎得脸上生疼。我连忙返回营区,一路上大衣里的身体已开始变凉,脚也麻木了。到营房门口时,面对敬礼问候的警卫战士,我仅张了张嘴,已说不出话来。

6时30分

国旗护卫队训练“热身”

6时30分,已洗漱完毕的国旗护卫仪仗队35名战士,在带队警官徐文排长的带领下来到营房外进行升旗前1个小时的“热身”训练。在端门至午门的御道上,35名国旗护卫队战士分成四组分兵训练操枪、队列、齐步和正步。

“把腰往后沉,把胸挺直……”除了徐文和四位班长的口令、远处不时响起的鞭炮声和战士们踢正步的啪啪声,故宫内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徐文告诉我,今天是龙年大年初一,正好是他29岁生日,他就用完美的龙年第一次国旗升旗仪式来庆祝,不过,他还给40多位战士准备了小红包等礼物,等到执行完任务就发给大家。

徐文还告诉我,升旗仪式中护卫仪仗队共36人,分成8排,每排4人,队伍前是两名护旗手和一名擎旗手,他自己将手握军刀行进在擎旗手和队列之间。

7时20分

城楼下响起震耳的脚步声

7时20分时,他们开始出发,齐步走到城楼下,进行最后一次的整理军姿,然后齐步走过金水桥后换成正步,走过长安街进入国旗护栏时再换成齐步。徐文说,这一段大约要170多步,每步的标准是75厘米,一天要走四次,一年365天,一天也不能少。唯一不同的是,每逢元旦、建军节、国庆等重大节日,或是每月第一天,他们的步伐都会因为有军乐队的伴奏而加快,这个速度每10秒要16步,大约比平时多四步。为了适应这一变化,每到这些特殊的日子,每天除了“热身”,日常训练要从4个小时增加到8个小时。

随着一声口令,整齐的步伐在城楼下回响。站在长安街上观礼的游客手中的闪光灯也亮了起来。

7时31分

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7时28分,站在旗座里的杨博从擎旗手中接过五星红旗,散开。7时31分,随着国歌的奏响,五星红旗迎着寒冬的朝霞冉冉升起。站在旗杆下已1个半小时的国旗哨兵用军礼向国旗致敬。

此刻,我才感到手指已僵硬得不能弯曲了,一阵阵刺疼已深入到骨髓当中。这一感觉,直到一个多小时后,还没有退去,而刚刚下岗的龙年第一国旗哨的三名士兵,回到营房时已冻得说不出话了,但僵硬的脸上还带着无法抹去的庄严,冻得发紫的嘴唇还露出一丝微笑。

看到他们的耳朵上都有一层的白印,我问徐文排长,这是什么?“冻疮,护卫队的战士几乎人人都有,这是我们的标志。”说着,他侧了头,果然,耳轮上也显出了一道白印。

徐文说:北京冬天的气温太低了,尤其是这两天,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14摄氏度,而广场国旗哨上的温度要比北京气温低四五度。因为广场空阔,中轴线上又是个风口。新入伍的战士们上哨都会长冻疮。如果第二年保护得好,再过一年,到第三年,冻疮就会很小了,或者像我们这样只是一道白印了。

副指导员彭凯告诉我:为了防冻疮,部队配发防冻霜、凡士林,但只起点润肤作用,用来防冻几乎没用。因为国旗护卫有个特殊的规定,“冬不穿棉,夏不穿单”,所以,你看到我们都是清一色的军礼服,冬夏的变化只是一两件棉内衣,一双加厚的白手套。冬天的这两天最冷,国旗哨上最低温度能达到零下20多摄氏度;夏天最热时,哨位上地表的温度能达到零上60摄氏度。每两个小时才能换一次岗,要扛过这两道关,一靠平时在训练场上的磨炼,二靠思想,即扬我国威、振奋军威的思想和坚强的意志。这不是一句空话,完全体现在了值勤任务中。就说前半个月有几天也特别冷,河北衡水籍战士马岳松上国旗哨回到营房后,感到耳朵冰凉,就顺手摸了一下,没有什么感觉。可一边的战友冲他喊:流血了。一照镜子,耳朵上的肉被冻掉了,软骨都露了出来,到医院缝了8针。

彭凯形容寒冬的国旗哨,半个小时透心凉,一个小时没知觉。所以,国旗哨在白天和夜间是不同的。白天是三人哨,从早晨升国旗前的第一次换哨开始,两名战士是不动岗,一名战士是游动岗,升旗时,三名战士走上旗座,其中一名负责从擎旗手中接旗和升降旗;到了降旗后换的第一次哨位是两名,他们成对角线游动值勤,既便于值勤,又可活动身体暖和一点。但一个小时后,战士们想活动一下脚,可腿以下已不听使唤了。

8时30分

哨兵肃立扬国威军威

8时30分,回到办公室,一阵暖风扑面而来,厚厚的大衣再也穿不住了。而两公里外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旗哨兵,身着单薄的“冬装”肃立在五星红旗下,彰显着中国的国威、军威……(记者龙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