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当面作逃兵,在井岗山林彪曾让毛泽东很失望

热度91票  浏览8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到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共同组建为红四军。湖南省委非常关心这支军队,于是选派杜修经为代表,上井冈山与毛泽东等人会晤。

5月底的一天,井冈山茅坪,一位20出头、工人打扮的青年人,兴奋地走进毛泽东住处,并递上一封信。

此人就是杜修经,这是他代表中共湖南省委第三次上井冈山,前两次因遇到国民党的团防队,中途折回。

毛泽东接过杜修经送来的信,边看边点头。湖南省委的指示信,要求红四军应有一个根据地,而且要把这个根据地巩固好。回去后,杜修经向省委作了详细汇报。但他对毛泽东创立革命根据地的经验和意义认识不足,只侧重谈军事。杜修经还说:"现在边界特委工作日益扩大,一切工作与指导都集中在毛泽东同志身上。而毛泽东又负军党代表责任,个人精力有限,怎顾得这么多......需要派得力的人去参加特委和县委工作是最重要的。"省委的同志普遍认为湘南群众基础好,于是做出了转移湘南的错误决定。                 杜 修 经

6月底,杜修经带着省委的决定,第四次上井冈山。

6月30日傍晚,杜修经来到永新毛泽东的驻地,里面正在召开"军委、边区特委和永新县联席会议"。杜修经宣读了省委决定:"四军攻永新敌军后,立即向湘南发展,留袁文才同志一营守山,毛泽东同志随军出发,省委派杨开明同志为特委书记,袁文才参加特委,出发湘南的四军军委应取消,另成立四军前敌委员会,由毛泽东、朱德、陈毅、龚楚、宋乔生及一名士兵代表和一名农民代表组成,毛泽东为书记,派杜修经同志前来担任省委巡视员,帮助前委工作。"

毛泽东脸色突变,沉默不语。冷场良久之后,毛泽东才宣布讨论省委决定。会议通过了不执行省委意见的决定:红四军仍继续在湘赣边界各县,建设巩固根据地;在新军阀战争未爆发前,尚不能离开宁冈、永新等地,前往湘南。

 

正当大家全力经营永新的时候,敌人却乘虚侵入宁冈。毛泽东立即召开干部会议。杜修经支持毛泽东的意见。会议决定: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作为主力部队攻打宁冈,三十一团留在永新挡住敌人。

朱德亲自布置攻打宁冈的战斗,杜修经跟随朱德协助工作。就在发动进攻的那天,敌人离开宁冈,逃往永新方向。

第二天,红二十八、二十九团向西准备攻打茶陵。当晚,杜修经参加朱德、陈毅主持召开的干部会议。由于受二十九团强烈要求回湘南的影响,贸然做出了部队南行的决策。杜修经专程去茅坪找毛泽东说明,不料毛泽东已经去了永新。特委书记杨开明说:"既然决定了,你们就走吧!润之(毛泽东)那里我跟他说。"

7月17日,杜修经和主力部队向湘南进发。7月20日,杜修经在行军路上接到毛泽东的来信,要求主力部队回边界。在晚上召开的干部会议上,杜修经认为现在离边界不远,不如回井冈山。但会议最终决定:攻打郴州,再不动摇。

1928年7月24日,红军主力部队攻占郴州。下午四时,敌人援军到了。因寡不敌众,红军主力部队只得撤走,损失惨重。

8月上旬,敌人得知红军主力不在边界,于是大举进攻,红三十一团被迫退守。这样,永新、宁冈等地被敌人占领,湘赣边界弥漫着白色恐怖,史称"八月失败"。

8月22日,毛泽东在桂东与杜修经、朱德、陈毅等会师。杜修经见到毛泽东,内疚地说:"这次到湘南,没有搞好!"毛泽东说当时你们要不走就好了。"次日,召开了会议,分析失败情况,杜修经表示承担责任。会上决定红军主力重返井冈山,由杜修经任书房,龚楚参加组成湘南特委,开展湘南工作。8月25日,主力红军由毛泽东、朱德、陈毅带领重回井冈山。

1928年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点名批评杜修经:"八月失败,完全在于一部分同志不明了当时正是统治阶级暂时稳定的时期,反而采取统治阶级政治破裂时候的战略,分兵冒进,致边界和湘南同归失败。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同志不察当时环境,不顾特委、军委及永新县委联席会议的决议,只知形式地执行湖南省委的命令,附和红军第二十九团逃避斗争欲回家乡的意见,其错误实在非常之大。"

11月15日,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又三处点名批评了杜修经。在以后的《毛泽东选集》中,也把批评杜修经的情况保留了下来。

 

 

               "咱们毛家出了一个大将军"

 

    毛泽东召集前委的几个同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家。于是,前委当即决定:把今后发展党组织的重点放在农村,着重发展农村中优秀的工农分子,改变党的成份构成。并决定派毛泽覃去宁冈乔林村,开展农村党支部建设工作。

    没过几天,毛泽覃整装待发,来向毛泽东辞行。

    毛泽东一边送行,一边对毛泽覃叮嘱说:"三弟,我知道你想打仗,你在部队的时间长,这次派你去宁冈乔林做些政治工作,对你也是一个好的锻炼。你这次的担子并不轻啊。到以后,要迅速发动群众打土豪,在斗争中物色、培养积极分子入党。这项工作,我也没有好多经验,一切就靠你去办了。要慎重,注意工作方法,我知道你一贯是胆子大的。"

    毛泽覃认真地听着,不时地点头,"大哥,你也要保重啊!"兄弟之情,溢于言表。两人默默相视良久,毛泽覃才大步朝村外走去。

    乔林乡位于黄洋界脚下,是宁冈大陇区的一个边远山区。全乡有十几个村子,两千多人。毛泽覃来到乔林后,首先恢复了农协夜校,在县委组织部长刘克犹家办学、上课。

    毛泽覃问他们:"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啊?"

    他们却说:"我们穷人命不好。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嘛!"

    "不!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受了土豪劣绅的剥削。我们穷人只有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才能翻身得解放。"

    "我们打得过人家吗?"有人问。

    "能啊,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能把他们打倒,大家敢不敢呢?"毛泽覃鼓动说。

    "敢!有革命军撑腰,怕什么!"一些人开始激动起来。

    很快,革命的火点起来了!毛泽覃趁热打铁,提出首先打大土豪陈云开。

    近千名农民手持大刀,肩扛锄头,涌向陈云开家。陈云开吓瘫了。暴动的农民打开陈家粮仓,毛泽覃叫人把谷子、菜油、腌肉、火腿、野味等一一分给大家。

    贫苦农民乐了,毛泽覃也乐了。于是,他又进一步启发农民的阶级觉悟。

    "谁叫你们革命?"毛泽覃问道。

    "共产党为穷人,我们自己要革命。"老表们答道。

    "为什么要革命?"

    "穷人要想不做牛马,只有革命。"

    "革命有什么好处?"

    "好处说不清,穷人要翻身。"

    "革命不怕死吗?"

    "死不要紧,讨饭不到要饿死,与其饿死,不如为革命而死。"

    不久,毛泽覃在乔林乡发展了几十名贫苦农民入党。接着,又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个农村党支部,毛泽覃担任支部书记。

    乔林乡从此成为边界农村革命斗争的一面旗帜。毛泽东也欣喜万分,立即把乔林建党的经验向各地推广。

    1928年,已经是红军营党代表的毛泽覃带着自己的队伍日夜兼程赶到宁冈县城。当毛泽覃的人马到达时,敌人还毫无察觉,正在城外的操场上训练。

    "打!"毛泽覃一声令下,密集的子弹射向操场上的敌军。敌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已有几十具尸体躺在血泊中了。敌人慌忙撤回城里。

    敌军依靠城墙的保护,居高临下,疯狂地朝红军扫射,几个同志中弹倒下。

    毛泽覃组织火力压住敌人,十几个红军战士冲到城墙前架好云梯,奋勇攻城。前面摔下来两名战士,后面的又往上爬......梯子被掀翻了。

    毛泽覃冷静地制止了几个蛮干的战士,仔细观察周围地形。他发现近处有一幢带阁楼的大房子,比城墙高出几米,便亲自带领十几个战士,扛着机关枪登上阁楼。我军的机关枪居高临下向敌人扫射了。敌军没命地往城墙下躲。毛泽覃一挥手,早已准备好的红军战士把云梯又搭上了城墙,顺利地登了上去。紧闭的城门打开了,大队红军人马冲了进去。一面鲜红的旗帜在县府衙门升起。

    在革命斗争的磨炼中,毛泽覃迅速成长为红军将领,年龄仅有26岁。

    毛泽东看着毛泽覃的成长,高兴地说:"咱们毛家出了一个大将军!"

 

 

                毛泽东又担任了前委书记

 

    1928年6月,井冈山会师后又成立前敌委员会,毛泽东又担任了前委书记。5月成立湘赣特委时,毛泽东又被选为特委书记。

    井冈山朱德、毛泽东会师后,红军这才有了力量打下永新。在这之前,红军曾打下了茶陵、遂川,也占领了宁冈县城。但那时不敢走远,因为国民党上来两个团红军就打不赢。朱、毛会师后力量就大了,所以一打永新,二打永新,尤其是七岭打了一仗,把江西来的两个师打败了。朱德说:"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敌人两个师长,一是杨如轩,一是杨池生。

    红军占领了永新城后,开了个会议,决定首先把赣西这块地区建设起来,建设一个大的根据地。

    可是这时湖南省委又派了杜修经来传达湘南特委的建议,叫红四军再打湘南,把湘南变成革命根据地。

    毛泽东说:"湖南,特别是湘南,我们不能占,这是湖南军阀与广东军阀斗争的一个主要交通线。你占了,广东军队会来,湖南军队也会来,你打谁?  打不赢。我们最好是打江西,因为江西驻军是客军云南军队,没有地方正规军。当地部队的军官都是当地土豪劣绅本人或他们的子弟,你到哪一个县都要惹他们的。"

    象湖南的何健是醴人,谭延凯是茶陵人。谭延凯家的房子就被烧了。

    杜修经到了龙岗一看,说:"这么好的地方你们还不烧掉?"

    毛泽东问:"烧掉了干吗?烧掉了我们连盐、火柴都买不到。不烧,这些商人还可以做生意嘛。房子烧了,农民住到哪里?"

    然而当时执行盲动主义的湖南省委对毛泽东仍然不满意。他指责毛泽东在井冈山搞"改良主义",没有执行恐怖政策,没有杀戮地主并焚烧他们的财产。毛泽东复职不到一个月,湖南省委又派了杨天明(杨开慧的堂兄)上山来取代了毛泽东担任的湘赣特委书记之职,让陈毅代理毛泽东的前委书记,带着大队红军去打郴州,一反过去的情形,一路烧杀过去,按照湖南省委的布置,红军所到之处,到处贴满了这样的标语:

  杀!杀!杀!烧!烧!烧!

  杀得片甲不留!烧个一干二净!......

  这次盲目远征湘南,红四军遭受了惨重的"八月失败"。这时,临时中央执行的盲动主义路线,随着党的"六大"召开而彻底破产。毛泽东的土地革命政策重新得到中央批准。在这次全国党代会上,毛泽东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这才给于彻底平反了。红军从湘南回井冈山后,他再次出任前委书记,成为井冈山的最高首长。

 

 

               李明灏送给毛泽东军用地图

 

    井冈山初创时,毛泽东指挥红军战斗却没有一张像样的军用地图。

    一天,击败国民党的"会剿"后,毛泽东站在山坡上,望着远方发呆,仍在为没有军用地图而焦虑和发愁。

    这时,朱德大步朝他走来,递给他一封信:"这是上海地下党转给你的!"

    毛泽东拆开信看罢,说:"李明灏!是不是1924年,经常请我和恩来到广州陆军讲武堂讲课的那位教育长啊?"

    "正是他,听地下党同志讲,在‘马日事变'中他营救了一批共产党员和工农分子,结果被人告到老蒋那里,要不是一些人力保,除些脑袋搬家,但他没有后退,继续与聂荣臻同志秘密联系,又帮助我们收集了不少重要军事情报,并从中得知蒋介石又要向井冈山发动更大‘会剿',所以,他要求上山,说是要助你一臂之力!"

    朱德说完,毛泽东对李明灏更增加了信任和好感。他正为井冈山反"会剿"没有军用地图而发愁,便说:"助我一臂之力,这很好哇,能不能请他帮我们搞一些反‘围剿'用的军用地图哇?"

    正在上海等候上山的李明灏得到毛泽东的请求,立即赶回武汉,利用过去的老关系,打进了设在武汉的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并且担任少将参议,负责作战业务。

    武汉"剿匪"总司令是蒋介石,主持日常工作的是秘书长杨永泰。杨永泰此人奸诈,诡计多端。李明灏深知在这种情况下,"借图"是万分困难的。于是,他平下心来,借来十几张军用地图,趴在桌上不时用绘图尺,这里量量,那里比比,在地图上画着各种符号。

    一天,正当他聚精会神描图时,一位长官模样的大人物,走到他跟前认真看了好一阵后说:"好极了,我们这里就需要这样精通作战业务的人才,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李明灏非常礼貌地一一作答。当此人知道他是日本士官学校早期毕业生时,更加满意地说:"你在这里搞作战业务正好对口,今后你负责整个总部作战业务的研究工作。"他还叫来机要室女秘书:"这位是李参议,今后作战室业务研究小组的军用地图均由他一个人负责借用,要尽量提供方便。"这人就是蒋介石的心腹、主持日常工作的秘书长李永泰。

    一个月过去了,一直在察颜观色的李明灏,认为时机差不多了,便采取多借少登记等办法,开始一天搞几张,渐渐十几张、几十张,他把这些没有登记的军用地图锁在自己地图桌内,等到他值班时再乘机装进大皮箱里,日积月累,大皮箱装了一大半。他要给毛泽东多带些礼物,决心再多"借"一些。

    不料,这时机要室传出丢失两张军用地图的消息,杨永泰立即下令严查,李明灏好几天不敢动手。好在有女秘书担保:"李明灏是最规矩的。"李明灏才未卷进旋涡之中。查来查去,原来是一个中校参谋丢失的,才算平息了这场风波。

    机智的李明灏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将毛泽东所要的军用地图"借"齐了。他立即用暗号联系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刘仁霖,不几天,就派来一位湖南妹子化装来到武汉与他接头。

    李明灏跟上司谎称是自己表妹,要到国外留学,出国前来武汉买些东西,并请假陪表妹转了一天。他为此又办了特别通行证。到晚上8时,又特地向杨永泰请了假,说是送表妹上船。

    在昏暗的路灯下,他们坐着黄包车来到了第一道岗哨,李明灏掏出特别通行证,晃了晃,哨兵就打开了铁门。又过10分钟,黄包车正向一个胡同拐弯时,突然闯出一群便衣警察挡住去路,李照样把特别通行证晃了晃,而这群人干脆不理,冲上来就将李明灏和湖南妹子拉下车来,然后提下皮箱要检查,他们砸开锁开箱,打开一看,里面尽是换洗衣服和女人用品。他们并不甘心又围住黄包车这里敲敲,那里捅捅。李明灏又掏出军官证给领头的看。那人看了说:"少将参议还坐黄包车?"李明灏说:"怎么。难道我与太太奉命打进苏区搞情报工作还要大张旗鼓吗?"那人看李明灏挺傲,又看看两人的打扮,才吆喝一声走了。

    李明灏和湖南妹子又坐上黄包车,走上一条道拐进了一个地下党联络点。拉车师傅跳下车,从车底夹层里拿出另一个皮箱说:"老李同志,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我代表党组织感谢你呀!"李明灏一愣,湖南妹子在一旁说:"他就是我们地下党联络点负责人老王同志。"李明灏紧握老王的手,叮嘱道:"老王同志,请连夜速转,越快越好,毛泽东同志急等军用地图呢!"

    临别时,老王又传达了上级指示:"党组织叫你务必寻找借口,马上离开武汉,以免遭灾。"

    李明灏回到总部后不久,就来到了南京。这批军用地图很快由中共地下党转到了井冈山毛泽东和朱德的手中。

 

 

                国民党军一个营投奔井冈山

 

    1928年,湖南军阀唐生智部三师八团二营,驻扎于桂东的沙田村,任务是防止红军进入湖南。

    那时,桂东的村镇上,到处写有:红军优待俘虏;红军是解放穷苦人民的队伍;红军官兵平等,不打人不骂人等宣传标语,很打动人心。一些四川籍的官兵,听说红四军军长朱德是四川人,就更想去投靠。

    一天晚上,部队紧急集合,营长毕占云在队前说:"有情况,马上出发! "并宣布,行军时不准说话,不准抽烟,不准打手电,发现情况不准乱打枪。

    第二天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有两个骑马的人,沿着小路向二营所在的村子奔驰而来。快到村口时下了马,那骑白马的走在前面,是个三十开外的中年人,他身材魁梧,眉目清秀。骑红马的是个小伙子,马背上驮着一捆红布。骑白马的人就是红四军政治部主任陈毅,他是代表朱德和毛泽东前来迎接这支部队的。

    这天下午,陈毅同毕占云谈了一个多小时,于黄昏时离去。接着,队伍马上集合,毕占云向大家正式宣布:部队起义,参加红军。然后每人发了一条红布带子,系在脖子上,立即出发,向井冈山前进。

    部队进入井冈山区后,沿途经过的村庄,许多老百姓打着火把,提着灯笼,赶来欢迎。

    他们到达井冈山的茨坪时,红四军集合在一个宽阔的广场上,召开隆重的欢迎大会。主席台上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没有凳子,首长们有的站着,有的蹲着。

    一个穿士兵衣服的人,走到桌子前,用目光扫视了一下部队。毕占云立即发出"立正"的口令,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穿士兵服的人望着这支队伍,和蔼地笑了笑,用洪亮的四川口音说:"同志们,国民党不是天天在喊打倒朱毛吗? 今天咱们先认识一下,我就是朱德,他就是毛泽东。"朱德向旁边的一个高个子一指,所有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到毛泽东身上。

    毛泽东穿着一件黑色对襟夹袄,着一条土色粗布裤子,脚上穿一双布鞋。头上蓄着长长的鸟发,面容略显清瘦,但看上去精力十分充沛。听到朱军长介绍,他向大家挥挥手,慈祥地笑笑。

    朱军长宣布,这支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特务营(即警卫营),任命毕占云为营长。

    晚上,朱德和毛泽东又跟大家一起参加了欢迎晚会。晚会上演出的都是官兵自编自演的节目,有唱家乡小调的,有说双簧快板的,内容都是讽刺白军无能或表扬红军战士英勇的。大家看得津津有味。每个节目一完,大家就鼓掌叫好。毛泽东和朱德更兴奋,他们也高高地举起手来为表演者鼓掌。

    新编特务营驻在军部西北角的一个大庙里。12月初的一天上午,天空下着细雨,还夹着雪花,气候十分寒冷。

    早饭后,大家正在学习和讨论红军与白军有哪些不同的问题。突然值星排长喊了一声:"毛委员给我们上课来啦! "大家一下都站了起来,正要整队,毛泽东亲切地向大家摆摆手:"坐,大家随便坐吧。"

    毛泽东走到大庙中间的火堆旁,和大家一起坐了下来。他环视了一下这座大庙,又摸摸铺在地上的稻草,慈祥地打量着大伙说:"快过年了,大家想些什么呀?"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毛泽东伸手一面烤火,一面继续问道:"过年了。财主家大鱼大肉,你们家吃得饱吗?"毛泽东的话顿时在每个人的心里引起了共鸣,大庙里更加静了。毛泽东继续问:"天冷了,财主家穿着大长袍,外面还套上羊皮袄,你们家能穿上吗?"立刻有人回答说:"我们家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呀?"毛泽东接着又问道,"你们不是天天在种地吗?不是天天累得很吗?不是打了不少粮食吗?为什么没有吃的?粮食到哪里去啦?......"

    这些新战士过去从来没有人提过和想过这些问题,大家都默默地思考起来。

    毛泽东接着又说:"过年,财主家张灯结彩,欢天喜地。穷人呢?‘过年'却叫‘年关'。不论是丰年还是灾年,不管你收多收少,到了‘年关',老财就要派人上门逼债了。穷人还不上,就得跑去当‘皇上'。那个‘皇上'可不好当哟!"

    这些活,句句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有个同志轻轻叹了口气:"命穷啊!"

    毛泽东看着那个士兵,然后大声地向大家说:"老财家祖祖辈辈‘八字'都那么好?我们大家祖祖辈辈命都那么穷?什么门神、灶神、土地财神,我们都得罪啦?......"大家听到这里都吃吃地笑起来。毛泽东伸手烤烤火,搓搓手,自己也笑了。

    毛泽东又问:"粮食是你们种的吗?"

    "是!"战士们齐声回答道。

    "棉花是你们种的吗?"

    "是!"回答的声音更大了。

    毛泽东说:"对嘛,劳而不获,不劳而获,这就是剥削嘛!所以,我们才闹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有人说自己‘八字'不好。什么‘八字'不好?!因为人家手里有枪杆子嘛!有的地方打了土豪分了田,穷苦人的命一下子就好起来啦?财主的‘八字'一下子就都不好啦?都不是。这是因为那地方穷苦人手里有了枪杆子嘛。穷人要翻身,要过好年,就必须拿起武器闹革命!打倒反动军阀!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把斧头镰刀的红旗插遍全中国......"

    一天,陈毅与毛泽东在山道上漫步闲谈,陈毅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脚,充满希冀地说:"将来革命成功之后,我就去搞外交,你看如何?"

    毛泽东满有兴致地看了他一会儿,朗声笑道:"要得!要得!"两人的笑声顺着山梁传得很远很远......

 

 

                 "红军"一词的由来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部队沿用北伐战争时期国民革命军这一番号,秋收起义部队称为工农革命军。同年11月13日,数万人参加的湖北黄麻起义,部队称农民自卫军。14日清晨,在吴光浩、潘忠汝、戴克敏等领导下的农民自卫军,一举攻克黄安县城,建立了工农民主政权黄安县劳民政府。当地老百姓在县劳民政府门前挂起了绣有镰刀、斧头的红旗。当地著名书法家吴兰阶兴致勃勃,挥毫疾书一幅对联:

      痛恨绿林,假称白日青天,黑夜沉沉埋赤子;

      光复黄安,试看碧云紫气,苍生济济拥红军。

    这幅对联贴在县衙大门两旁,表示颜色的十个字巧妙地镶嵌在对联里,唯独用红色象征革命部队农民自卫军。从此,"红军"的称号开始使用。

    1927年12月11日,张太雷、叶挺、叶剑英等领导的广州起义,部队打出了工农红军的旗帜。1928年4月底,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和湘南农民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后,成立了当时最强大的一支工农武装,组成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5月25日中央发布《中央通告第五一号军事工作大纲》,明确规定:"可正式命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 

不久,毛泽东、朱德又根据中央6月4日"关于你们的军队,可以正式改称红军"的指示信,正式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接着,全国各地的工农革命军先后奉命改称为红军。

不久,一首红军歌谣很快就流传开来:

当兵就要当红军,

处处工农来欢迎。

官长士兵都一样,

没有人来压迫人!

......

 

 

                 王尔琢牺牲  林彪当团长

 

    1928年5月4日,两支革命队伍举行了会师庆祝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毛泽东、朱德发表了演讲。陈毅宣布两支武装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

林彪调任为一营营长。

    在井冈山的反"围剿"斗争中,特别是在毛泽东亲自指挥的三打永新和龙源口激战中,林彪机智灵活、善用疑兵的战术风格赢得了毛泽东的赏识。毛泽东开始注意这位年仅21岁的营长。

    1928年7月下旬,中共湖南省委为了执行上级在"左"倾盲动政策,派杜修经以"特派员"身份来井冈山传达省委指示,要调部队南下湘南作战。杜修经等人在毛泽东没有到会的情况下,利用29团中湘南籍战士思乡心切的情绪,擅自决定井冈山红军主力南下。在决定部队行动的会上,红4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王尔琢和1营营长林彪等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未被会议接受。

    部队南进途中,毛泽东派人送来一封长信,请杜修经、朱德和陈毅重新考虑主力南下决策的得失利弊,建议将主力撤回边界。杜修经不听劝阻,坚持主力南下,攻打郴州。

    7月24日,兵临郴州城下。红29团首攻未克,败退下来,王尔琢又率28团再次强攻。上午9时,林彪率领的第1营破关夺旗,率先登城。城内敌人遂仓皇撤至郴州城外北郊山下。

    红4军全军入城后,28团2营在营长袁崇全率领下担负警戒任务,其余部队就地休息。不料,时值正午,北郊之敌趁2营疏于防备之机,突然发起猛烈的反攻。城内处于休息状态中的红军主力猝不及防,来不及组织有效防卫,纷纷向城外退去。29团全团覆没,28团也溃不成军,仓促退守。见此情形,朱德不敢恋战,他下令部队立即向井冈山撤退。

    部队在向边界撤退途中,2营营长袁崇全惧怕追究失败之责,率部叛逃。在他的诱惑下,共有四个连队被拖走。

    朱德当机立断,派林彪带1营追踪搜索,团长王尔琢自告奋勇,单枪匹马追赶袁崇全,对他进行劝阻。

林彪率部疾追,很快便追上了2营,并包围了2营驻扎的思顺圩。袁崇全命令反包围。双方一场血战在即。正在此时,王尔琢也赶到了恩顺圩,他高声喊话,劝2营的士兵不要受蒙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红军不打红军。被胁迫和蒙骗反火的2营士兵听到军参谋长的喊话,纷纷放下了武器。袁崇全见事已败露,从躲着的寺庙出来,恼羞成怒,举枪对准王尔琢就是一梭子,然后遁逃投敌,投靠刘士毅部去了。王尔琢当场牺牲。年仅25岁。

王尔琢和袁崇全是黄埔同学,两人关系不错,王尔琢才会毫不防备地去叫袁崇全。

    王尔琢是湖南石门县人,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生。大革命失败后,他发誓不铲除反动派绝不理发,因而蓄下了一头鸟黑发亮的长发和络腮胡子,军中人称"美髯公"。

    王尔琢牺牲的消息传开,在红4军中一片痛哭之声。亲自率部前来接应主力的毛泽东闻讯,深感痛惜。他连夜写了一副挽联,寄托自已的哀思:

 

        一哭同胞,再哭同胞,同胞今已矣,留却工作谁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念如何,得到平等便甘心。

 

    "留却工作谁承受?"毛泽东、朱德思虑再三,决定由林彪接任王尔琢的职务,担任红28团团长的重任。

    28团是叶挺独立团的老底子,并补充了南昌起义、湘南起义的精干力量。全团1900多人,战斗力最强,是红4军中有名的"钢铁团",一个团可以与国民党军一个师抗衡。

    从林彪担任了红28团团长始,他才开始了和毛泽东形影不离、"紧跟"毛泽东的历史。王尔琢的倒下,换来了林彪的升起;王尔琢不死,林彪的历史或许是另外的写法。

 

 

                "林彪怎么会这样子?"

 

    1929年1月,红四军连同平江起义后刚上井冈山的红五军,根据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会议精神,在井冈山腹地宁冈县柏露村召开了会议。此时,湘赣敌军18个团"会剿"井冈山,红军面临的压力空前巨大,困难前所未有。伤病员无法安置,给养严重短缺,井冈山根据地被围成了一个铁桶似的。

    柏露会议召开四天后,毛泽东代表前委决定:采用围魏救赵之计,打破敌人对井冈山的"围剿",同时开辟新的根据地。具体部署为: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三人率红五军和王佐、袁文才32团留守井冈山;朱德、毛泽东率红四军主力28团和31团突围下山,远征赣南。

    1月14日凌晨,红四军主力3600余人,在朱德、毛泽东、陈毅的率领下,远征赣南。

    顺利突破敌人的封锁线,轻而易举攻占了大余县城后,红四军上下喜气洋洋,以为围山之敌不过如此,与以前的"会剿"一样,雷声大雨点小。殊不知,国民党李文彬部得到大余一带的密报后,立即尾追上来了。

    红四军在漫天风雪中冲下井冈山,疲态尽显,占领了大余县城后,决定就地休整三天。朱德、毛泽东向28团团长林彪面授机宜,让他派一个营去占领新城,向南康、赣州警戒,主力则固守大余县城北门高地;红四军前委又命令31团占领梅关,防范南雄方面的敌人。

    28团团长林彪草草地将营连的任务下达,连警戒哨都没有布置,更没有研究各营连之间一旦出现战况应怎样配合与应变。

    李文彬部尾追而来,直抵大余县城外,并完成了对大余县的围困。

    红四军仍蒙在鼓里。

    下午4时左右,毛泽东和陈毅漫步走出城门,刚到山头,突然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毛泽东和陈毅相互愕然,俩人跑下山头,来到田垄间。陈毅望着对面山上潮水般退下来的28团官兵,说道:"不好,敌人追上来了。"

    这时,只见林彪慌不择路地跑了过来。毛泽东急切地问道:"出什么事了,林彪同志?"

    "不好了,敌人偷袭上来了。"林彪边跑边回答。

    毛泽东着急地反问:"你的部队为什么不抵抗?想跑到哪里去?"

    "我是来报告军部的。"

    "快抵抗啊!不然,我们退下去就不好办了。"

    "还抵抗什么?"林彪已信心全无,"部队都收不拢了,快到后面去。"说完,径直带着几个人躲到城北的山头下。

    陈毅着急地转过身子,叫道:"林彪,你怎么跑了?毛委员还没有走,你为什么走?"说完,他顾不得那么多,猛地冲上前一把抓住一个正往后跑的排长,命令道:"你无论如何要把这个小山包守住,掩护大部队撤退。毛委员还在这里,你退下来枪毙你。"

    那排长收拢一些人,立刻组织起反冲锋,这才把敌人阻击住。

    天晚了,敌人没有追击。毛泽东心中稍感轻松,便随部队到杨梅与全军会合。当时,毛泽东有些不解而失望地说:"林彪怎么会这样子?"

    大余城被袭,林彪难辞其咎。

王先金

顶:9 踩:14
【已经有68人表态】
8票
感动
9票
路过
6票
高兴
9票
难过
10票
搞笑
8票
愤怒
10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