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中国海军首次出境作战:粉碎美军登陆

热度44票  浏览2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他是一位饱经沧桑的传奇老人。在他传奇的生命轨迹中,那段战争经历给他留下了厚重的人生履痕;从他身上,我们了解到,人民海军曾有一次跨国参战行动--

    一位古稀老人的海军情绪

    《上甘岭》这个取材于朝鲜战场上的鲜活故事,曾壮怀激烈,砥砺后人。50多年过去了,朝鲜战场上的硝土已被风化,弹坑恐怕也已长满了瑟瑟荒草。那段曾经辉煌的历史也已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谈资。然而,就在几天前,却有一位老人揭开了一段鲜活的历史,并撰写文章,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人民海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全部经过……记者对这位传奇老人进行了专访。

    他叫林有成,曾任海军护卫舰某支队(现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济南”舰水雷班长、东海舰队训练团教员等职,1972年转业到地方,退休前系福建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在我们采访的头一天,他刚刚过完70岁生日。

    老人说话如倒豆子,嘎嘣脆响。他说:“我觉得应该把我们海军的参战经历写下来,免得漏掉这段历史。”

    这会儿,热情招待我们的林家阿姨说:“他成天写写写,都70岁的人了,也不顾及身体,都把我急坏了!”

    林老赶紧接茬:“我看着当年参加朝鲜战争的海军17个人中,病的病,老的老,去的去。

    我不写,海军抗美援朝的历史就要消失了,我又活不了多少年了,我应给后人留一些东西!”

    趁阿姨去泡茶的机会,林老从自己的书房里抱出了一堆资料。我们粗粗的翻阅了一下,里面都有林老追忆人民海军参加抗美援朝期间布雷作战的文章。

    彭总指示:为扼制敌人再次登陆,让海军派人来设障清川江

    1951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奋勇作战,势如破竹,一举突破了“三八线”,解放了朝鲜北方的国土。这个时候,“速胜”思想在志愿军队伍中很有代表性,朝鲜人民军也希望能突破“三八线”,争取更大的胜利。甚至连当时的苏联驻朝大使、人民军的总顾问拉佐瓦耶夫也有这样的主张。

    但,彭德怀考虑到:志愿军没有空军的保护,又无海军的两翼支援,恐怕会受到敌人的左右进攻。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敌人不是傻瓜,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呢?会不会设下圈套让我们钻呢?他们会不会利用我们现在战线过长,再造一次仁川登陆计划呢?”(1950年9月15日,美国及其他侵略军在人民军侧后方,即清川江至元山一线,实施了仁川登陆作战,赚了个大便宜。

    尽管如此,拉佐瓦耶夫还是用电报在斯大林面前告了彭德怀一状。不久,斯大林回电给金日成,并转告拉佐瓦耶夫,措辞极其严厉地说:拉佐瓦耶夫强行南下的观点是错误的,并撤销了拉佐瓦耶夫的大使职务。并言明,作战问题应多听久经战场考验的彭总为上。

    1953年春节前,在彭总预料之中的敌人第二次登陆计划酝酿出台了。

    彭总立即指示:命令年轻的人民海军派员入朝秘密布雷--击退敌人于滩头,彻底粉碎敌人的第二次登陆计划。

    海军任命张学思参谋长任总指挥,并从华东海军抽调17名官兵秘密赴朝

    1953年2月22日,林有成当时正在“济南”舰上当水雷班长。上午9点左右,水雷长刘文华通知他,让他立即赶到支队司令部作战室去开会。

    与他一起去的还有“西安”舰、“武昌”舰和“长沙”舰的水雷班长郑长晖、唐兆贤和应加琪。到了作战室后,作战室主任立即宣布了命令:“你们4人于后天出发,到北京海军司令部接受作战任务。至于什么任务,报到以后就会知道了。”

    作战室主任接着说:“由于任务很紧急,去北京的车票已经买好了,不知你们是否有困难?”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还有什么价钱好讲的。他们4人毫不犹豫地回答,坚决完成战斗任务、为海军争光!

    经过5天的奔波,他们于27日按时抵京。当天,海司作战部李副部长亲自到火车站迎接他们,并把他们送到了位于前门大栅栏的海军第一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带着他们赶到了海军司令部接受战斗任务。

    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他们要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西海岸指挥部参加抗美援朝,并单独执行清川江水下设障战斗。

    海军宣布:此次作战任务由海军参谋长张学思任总指挥,任命华东海军扫雷大队长孙公飞为总负责。由原扫雷大队参谋长刘培良、原中队长马志高配合;由原扫雷大队航海业务长杨德全和登陆舰五舰队杨航海长带领5位航海班长负责航海保障;原扫雷大队参谋钱鳌任作战参谋;原“济南”舰水雷班长林有成等7名同志负责各型水雷的各项战斗准备及定深和敷设到海中的战斗任务。

    至此,这支由华东海军抽调17人组成的赴朝作战“别动队”秘密组成,任务明确,待命出发。

    当月底,他们集体乘火车到达安东(今丹东)市,按规定,他们此时把海军呢制服脱下来,换上了志愿军穿的棉大衣、棉制服及毛皮鞋。

    根据西海岸指挥部的安排,他们改乘大嘎斯车直奔朝鲜平安南道龟城郡青龙里,分散住在朝鲜老乡家里。

    海军人员克服重重困难,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

    由于这次战斗任务非常特殊,他们事先的准备工作全部是在高度保密的条件下进行的。

    当时,他们也在想,要在“武装到牙齿”的美海、空军眼皮底下,在清川江若大的江口上敷设水雷,只能加强保密和发挥反侦察手段。在船只的选择上,考虑到铁壳船会招来敌人雷达的跟踪,决定选用木船。他们从国内旅大(今大连)征集了5条木制机帆船,分别由地方的10名船工,昼宿夜行,悄悄送至清川江口,防止了敌人的雷达跟踪。抵达后,他们立即对渔船进行改装,拆除了上层甲板和建筑,以便能更多的装载水雷。

    此时,另一路由海司装备部水中兵器科杜科长提运的苏制水雷,从中国西南地区某弹药库运抵清川江畔的肃川前线。为了能很好地把水雷储存好,他们冒着被敌机轰炸的危险,在肃川坑道内,每隔10米左右挖个山洞,大、中型水雷每个洞放一个,小型的水雷每个洞放两个。

    此外,为了做到知己知彼,他们把所有的美军登陆舰画出图样,送到安东做成模型,大大小小做了100多个,对照模型了解美舰的作战性能,以求做到更精确的打击。

    当时,这些K6型触发锚雷,大型的有180公斤,中型的有110公斤,小型的也有20多公斤。按照苏联专家的要求必须用布雷舰布设才更为科学。面对当时的作战条件,他们只能土法上马,将清川江海域进行了精确的换算,用尺子在麻绳上量好了布雷的距离,决定在布雷时采用边放麻绳边布雷的办法。

    万事俱备后,指挥部突然提出来:考虑战争结束后,还要清扫清川江航道,以恢复通航,要求他们布设不规则、零散型的水雷阵,并要求在布设过程中,依水雷在退潮后露出水面为宜。由于西海岸潮差都在4米以上,他们为此伤透了脑筋。一天,钱参谋在制定作战计划时找到林有成,想听听他的意见。林有成说:“敌人必定会选择高海潮时登陆,我们只能围绕敌人登陆时的触雷概率来推算,不能考虑退潮时弹体露出水面,即使露出来又何妨?我们就等于告诉敌人,清川江已经有了反登陆的准备……”

    在设阵上,他们提出了“总体上正规,局部上零散”的思想。最终,西海岸指挥部采纳了他们提出来的作战方案,并批示他们尽早按作战计划,实话布雷行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下,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布上了90枚水雷。

    他们的布雷实施时间放在了1953年4月10日晚。

    真是天公作美,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时间,天出奇的黑,伸手不见五指。

    由于连年遭受战火的摧残,清川江两岸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导航的参照坐标。为确保布雷准确到位,由杨德全航海长率领的航海保障组的同志看中了敌占岛的一座山头,并决定偷袭到那里去设一个临时的航标灯。这个位置可以覆盖整个布雷工作海域。

    晚饭后,布设导航灯的几名同志,潜伏进山,21时,他们准确地将导航灯放上了指定位置,解决了航海保障问题。与此同时,他们海上布雷分队也在规定时限内,将装满水雷的木船驶抵布阵区内。由于作战计划做得详细充分,他们在海上布雷过程中,按计划执行得非常顺利、快捷。他们对着导航灯,将水雷按麻绳上的距离一个个拴好,进入布雷区后,依次将水雷推入水中,前后仅一个小时,他们就将90枚水雷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了清川江底,可以说,真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4月12日,他们按指挥部的命令,悄悄撤出了肃川前线,返回到平安南道青龙里待命。

    4月28日,美军试图离开谈判桌,依靠强有力的海、空优势,掀起新一轮战争,并拿出了第二次登陆计划,试图从清川江突破,争取更多的谈判“砝码”。他们这次聪明了些,没敢冒失来犯,仅派出了几艘舰艇,在清川江先搞了一次试探性的登陆,结果,一艘登陆舰当场触雷沉没。

    无隙可乘的美军只好仓皇地退出了清川江。

    布雷激怒美军,我驻地一平方公里内,敌机竟炸出了500个弹坑,我布雷部队1人牺牲、两人失踪,8人受伤

    他们在返回青龙里的当天,就有敌侦察机来犯,但他们当时却没有太多在意。

    由于当时美军在强大的海空优势上都没有打赢战争,开始使用细菌武器来维持战争。因此,4月12日,林有成他们回到青龙里的当晚,就立即赶到第50军卫生所注射“四联”预防针,刚巧,军部也正在召开上甘岭英模总结表彰大会。待回到驻地后,林有成因为注射反应,加上劳累,鞋子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地坑的外沿睡着了。21时左右,他迷迷糊糊听到敌机的轰鸣和炸弹的爆炸声,立即去叫醒睡下的战友撤离。在跑往防空洞的途中,林有成感到左腕一麻,等跑到防空洞后,发现左边的棉衣袖已被鲜血浸透了,那块击穿了三件毛衣一件棉袄的弹片深深地扎在手臂上。

    在这次美军空袭中,海军人员一个当场牺牲,两人失踪,尸首都找不到了(说到这里,林有成老人突然哭出了声),8人受伤。

    第二天,当地群众在一平方公里的士地上,就清点出了500多个弹坑……

    采访中,记者4次不得不停下问话。老人太激动了,4次哽咽,说不出话来,记者只好待他平静后,重新开始采访。可是每当触及到那个夜晚,那些牺牲的战友,老人总控制不住流下的泪水。

    老人最后说,年轻的人民海军赴朝参战虽然只有17个人,时间仅有3个月,但17人个个都经受了战争的洗礼,证明个个都是好样的。

    1953年7月27日,美军被迫在《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得到这个消息,林有成他们都非常激动,因为这其中有人民海军赴朝作战的成果。是清川江中的水雷,阻止了敌人的企图,有力地配合了陆军主力部队的正面作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