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东北抗日斗争史:谁打响了抗日的第一枪?

热度47票  浏览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东北军率先打响抗日第一枪的,竟是“胡子”出身的马占山。

蒋介石一道“铣电”,捆住了张学良和20余万东北军将士的手脚,决定了白山黑水悲惨的命运。9月19日,事变爆发仅一天,沈阳、长春、营口、鞍山、抚顺、安东等辽、吉两省20多座城市便陷落敌手,不出一周,辽宁、吉林两省便被日军的太阳旗融化。

蒋介石被惊呆了。他想不到日本人的胃口如此之大,更想不到日本人干得如此无所顾忌,如此野心毕露。事变之初他对内对外一概宣称九一八事变不过是地方事件,可日本人用大炮、刺刀回击了他自欺欺人的假话。

日本人也被惊呆了。区区一两万人一天之间便掠地千里,击溃(如果还有抵抗的话)中国10多万东北军。但面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肥田沃地和无尽的各种天然财物,少得可怜的日本兵竟手足无措,犹如盗贼面对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一般,一时竟无从下手。

关东军兵不血刃拿下吉林后,对下一步究竟如何行动产生了不少争议。司令官本庄繁中将比较谨慎,见部队已撒得不见踪影,深恐兵力不足发生意外。获得非凡的战绩时,先保住成果是他处事的一般原则。当下便电示各路日军,先稳定扩张成果,休整十天半月。黑河、龙江等刀板上的肉谅它也飞不了,暂缓攻击。北满在惶惑、惊恐中迎来了1931年秋天。虽然战火暂时还未烧到这片远离关内的黑土地上,但战争的气氛几乎笼罩在北满每个人的心头。

本庄繁也算是个“中国通”,看来他并不愿到处刀兵相加,他更愿对私心较重的东北军各级官佐施以软硬兼施的伎俩。付出不多的金钱和日本人自己加封的权势,如能拉拢过来一些中国当地军政要员,不仅省去了刀兵相见所付出的更大代价,而且能对外造成东北满人对日本帝国“众望所归”的平和景象,这对尚未对中国宣战的日本来说自然大有益处。再说即使征服了东北,日本人眼下仍只能靠扶持傀儡来支撑,“以华治华”是天皇和日本内阁对关东军一再重申的指示。

此外,狡猾的本在司令官还在顾虑另一个巨人。北满地处边睡,与苏联仅一江之隔。自1905年日俄大战后,苏、日两国间便埋下了战争的种子。当时虽然日本胜了,但美、英幕后的相助影响极大,而且日本胜得很是惊险。连日本天皇对再战苏联能否取胜也没把握,因而对苏联一直是敬畏、仇视、暗中备战,指望在将来全部完成军事整备后再战而胜之。在对苏战备没有准备好之前,东京的一致态度是先不要招惹苏联这头巨熊。本庄繁既知道斯大林不好欺负,更知道东京的态度,所以在黑龙江问题上他没像辽、吉两省一样直接出兵,而是采取军事压力与金钱、权势诱降的方针。不到万不得已时,关东军不直接出兵。打定主意,本在繁撒出关东军特务机关和日本外务省驻东北各地领事人员,加紧了对散驻各地的中国军政官员的诱降活动。

9月底,辽洮镇守使张海鹏叛变投日。满脸麻子的张海鹏生性残忍、利欲熏心,眼见日本人在东北势力越来越强,此人便有了借助日本势力扩张地盘,升官发财的梦想。当日本代表向他私下允诺:只要他能与日本人合作,关东军将代表日本帝国供给张部大盖枪2万枝,弹药随时接济。并答应攻下黑龙江后,委任张海鹏为省长。在张作霖手下多年难以发迹的军痞张海鹏见状,急不可耐地投入了日本人的怀抱。

10月13日,张海鹏以手下干将徐景隆少将为先锋,率3个团的兵力进犯黑省。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公署参谋长谢珂将军率部在江桥迎战。徐景隆未战却误触地雷当场被炸死,伪军在黑省驻江桥守军的反击下一哄而散。

伪军进犯的失败使本庄繁的关东军认识到,张海鹏伪军是一群乌合之众,军无斗志,要真正解决黑省问题,日军不出兵恐怕是不行。

江桥之战也引起了中国方面的注意。10中旬,北乎张学良急电黑省,特任原步兵第3旅旅长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黑省军事总指挥,谢珂为副总指挥兼参谋长,督率黑省军民稳定局势,保卫家园。但张学良公开场合仍表示避免与日军冲突。10月15日,北平副司令行营致电黑省:“如张逆海鹏进军图黑,应予以讨伐,但对于日军务须避免直接冲突。”

但日军此刻已有蠢蠢欲动之势,黑省群龙无首,街市荒废,学校停课,到处人心惶惶。参谋长谢珂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一心指望马占山能早到省会就职,以稳定军心、民心。

10月19日晚,马占山在万人众盼之中,按预定时间准时赶到了黑省省会齐齐哈尔。

马占山生在东北、长在东北,但他没有秉承东北人高大魁梧的身材,相反,却是身材瘦小、貌不惊人,一副泥鳅相。身材外貌上没有东北人的影子,但他仍让人感到浑身上下透着东北人特有的个性,那就是他的性格、气质。早年,他曾在蒙主放牧七八年,不但养成了刚毅倔强的性格,而且胆大惊人。更吸引人的是他为人仗义、生性豪爽,不论他早年替有钱人扛活还是日后发迹,他都恪守一个信条:如果别人求到你时才伸出援手,那就不是朋友。正因为这些,他走到哪里很快都会成为受人拥戴的人头。

马占山弃农从军纯属意外。19岁那年,为了照顾家人,他身怀在蒙古草原上学成的骑射绝技,回到了老家怀德县毛家城镇毛家城子村西炭窑,替本材老财姜大牙放牧。一天,一匹骏马走失,姜大牙一口咬定是马占山偷了马,并把他交进了警察局。

警察局里,见钱眼开的警察自然不会向着身无分文的马占山。不停的严刑烤打,折磨得马占山死去活来。但马占山生性倔强,一口咬定:“没偷就是没偷,打死我也没偷。”

胆小怕事的父亲马纯哪见过这阵式。为救出马占山,变卖了家里当年的全部麦青,赔了姜大牙马钱才算了事。但马占山回家后直埋怨父亲胆小。几天后,走失的马又回来了,但姜大牙爱钱如命,一口咬定马没回来,死不退钱。挨了打又贴了钱的马占山咽不下这口气,终于在一个无月的黑夜跑到黑虎山,落了草。马占山真正占山为王了。

凭着他的本事和仗义的性格,马占山坐上了黑虎山头把交椅。

这之后,他回村收拾了姜大牙,解了心头之恨。再往后,他金盆洗手,率黑虎山弟兄投了军,并屡得上司赏识。大字不识一个的马占山平步青云、官运亨通。而对他最为赏识的是张作霖的把兄弟、东北军老帅吴俊升,马占山几乎是一直为他效命,官职也飞快地提升。

皇姑屯事件,日本人炸死了张作霖,同车的吴俊升也命赴黄泉。马占山得到消息后,泪流满面地对身边的副官大声说道:“这公仇私恨,必报之。否则,我马某不是人!”

从这天起,马占山恨日本人直恨得咬牙切齿。对马占山,张学良见过几面,印象很深刻。危难之际,张学良心怀难言之隐,却把这位有骨气的瘦小汉子放在黑省,也算是用心良苦。10月20日上午,马占山在黑省省府新落成的大礼堂举行就职大典。当300多位黑省军政官员全部到会后,参谋长谢珂急急忙忙找到马占山道:“马主席,清水也来了。”

清水八百一,是日本国驻黑龙江省的领事,马占山对他的到来,报以冷冷一笑:“他有什么祝贺的呢,要是张海鹏代理省主席他才是真正祝贺呢。今天他来,无非是刺探我马某的政治态度。”想了想,马占山又继续道:“他要是找您摸我的底,您告诉他,马占山到龙江是守土的,不是来做官发财的!”

谢珂赞同地道:“等会儿在大会上,请主席重申政治主张!”“好!”马占山说完,进入主席台。

就职典礼举行得很隆重,马占山首先宣读了原省主席万福麟电告省各机关负责人的电令:凡擅离省者,以弃职潜逃罪论处。之后他向大会宣读了万福麟对全省同胞发来的辞职原因说明通电。最后他向大会再一次强调称:“……诸位,马某奉命就职,实逢国难当头,日本关东军兵不血刃就占了我辽宁、吉林的东北两省,现在又企图举犯我黑龙江。从今起,为了维护本省治安,诸位应群策群力,共相赞助,各司共事,各尽其职,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治安者,决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之责……”

听到这里,很多人都立起报以热烈的掌声。日特清水迫于阵式,也假惺惺地站起来表示赞成。

马占山用眼角斜扫了一眼清水,接着又道:“……原国民政府蒙边督办张海鹏,老迈昏愦,贪利卖国,乘外患紧张之时,勾结外人争政权,实为国人所共弃……至此次张贼叛变国家,罪止张贼一身,其部下如不反抗国军,决不横加诛连。尔军民人等,如能将张贼活擒来辕献俘,或携其首级来献者,在职军人立即加升二级,并奖大洋1万元,百姓赏大洋2万元……”

述职讲到中途,马占山激昂地突然一拍桌站起:“参谋长谢珂将军!”

“马主席,谢珂接受您的命令!”

“请向南京国民政府、各院部会、北平张副司令、锦州东北边防军司长官公署,各省、市及本省各县通电:‘占山遵电令于本月20日驰抵省垣,就职视事,当兹边围垂危,千钧一发,牺牲所惜,陨越堪虞,惟望远锡箴视……,粉身碎骨也要保卫国家……。’”

马占山新官上任三把火攻得很旺。万事当头,军事为主。他首先加强部署,充实军事力量。他颁下命令,任命朴炳珊为黑龙江省城警备司令;派骑兵一旅旅长王南屏替代马占山为黑河警备司令;将原兴安屯垦军步炮兵约4团的兵力,改编为新编黑龙江省防第一混成旅、委任苑崇谷为旅长,驻富拉尔基,以加强对付景星方面的来犯之敌。

军事上安排停当,他又尽起了黑省代主席的职责,大力安定民生,恢复金融及地方治安事宜。不准任意抬高物价,不准囤积居奇,对于扰乱市面、扰乱国计民生者,严惩不贷。

马占山到任后,最感头疼的是黑省投降之风甚嚣尘上。马占山很快认识到,要稳定黑省局势,准备抗击日军,自己必须旗帜鲜明。为此,各种场合他都竭力痛斥投降派,坚定全省军民抗日决心。以劣绅赵仲仁为代表的亲日派,主张向日军投降,迎张海鹏入省。马占山毫无回旋余地地坚决拒绝,并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为瓦解汉奸势力,张贴悬赏张海鹏首级的布告。指明“张贼海鹏,老迈昏愦,贪利卖国,乘外患紧张之时,勾结外人争夺政权,实为国人所共弃”。同时明确宣布区别对待的政策:“张贼所部,均为深明大义之国军,如能率军反正,携械投诚者,一律照旧安署,并酌量升赏;如执迷不悟,甘心附逆,将来大兵到时,玉石不分,难免一齐剿灭。至此张贼叛变,罪止张贼一身,其部下等如不反抗国军,决不横加株连。尔军民人等如能将张贼活擒来辕献俘,或携其首级来献者,在职军人立即加升二级,并奖现大洋1万元。百姓赏大洋2万元。储款以待,尔军民等为国杀贼,不但获得实利,且可留美名于后世,想能勇尽职责。”内部安定后,他开始与日本人较起了劲。生性倔强的马占山最反感的就是日寇的威胁恫吓。对此,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加以回击,并在各方面严阵以待。日本关东军和驻省垣领事馆曾威胁马占山下野,将黑龙江省政权移交张海鹏。马占山根本不理会日本人的强逼,断然拒绝。决心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决心定下后,他立即在省垣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应对之策。会上,汉奸倾向日益暴露的地方劣绅赵仲仁又弹起了投降老调。他认为日寇来势凶猛,不可抗御,主张撤出阵地。并说:“咸以库空如洗,兵无利器,请马氏顾全地方,欢迎张海鹏。”

“赵仲仁,”马占山再也按捺不住了,拍案大怒,“马某奉中央令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再说马某出身绿林,位重未阁,亦何惜一死呢……外人入侵,你不抗击,何谓国人?战亦亡。不战亦亡,与其不战而亡,何如誓死一拼以尽天职?!张海鹏、你和日本人都还没看清楚,马某死也不会出卖国土的。有机会你转告张海鹏,日本人,就说他们要黑龙江可以,必须提他们的头来换。不要小看了中国人,中国人中只有个别败类,被金钱迷惑而丧失人格!”

“在座诸公,谁敢再议投降,我处死他!”徐宝珍团长拔出手枪大声道。

铁一般的决心和不可动摇的抗日意志终于压住黑省官员中的投降派。会上决定,动员全省的一切抗日力量,迎击胆敢来犯的日军。

马占山铁一般的强硬姿态粉碎了日本人诱降的念头。所向披靡的关东军一直认为黑省中国军装备低劣,绝难抗衡,见马占山硬着脖梗就是不服,遂定下了武力解决黑省武装的决心。

马占山既不买南京国民政府的账,更不买日本人的账。只要日本人有种来,他马占山就有种打。以他的话说:战是亡,不战也是亡,同样是亡还不如拼尽而亡。话说得虽粗,但不乏铮铮铁骨,一腔血性。

马占山早已把自己看作哀兵,但哀兵更能创造奇迹。

江桥,是洮昂铁路跨越嫩江的必经之道,南北交通要冲。日军要进犯黑龙江省省城,首先必须占领江桥阵地。11月4日,日军以飞机7架掩护,派出4000精兵,在4列铁甲车和数10门山炮配合下,向江桥、大兴车站发起猛烈攻击,企图一鼓荡平马占山黑省的军事抵抗。马占山见日军大举来犯,毫不退缩,命令守军奋起还击,声震中外的嫩江河畔的血战全面爆发。

马占山的黑省军队论装备在东北军中自然不能与张学良布置在辽宁各地的精锐军相比,但与其他军队相比,马占山的部队从上到下杀敌心切、士气极高,这大大弥补了部队装备的不足。担任江桥正面防御的是马占山最为得力的卫队团,仗打起来至死不退,顶住了日军的轮番攻击,并在岸边芦苇丛中巧设伏兵,痛歼强渡上岸之敌,稳定了全线防御。左翼骑兵连发挥得也极出色,在连长阵亡的情况下,连副自动担起指挥之责,杀敌数十。马占山亲赴前线,拍着连副的肩叫道:“好小子,有种。从今天起,骑兵连归你了。”

5日,首战受挫的日军改变部署,驱使张海鹏的伪军为前队,日军在后督饬猛攻江桥。貌不出众的马占山虽没上过一天学堂,更没进过什么军事学堂,但战场的血与火铸成了他的指挥天才。在命吴松林旅和徐宝珍卫队团坚决扼守桥头和江岸阵地的同时,他密令张殿九的步兵第一旅由洮昂溪南下增援。正当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刻,第一旅前锋部队适时赶到,守军全体官兵顿时士气大振,两军前后夹击,越战越勇,日军全局陷入被动,终于在午后2时,全线溃败。

仅11月5日这一天战斗,日军便拉回伤兵、死尸数十卡车,滨本联队付出了空前的伤亡代价,战后日方公布:此役日军战死167人,伤600多人;张海鹏伪军死伤700多人。

5日的战况不仅震惊了关东军,也震惊了日本国内。日本广播风向急转,一天前还说黑省军事装备陈旧,不堪一击,可一天后,又诡称马占山拥有新式武器等等,关于马占山的报道也突然间骤增。

日军前线指挥官恼怒异常,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也大为震惊。为压住马占山的咄咄势头,星夜从四洮路急调援军,准备更大规模的进攻。

6日晨,当朝阳撕破东方灰色的云幕,随着8架日机的到来,硝烟尚未散尽的江桥阵地,重又被弹雨火海覆盖住。这一日投入攻击的日军,计有滨本步兵联队、高波骑兵联队近4000人,加上张海鹏的3000伪军,日方投入攻击的兵力达到7000余人。

50多门重炮、野炮的狂轰滥炸,8架日机反反复复的俯冲攻击,使江桥阵地一片火海。卫队团在敌猛烈的火力突击和反复进攻面前,伤亡剧增。江桥主阵地形势危急。

关键时刻,马占山亲临卫队团所处第一线,顶着硝烟泰然自若地指挥作战。激战至上午10时,他见敌我反复争夺,僵持不下,便心生一计,急令骑兵为先锋,迂回包围江桥南侧日军。

快速的骑兵部队突然出现在敌侧后,迅猛地横冲直杀,一时令日军队形大乱。日军顶不住马占山的前后夹击,竟把长官抛在后面,各自溃散。骑兵纵马追杀逃敌,那个淋漓痛快。一颗颗人头滚落地上、一股股热血四处飞溅。马占山的这次固守反击,致日军滨本步兵联队几乎被全歼,高波骑兵联队亦伤亡殆尽。之后,马占山再接再励,赶赴江桥北部河套一带指挥,命张殿九旅增援守军实施反击,又将张伪军击溃。

一天的血战,马占山指挥灵活,日伪军被打得狼狈不堪。日军哀叹是自到东北以来空前损失的一次。

江桥之后,马占山又在三间房阵地顽强苦战一周,打退了日军多门师团7个联队的无数次进攻,直到所部被打得不足2千人,方才退出江桥阵地,转进省城齐齐哈尔。

马占山顶住了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压力,苦战江桥,打响了正规军武装抗日的第一枪。这一枪之清脆响亮,回声之大,连马占山也大感意外,始料不及。

自11月5日江桥一战成名,全国各地人民、各界人士、爱国学生寄发的电文和慰问信,尤如雪片飞来。各界慰问团携带各种慰劳品,甚至赶着猪、牵着羊或怀揣现洋,奔赴前线,慰问马部全体官兵。北乎抗日救国会专门发来电文说:“此次暴日侵我黑省,举国同愤,将军保土卫民,孤军血战,忠勇义烈,钦佩莫名,尚祈整饰军旅,继续奋斗,收复失地,还我河山……”

上海《生活周刊》在发给马占山的专电中称:“奋勇抗战,义薄云霄,全国感泣,人心振奋。”当时我国著名的教育家、诗人陶行知写了一首《敬赠马占山主席》诗:

“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

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

更令人称奇的是,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为马占山抗日情形所感动,特制了“马占山”牌香烟,竟然一时畅销全国。老板当即派人向黑省运去几车烟,慰劳马占山的抗日勇士。

世界各国的报刊舆论,对江桥抗战也大加评论。《京津泰晤士报》社论中说:马占山是“在充满灾难的中国里,中国高级官吏堪称道仅有的一人……”来自四面八方的慰问电和声援信,把马占山誉为“抗日英雄”。

马占山身为旧军人,不缺钱也不缺势,但他在以往的内战场上,唯独得不到国人的赞誉和支持。今日江桥一战,却令他声名远播国内外,这是他作梦也难以想到的。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江桥一战,使其一生都罩上了抗战英雄的光环。1938年8、9月间,当他借道陕北前往重庆时,在陕北受到了毛泽东及陕甘宁边区政府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毛泽东高度赞扬马占山积极抗日外,尤其对其江桥抗战赞不绝口。

江桥,是马占山的成名之地。江桥,也是中国军队回击日军大规模进攻的第一块阵地。蒋介石想不到、亿万国人想不通,中国军队的正式抵抗始于远离内陆的黑省边陲,而第一个打响抗日枪声的竟是貌不惊人、“胡子”出身的地方将领马占山。

马占山敢为别人而不敢为,名垂抗战青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