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西府战役:彭德怀辉煌军事生涯中罕见的败仗

热度52票  浏览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彭德怀元帅戎马一生,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一直到抗美援朝战争,可以说无役不予,为建立和保卫共和国,立下了卓越的功勋,在军事史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战役典范。然而世界上没有常胜将军,彭德怀元帅在其辉煌的军事生涯中,也留下了为数不多的遗憾,西府战役便是其中之一。

久攻洛川不下,转而挺进西府

1948年3月,西北野战军取得宜川大捷之后,彭德怀鉴于当时西北敌我两军的形势,为了歼灭胡宗南部有生力量,并解决我军远离后方作战粮食和给养困难等问题,决定发动黄龙山麓战役。

3月4日,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等西北野战军领导向全体指战员发布了作战命令:为截断延安到咸阳的公路、消灭分散之敌、夺取小城市、扩大解放区,野战军司令部(简称野司)决定由张宗逊率领一、四纵队,进攻中部和宜君,三、六纵队进攻洛川。彭德怀实际上是打算通过围城打援来调动敌人主力在运动中歼灭之,并相机收复延安。

3月9日,西北野战军三、六纵队到达了洛川城下,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洛川守敌国民党整编第61旅依仗着强大的火力和地形优势,拼死顽抗。西北野战军由于缺乏攻城的重装备,数次爬城均未能奏效。敌我两军在洛川城下形成了对峙。

胡宗南收到洛川告急的电报后,立即命令在豫西的第5兵团裴昌会部去解洛川之围。而裴昌会因为害怕在野战中被歼灭,滞留在合阳、澄城、白水及其以南地区,不敢轻易北上。

彭德怀在围城打援两个目的均没有实现的情况下,及时改变了战役部署,决定乘胡宗南部主力集结在渭河以北、洛河以东地区,而后方兵力薄弱之机,大踏步向西府(西安以西,泾河与渭河之间的地区,古称西府,首府凤翔。包括今宝鸡、咸阳等地,地处关中、汉中和四川的咽喉要冲,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挺进,进一步调动、分散洛川、延安守敌以及裴昌会兵团,在运动中捕捉战机各个歼灭,并夺取敌人的军需物资和武器弹药,解决给养,改善我军装备。然而这是远离解放区,深入敌人后方作战,敌众我寡,彭德怀对此还是深有顾虑的。赵寿山也表示:部队是在胡宗南和青马(马步芳)的结合部作战,不宜深入的过多,否则有一定的危险。经过反复权衡,在请示中央并获得同意的情况下,彭德怀最终还是下定了西进的决心。

4月13日,彭德怀在马栏镇召开西北野战军旅以上干部会议,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次西府战役是调虎离山,我们威胁胡宗南的战略后方,搞他的补给基地,他就顾不上延安了,可以迫使敌人不战自退,撤出延安。只要能把敌人调过来,就可以在运动中消灭他。根据野司部署,西北野战军三纵继续围攻洛川,二、四纵队为左路,一纵为中路,六纵队为右路。渡过泾河后,左路和中路目标直指宝鸡,右路切断西安至兰州的公路,监视并抗击马步芳部随时可能的来援。16日,西北野战军三路大军同时开拔,揭开了西府战役的序幕。

宝鸡不保,徐保命亡

西府战役打响后,西北野战军主力突然间从北起职田,南到高王庄30多公里宽的正面上,在胡宗南与马步芳两个集团的结合部,以雷霆万钧之势,长驱直入,席卷南下,先后攻克麟游、扶风、岐山等9个县城,切断了西兰公路。兵锋直指宝鸡。

有西北王之称的胡宗南,多年来已经将宝鸡这个重要的战略交通枢纽经营为他的军事供应基地,在这里建有兵工厂等相当一批军事设施,并储存了大量的军事物资。守将徐保与刘戡、严明等人同为胡宗南手下的悍将,异常骄横。

老巢告急,胡宗南像热锅上的蚂蚁乱了手脚,接连电令裴昌会部分三路驰援宝鸡。洛川被围的时候,胡宗南就考虑收缩防线,放弃延安,调国民党整编17师南下。然而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一直没有下这个决心。

整编17师师长何文鼎与胡宗南是黄埔一期同学,1947年10月奉命守备延安。而此时的延安已经是孤城一座,何文鼎虽然修筑了大量防御工事,但是该部与后方的联系仅有一条漫长的毫无保障的补给线,从延安到洛川100多公里的路上,连一只像样的警备部队都没有。一旦西北野战军倾力来攻,城破军亡只是时间的问题。出身黄埔一期的何文鼎对自己所处的形势看的非常清楚,多次向胡宗南提出撤离延安,但是都被否决了,何只好坐守孤城。待彭德怀大军兵临宝鸡城下之际,胡宗南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命令整编17师南下。何文鼎接命令后如蒙特赦,4月20日接到命令,次日凌晨,即率部队仓皇撤出延安,逃向洛川。

被国民党军占领了一年一个月又三天的革命圣地延安,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整编第17师到达洛川后,没有进城,而是和洛川守敌一起继续南逃。一路上遭到西北野战军的多次打击损兵折将,丢弃了大量装备和物资。5月1日,到蒲城才站住脚。5月10日,蒋介石在西安太乙宫接见了何文鼎等人,当面怒斥何:怕死,无耻!并将其撤职查办。我军收复延安给予蒋介石在政治和心理上的沉重打击由此可见。

4月26日,西北野战军第三纵队解放洛川。

胡宗南为保住后方补给基地宝鸡,忍痛放弃了他损兵折将得来的延安城。可宝鸡最终还是被西北野战军于4月26日攻克了。4月24日,胡宗南电告徐保,已令马家军星夜增援,要求他以现有的兵力固守。25日深夜,西北野战军一、二纵队主力向宝鸡发起了猛烈进攻。至26日上午,一纵、二纵相继攻入城内。徐保见情况不妙,将师部转移到铁甲车上,准备西窜。但是开出不远,即因铁路遭到破坏,无法继续前行。据国民党整编第76师少校参谋武乃栋回忆,当时有人建议徐保迅速弃车,徒涉渭河南逃。徐对参谋长袁致中说:“眼看大势已去,我先撤出,你在车上继续指挥作战。”袁以在西安的家小相托付。徐保生气地说:“那么你突围渡河去,我留在车上,一个革命军人还怕死么!”袁致中听后只好劝徐先走。徐保换了士兵服,刚打开铁甲车门,即被我军炮弹击中,重伤倒地。被俘后不久即丧命。国民党守军土崩瓦解,我军解放了重镇宝鸡,缴获了足够使用两年的弹药物资。

徐保和刘戡、严明等数名国民党高级将领接连毙命,在很大程度上撼动了西北国民党军的士气。蒋介石到西安召集胡宗南部下的将官们在翠华山祭奠刘戡等三人时,曾说到:“我们今天还能在这里祭奠他们,如果你们作战不努力,恐怕我们死后,就没有人来掩埋,更谈不到祭奠了。”其凄惶之心,可见一斑。当时在西安城里的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副对联,上联是:“刘戡戡‘内乱’,‘内乱’未戡身先死”,下联是:“徐保保宝鸡,宝鸡不保命也亡”,横批是:“纪律严明”。这是群众对国民党政权及军队腐败无能的蔑视和嘲讽。

至此,彭德怀在马栏镇军事会议上提出的调虎离山的战略意图,已经基本上得到实现。

在这一阶段作战过程中,国民党方面也逐渐认识到,西北野战军主力大举西进远离后方,应当抓住这个有利的时机:蒋介石命令胡宗南“彻底以大军轻装尾匪穷追,不使稍有喘息之能力,尤应不分界域越境追击,马继援部应协力向西南堵击,务将匪军完全歼灭”。在蒋介石的严厉督促之下,胡宗南集中了西北国民党军主力共10多个旅的兵力,向宝鸡杀来。负责陇东防务的国民党整编第82师马继援部也奉命日夜兼程向长武等地急进,截击西北野战军。

危急之际,彭德怀向警卫员要来了手枪

此前,彭德怀数次围城打援均未能实现,这次终于将敌人调动起来了,他决定在运动中再歼灭一部敌人。根据野司命令,六纵教导旅在长武、彬县地区转入机动防御,保障我主力右侧后的安全;四纵以及二纵的独六旅在武功至凤翔地区转入机动防御,保障我主力左侧后的安全。

几乎与一、二纵占领宝鸡同时,裴昌会部在扶风杏林镇突破四纵的防线。四纵在既未请示上级又未通知兄弟部队,即自行撤退到岐山东北的山地,致使裴部长驱直入,直逼宝鸡。与此前后,马步芳的整编第82师也突破了教导旅在长武一线的阵地。

据原国民党将领韩有禄、马尚武回忆,长武之战前后,马继援接到赵寿山的一封信(赵和马曾是国民党陆大将官班同学)。信的大意是:解放军主力已接近马的防区,因为有同学之谊,所以奉劝马退回青海,或者投向解放军。希望马以人民利益为重,不要再为蒋介石充当炮灰了。若能如此,全国解放后,一定会有光明的前途。如果同意,可派人来联系等等。马继援却执迷不悟,反而企图以此来向蒋介石表忠心。在马步芳的授意下,他将原信转送时任国民党西北行辕主任张治中处。他还对记者说,赵寿山让我派人和他联系,我派骑八旅和青保骑一团去了,没有找到他。今后我还要派更多的人去找他。

风云突变,西北野战军主力陷入了敌人左右夹击的不利形势,一、二纵更处于背水侧敌的险境。

敌人来的很快。4月27日这天,彭德怀率领野司机关驻在凤翔南的屈家山村,与胡宗南部相距不过几十里,前线的枪炮声不时传来。彭德怀遇事不慌,沉着冷静、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部队的行动。他命令一、二纵将兵工厂、军火库以及来不及转运的军事物资统统炸毁,两纵队主力于28日拂晓前全部撤出宝鸡,迅速摆脱敌人。

但是,当时攻克宝鸡的我军部队正在分散做群众工作、转移军事物资。彭德怀命令电台马上联系每个纵队,由他亲自布置撤退路线和集结地点。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特别关照一、二纵队,集中一个团,撤一个团,集中一个旅,撤一个旅。天色将晚,枪炮声越来越近。野司警卫部队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正在挖工事,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由于有一支部队还没有联系上,彭德怀坚持要将电报发出去,自己再走。面对着战友们焦急的催促,彭德怀向警卫员要来左轮手枪,带在身上,说:“只要部队撤出去,我个人没什么,我还可以带警卫营打游击”。一直到和各纵队联系完毕,彭德怀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率领野司人员顺利地摆脱了敌人向北转移。

在西北野战军左右两路相继打援失利、攻克宝鸡又迅速撤离的情况下,国民党整编第82师马继援部相当猖狂,再次袭击六纵教导旅,4月29日攻占旧永寿县、旬邑等地,切断西北野战军和陕甘宁根据地的联系。马继援占了点便宜之后,狂妄之极,对外宣称:我们不能把陕北的共军消灭完,否则老蒋会把我们调到山西战场去。蒋介石和胡宗南也借此机会大造舆论,还组织了一个中外记者参观团到战区参观采访,大力吹捧马继援。胡宗南在给马继援的祝捷电报中称: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兄足以当之云云。

彭德怀准备寻找战机,歼灭整编第82师一部或大部,狠狠地打击一下这股敌人的嚣张气焰。5月6日在马头坡遭遇战中,我军将马继援的乘马(据说,这是马步芳最喜爱的一匹新疆大青马,在马继援赴陇东作战前夕送给他的)击伤,马本人几乎毙命。但是裴昌会兵团一改过去密集方阵推进的作战方式,实行几路并进长追不舍的战术,为避免兵力分散,所过之处均不留兵守备,企图依仗数量上的优势围歼西北野战军主力。我军寻歼马继援部主力的计划再次落空。

在敌人重兵“围剿”之下,彭德怀等人率领西北野战军主力,从5月5日开始历经屯子镇、荔镇、肖金镇、三不同、东平镇等数次苦战。于12日转移到老解放区马栏、转角、高王镇地区,终于摆脱了敌人。

西府战役至此告一段落。此次作战,西北野战军转战1500多华里,深入敌人后方,连克重镇,彻底打乱了胡宗南的部署,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收复了延安,战果辉煌,但同时损失也较为严重。因此野司决定彻底开展“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民主的检讨经验教训”。

赵寿山说:彭老总能打大胜仗,也能打好败仗,是真正的大将军

5月26日,彭德怀在洛川土基镇主持召开了西北野战军前委第二次扩大会议。贺龙、林伯渠、习仲勋、王维舟等人参加了会议。

会上彭德怀首先对西北我军的春季攻势做了总结。他指出我军经过长时间的连续作战

,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同时也暴露出许多缺点和某些错误。在谈到西府战役时他说:出击西府的方针是正确的,光复延安,夺取洛川,扩大并巩固了黄龙分区,歼敌2.1万人,一度攻克县城14座,摧毁了西北敌人补给基地宝鸡,在相当范围内扩大了我党我军在国统区的政治影响。

接着彭德怀率先承担了战役后期失利的主要责任。他说,战役领导机关战役直接指导者应负责任,也就是我个人应负更多的责任。彭德怀认为之所以造成失利、被动的局面主要有三点:首先,出发前准备不充分。其次,对个别纵队内部情况了解不深刻。对四纵队党委中存在严重的自由主义,对干部放任,内部不团结,斗志不坚强等问题没有深刻了解。第三,对敌人估计不足。在敌情判断上,对胡宗南能在短时间内集结11个旅增援宝鸡估计不足,对马步芳部实力缺乏充分认识,特别是对胡马两部能积极配合认识不深刻。由于敌大我小的客观情况,主观上想利用敌人阵营的若干矛盾,过分强调利用敌人矛盾才吃了亏。说到这里,彭德怀用手指着自己的脑门说:彭德怀呀彭德怀,你的马列主义就是没有学通,一格一格的。只看到胡马闹矛盾的一面,忽视了胡马两军在反共反人民这一基本点上完全一致的一面。打了礼泉应该观望一下再打出去,没停。打了扶风,应该背靠麟游,钳制马军,消灭胡军一部,可是我们又前进了。说到这里,彭德怀感慨万千,语重心长地说:“一个人哪,‘悬崖勒马’是不容易的。”

彭德怀毫不留情地严厉批评了造成战役被动局面负有直接责任的部队负责人。他说:四纵队负责同志采取严重的自由主义态度,已影响其内部团结,以致邪气抬头正气遭到压制,发展到不执行命令几次丧失有利战机,放弃与放走可能与应该消灭的敌人。他声色俱厉地说,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从给革命造成的损失说,应该是砍脑壳的。接着又质问四纵队干部:你有电台,完全可以请示报告,敌人力量大抗不住也可以报告。而你既不抗击于歧山之东,又不抗击于歧山之西。你撤,既不通知友邻部队,又不告诉我们,总该打个招呼吧。部队在行军路上住老乡的房子,走时还给房东打招呼嘛。你们的组织纪律性哪里去了。你不恨敌人我就恨死你。战争是流血的斗争,要求各级军事指挥员、政治委员要有高度的责任心,不能丝毫疏忽。指挥员失职,必然带来意外的损失和不应有的流血牺牲。

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到土基镇后,同各纵队首长广泛交谈。经过调查研究后,他在5月31日讲话中指出:西府战役“彭总的决心是正确的,我们缴获了不少弹药、武器、汽车和物资,特别是因此收复了延安,对全国全世界影响都很大。但是在实现彭总这一正确决心的过程中,某些将领出了毛病,造成了美中不足,……至于不执行命令,那是平时治军不严造成的,党纪军纪所不容。问题在下面,责任在上头,纵队首长要负主要责任。”

四纵队指挥员在会上做了深刻检讨。会议对因不执行命令造成整个战役失利负有直接责任的个别旅团干部给予了纪律处分。彭德怀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个别同志表示不理解。为了做通这些同志的思想工作,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在土基会上的发言中,意味深长地说:彭德怀同志有德有怀,有威可畏呀。彭总有坦荡的胸怀,你愈是了解他,甚至受他的批评越多,便越能深刻的感受这一点。经历西府一战后,赵寿山副司令员也感慨地说:彭总忠诚感人,他能打大胜仗,也能打好败仗,化险为夷,转危为安,是真正的大将军。

西北野战军根据前委扩大会议决定,于六七月间在黄龙、韩城地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政治和军事整训,开展了评斗志、评政策、评工作、评作风、评功查过的“四评运动”。土基会议,对西北野战军严肃军纪、提高战斗力起到了重大作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