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内幕:苏联秘研生物武器 曾泄露引爆炭疽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网-环球时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77票  浏览20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10日 23:00

  小城离奇感染炭疽 德媒捅出惊天内幕

  美国作家大卫?霍夫曼的专著《死亡之手:不为人知的冷战军备竞赛及其危险遗产的故事》,获得了2010年非小说类普利策奖,该书首次公开披露了苏联在冷战时期秘密研制生物武器的内幕。书中引用的内部档案资料还描述了苏联领导人在面对质疑时是如何进行掩盖的。如今,真相一步步浮出水面,但冷战遗留的问题仍是这个世界的重大威胁。

  一场炭疽热揭开冰山一角

  1979年四五月间,苏联城市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暴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炭疽热病,4月4日开始出现病例,随后有人死亡,4月19日达到高潮,一天就增加10多个病人,事件一直持续到5月份。据参与治疗的医生说,总共有96人得了炭疽热病,其中17人是皮肤感染,他们最后被治愈。79人属于肠胃感染,这些人中有68人死亡。后来又有一些死亡病例出现,确切的死亡数字不得而知。当时在斯城负责应对流行病暴发的贝比奇博士回忆说,最严重的时候有些人就死在行驶的电车上,或者在家里死亡,一切都那么突然,根本来不及叫救护车。

  有一个现象令人关注,那就是感染了炭疽热的病人几乎都工作和生活在一个军用微生物工厂附近。苏联当局想把这事压住,但德国的报纸“揭开了盖子”。西德法兰克福一家俄语报纸离苏联移民社区很近,了解到了情况,于1979年10月率先报道了此事。随后,《图片报》把这事捅了出来,引起美英等西方国家的关注,它们纷纷怀疑是苏联的生物武器计划导致了这场灾难。美国方面认为,从军用微生物厂里泄露出来的炭疽热病菌是罪魁祸首,但苏联方面称是由于市民在私人屠宰厂购买并吃了被污染的坏肉感染的。1980年3月24日,苏联塔斯社发表题为“说谎的细菌”的文章,代表了苏联人的观点,那就是这是一场炭疽热的自然暴发,是一种地方病,美国的指责是刺激军备竞赛并加剧两国关系紧张计划的一部分,是对1972年生物武器条约合法性的质疑,是对苏联展开心理战。

  专家叛逃引爆危机

  西方国家的怀疑是有理由的。事实上,就在1972年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仅仅一年,苏联就成立了负责生物武器项目的秘密机构“Biopreparat”。在鼎盛时期,它有20至30个军用和民用实验室与研究机构,拥有3万多名工作人员。另外,苏联国防部的生物实验室里还有1万多名工作人员。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披露的文件显示,西方国家一直怀疑苏联在秘密研制生物武器对付美国和英国,并对此提出了抗议,后来,一些参与生物武器研制项目的苏联专家叛逃到英国等西方国家,透露了计划的详细情况。

  1989年10月底,“Biopreparat”的一位主管符拉迪米尔?帕斯切尼克成为首个叛逃到英国的苏联生物武器专家,他向英国人详细介绍了庞大而又雄心勃勃的“Biopreparat”机构,英国随后将他的供述完全告知了美国。帕斯切尼克透露说,苏联的生物战研究成果比美英情报机构估计的要大十倍。后来又有数位前苏联科学家叛逃,向西方情报机构提供了苏联生物武器研制计划的详情。

  当年的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国防部长亚佐夫和政治局委员扎伊科夫等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一军工项目。一份关键的备忘录显示,苏联官员意识到帕斯切尼克可能向西方国家披露了许多秘密,于是开始着手解决这一棘手的问题。在1989年底的美苏马耳他峰会结束后几个星期,苏联官员开始讨论就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热暴发的事情向西方国家解释。说什么?说多少?意见极不统一,高层官员间甚至爆发了激烈的冲突。1989年12月19日的内部备忘录称,尽管在国内外都遭到质疑,苏联高层仍决定继续掩盖真相,坚称炭疽热的暴发是自然原因。但备忘录也暗示,军用工厂与此可能有联系。1990年1月5日,在谢瓦尔德纳泽领导下,苏联外交部决定进行适度公开,向西方说明事件正在调查,并暗示可以就调查结果以及其他问题进行沟通。这一决定遭到国防部的强烈反对。1990年1月10日的一份备忘录显示,亚佐夫强烈反对,他说,军工厂里并没有发生事故,也不应该与美国交换信息,因为这与苏联“从来没有生物武器”的声明相矛盾。外交部最终选择妥协。

  但是,得到了帕斯切尼克口供的美英却在悄悄地与苏联对抗。1990年5月14日,两国驻莫斯科大使采取联合行动,提出正式抗议。第二天,扎伊科夫将一份信函交给了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扎伊科夫在信中有选择性地向戈尔巴乔夫介绍了苏联生物战项目的历史与活动。无论以前如何,戈尔巴乔夫至少当时是知道了生物武器的一些详情。

  叶利钦认可西方的指责

  两天后,美国国务卿贝克应邀与谢瓦尔德纳泽一起前往苏联历史名城扎戈尔斯克进行观光游。贝克有备而来,准备了一小片纸,上面写着美国知道的一些情况。两人只带了两个翻译,贝克提出了生物武器问题,并将那张纸递给了谢氏。贝克后来回忆说,谢瓦尔德纳泽看后说,他认为不可能,不过他将调查。1990年7月,贝克又递给谢瓦尔德纳泽一张纸条,上面列举了美国对生物武器的关切,谢氏决定8月份与贝克在贝加尔湖会晤。

  7月27日和30日,苏联官员两次在亚佐夫的办公室起草谈判要点,谢瓦尔德纳泽将据此应对贝克。8月1日,会谈开始了,谢氏告诉贝克:“我们没有生物武器。”后来,谢氏在回忆录中提到:“很有可能,因那段我不打算说的不愉快的事,吉姆(指贝克)对我的诚信产生了一些怀疑。”他还补充说:“说谎往往是徒劳的。”

  谢瓦尔德纳泽信誓旦旦的话没能打消西方的怀疑,后来双方又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谈判,最后,英国和美国组成的科学家访问小组于1991年1月对苏联进行了首次调查。前去调查的西方科学家一无所获,因为那里的设备有不少是新的,发酵罐也被清洗得非常干净。这更加深了他们的怀疑。事情直到叶利钦当上俄罗斯总统后才公开化。

  叶利钦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事件有些关联,炭疽热暴发时,他在那里任书记,但他不知道内情,他认为克格勃和军队向他说了谎。1992年2月,他与美国总统布什举行峰会时说,同意美国对苏联违反1972年生物武器公约的指责,而且也承认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热是苏联生物武器设施造成的一次事故。5月27日,叶利钦透露了他跟布什的私下谈话:“布什先生,我们仍在欺骗你们。我们承诺消除生物武器,但一些专家竭力阻止我了解真相。不过,我已经抓了他们的现形,我发现了两处试验地点。他们用炭疽热病菌污染那里的土地,然后让野生动物到那里,科学家对动物进行观察。”

  不过,即使在苏联解体后,有关生物武器的秘密仍保守了很长时间。只是,事实终究无法掩盖,相关秘密正慢慢为世人所知。另一方面,尽管苏联已经解体,危险却依然存在,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将是人类共同关心的事件。(环球网-环球时报)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湖南衡阳网友
2011-09-12 11:26:37
我儿独生子女,大学毕业生,去年十二月入伍,现在武警某部服役,在今年8月22日的一次训练中,由于体能差,没能完成班长下达指定的任务数量,班长冲上前去一记耳光将我儿击倒,我儿顿时如雷惯耳,双手抱头蹲了下去,左耳滴血开始呻吟痛哭,班长呵令我儿“立正,放下双手,说:你耳朵没聋,我来把它补通”,瞬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力击出第二掌。现经五家知名权威医院检查拍片诊断:我儿左耳受爆炸性气体冲击,耳鼓膜斯裂性穿孔面积达二点五乘三个毫米以上。又经法医鉴定:我儿左耳受钝器打击,“参照《人体轻伤鉴定标准》第十一条,第二项规定,该损伤属轻伤”。军人家属为弱势方,对方为特殊武装集团属于强势一方,军人家属如何维权,请业内维权专家给予指点。联系电话{办公室}:0734——4269830
全球军事网广东广州网友
2011-04-02 16:23:06
全球关注的新焦点:“白马事件”等四大案

    “白马事件”等四大案已成为全球有识之士和新闻媒体关注的新焦点, 这里涉及到非常综合的问题,其中主要是涉及到社会的法治问题、人权问题、物权问题等等。
      其中我认为之所以引起全球这样广泛的关注的重要原因,就是世界著名的哲学家、书画家罗国正先生的财产不断地被受到侵占,这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社会的挑战,有兴趣的人请在互联网上查“白马事件”等四大案,特别是希望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们要不断关注查处“白马事件”等四大案的进展,我们也热切希望中国政府以最快的速度查处这案件。
                                                                                   (世界观察员)
举世瞩目的“白马事件” - 江南杂谈 - 浙江在线·潮鸣天下社区
http://bbs.zjol.com.cn/thread-1555188-1-1.html
   
全国人大代表应关心“白马事件”等四大案
http://hellobj.thebeijingnews.com/thread-15557-1-1.html

世界著名的哲学家、艺术家在广东反复被抢劫__二度空间--法律博客网站 www.fyfz.cn
http://zhwcl666.fyfz.cn/blog/zhwcl666/index.aspx?blogid=293434

中国巨贪揭发材料(4篇)
甘肃博客:http://blog.gscn.com.cn/?uid-4682-action-viewspace-itemid-55768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