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石家庄曝出土地大案 七国土官员侵吞6000万落马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京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49票  浏览3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15日 02:23

  一处1000多亩无法耕种的土地,被虚报为可复垦6000多亩耕地,以换取建设用地指标。指标被买卖,最终有6000多万元被侵吞。发生在河北的这起土地腐败案,已致8名当事人落马。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腐败链条中,省、市、县三级国土部门7名“大员”,外加一县委书记,各自利用手中权力,环环相扣,织成了一张腐败的网。

  目前,该案在司法上基本尘埃落定,但被戕扰的农民利益,仍无处伸张。

  一切从高邑县南焦村开始。

  南焦村,位于石家庄向南60公里。一年来,这个村的村民盯着电视,密切关注着国土局官员们的消息。

  2009年11月初,石家庄市国土局土地利用处处长童书生下班前接到局纪委通知,要求他协助有关方面调查。他被带走后再未露面。

  当年11月13日,石家庄市地产集团原总工程师赵献珍被“双规”。

  不到两周后,2009年11月25日,石家庄市地产集团总经理付素林“消失”。有关他被“双规”的消息迅速传开。

  随后,石家庄市国土局原局长、已调任省国土厅副巡视员的顾旗章,在去周边区县视察时,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不久,已退休的河北省国土厅副厅长史东升被“双规”。

  一个多月后,时任石家庄市国土局长师吉奎被“双规”……

  随着土地“大员”们一个个落马,系列窝案的隐秘触发点逐渐清晰,共同指向了石家庄最南端、石家庄最小县———高邑。

  被强推的瓮窑地

  200多人,开着40多台铲车、挖掘机,带了两箱手铐,浩浩荡荡开进了南焦村

  曾经,在高邑县富村乡南焦村等3个村子所属的一片山岗上,散布着上百座瓮窑(烧制大瓦缸的窑厂)。这里属于高岗旱岭,土地贫瘠,加之取水困难,无法耕种。

  南焦村的老人介绍,这里盛产耐火土,百年来就一直烧瓮。上世纪80年代初,村民响应改革开放号召,并得到了国家贷款,建起了几十座瓮窑。到2000年初,瓮窑生产日渐萧条,90%以上停产。

  瓮窑是村民的建设用地。村民一直向村委会缴纳着承包款。

  村民李素岐等人回忆,4年前,2006年7月23日,突然有大队人马出现在村头。高邑县两名副县长率领公安、国土、环保、计生等部门200多人,开着40多辆小轿车,40多台铲车、挖掘机,并带了两箱手铐,浩浩荡荡开进了南焦村。

  随后,南焦村的电被停,广播和电话线被掐断。

  村民凌爱珍说,她家建在窑厂上的住房被强拆时,她被从家里拽出来,推土机就冲向了她家的房子,16间房转眼被夷为平地。“我家里还有400多斤小米也被埋了”。

  数小时内,山岗上44座瓮窑和村民们的一些住房,被夷为平地。两名反抗的村民被带走。

  3个月后,时任河北省国土厅副厅长史东升、石家庄市国土局长顾旗章和土地利用处长童书生等人来到了这片废墟上。他们转了一圈走掉了。

  村民不知道的是,当年10月13日这片废墟通过了省国土厅“验收”成为“耕地”,并由此置换到建设用地指标。

  此后,南焦村再无人问津。瓮窑被夷为平地的村民,从此成为一个个访民。政府每个窑补偿了1000元,村民都激烈反对。

  而在另一层面,在部分国土官员那里,故事发展为隐秘于纸面的数字与金钱的游戏。

  那片1700亩的烧瓮的土地,被篡改图纸,以6400多亩地上报,并最终置换到近5000亩建设用地指标。而所得巨额收益,被层层“漂白”,纳入了国土官员们的私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