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媒体称中国军品努力进军拉美 已售墨105mm火炮

热度98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27日 11:44

资料图 中国新型105毫米轻便型牵引榴弹炮

据“欧亚评论”(EurasiaReview)网站2月22日刊发美国“拉丁美洲事务委员会”(Council on Hemispheric Affairs,缩写为COHA)的分析报告称,近些年,向拉丁美洲不断增多的武器销售引发了美国的关注和担忧;美方认为,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方面通过军售买卖持续对拉美国家进行势力的渗透。

文章称,近年来俄罗斯军方销售十分频繁,以至于这种销售已经不会再登上新闻的头条。尽管如此,华盛顿政策制定者继续表明关注伊朗在拉丁美洲影响力的上升。还有人危言耸听称,俄罗斯希望向该地区输入武器,从而挑起“温和的军备竞赛”以威胁美国在西半球的统治权。持同样观点的追随者坚持,沿用冷战思维和视角来审视俄罗斯或中国的发展;它们在一定意义上威胁着美国国内的安全。与此有所区别的是,很少能听闻美国对其它国家(例如:以色列或是法国)向该地区出售武器而感到担忧。

俄向委内瑞拉及其它拉美国家出售武器

近年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ávez)已经计划并公布购买武器装备,特别是向俄罗斯和中国寻求军售买卖。据悉,委方已经购买了苏霍伊战斗机、直升机(型号包括米-26、米-35、米-17、米-28N),以及10万把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Kalashnikov),还包括制造武器的生产和维修设备。2007年年中,查韦斯还从俄罗斯购买了5000把拥有“战地之虎”之称的德拉古诺夫(Dragunov)狙击步枪。

目前,委内瑞拉正在建造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型号AK-103)的生产工厂,并配套建设生产弹药的工厂。然而,根据文章作者对委内瑞拉专家的采访,兵工厂的建设曾经一度因为财务问题推延数年之久,主要原因是由于俄罗斯方面拒绝在委内瑞拉支付相关费用之前,向其提供武器。

2010年年末,许多新闻机构都相继报道了俄罗斯方面通过了向委内瑞拉提供总额高达40亿美元的贷款。查韦斯总统公开表示,该笔贷款将用来购买用于“防御”的其它武器装备;其中应该包括92辆T-72型坦克,以扩充委内瑞拉的军械库。根据联合国和其它外交渠道透露的消息称,俄罗斯还将向委内瑞拉军方提供1800枚肩扛式防空导弹。这些导弹的型号是由委内瑞拉的武器承包商所决定的,它们是著名的Igla-S (SA-24)型导弹。

为了增加经济收益,发展同这些拉美国家在政府和军事方面的友好关系,俄罗斯还向其它地区出售了大量武器装备,这一切都是俄方“军事政策”中的一部分。在2009年2月,玻利维亚和俄罗斯之间签署了价值1亿5千万美元的协议,确保其军队现代化建设(莫斯科有待于执行该协议)。此外,俄罗斯的官员也向玻利维亚表达了希望向其销售1017架5B直升机和安东诺夫(Antonov)安-148飞机的意愿。

同时,俄罗斯还在与众多其它的南美国家进行武器销售磋商。包括在2009年,向厄瓜多尔出售一架米-8/米-17型直升机。同年间,向巴西出售了12架米-35M型直升机,合同金额高达1.5亿美元。此外,乌拉圭向俄罗斯订购了48量多功能两栖战车(型号GAZ-3937)。秘鲁委托俄方升级其直升机编队,并购买了数架米-17型直升机,其中还包括在2010年订购的6架同型号直升机。今年2月底,秘鲁媒体报道称,首都利马将在3月份接收两架米-35型直升机。直升机对于秘鲁军队来讲尤为重要,由于地处安第斯山脉的高原地区,直升机可以轻松到达高海拔地区执行任务。

其它武器装备供应商

公平的讲,在该地区,不只有俄罗斯才能炫耀他们销售的武器装备。很多欧洲国家及以色列,都在向拉美国家兜售他们值得称赞的武器装备。同时,中国也在那些国防预算上升的拉美国家不断增加其影响力。有一个例子是没有俄罗斯参与的交易,巴西曾计划建造核潜艇,时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当时还是军事独裁集团统治这个国家的时期(1964-1985)。目前,法国正在帮助这个南美巨头(巴西)建设大量军事设施。原定的目标是2015年,但到目前为止,乐观估计要到2021年才能完成潜艇建造。同时,法国还卖给厄瓜多尔两套声纳系统,并已经配备在其209型潜艇上。

通常情况下,法国向拉美国家出口武器的项目并不引人注意。今后,法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巴西的核潜艇项目,进一步扩大在该地区的市场。特别明确的是,法国希望增加其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公司(EADS)旗下的欧洲直升机公司的产品(EUROCOPTERS),以及“阵风”系列战斗机(Rafale warplanes)的出口。并且在其他地区譬如非洲和中东,努力赢得更多的潜在客户。巴西政府已经购买了50架欧直飞机,并在考虑接下来订购“阵风”战斗机的计划。在总统卢拉管理时期,巴西曾计划购买一定数量的“阵风”战斗机用来升级空军装备。报道称,新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则正在考虑其它的选择。

据悉,其它欧洲国家也在试图通过自己的渠道建立与拉美国家的联系;其中就包括西班牙和德国。西班牙向委内瑞拉销售巡逻船;与此同时,德国在2009年则向智利出口了60辆“美洲虎”2型坦克和146辆“黄鼠狼”(Marder)机械化步兵战车。此外,以色列在拉美国家的军备销售也十分活跃。哥伦比亚武装部队从以色列方面购买了很多“幼狮”(Kfir)战斗机,并且双方还签署了关于以色列伽利尔(Galil)突击步枪专利转让协议。除了向哥伦比亚销售武器以外,以色列还向厄瓜多尔出售了6架无人飞机(无人机型号:苍鹰和搜索者)。此外,巴西还购买了200枚“德比”(Derby)超视距空空导弹,用以装备其F-5E战斗机。

长久以来,拉美国家一直是美国武器装备的购买者。尽管近年来,美国同巴西之间的关系趋于冷淡,但这从未影响双方的武器买卖。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资料表明,美国向巴西出售包括7套EDO-997声纳系统,8套AN/APS-137(V)合成孔径雷达系统,30枚Mk-48鱼雷,16架黑鹰直升机,以及8架S-70N海鹰直升机。除此之外,近年来,哥伦比亚武装部队还从美国购买了大批黑鹰直升机。同时,智利政府也从美国购买了F-16战斗机。

中国——正在上升的供应商

尽管无法忽视美国、俄罗斯,以及其它主要欧洲国家作为武器供应商的存在;但中国依然十分努力的进入这个市场。举例而言,中国向委内瑞拉出售了雷达系统

(10套JYL-1远程三坐标警戒引导雷达);在2009年向厄瓜多尔出售4个型号的YLC空中搜索雷达系统,并向玻利维亚出售了多架K-8战斗机。墨西哥也购入了中国口径为105毫米的火炮。在2010年,中国曾试图向秘鲁销售MBT-2000型坦克,但尚未能达成该协议。

当然,中国武器也有自己特定的市场。而中国进入拉美武器市场也并非易事,中国的武器素来被冠以廉价、粗糙等形容词,不如俄罗斯的武器成熟。但是,中国特别针对那些国防预算较少的国家展开销售;玻利维亚购买中国的K-8战斗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地的军队是否愿意改变使用中国制造的武器;估计他们已经习惯使用其它供应商提供的武器。秘鲁就是很好的例子,这个安第斯山脉的国家拥有大量美国和前苏联的武器,其部队已经使用这些武器数十年时间;特别是“米”系列直升机。相比之下,俄罗斯的直升机已经经受了时间的考验,这就给中国销售自己的直升机造成了很大困难。

当然,中国武器的销售还是有潜在增长空间的,这将得益于军事教育交换学生的项目推进;例如,拉丁美洲国家的军官前往中国进行军事培训和学习,这将使得拉美军官逐步信任亚洲国家的武器产品。现今,许多拉美国家的初级军官就读于中国的军事学院,这为未来拉美和中国军官之间建立联系铺平了道路。美国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国家安全学院的助理教授埃文-艾利斯(R. Evan Ellis)曾发表一篇题为“中国在拉丁美洲软实力:案例研究”的报告,艾利斯解释说:“在拉美和中国军事交流的平台上,有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那些前往中国参加交换学习的拉美军官往往会被同事所取笑,而但那些去美国参加学习的军官却不会有这样的遭遇。”换言之,中国的军官还没有和拉美军官建立强有力的人际关系;而正是要达到这种紧密的关系才能保证拉美军官在未来将中国武器装备作为他们采购的主要候选者之一。

尽管对于俄罗斯和美国而言,他们和拉美国家紧密的关系依然比较安全,以至于他们还将在未来继续作为这些国家主要的武器供应商。中国需要时间来说明他们的产品能够成为拉美国家最好的选择。尽管中国还有可能继续成长,但暂时来讲他们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因此,美国、俄罗斯和其它欧洲国家还将在未来几十年里继续享受他们的优势。

可见的危机

最近几年中,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还有布什当政期间的官员及政策制定者连续不断的发表了很多文章提出警告,直指俄罗斯在拉丁美洲武器贸易方面不断增长的势头;特别是在委内瑞拉。新保守派如此的思维模式和两级化的世界观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不言而喻,问题的主要原因还是对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批评,他拥有强烈的反美立场,并且是一个左派激进人士。甚至一些美国国务院官员都能感受到这种民族主义浪潮席卷而来,这将更加威胁到该地区的和谐稳定。

冷战过后,支离破碎的意识形态依然审视着世界,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俄罗斯(一些强硬的保守派出于安全考虑,依然保持着这些观点)。例如前任政府官员、小布什政府的美国主管西半球事务助理国务卿罗杰-诺列加(Roger Noriega),现就任于美国企业协会;还有一些立法者,例如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斯-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他从1989年开始便成为政府官员。列举出的两个例子都能说明,单一的意识形态一直在影响针对拉美国家政策的制定,并且会使政策发生歪曲。不幸的是,当我们更加接近拉美时,我们在美国国会中却缺少了很多拉美改革分子;特别是参议员泰德-肯尼迪(Senator Ted Kennedy)的去世,以及参议员克里斯托弗-多德(Christopher Dodd)的退休让这种情况日趋凸显。

根据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2010年6月的报告,彼得-布鲁克斯(Peter Brookes)指出:“查韦斯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向俄罗斯购买武器,但却没有受到美国的威慑。”但更令人担忧的是,根据布鲁克斯的报告,查韦斯对核能很感兴趣,并正在寻求俄罗斯和伊朗的协助。这使人们在脑海中浮想联翩,“在离我们海滨不远处存在对我们的核威胁”。此外,美国著名右派分析家科恩(Ariel Cohen)也警告说:“查韦斯近期宣布,委内瑞拉将从俄罗斯购买大量坦克及武器,这一举动已经向外界发出信号,两国军事联系日渐,紧密将在这个半球制造麻烦。”另外,美国指责查韦斯支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以及其它非法的毒品交易组织。查韦斯则对此项指控给予多次否认。

在查韦斯多次访问俄罗斯之后,两国的双边关系不断升温。同样,俄罗斯高级能源官员、现任副总理谢琴(Igor Sechin)也曾在2010年7月时对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展开访问。当时,两国从能源到军事各领域达成众多协议。正是多次的访问巩固了两国之间的关系,这也引发了分析家科恩(Ariel Cohen)的观察和思考,他的另一篇报告指出:“俄罗斯-委内瑞拉共同统治,象征地缘政治势力挑战美国的领导权和影响力。”今年1月,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哥伦比亚发表讲话,他重复着自己以及他的政党传统对拉美的右翼认识,简单的将委内瑞拉定义为威胁安全的国家。

战争与武器之间的联系

华盛顿拉美问题办公室有一篇题为“美俄武器:南美不断购买”的报告,其中指出“无论你是否称之为军备竞赛,其本质都是武器销售的增长;在2008年,南美的12个国家总共花费了超过500亿美元用于军费开支,这一数字相比2007年增长了30%。”该报告表达出了一些普通的关注点,是保守代表传统基金会和美国企业协会所一直强调的;但文章表达的观点并不激烈,其中指出南美“军备竞赛很可能将引发历史悬而未决的冲突,导致该地区各国之间的不信任和恐惧。”其实,有许多未能解决的冲突困绕着整个拉美地区。例如,智利和秘鲁之间海域纠纷,目前正在海牙国际法庭审理之中;另外还有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之间的边界之争。无论如何,军备竞赛与不可避免的地区冲突之间是否存在联系还不能完全确定。

结论

尽管很多拉美国家在各种问题上都无法达成一致,但这种分歧通常很少会发展到军事冲突,就更不用说战争了。近期的例子只有在2008年,由于边界争端,委内瑞拉向其与哥伦比亚的边界派出一部分军队。因此,拉美国家仅仅是在继续谨慎的建造他们的军械库,而这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发生地区性的军事冲突。

俄罗斯继续向拉美提供各式各样的武器,也不一定会引发军备竞赛,更不用说国家之间发生战争。尽管,很多中南美国家都经历过国家之间局势关系紧张的情形,但很少会导致邻国之间的冲突。在过去几十年里,这样的战争和冲突鲜有发生。回顾拉美近代历史,军备同国家战争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斯年)

(责任编辑:郑顺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