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兵法》的美学价值

热度152票  浏览2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孙子兵法》作为兵学经典,蕴含的极大的美学价值也是显而易见的,美学作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与哲学、心理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研究《孙子兵法》的美学价值,对研究其哲学、心理学价值乃至整个《孙子兵法》体系的知识含量,都大有裨益。

  1、兵法是艺术

  兵法是一种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分支,与我们通常所说军事艺术、战争艺术、指挥艺术等一样,兵法也是艺术。因此,连绵不断的史书多将兵书著录《艺文志》。围绕兵法,古人还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如鬼谷子夜授兵法与孙膑,黄石公三折张良授其兵法于圯上,等等。在现代,兵法常被收入文学选集,有的篇章还被选进中学语文课本。从古至今,作家在进行军事题材文学创作时,兵法亦是必不可少的素材,而作家对兵法愈精通,其作品也就愈精采,甚至成为不朽名著,如《三国演义》。

  艺术是离不开美的,离开美就不成其为艺术。兵法同书法。文法一样,不乏美学原则。《孙子兵法》作为中国古代兵法的代表,也是兵法艺术美的代表。孙武作为兵学鼻祖,对中国古典美学的产生与发展,亦有开山之功。

  我国先秦思想家的典籍中,经常讨论的观念在《孙子兵法》中出现的频率也相当高,如理、法、知行、信、勇、阴阳、变化、生死、气、有无、虚静、极等等。建立在这些思想观念基础之上的中国古典美学,其基本范畴和重要命题有:兴、观、群、怨、比兴、美刺、诗教、神思、文质、言志、缘情、阴阳、柔刚、挛化、生死、气、有无、虚静、极等等。中国艺术又是主张由“艺”讲“道”的,所追求的是“艺”、“道”合一的高境界,这种境界既是道德的同时又是审美的。上述这些美学基本范畴和重要命题在《孙子兵法》中都有出神入化的表现,灿烂的“艺”赋于“道”以形象和生命,“道”给予“艺”以深度和灵魂,而且来得更深刻、更早,远在其他思想家之上。这并非恣情溢美,前人早有定评。清入孙星衍《孙子略解序》中说:“诸子之文皆由没世之后,门人小子撰述成书,惟此是其(孙武)手定,且在《列》、《庄》、《孟》、《荀》之前。”宋人郑厚《艺圃折衷》中说:“孙子十三篇,不惟武人之根本,文士亦当尽心焉。其词约而缛,易而深,畅而可用,《论语》、《易》、《大》、《传》之流,孟、荀、扬诸书皆不及也。”如果我们借用评价书法“神、妙、能”三品来评价《孙子兵法》的话,那《孙子兵法》无疑应属神品。

  2、孙武的诗人气质

  人的气质、天赋是审美对象的主体,是产生伟大作品的决走因素。

  孙武生活在社会大动荡的时代,处于思想解放、百家争呜的大氛围之中。他吞吐诸家、兼收并蓄,成为站在前人肩上的巨人。他以强烈的进取心,积极入世,以包举字内的自信心和自豪感,紧扣时代脉搏以“鸣”,成为“以其术鸣”的“善鸣者”(韩愈《送孟东野序》),并且一鸣惊人。

  孙武生长于齐国,显名于吴国。齐国是《太公兵法》的诞生地,北方文化学术中心。生长在此种社会环境中的孙武,受其陶冶,奠定了文化学术基础,到吴国后,隐居山野,又汲耽南国文化之精气,引发出超越时空的思考,锻造出他的蔚为大观的十三篇。在“显名诸侯”之后,又不知其所往,显示了他性格的超然与飘逸。因此可以说,《孙子兵法》是他现实追求和浪漫气质相结合的产物,既有朴素、凝重、以理性精神为灵魂的北方文化的美,又充满了华丽、奇谲、幽渺和浪漫精神的南国之美。其激越之情、率然之性,跃然纸上,引发出我们跨时代的共鸣。

  孙武是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同时又具有诗人的气质。春秋以降,“天命观”束缚解体,人开始大胆追求个体人格的独立性,“诗言志”的“志”,纳入了志向、抱负这一全新的含义。读《论语》孔子令学生“盍各言尔志”,即可明于此。孙武言的是“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之豪情壮志。他以十三篇晋见吴王,就是为了在富国强兵、战胜攻取上一展自己的抱负。“立身、立功、立言”,而且像古代的许多诗一样,“缘事达情”、“舍事言理”、“发明玄理”,取诗意而入兵法。他的这种气质,决定了他作品的磅礴气势与气韵。

  《诗经雅》中有一首诗叫《常武》,记述周宣王亲率军旅伐徐之事,共6章,此中所含的“慎战”、“常备”、反对穷兵黩武、“造势”、“夺气”、“贵谋”、“奇正”等思想精华,简直与《孙子兵法》无二。品鉴此诗,真有“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味。特别是此诗第五章,可以说是直言兵势的:“王旅????,如飞如翰,如江如汉,如山之苞,如川之流。绵绵翼翼,不测不克,灌征徐国。”《正义》评论说:“兵法有动有静;静则不可惊动,故以山喻;动则不可御止,故以川喻。兵法应敌出奇,故美其不可测度。”钱钟书先生赞其“以兵法释之,尤为具眼”(《管锥编》)。而姜南《学圃余力》解此章云:“如飞,疾也;如江,众也;如山,不可动也;如川,不可御也;绵绵,不可绝也:翼翼,不可乱也;不测,不可知也;不克,不可胜也;《孙子》曰:‘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尉缭子》曰:‘重者如山如林,轻者如炮如播’。二子言兵势,皆不外乎《诗》之意。”不管是以《孙子兵法》释《诗》,还是孙武移《诗》入兵法,都说明了孙武的诗人气质,说明了《孙子兵法》充满诗言、诗情、诗意和铿锵悦耳的音乐美。正如刘勰所说:“气以实志,志以定言,吐纳英华,莫非性情”(《文心雕龙体性》)。鲁迅评价《史记》为“无韵之离骚”,我们更可以说《孙子兵法》是“有韵之诗”!

  古人是很注重“诗教”的,因而“诗教”也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之一。致用的目的与审美的价值兼施并行,是中国艺术的特色,所谓“文以载道”、“画助人伦”,均属此意。孙武也是极重视教化功用的,他以十三篇“教”吴王、“教”诸侯、“教”天下。后人杜撰“吴宫教战”,显然也无出此意。当然,杜撰的根据主要还是孙武潇洒、飘逸的诗人气质,因此让人觉得很合情理。

  3、孙武的审美理想

  千古一誉、识者交口的《孙子兵法》,深深地寄托着孙武的审美理想,他所追求的是真善美的统一。

  所谓真,就是他运用朴素的辩证法思想,从现象到本质,较深刻地揭示了战争规律,把自在之物化为自为之物,并将真言、真知、真理和盘托出,不仅折眼了吴王,而且折服了历代兵学大家。十三篇中真知的见俯拾皆是,经他高度抽象和概括的战争规律,如“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避其锐气,击其情归”、“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等等,至今闪耀着真理的光芒,表现为一种理性的美。

  所谓善,是指其“择善而固执之”(《中庸》),并在十三篇中所打上的孙武个人的烙印与理性。

  孙子以“全”为美。“全”成为《孙子兵法》的核心和纵贯于十三篇的基线。诸如“知天知地,胜可乃全”,“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等,约有十几处。“全”就是完全、完美。

  孙子的“全胜思想”或“全胜战略”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且于对方国家、城池也不造成大的破坏。虽然中外战争史上绝少此种先例,但的确强烈地表现了孙子的审美理想,是他理想情感相统一的极至发挥。

  孙子以“善”为美。十三篇中讲“善”亦不少于讲“全”。如“善用兵者”、“善战者”、“善攻者”、“善守者”、“善动敌者”、“善出奇者”等等,并分别列出“善”的标准。“善”即是佳、好、美。这既是他战争指导上的追求,也是他审美理想的追求,且追求的是“善之善”。“善之善”就是尽善尽美、至善至美。而“善”又是和“全”密不可分的,只有“善”才可谓“全”,只有“全”才可称“善”,即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孙子以“智”为美。他在《计篇》中开列了为将的五种美德,将“智”放在“五德”之首,并强调“上兵伐谋”、“上智伐略”,开中国兵学“任智而不恃力”传统之先河。

  十三篇中处处闪耀着智慧的火花与圣光,他讲“全”、讲“善”都与此紧密相联。因为战争是一种活力的对抗,谁智高一筹,谋胜一筹,谁就会取得主动,这就是他“尚智”、“贵谋”的出发点和归宿。他又主张“无智名”,曰:“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杜牧注:“胜于未萌,天下不知,故无智名。”张预注:“阴谋潜运,取胜于无形,天下不闻有料敌制胜之智”。如道家所言:“大象无形”,这就是“大智不智”。尤为珍贵的是,他“尚智”的核心是提倡创造。美离不开创造,创造是美的灵魂。《孙子兵法》本身就是创造:弃“仁义之师”,倡“兵以诈立”。更何况他还反复告诫后人“动而不迷,举而不穷”,“兵无成势,无恒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启发后人“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岳飞语),以其悟性点拨后人之悟性。这是《孙子兵法》真正的魅力所在,历久而弥鲜。

  以“真”为基础,以“善”为生命,以“美”为肌脂,三者统于一的《孙子兵法》,是孙武审美理想的迹化与见证。

  4、读《孙子兵法》是审美享受

  当我们把《孙子兵法》当作审美对象的客体进行欣赏时,真是“山阴道上,应接不暇”。那雄辩的力量、贯通的气势、铿锵的韵律、精美的修辞、自然的文理、深远的意蕴、玄妙的悟性,苍苍茫茫,直扑眉字。每读一次,就经历一次美的享受。然而《孙子兵法》之美是难以尽道的,笔者只能将感觉到的最美妙之处传达给读者。

  (1)玄妙之美

  老子云:“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第一章》)。“妙”本是求道者最后达到的与“道”相融一体的境界。

  孙子所求的是治军用兵之“道”。如何才算进入了众妙之门,与“道”相融一体呢?这就是用兵如神。《系辞上》说:“阴阳不测之谓神”。“阴阳”同“刚柔”一样都是我国古人对世界动态之象的概括,是我国古代思维的主导趋向,含有朴素的、原始的辩证法思想,所谓阴阳相生、刚柔相济、变化无穷,生生不息是也。孙武将这一辩证法思想,灵活运用于治军用兵,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他把双脚坚实地站在地上,仰以观天,俯以察地,远求诸物,近取诸身,穷究神奇变化之源,变化之理。他通过“形势”、“动静”、“虚实”、“奇正”、“阴阳”、“刚柔”、“九变”等等剖析战争运动规律,真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神遇而迹化,“妙”、“道”相融为一。

  请看《孙子兵法》所展现的玄妙之境:

  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

  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

  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玄妙之美,难以言传。“不可测”、“不可先传”,锦囊乍隐乍露,引而不发;“无穷”、“不竭”,造化幽秘,神鬼莫测;“无形”、“无声”,进尔“无法”,无法之法,乃为至法。无限、悠永、旷大、弘深的玄妙之美,乃为大美、至美。

  (2)阳刚阴柔之美

  阴阳刚柔观念又是中国古典美学的哲学基础,因而阳之刚阴之柔成为中国古典美学的审美取向,决定着中国传统艺术和美学的意趣,使人们不断从自然和社会的一动一静、一起一伏。一隐一现、一阴一阳的生动气韵中,寻求美的真谛,为后世形成的“阳刚之美”、“阴柔之美”两种审美境界奠定了基础。

  阳刚是一种壮美,表现为雄伟、宏大、威严、激越、飞动等情状;阴柔是一种柔和美,表现为纤细、优雅、清幽、娴静、安逸等情状。

  《孙子兵法》是二美兼得的,不仅从总体上让我们感受到“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地之下”之阳刚美与阴柔美,就是在一些具体的用兵方法上,也同样使我们得到二美兼得的意趣,如“其疾如风,其徐如林,难知如阴,动如雷霆”、“以治待乱,以静待哗,以佚待劳”等等。清人姚鼐说:“其得于阳与刚之美者,则其文如霆,如电,如长风之出谷,如崇山峻崖,如决大川,如奔骐骥;其得于阴与柔之美者,则其文如升初日,如清风,如云,如霞,如烟,如幽林曲涧,如沧,如漾,如珠玉之辉”(《复鲁?e非书》)。姚鼐的这段话,简直可以说是直誉《孙子兵法》的,相信凡读过《孙子兵法》者,都会有这样的审美感觉。

  (3)意象之美

  《孙子兵法》是包罗万象的,同时又是辞约而文洁的。它是如何将二者完美地融合为一体的呢?就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即形象化思维,也就是《诗》中的“比兴”。如“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激水之疾,至于漂石”,“势如* 弩,节如发机”,“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等等,山水、雷电、劲弩、烈火等自然物象,都成了它阐发用兵机理的形象,有形的“象”与无形的“意”相即相离、相得相彰,通过美的具象,体味深的意境,把握深的意蕴。这种意象统一的美同艺与道、形与神、情与理高度统一的美交织在一起,相映生辉,呈现出《孙子兵法》的光采灵魂,紧紧抓住我们在无穷的美韵中遇想。

  (解放军出版社 范传新)

顶:18 踩:21
【已经有113人表态】
20票
感动
11票
路过
13票
高兴
12票
难过
14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4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