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上访少年打斗中杀死截访者 900多名村民求情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京华时报   发布者:王阳
热度94票  浏览397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17日 11:22

村民们展示为赵明阳求情的条幅。

  

三个戴毡帽的少年中,中间那▲个稍胖的男孩是赵明阳。

  狂奔200多米,一个身影终于贴近另一个身影。纠缠片刻后,一人中刀倒下。

  倒下的,是33岁男子李小龙;出手的,是16岁少年赵明阳。后者是一个上访者,而前者是一个截访者。

  这是2009年10月9日发生于辽宁抚顺李石镇大南乡小瓦村的一桩命案,是城乡拆迁进程中出现的又一个“意外”。

  目前,本案已进入起诉阶段。本报记者获悉,截至昨天,在这个1500多人的村子里,签名为“凶手”赵明阳求情,以求得法官轻判的村民已达900多人。

  追杀

  左边是金灿灿的向日葵田地,右边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工厂。赵明阳的车排在车队的中间。车上的乘客,是辽宁抚顺李石镇大南乡小瓦村的3名妇女。在这个由宝马吉普车带头、掺杂着大货车和面包车的车队里,一共有200多名小瓦村的村民。

  赵明阳,16岁。2008年6月,他从李石镇东台中学初中毕业。在村民眼中,“连胡子还没长全”。有村民后来回想,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村里的“政治大事”。

  按计划,村民将赶往几公里外的李石镇开发区经济管理委员会,举报小瓦村村支书臧玉全和村主任刘某。村民们认为,臧、刘两人在征地拆迁中“违法侵占696万元补偿金”。

  当村中颠簸不平的土路走完时,车队被迫停了下来,前面站着十多个人,手里拿着大刀、镐把,就站在公路的正中间。旁边,是几辆已卸去牌照的汽车。

  赵明阳的父亲赵俊华开着大货车冲了过去。这辆车上拉的村民最多。后车厢板打开,人群涌了下来。

  此后的情节发展,村民中流传着多个版本。比较统一的版本称,对方手持大刀上前呵斥:“你们上访个屁啊。”交涉中,村民王兴元被打破脑袋。村民一拥而上,对方落荒而逃,“其中一个人反应慢,还跑错了方向。机灵的人都朝左边空旷的向日葵地跑,只有他一个人朝右边的工地跑”。

  工地是封闭的,赵明阳盯上了此人。这个16岁的少年第一个追了上去。其他人赶到时,战斗已结束,那人已倒地不起。

  其余的拦路截访人员中,多数穿过向日葵田地逃跑。有两人未跑,他们自称是被雇来的司机,加上认识上访村民中的一人,也安然无恙。

  警方材料称,倒地男子身中三刀,分别位于左臂、胸部和腹部。其中,致命一刀位于胸部,直接刺破了肺和心脏。

  警车和救护车接报后相继赶到,倒地男子已死亡。警方查验尸体时,有眼尖的村民看到,此人背部文有一条青龙。

  土地

  2009年10月9日,事发当天的下午,死去的男子被认出。他叫李小龙,家住抚顺市望花区。带他前来堵截上访村民的岳霞、赵颖两人被抓。随后,小瓦村村支书臧玉全、村主任刘某被羁押。

  小瓦村位于辽宁抚顺市经济开发区,地处规划中的沈抚新城中。该村人口约为1500多人,土地共约3000多亩。小瓦村以种植水稻为生,民风淳朴。

  2009年,抚顺市决定:举全市之力建设沈抚新城。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沈抚新城是沈阳、抚顺这两座相邻城市的一个共同梦想,承载着东北工业振兴大业中的先进装备工业生产基地的重任。未来,这里将形成重型装备及配件产业、石化电力装备产业、煤矿安全装备产业、汽车零部件产业这四大产业集群。

  宏大、美好的规划到达小瓦村时,改变了小村庄的周边面貌、交通,也令许多在外打工的小瓦村民“年底回家时找不着路”。交换的标的,自然是土地。

  与土地有关的补偿费,小瓦村民将其简称为“地上”、“地下”两部分。他们称,起初的动迁价格是4万元一亩。去年开始的大规模动迁中,拆迁补偿款涨到了12万元一亩。其中,地下部分为4万元,归最初承租土地的村民所有;地上部分为8万元,归目前承租土地的一方所有。集体公共用地,也照此计算。

  小瓦村民承包的30年不动的口粮田,视各小队的土地情况有所不同,在一亩三至一亩七之间波动,总体而言,一个人头可拿10多万至20多万。除此之外,村民还可拿到宅基地补偿。其中,房子按其房本面积置换,院子按每平方米400元的标准补偿。

  与此前的种地、打工收入相比,巨额的土地拆迁补偿费,显然是村民们“不能忽视”的一笔巨大财富。

  伴随着巨大财富来临的,还有难解的乡村矛盾。村民说,动迁不久,村支书臧玉全的汽车从伊兰特换成了价值近40万元的奔驰,村主任刘某也预订了一辆好车。另一方面,村里12岁以下的孩子,由于没有赶上上次土地承包,未能分地,因此不能获得每亩口粮田12万元的补偿;此外,村里公共账目不清楚,村民从未看过这些账单;一些未承包给村民个人的集体用地、一些数额相当大的田边地埂地,被“突然冒出的各类承包合同”划走,相应的巨额补偿金则去向不明。

  这类消息,在村内口耳相传、发酵。

  受辱

  2009年十一期间,赵明阳的叔叔赵宪俊参加了村支书、村主任组织的村民代表锦州游。他是小瓦村30多名村民代表之一。途中,被一个个叫到村支书的房间时,赵宪俊拒绝在对方拿出的一份协议上签字,并提前回村,召集村民上访。

  10月8日,上访的消息通过村里的喇叭传出来。喊话的,是赵明阳的父亲赵俊华和村民佟二刚,他们因此被视为次日上访活动的主要组织者。

  当晚6时许,正在家中看动画片的赵明阳和母亲张杏生,被冲入屋内的几个男子拿刀逼住。张杏生说,对方的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先问赵俊华去哪儿了,而后警告她,不要让他参与第二天的上访。其间,一名男子拿着刀不停拍打她的脸。张杏生回忆说,赵明阳最初被吓傻了,一动没动。醒过神来时,稍微动一下身子,就被人骂住了。

  张杏生答应不上访。几个人看住他们,其余人则赶赴村民佟二刚家中,翻墙冲入佟二刚的院内后,这些人砸坏了玻璃,并将佟妻殴伤。

  当晚9时许,赵俊华接到家里的电话后报警,并举报村支书臧玉全、村主任刘某是该次袭击的背后主谋。民警要求赵明阳父子提供证据,但他们无法提供。

  赵俊华说:“我们明天去举报他,袭击的歹徒要求我们明天不要去上访。这不算证据吗?”

  16岁的赵明阳,绰号绵羊。这个绰号,起初是由他的名字转化而来,但现在有村民把“绵羊”解释为是他的性格。

  2008年6月,赵明阳从东台中学毕业。和那些未能顺利升入高中的同学一样,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一家餐馆打工,工资500元;后来,他和母亲一起种玉米、种豆子;再后来,他和父亲一起跑车。

  16岁的赵明阳晒得很黑。他喜欢和母亲斗嘴。看见母亲真的生气时,他会莞尔一笑,“知道你爱生气,特意逗你玩呢”。

  赵明阳曾和父母商量,拆迁款到手后,他打算拿出一部分开个网吧,或者开个小超市。他告诉父母:“我要照顾好你们两个的生活,娶媳妇一定要事先声明,一定娶个照顾你们两人的女孩。”

  杀机

  张杏生称,她曾试图劝阻儿子不要参加次日的上访。她告诉儿子,人家势力大,惹不过他们。她还说,当她劝说儿子的时候,往常很爱接嘴的赵明阳一声未吭。

  当时也没有人知道,赵明阳已将一把水果刀放进了自己的车里。这把刀是其和父亲跑运输时,在成都花了10元钱买的,平时用来切西瓜。次日,这把西瓜刀要了李小龙的命。

  警方材料证实,被杀男子李小龙,是受朋友岳霞所托前来“平事”。邀请他们“平事”的,是目前已被羁押的村支书臧玉全。起诉材料称,臧玉全在任小瓦村村支书期间,为阻止村民上访,指示赵颖、岳霞找人。岳霞纠集了高鹏、张成文、李小龙等20余名社会闲散人员持刀闯入赵、佟两家,谩骂、殴打赵、佟等人。当晚,臧玉全在宴请岳霞等人时,再次指示要在次日一早堵截上访村民。

  岳霞,男,1976年出生,2000年因寻衅滋事被劳教一年,2003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2008年9月刑满释放。赵颖,男,1975年出生,2008年1月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

  事发之后,臧玉全、刘某和岳霞等多人因涉嫌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被警方拘押。最新消息称,阻拦上访的人员中,仅有臧玉全、岳霞、赵颖、张成文、高鹏等5人被公诉。罪名已更改为“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

  同一份起诉书中,赵明阳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名列第一被告人;其叔叔赵宪俊涉嫌同一罪名,一同被诉,名列第二被告人。

  期待

  杀人事件发生后,小瓦村的剩余动迁工作已基本停顿。拆迁补偿费,仍然是这个村庄难解的秘密之一。杀人事件发生的当日,一些村民坚持上访。他们称,这一最初的疑问,直至今日仍没有消解。

  村民们联名为赵明阳求情。在这个1500多人的村子里,目前的签字人数已达900多人。在他们眼里,赵明阳这个男孩,“青春痘还没出完”、“帮人一整天连个油费也不收”、“外出玩时家长不允许,就不敢在外过夜”。

  赵明阳的父亲赵俊华事发后出逃,后投案自首,目前被取保候审。在看守所里,他时常会愣神,一天能抽三包烟。他有时感慨命运对自己不公平,除这件倒霉事外,他开大货时还出过两次“带人命”的车祸。第一次,对方全责,但受了惊吓,修车等也花费了10多万元。第二次,自家一个跟车的亲戚装车时出事,找厂家索赔,连案也没立上。

  赵明阳事后将刀丢在了现场附近。因事发后帮助其寻刀,其舅舅等人被羁押。赵明阳的母亲张杏生也因此被审查。好在因其身体不好,家人未敢告诉她,幸而无事。目前,她也不轻松。被杀男子的家属通过法院找到她,要求她替儿子赔偿。“总费用是130余万元。起初要求我们承担一半,后来想要50万。”

  这个勤恳、苦命的女人已不再为自己的土地操心。她用尽办法,“想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公平的处理”。和她一样,小瓦村民大多已不再为自己的土地用心。一些人种上了费工较少的玉米。另外一些人,则将土地闲置。

  小瓦村的道路异常颠簸,过往车辆始终以一挡的速度缓缓爬行。穿越路中残留的泥潭时,留下了一股股黑烟。拆迁消息传出后,这个村庄已没人张罗修路之事。不再有人组织上访,昔日那些砸玻璃的人也没再来。村民认为,一是出了人命案,“地痞无赖爱惜生命不敢来”。二是,雇主没了,村支书已经被抓了。

  留在村里的人,在期盼公平拆迁的早日到来。村支书臧玉全一家已不居住在村内。事发之前,他也不在这个村庄居住。村主任刘某取保候审后,也离开了村里。一位村民说:“这些有门路的人,怎会住在这里?”

  从小瓦村朝东北方向前行,可到达抚顺经济开发区名下的另一个名叫高湾的经济开发区。今年4月8日,赵明阳杀人事件之后的6个月,一个名叫杨义的男子,在拆迁人员拉走其父母和兄弟时,出刀刺死了拆迁官员王广良。

  这是这个辽东小村庄近日口耳相传的新闻之一。

  事发前,赵明阳养了一只小狗。被羁押之后,这只小狗被交给他年迈的爷爷奶奶来抚养。仅存几颗牙齿的老人,喂完狗之后,回到低矮且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内,陪另一个孙子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碟片是赵明阳留下的。他喜欢看电视,尤其喜欢动画片,这曾是他最喜欢的动画片之一。

  老人的院子,紧挨着拆迁的大坑。站在屋顶远眺,可以看到林立的塔吊、日趋改善的交通,也可以看到出事的那块金灿灿的向日葵地,那里正杂草丛生。

  ■另一面

  截访者李小龙

  去年10月9日,33岁的李小龙因“截访”死亡。

  今年6月11日,为“还亲人一个公道”,权衡再三后,李小龙的父母、妻子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6个电话将其叫走

  “那天早晨5点,就有电话来。后来我们查账单,一共来了6个电话。”李小龙的妻子赵娟(化名)说。

  李小龙掐了几个电话。剩下的电话里,他告诉电话那边的人,他肚子不好,不去了。最后来了一辆车接,感觉“抹不开面子”,李小龙还是去了。

  李小龙夫妇居住在抚顺望花区铁岭街一栋年久失修的老楼房内。这是他的爷爷留下的。房子不大,40多平米。李小龙的父亲平时在外打工,回来时睡在客厅里。

  初中毕业后,李小龙在爷爷的粮店内帮忙。李母称,碰上年纪大的人,不等招呼,李小龙会把粮油送到楼上去;后来,李小龙和母亲在一家地板厂装车,这是计件工,每平方米7分钱。干这活的,都是岁数大的人。李小龙年轻,干活很卖力。这个工作,干得好时一天有七八元收入。这是1999年前后,收入还算不错。

  再后来,李小龙和母亲开了一段时间面馆。其母亲回忆说:“小龙常劝我说,妈,做生意要和气生财。”

  面馆没坚持太久。此后,李小龙曾到父亲打工的工地上去做“力工”,一天50元。

  事发前的一段时间内,借助沈抚新城的开发热潮,李小龙和一些朋友做起了拆迁建材买卖的事。具体做什么?李小龙的父母及妻子均表示不太清楚。

  文身并非黑社会

  事发后,李小龙背上的青龙文身,令村民有很多猜测。

  李小龙的母亲说,当时,看到街上的小姑娘文身,李小龙也想文一个,至于文什么图案,他还特意征求了她的意见。她说,儿子属龙,也叫小龙,那就文条龙吧。

  李小龙的母亲坚称,李小龙不是一个“混社会”的人,平时不惹事,也从来没有案底。她说:“文身不见得是黑社会。不信,你去周边问问,你也可以去派出所调查一下。”

  作为法庭量刑证据的一部分,律师王令也想获悉李小龙的过去。他在抚顺警方的多个部门间奔走,但始终未能获得一个“有”或“无”的肯定答复。

  李小龙的母亲还称,李小龙喜欢干家务,爱干净,“穿衣服讲究个样子。每天睡觉前,他都会把自己的衣服甩一甩、挂起来”。

  有人猜测,就是这个爱干净的毛病害了他。事发那天,李小龙不随大溜跑,也许是嫌向日葵地里太脏。

  出事后“好友”未出现

  出事后,亲朋所送的花圈堆放在楼道门口。风吹日晒之下,字迹已斑驳。花圈吓坏了附近的孩子们。接到投诉后,居委会人员上门做工作。赵娟不同意,她要等到事情有最终结果的时候。

  李小龙的尸体至今没火化,他的灵堂设在家中的厨房里。一些昔日的同事来看望李小龙的父母,这让他们很欣慰。

  “那些叫他去打架的人,没有一个来家祭奠过。”说这话的时候,李小龙的父亲点了一根烟,叹了口气。其中的两个人取保候审后,曾请李小龙父母吃过一顿便饭。席间,李小龙的母亲盘问他们:“前一晚我儿子到底打人了没有?这事,我儿子到底知道多少?”两个人始终没有正面回答。

  诉讼材料显示,同案犯的口供中,李小龙在10月8日的袭击中是主力之一。赵娟认为:“他死了,你们现在说什么都没人对质了。”

  见到记者时,赵娟把李小龙离去的日子记得很清楚,248天!她说,他们钱不多,但生活很幸福。“小龙有错,也不要杀他啊!”

  两天后,她反悔,并要求记者不得刊登她丈夫的任何消息。

  和杀人少年赵明阳一样,被杀者李小龙也喜欢看电视。和赵明阳还喜欢动画片不一样,成年人李小龙多数时候在看《动物世界》。

  2009年10月9日,这一天的下午4点左右,服装售货员赵娟在班上被李小龙的朋友叫走。警方的解剖室内,她见到了爱人冰冷的尸体。

  本版图片均由赵明阳家人提供 本报记者王阳

顶:9 踩:12
【已经有73人表态】
13票
感动
6票
路过
7票
高兴
6票
难过
7票
搞笑
13票
愤怒
11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福建厦门网友
2010-10-06 18:32:05
这就是中国,以后只要听话就能好好的活着
(在中国国内中国人是没有言论自由权的,没有集会权的,没有选举权的只要你守法就能好好的活着)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