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投降台湾光复实录:5分钟洗刷半个世纪耻辱

热度170票  浏览40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苍天苍天泪如雨,倭人竟割台湾去……”清朝政府在甲午战争中败北,被迫签订了一纸《马关条约》,其中的一款,将台湾永远割让给日本。自后,宝岛与祖国分离,在中国版图上“失踪”了整整半个世纪!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台湾重新回归祖国怀抱,马关之耻终于洗雪。本文回顾叙述的,正是这痛快人心、令人扬眉吐气的台湾光复经过。

  

  国民政府公告收回台湾立场

  

  日本强行割占台湾后,清廷也好,历届民国政府也好,均因国敝民穷兵弱而莫敢言收回台湾。卢沟桥事变起,全面抗战军兴,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的国民政府,让国人看到了收复台湾的希望之光。

1938年3月29日,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议程的重要一项,是制定《抗战建国纲领》。蒋介石在会上宣明,务必解放台湾: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早就有一贯的大陆侵略政策,过去甲午之战,侵占了我们的台湾,以台湾为南进的根据地,侵略我们的华南和华东。台湾是中国的领土,中国要讲究真正的国防,断不能让台湾掌握在日本帝国主义者之手,必须针对着日本之积极侵略的阴谋,以解放台湾的人民为我们的职志。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挑起了太平洋之战,美、英等国纷纷对日宣战。趁着世界反法西斯阵线壮大的有利国际形势,国民政府发布《宣战公告》,向中外公告了收回台湾的严正立场:兹特正式对日宣战,昭告天下,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关系者,一律废止。1895年4月17日日本强加给中国的《马关条约》,理所当然在废止之列,台湾应归还中国。

陪都重庆随之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收复台湾宣传运动,冯玉祥、陈立夫、孙科等中枢要人参加集会,发表演讲,撰写文章,广为宣传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表明誓必收回台湾的坚毅决心。

其时,中国军民已歼敌百万之众,使日军陷于中国战场而难以自拔。美、英等为利用中国的力量牵制日军,承认了中国“四强”之一的国际地位,并支持中国收回台湾的正当要求。1942年11月中旬,宋美龄访美期间,建议罗斯福总统召开大国首脑会议,商讨战后事务,提出台湾将来应归还中国,罗斯福即表赞同。

在盟军合力打击下,日军败绩接踵,1943年11月21日至26日,美、中、英三国首脑在开罗会议,发表了著名的《开罗宣言》,内中载明了战后台湾的归属:

我三大盟国此次进行战争之目的,在于制止及惩罚日本侵略。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以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

抗日战争胜利在握,1945年7月26日,以美、中、英三国政府名义发布了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公告强调:日本必须立即无条件投降,开罗宣言之条款必须兑现,日本之主权,只限于北海道、九州、四国,及我们规定的其他小岛内。不久,苏联也在公告上正式签字。

上述国际文献中,都载明台湾是中国领土,应归还中国,从而为中国战后收复台湾奠定了国际法的依据。

  早做接收准备,委派台湾军政长官

  

  早在《开罗宣言》发布后,中国政府就已开始了收复台湾的筹划准备。1944年春,蒋介石指令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主任张厉生,草拟呈核收复台湾的政治、组织、人事等项办法。根据张厉生的提议,于当年夏天批准中央设计局下组建“台湾调查委员会”,专司其事,任命他的浙江同乡、行政院秘书长陈仪为主任委员,并派台湾籍人士李友邦、黄朝琴、游弥坚等为委员。

陈仪早年曾留学日本,熟悉日本情况,福建事变后出任福建省政府主席7年之久,直到1941年调任行政院秘书长。他在主政福建7年期间,结识了众多台湾籍人士,又曾去台湾考察,对日本统治下的台湾了解甚多,是主持“台湾调查委员会”的合适人选。受任之后,即部署调查收集台湾的政治、军事、司法、财经、交通、农林、渔牧、文教、卫生等各业现状,分类编辑了相关资料19种;又规划台湾光复后对各种机构的接收办法,及行政体制的建立。1944年8月,陈仪拟定了《台湾接收计划纲要草案》,送呈蒋介石核准。

顺利接收台湾,以人才为最,对此,蒋介石迭次专门训示,如1944年6月:多多罗致台湾有关人士,并派有关党政机关负责人员参加,以担负调查与筹备之责。又如1944年8月:所有台湾所需党务与行政之高级及中级干部,应即一并统筹训练,同时注意现在教育界、工商界之台湾籍专门人才,以适应将来建设之需要。

遵照蒋介石的训示,陈仪开办了台湾行政干部训练班,自任班主任并亲自讲课,下分民政、工商、交通、财政、教育、司法等6个专业组,学制4个月为一期,学员从在职公务员及大中学生中挑选,其中台湾籍人占了相当比例。前后培训了各类专职干部1000多人,成了日后台湾接收与建设栋梁之才。此外,陈仪又会同中央警官学校,举办台湾警察干部训练班,有900余人受训。

1945年8月14日,日本内阁召开御前会议,天皇裁定接受《波茨坦公告》,当晚通知了美、中、英、苏“四强”。15日正午12点钟,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8月17日,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发布命令,规定了中国战区受降事宜:在中华民国(除东三省外),包括台湾,以及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内之日本全部陆海空军与辅助部队,应向中国战区统帅蒋委员长投降。

这一规定,兑现了战后台湾归还中国的国际承诺。

8月26日,中国战区受降主官、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之命,将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台湾地区:受降主官陈仪,受降台湾、澎湖地区,日军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受降地点在台北。

8月29日,国民政府特任陈仪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次日又公布了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组成成员。9月1日,《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组织大纲》公布,内中规定,台湾行政长官公署隶属行政院,受中央之委任办理中央行政;于其职权范围内发布署令,制定规章;对于台湾省中之中央各机关,有指挥监督之权。

陈仪即在陪都重庆成立了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及警备总司令部办事处,筹划入台受降接收各事。又组建了前进指挥所,为接收台湾打前站,以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葛敬恩为主任,并通知先前培训的接收干部集中福州,待命东渡入台。

9月4日,国民政府公告中外行将接收台湾:本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已答复中、美、英、苏四国无条件投降,依照规定,台湾全境及澎湖列岛应归还中国。本府即将派行政及军事各官吏前往台湾治理,凡我在台人民,务须安居乐业,各守秩序,不得惊扰滋事。所有在台日本海陆空军及警察,皆应静候接收,不得逾越常规,残害民众生命财产,并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其行政司法各官吏,交通、金融、产业、教育各机关,在本府未派员接收以前,亦应照常办公,不得破坏毁损,舞弊营私,如敢故违,定予严惩。

三军入台阵容强大,弹压“台独”分子

  

  国民政府以“中”字第18号备忘录,就台湾受降事项通知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旨要是:台湾、澎湖列岛的受降主官,是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日军投降部队为侵台日军第十方面军第九、十二、五十、六十、七十一师团,第七十五、七十六、一ОО、一О二、一О三、一一二旅团,第八飞行师团,澎湖警备队以及警察;集中地点由陈仪指定;日方投降代表为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长官安藤利吉。

9月8日,冈村宁次复电;“中”字第18号备忘录敬悉,贵意已向台湾传达;鉴于台湾本在特殊之状况,故希速派陈仪将军前去台湾切实处理。

9月9日,侵华日军向中国政府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举行,日军7个投降代表中的一个,是驻台湾的第十方面军参谋长谏山春树。当天晚上,冈村宁次下令,在中国,包括台湾、澎湖列岛的全部军队,一律向中国政府投降。

渴望回归的台湾各族同胞,奔走相告回归祖国行将成为现实的喜讯,满腔热情做迎接回归的准备。

日本割占台湾后,推行所谓“皇民化运动”,实行奴化教育,强制学习日文,不许讲、写汉语,中文报章也都取缔,故而相当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仍只会讲日语。如今回归在即,男女老少争相学习国语,能者为师,当仁不让,帮学书写、讲话。又家家户户赶制国旗,以致市面上青、白、红三色布价格大涨,头脑活络的商家以纸代布,印刷应市,也被抢购一空。城镇各街口,都搭起了五彩牌楼,舞龙舞狮的团队也都把长龙雄狮修饰一新,千门万户还一式地忙着制作彩旗,购置烟花爆竹……600万台湾同胞同一心情,急切盼待着重回祖国怀抱这一天。

  

  9月14日,中国空军第一路军司令张廷孟携带国旗,率员飞往台北,下午1点半钟,飞机飞抵松山机场上空,各式人等仰望机身上的青白国徽,情不自禁雀跃欢呼,诚如当时报载:“沦陷51年之台湾,终于重见天日,我空军不仅带来了光荣胜利,且带来了光明自由,马关条约之耻申雪,其欣喜之情,自非身临其境者所能形容于万一!”

张廷孟一下飞机,就令前来迎候的安藤利吉降下机场上的日本国旗,并将所有殖民机构上的日本国旗撤去。安藤利吉答应照办,膏药旗旋即在机场上空消失,中国国旗冉冉升起,附近台民不约而同肃立致敬,继而欢声雷动。

10月5日,前进指挥所81人,由主任葛敬恩带领,分乘5架飞机由上海飞抵台北,挂牌行使职责。接收干部偕宪兵团,则从福州登船东渡入台。葛敬恩责成安藤利吉通知各机构,造报人员、财产清册,准备移交,同时着手拟定接收程式,及日军集中地点、接受缴械等事。

当时在台湾的日军、警察,计有20万之众,以牧泽义夫、宫中悟郎为首的一批少壮派军官,不甘日本战败投降,造谣惑众,诈称天皇宣布投降的《终战诏书》是有人伪造的,在军中网罗同党;又联络了部分汉奸头目,鼓吹发起“台湾自治运动”,企图利用台湾孤悬海上的地理条件负隅顽抗,作为复兴日本的基地。那些汉奸头目,本就是认贼作父的民族败类,为敌作伥升官又发财,他们为了保住既得利益及逃脱制裁,追随牧泽义夫等鼓噪呐喊,叫嚣台湾自治,与台湾共存亡。

所谓“台湾自治”,实是台湾独立。有鉴于此,蒋介石决定派两个军、两个航空大队、20艘兵舰,开赴台湾参加接收,既以显示强大军威,又为弹压“台独”分子。

10月17日,第七十军先头部队,由军长陈颐鼎率领横渡海峡,在台湾基隆登陆,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和警备司令部的属员同时到达。基隆市民扶老携幼赶去码头,争睹祖国大军的军容风采,有的甚至露宿港口彻夜等候。当部队上岸时,鞭炮齐鸣,欢呼声口号声震人耳膜,如欢迎凯旋的亲兄弟一样,高兴到无法形容。

官兵乘火车开往台北的路上,各界民众齐集铁路两旁欢迎欢送,延绵不断直至台北。每到一站,争先恐后拥上前去,千百只手把茶水、水果、点心递向车厢,30公里的路程,停停走走足足行了4个小时!

火车进入台北,市民夹道迎候,挥舞彩旗高唱《欢迎国军歌》:

台湾今日庆升平,仰见青天白日清,哈哈,到处欢迎,到处歌声。六百万民同欢乐,壶浆箪食表欢迎……

稍后,七十军主力的两个师,六十二军的3个师,先后在基隆、高雄、左营等港口入台,按预定之计划前进,进驻各县市以及要塞、机场、车站、码头。

10月24日,“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飞抵上海,定今日赴台”的消息见诸报端。陈仪从重庆启程前,旅渝台湾同乡会举行欢送宴会,他在致词答谢中,公布了治理台湾方针:在台湾切实实行三民主义,普及国语,推进教育,增加台民福利,建设安定繁荣的新台湾。

  

  当天午后2时,陈仪自上海虹桥机场起飞,4时许在台北松山机场降落。机场上国旗、彩旗似潮翻卷,军乐大作。陈仪步下舷梯时,鼓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报章的报道:数万双手数万张口鼓掌欢呼,响彻云霄,数十分钟不绝,老人家们都高兴得流下泪来。

陈仪检阅仪仗队后,与前来欢迎的台湾各市县代表热烈握手拥抱,亲切问候,互庆胜利。

离飞机百米外,孤零零地立着一排神色沮丧的日本人,他们是安藤利吉为首的日本军政头目,也是来欢迎陈仪的。当看到陈仪脸呈胜利者的微笑走来时,一个个低眉垂首,尴尬而又狼狈。葛敬恩上前介绍:“这位是台湾接收主官陈仪。”安藤利吉立正敬礼:“欢迎陈将军。”他强作一副笑脸,却比哭还难看。

陈仪驱车前往行政长官官署,数里长的马路上,数万民众集结成了沸腾的热流,谈笑歌唱迎亲人。

官邸内外,中外记者云集,陈仪宣布:明日上午9时,在公会堂(今中山堂)行接受侵台日军投降典礼。

  5分钟结束了半个世纪割占

  

  1945年10月25日,晨曦初露时,台北市民纷纷拥向公会堂受降典礼举行处,熙熙攘攘,人山人海,为的是亲见亲历翻开台湾新纪元的场景。

公会堂大门口,高大牌楼上方,“庆祝台湾光复”6个大字光彩夺目,下挂“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会场”宽大横幅。进入受降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台上蓝底白色的高大英文字母“V”,象征了胜利。上方是“和平永奠”金黄色大字,后壁置孙中山先生遗像,两旁挂着中华民国国旗和国民党党旗。

出席受降典礼的,有中国军政官员、台湾各市县代表、中外记者等250余人,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代表洛克、盟军美籍联络官柏格,也到场观礼。公会堂外无以数计的各式人等,则通过高音喇叭,听取受降典礼的实况转播。

8点55分,乐队高奏《胜利进行曲》,身穿崭新陆军上将服的陈仪,缓步进入受降大厅。他的身后,是台湾警备副司令陈孔达、司令部参谋长柯远芬、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葛敬恩、七十军军长陈颐鼎、空军第一路军司令张廷孟、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这时,全场起立致敬。

陈仪居中,陈孔达等左右,在受降席的大长方桌前入座。

日方投降代表安藤利吉、谏山春树等5人,先已奉命到达,等在另室,听候传唤。

壁上的大钟敲响9下,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葛敬恩朗声宣布:“中国战区台湾省接受日军投降典礼开始。”

  

  日军降使在中方人员指引下,低着头鱼贯而入,都是行动拘谨,目光呆滞,至受降席前横排站定,向陈仪等脱帽鞠躬。

投降主官安藤利吉解下身上军刀,放在受降席上,表示解除武装。

陈仪命令他们去受降席的小长方桌前坐下,随即起立,环视全场,庄重宣布:“中华民国9月9日,已在首都南京接受日军投降。本官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之命,为台湾受降主官,兹以第一号命令,交与原日本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总司令安藤利吉。依照此项命令,台湾全境及澎湖列岛的陆海空军和警察,均应缴出武器,听候处理,希即遵行。”

安藤利吉微微点头,表示应诺。

台湾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柯远芬,将第一号命令及受领证交给安藤利吉。安藤利吉躬身接过,匆匆扫视过后,提起毛笔签字。

这时,中外记者的照相机、电影摄影机,不约而同对准了安藤利吉,镁光灯闪烁,“咔嚓”之声不断,摄下了这历史性的瞬间。安藤利吉恐是紧张的缘故,又耻于战败投降,手指发料,几至难以成字。

日军参谋长谏山春树,拿着安藤利吉签名盖章过的降书,走到陈仪前面,鞠躬呈上。

陈仪审阅无误,令日方降使退出。安藤利吉等起立,再向受降席行礼后,如罪犯之得大赦,快步出了大厅。

葛敬恩宣布受降礼成,场内场外掌声大作,欢声雷动。

受降大典总共只有5分钟,短短5分钟,结束了日本对台湾长达半个世纪的霸占,神圣领土重又回到祖国怀抱。

紧接着,陈仪发表广播讲话,向中外庄严宣告:中国战区台湾省接受日军投降典礼,经于中华民国34年10月25日上午9时,在台北公会堂举行,顷已顺利完成。从今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皆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行政权之下。此一极富历史意义之事实,本人特向我国同胞及全世界报告周知。台湾现已光复,吾人应感谢历来为台湾光复而牺牲之革命先烈及此次抗战将士,并感谢协助吾人光复台湾之同盟国家。

陈仪的讲话虽然简短,却多次被热烈掌声打断。

就在这一天,安藤利吉遵照陈仪的第一号命令,取消所有军政职衔,改称“台湾地区日军官兵善后联络部长”,申明并严饬部属,一切行动听从陈仪指挥。

离散了50年、饱受日寇蹂躏的台湾重归祖国,600万台湾同胞欣喜若狂。接受日军投降典礼这一天,城镇乡村男女老少,如过新年一般的欢天喜地。首府台北40余万市民,老幼俱易新装,家家遍悬彩灯,相逢道贺如迎新岁,鞭炮锣鼓之声响彻云霄,狮龙遍舞于全市,途为之塞,兴奋热烈欢庆回归之情无法笔墨形容。

受降典礼结束后的下午3点,台北各界民众召开庆祝光复大会,次日举行了环城大游行。各县市所在地乃至乡间小镇,也都有形式多样的欢庆活动,光提灯火炬游行就一连3个晚上。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台湾地无分南北东西,千家万户举行隆重家祭,焚香叩拜,将台湾光复的喜讯告慰祖宗神灵,阖家老少开怀畅饮,人间天上泉下共庆胜利。

11月3日,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公告:全省重新划分为10个县、9个直辖市、两个县辖市;中国一切现行法规,均适用于台湾,日本占领时期颁行之法规一律废除。

1946年1月13日,国民政府通令:台湾人民原系我国国民,由于敌人侵略致丧失国籍,兹国土重光,其原有中国国籍之人民,自民国34年月10月25日起,应即一律恢复中国国籍。

为勿忘国耻,永久纪念台湾从日寇殖民统治下重回祖国,国民政府定10月25日为“台湾光复节”,每年这一天,全省都要举行隆重庆祝,并放假一天。

台湾重入中国版图,也得到了美、英等西方大国的公认。1950年1月2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的《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中说:“过去4年来,美国及其盟国亦承认对该岛行使主权。”英国政府作了同样的表态:“按照开罗宣言,台湾应归还中国,这一点已经做到了。中国政府在日本投降时对该岛加以控制,并在此后一直行使着对该岛的主权。”

顶:17 踩:18
【已经有135人表态】
19票
感动
16票
路过
18票
高兴
11票
难过
14票
搞笑
21票
愤怒
20票
无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