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防务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印度挤入中亚能源棋局成为列强排挤中国棋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世界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07票  浏览96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05日 16:05

中亚油气,引来大国竞折腰。

  一向处于“布里丹之驴”困境的印度,近来终于可以把鼻子伸到中亚这个油气“聚宝盆”里了。2010年12月印度与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亚洲开发银行签署协议,启动修建连接四国的天然气管道TAPI(四国的英文首字母)。早在2008年4月,四国就在伊斯兰堡签署了《天然气管道框架协议》,计划在2015年开始输送天然气,然而由于资金等原因一拖再拖,如今由亚洲开发银行提供贷款,工程终于启动。

  据了解,该管道起自土库曼斯坦东部气田,经阿富汗坎大哈和巴基斯坦中部城市木尔坦最终到达印度西北城镇法兹卡,全长1735公里,预计投资80亿美元,2013-2014年完工,建成后每年可从土库曼斯坦输出33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阿富汗大约获得50亿立方米,印巴各获得140亿立方米。

  一方是力求实现油气出口多元化的能源“蓝海”,另一方是正在急速长个极度饥渴的“大胃王”,乍看起来双方应该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却不想双方的结合几经波折,甚至很有几分“牛不喝水强摁头”的意思。

  本报专稿 刘逆之

  美国“棒打鸳鸯”

  实际上,印度一开始的“意中人”是伊朗。早在1994年,伊朗就曾提出了穿越三国的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IPI),这条管道西起伊朗南部的帕斯天然气田,经巴基斯坦抵达印度,总长2600公里,IPI管道造价在75亿美元左右,基本与TAPI持平,而且不用经过阿富汗,在经济、建设难度和安全上都优于TAPI。该管道如果建成,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印巴两国的能源缺口问题。为保险起见,双方还签署了“指腹为婚”的谅解备忘录。

  没料想美国半路里杀将出来,端着“恶婆婆”的架子,非要印度悔婚另娶,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自从20世纪70年代末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亲美政权至今,美国基本上一直把伊朗政权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不遗余力地从全球范围内孤立和封杀伊朗。一句话,谁跟伊朗好我就跟谁急。早在2004年底,美国就已经公开放话出来,“不赞同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油管工程”,美国视任何与伊朗的商业协议为对伊朗的支持;2006年美国更是威胁说,如果印度不听劝阻,美国将以美国国内的所谓《达马托法》为依据,对印度实行经济制裁。大棒吓人,胡萝卜也诱人。美国不仅一手为印度操办起TAPI这门“亲事”,还承诺帮助印度修建核电厂以缓解印度能源短缺。2008年10月,小布什与来访的印度外长慕克吉正式签署美印民用核能协议,针对印度34年的核贸易禁令瞬间瓦解。印度本来对TAPI就有些心动,再一看听话有这么多好处,便忙不迭地做起了“负心汉”。2008年初印度正式退出IPI管道三方谈判,跟当初的“老相好”恩断义绝。

  美国人的算盘不止于此。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美国支持修建TAPI天然气管道还有着支持印度与中国争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资源的意味。实际上,当前中、美、俄、印在中亚地区的博弈,正好比一桌麻将,玩的是零和游戏,美国人不光自己坐庄,还拉“自己人”卡位,说不是居心叵测也没人信了。

  列强排挤中国

  然而,至少在形式上,印度也算入围了中亚地区能源大棋局,并展开了将中、美、俄“三国演义”变为四国“搓麻”的契机。

  长期以来,中亚地区的能源输送渠道一直是苏联一家独大,苏联解体之后的俄罗斯也基本上处于垄断地位,直到新世纪以来才出现明显变化。据美国之音报道,中亚新兴建的三大油气管道打破了俄罗斯垄断。在美国和欧洲一些财团的主导下,一条被称为BTC的石油管道在2006年7月竣工。这条管道绕开俄罗斯,从里海的石油重镇巴库经格鲁吉亚一直通到土耳其的杰伊翰港,全长1100公里。

  在此之后,中国在2007年和2009年主导完成了两条大型油气管道的铺设工程。一条是长达1800多公里的西起土库曼斯坦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东入中国新疆的天然气管道。另一条是长达2200多公里的从哈萨克斯坦里海油田直达中国新疆的石油管道。美国蒙特克莱尔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维什尼克博士声称,中国经营中亚的运输网络,大量投资基础建设项目有着更大的目标,有着重建丝绸之路、恢复亚欧之间的陆路商业渠道的“雄心”。

  巧合的是,印度对其寄予厚望的TAPI也称之为“新丝绸之路”。印度《商业标准报》报道称,TAPI管道对于印度有“特殊的吸引力”,与同为发展中大国的中国相比,印度在财力和工业基础设施上都略逊一筹,政府虽然制定了十分宏大的新能源发展战略,但这需要大量的金钱和漫长的时间,印度目前急需填补巨大的能源供应缺口,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是“非常不错的选择”。类似的话几乎可以完全套在中国身上,中印在获取中亚天然气方面的短兵相接似乎避无可避。

  对于中印之间在中亚的较量,印度石油行业网络通讯《Petrowatch》主编马杜·奈南曾沮丧地说,近来几乎每笔重要交易中,印度公司都被中国公司击败,不过,印度在能源争夺战中的实力尤其是其充当西方遏制中国“枪手”的潜力,决不能小觑。中国与缅甸间的两条能源管道项目正式实施的时候,印度曾以暂缓扩大从缅甸进口的计划作为威胁,《印度斯坦时报》宣称,中缅这一合作“增加了新德里的不安”。

  印度的这一“不安”最近再一次以近乎非理性的方式在TAPI计划上显示出来。《印度斯坦时报》报道称,为该项目提供资金的亚洲开发银行指出,由于中国公司“在短时间建设长距离管道线路方面经验丰富”,它希望该项目能有中国公司参与。但这却遭到印度的反对。印度的理由令人莫名其妙,印度称它担心这可能使中国被视作印巴间“颇受尊重的和平仲裁者”,还可能令人感到中国有能力处理阿富汗“安全问题”,甚至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在南亚发挥更大作用的先兆。这种“臆想迫害症”连《印度斯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可能严重影响这一项目的建设。

  印度对中国的戒备之心,由此可见一斑。

  印度心急要吃“热豆腐”

  如此这般,美国在一旁看着印度和TAPI直乐呵,琢磨着坐收硕果的时候应该不远了。可什么时候才能把生米煮成熟饭?印度的心里还真有些没底儿。

  巴基斯坦中亚问题专家法米克·哈米德·米汗在巴《国家报》撰文称,在亚洲,TAPI是一个新闻热词,但却很少出现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在很多西方人的眼中,TAPI依然只是一个梦想,还有人将它比作“僵尸”,一直在活动,但却早已死亡。政治的角力让TAPI栩栩如生,但困扰它的一些现实问题,比如安全,还是未落地的靴子。也有分析认为印度想要“入洞房”,至少还得过两道关。

  首先,阿富汗安全局势难以稳定。据北约统计,2010年阿富汗的武装袭击事件较2009年上升了70%,较2007年增加了两倍。2010年12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称,美将遵守先前做出的自2011年7月起从阿富汗撤军的承诺,并在2014年前将安全职责全部转移到阿安全部队。北约联军的撤离对阿富汗将造成的影响目前还很难评估,但可以肯定的是,卡尔扎伊政府短时间内难以控制全境。TAPI管道在阿境内长达735公里,途径阿南部重镇坎大哈。坎大哈被视为塔利班的“大本营”,属于阿富汗“六星级高风险”地区。阿富汗局势的动荡是TAPI管道面临的最大威胁和挑战。

  其次,土库曼斯坦能源出口四面开花,产能恐力不从心,土国天然气产量难以支撑新管道的稳定运行。目前,土国每年天然气产量约660亿立方米,国内用量约160亿,可供出口约500亿。2010年,土向俄出口约100亿立方米,但正常情况下应在300亿立方米;中土天然气管道到2012年通气量为400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每年还向伊朗提供200亿立方米。而TAPI管道出口量应达到330亿立方米。以上数据相加早已超过了土国天然气年产量。

  未来,俄罗斯恐不会甘心每年100多亿的进口量,金融危机影响逐渐消退后欧洲市场的需求会使俄罗斯的进口明显增长。土国能源部门称,到2030年该国有能力年产230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70%(约1610亿)用于出口。或许只有这个数字,才能支撑起其四面出击的能源出口多元化战略。土库曼斯坦开出的支票能否兑现需拭目以待,而TAPI管道工程的命运也都押在这张支票上了。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认为,技术问题也是TAPI很难逾越的关口。虽然亚洲开发银行在2005年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TAPI的建设是可行的,但目前这四个国家在管道的勘探、设计和融资方面都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TAPI属于大口径管道,大部分位于山区,诸如确定加压站之间的距离和建造位置等细节问题都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印度石油部长迪欧拉也表示,印度能够消耗这3800万立方米/天的天然气,但是他们还需要解决很多问题,比如天然气的价格问题、管道安全性问题、天然气供应问题、天然气运输费用问题以及成立财团等问题。

  看来,面对中亚的“热豆腐”,印度还真不能心急。

顶:14 踩:14
【已经有79人表态】
10票
感动
13票
路过
10票
高兴
9票
难过
3票
搞笑
8票
愤怒
16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