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少帅张学良为何娶了“村姑”? 张作霖为报恩

热度29票  浏览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将门虎子”与“凤命千金”喜结良缘的背后

□王海晨

张学良:婚姻应该以感情为基础,这个女人我不了解,我不喜欢!

张作霖:这个家现在我说了算,你的话留着等你说了算时再说吧!

1916年,是大帅府落成的第一年。“龙抬头”没几天,张作霖一家刚搬进新居,大帅府里来了一位妙龄女子,她就是张学良的原配夫人于凤至。大帅儿子娶媳妇,本来是一件大喜事,可引来满城人的疑惑:这风度翩翩、追者如云的张学良为何娶个比他大4岁的乡野村姑呢?

  给儿子找媳妇,只为报恩

1908年,张作霖的部队驻扎在离奉天有60公里。新民府有许多日本驻军,日军耀武扬威,经常欺负中国军队。春节期间,一队日本兵和张作霖手下的一队人马在大街上相遇。因日本兵侮辱中国军人,双方发生冲突,两名中国士兵被日本兵开枪打死。张作霖听说后,火冒三丈,要求日军交出凶手,以命抵命。这事后来闹到奉天交涉署,交涉结果:日军赔了一千两银子,一个士兵五百。过了两三天,张作霖命令卫队:“妈了个巴子的,他打死我两个兵,赔一千两银子就算拉倒了,那好,我准备一千五百两银子,你们去给我打死他三个。 ”三个日本兵被打死了,日军前来交涉,张作霖吩咐部下,“什么也不要说,照日本的章法办事,给他一千五百两银子”。这事后来闹大了,张作霖的军队被调离新民府,全部移驻吉林境内的辽源州。

东三省总督徐世昌调张作霖去辽源州有两个用意,一是让张作霖摆脱日军的纠缠;二是辽源州匪患严重,调黑龙江的部队没能剿灭,调吉林部队效果也不明显。此时的张作霖,已成为专剿巨匪的大英雄。他用了五年时间,基本肃清了辽西匪患,刚得到朝廷5000两的赏银和一件绣花龙袍,派他去剿匪,可收一箭双雕之效。

1908年4月,张作霖率数千人马,来到辽源州州府所在地郑家屯。一到郑家屯,不禁眉头紧锁。郑家屯虽为辽源州的衙署所在地,又有“沙荒宝路”的美称,可只有两条挤满了小商铺的大街,房舍十分紧张。不仅他带来的数千马队没地方驻扎,就连他的指挥部都找不到合适的住处。

找房的军官回来报告,说在西街有一个粮栈,适合做指挥部。张作霖骑马来到西街,在挂着“丰聚长”牌匾的大门口下马。走进院内一看,院落整齐,也比较宽敞。粮栈老板姓于,叫于文斗,祖籍山东省海阳县人。同治年间,跟着闯关东的移民潮,落脚郑家屯。光绪末年,于文斗被推举为当地商会会长。由于郑家屯地处偏远,有钱的商人成了土匪侵扰的对象。“丰聚长”是当地名气最大的一家商铺,更成为匪徒劫掠的重要目标,于家深受其害。于文斗听说“王师”来剿匪,领头的又是辽西“剿匪大英雄”,别提多高兴了。立即把张让到室内,热情地沏上了上等好茶。张作霖很高兴,说:“那我就把剿匪指挥部设在你这'丰聚长'了,你看怎么样? ”于连连点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这样,“丰聚长”粮栈就成了剿匪司令部。

于会长好客善谈,张统领重义讲情,时间长了,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老相识。

有一次,张作霖率领马队深入大兴安岭剿匪,一路穿山越岭,叛匪且战且逃,日落时分,叛匪逃入荒原。张的队伍交战了一天,疲惫不堪,正在一个村落里休整。狡猾的叛匪夜间杀了个回马枪,包围了村庄。张的队伍没有防范,仓促突围,损失惨重。为保存实力,张急命士兵停止突围,以待援军。双方对峙好长时间,援兵迟迟未到。就在张作霖走投无路的绝望时刻,住在郑家屯的吴俊升紧急从洮南调来一队轻骑驰援,张作霖得以生还。

原来,于文斗得知张作霖被围的消息,心急如焚。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山东老乡吴俊升,并说服了吴俊升,才有了荒原解围这一幕。张对于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主动要求与于文斗歃血为盟,“义结金兰”。

自从荒原遇难被救,张作霖每次和于文斗对坐在一起,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好像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从血管里往外涌,他也不知道是感激?是歉疚?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搅得他精力不能完全集中。

有一天,他和于文斗正在闲谈,一个小女孩拿着一本书来到客厅,怯生生地走到于文斗面前,翻开书,用小手指头指着书上的一行字,问:“爸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

张作霖顿觉眼前一亮:报答的方式终于找到了!

见到“凤命”二字,张作霖喜上眉梢

张作霖看着眼前这位小女孩,长得眉清目秀,猜想她的年龄应该和自己的儿子“小六子”差不太多。如果让“小六子”和眼前这位小女孩结婚,是不是对这救命之恩有了些许报答呢?转念又一想,儿女婚姻大事应该慎重,他们俩的生辰八字是否相符?脾气秉性是否合得来?……他的脑袋正在高速旋转间,小女孩拿着书本,一蹦一跳地已经出了房门。于文斗看张作霖有点儿愣神,猜想他可能又在思考剿匪的事情了,就说,“时候不早了,早点儿歇息吧。 ”

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女孩、“小六子”的身影始终在张作霖眼前徘徊。此后,一回到“长聚丰”,张作霖就想见到这个小女孩,一见到小女孩,他就自然想起“小六子”。

这种从感恩的情感中生出来的想法,一直憋在脑海里。说吧,许多问号没琢磨出明确的答案;不说吧,朦朦胧胧地挥之不去。带兵打仗他是“沙地拔萝卜--干脆利索”,处理这样的事儿,他还真有点儿“钝刀子割肉--利索不起来”。直到第二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促使他下定了决心。

有一天,于文斗听到街上有算命先生的吆喝声,就派人把算命先生请到家中。算命先生年过半百,是个盲人,说是从关里来的。

于文斗问:“请问先生用什么方法算命呀? ”

算命先生答:“子平术。 ”

所谓“子平术”就是民间说的“批八字”,因宋朝初年有个叫徐子平的人“批八字”比较有名,所以算命先生常把这种方法称为“子平术”。于文斗是位商人,见的人比较多,对抽帖算卦也不算陌生。

于文斗告诉算命先生,于凤至,光绪二十三年农历五月初八寅时出生。

算命先生掐着手指嘟囔了好一阵子,最后大声说:“此女是'凤命',贵夫人之命……”。

于文斗一边听,一边将算命先生说的话记在一张纸上。

刚刚送走算命先生,忽听门外士兵高喊:“张统领到! ”

张作霖进屋,看见于家人围着一张桌子个个喜笑颜开,桌子上有几张写满字的纸。张顺手拿起一张,见上面写着:“于凤至”、“凤命”……

张作霖心想:“凤至,好吉祥的名字啊!凤至,凤至,直到皇后为止。那么,她落谁家,不就是帝王之家了吗? ”“小六子”是“将门虎子”,如果再娶了这于家的“凤命千金”,日后说不准也可能坐上龙椅呢。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三岁的溥仪都可以当皇帝,一向自负的张作霖有这样的冀盼也属正常。再说了,“望子成龙”的想法,谁没有啊!

“凤至”本来是个普通的名字,但对于一个急于寻找报恩方式的武人,对于一个只知道当皇帝最好的传统农民来说,诱发出一些离谱的奇想,也是自然的事儿。

至于什么是“凤命”,没有人能说得清楚,算命本身就是迷信。但对于厘清于凤至出生年份倒是提供了一个新线索。张学良自己说,于凤至比他大三岁,那于应该是1898年出生,也有的书上写的是1899年。最近看到于凤至的侄儿于兆瀛写的回忆录,说于凤至出生于1897年。对照这算命先生说她是“凤命”的说法,于凤至应该出生于1897年。因为这一年是中国的鸡年,在中国古代典籍里常将“鸡”称为“凤”,算命先生多为穿凿附会、望风捕影之徒,所以,算命先生说她是“凤命”。据此,我们有理由推断,于凤至出生于1897年。

“凤命”、“凤至”四个字,深深地印在了张作霖的脑海里,仔细瞧瞧这“凤命千金”,越看越觉得清秀不凡,高贵聪颖。于是,心中打定了张家与于家联姻的主意。张作霖对于文斗说:“我手下有个包瞎子,对阴阳八卦、麻衣神相忒精通。我可以不可以把凤至的卦帖带回去,让包瞎子再算算?”于文斗点头应允。算命先生都是按照书上写的背下来的,生辰八字相同,说词自然相差无几。张作霖更加认定“将门虎子”张学良和这位“凤命千金”于凤至,实在是天合地造。没过几天,张作霖就托人正式向于家提亲,定下了这门亲事。

  张学良相亲,连于家大门都没进

1910年底,因张作霖剿匪再立大功,清政府依例要赏他功名,张作霖不要。朝廷就将功名分开,赏给张作霖母亲一个诰封,赏给张作霖长子张学良一个五品户部郎中,类似于今天财政部科员的待遇。张学良11岁就戴上了红顶子,这大概是清王朝赏给东北人的最后一个红顶子。第二年,清朝就灭亡了,张作霖旋任陆军第27师师长,成为奉天最有实力的人物。对一般人来说,权力大了,地位高了,眼睛都盯着下一个更大的目标,对未来作用不大的故人往事都渐渐淡出了记忆。张作霖却不是这样的人,对有恩于他的人,哪怕一点点恩情,也始终牢记在心,并千方百计地从亲历的往事中汲取对未来有用的营养。

张学良11岁这年,生母赵氏在新民家中逝世,学良跟着姐姐张首芳、拉着弟弟张学铭来到奉天城。张作霖虽然已成为中将师长,军中事务繁多,但每每见到张学良,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郑家屯的那位“凤命千金”。这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张作霖处理完公务,对张学良说:“你也长大成人了,也该有个媳妇,前些年,你妈活着的时候,我给你定了一门亲事,你小,一直没和你说,那姑娘是北边郑家屯的。 ”

张学良一听是郑家屯的,小脸涨得通红,心想,这么大个奉天城,就没有适合我的女孩?怎么偏偏在乡间小镇预订个村姑?

张作霖看也不看张学良一眼,用手拨拉拨拉火盆里的黏豆包,自顾自地说:“这闺女嘛,什么都好,就是年龄比你大几岁,人长得满秀气的,名字也好听,叫凤至,凤凰飞到咱家的意思,你看咋样? ”

张学良嘟囔了一句:“人也不熟,面都没见过,这么大个奉天城就没有……”

张作霖又把火盆里的黏豆包翻了个儿。慢悠悠地说:“我是过来的人,这男女的事儿嘛,和火盆里的黏豆包,没他妈什么两样,开始时豆包是冻的,放在火盆里,慢慢就化了,最后不就热乎了?!人哪,都是由生变熟的,过了年儿,你自己去郑家屯看一看就知道了。 ”

在张家,张作霖吐口唾沫都是钉儿,张学良哪里不知道? 1913年春节刚过,张学良在父亲的催促下,带着一肚子的不满和一脸的无奈来到郑家屯相亲。

一下车,张学良心就凉了,这哪里是什么古镇,就是个荒凉破烂的大屯子。到处白雪皑皑,马路上看不见几个人影,街两旁矮矮的房子没几间像样的。最显眼的是脚下厚厚的白雪上面有几个冻硬了的驴粪蛋子,被呼呼的北风吹得满街滚。他不相信这地方还能有“秀气的女孩”。玩了几天,就回了奉天,连“长聚丰”大门朝哪开都没打听。

于家听说来相亲的张学良没登门就回去了,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于凤至再次提出废除婚约。当初,于凤至就主张“高攀会带来轻慢”,果然被她言中。母亲劝她说:“学良年龄小,长大就好了,既然这门婚事是两家家长做主,小孩子耍点儿脾气算不得什么,只要张家家长不提出来,我们就没有理由毁婚”。于凤至是个非常孝顺、文静的女孩,听母亲这么一说,也只能再次低头不语。

张作霖开出条件:结婚后,你找别的女人我不管

张学良从郑家屯回到奉天,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可出乎意料的是,张作霖好长时间也没有和张学良再提于凤至的事儿。

这样一来,张学良心里反倒有点儿发毛。这是怎么回事呢?老爸同意解除这门婚约了?

张作霖有个习惯,他经常将要办的事情在头脑中分成轻重缓急,把大的目标分解成若干小目标,一个时期集中时间和精力解决一个时期的重点问题。几个问题同时出现时,他就抓大放小,抓急放缓。进入1912年后,政坛风云变幻,他顾不上家庭琐事,全部心思都用在处理复杂的政事上,张学良的婚事也就搁置下来。

时间到了1915年底,张作霖因对袁世凯封他为二等子爵不满,请假在家,并闭门谢客。门前清静下来了,距离张学良生母赵氏逝世也已经三年多,大丧之期已过,张作霖把张学良叫到跟前,重提和于凤至的婚事。

父子俩一进入正式话题,就争论得很激烈,张学良还没有看过老爸在处理家事时这么“民主”过。

张作霖强调自古以来,父母就有为子女选择配偶的权力,只有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成的婚姻才算是明媒正娶。另外,于家有恩于张家,知恩不报还算得上有情有义的人吗?

张学良进入省城后,结交了许多英美朋友,也接触了一些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所以对婚姻方面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十分反感。张学良强调婚姻应该以感情为基础,报恩他不反对,但用儿女婚姻大事来报恩,他不理解。

交锋多次后,张作霖也觉得儿子说的有点儿道理,但他认准的事儿谁也改变不了。张作霖最后像法官断案一样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这个家现在是我说了算,你的话留着等你说了算的时候再说吧! ”

说完这些话后,下面几句话打动了张学良:“你的正室原配非听我的不可,这是我答应于家的事情,如果凤至的爸爸还活着,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现在凤至的爸爸死了,剩下她们孤孀弱女,从哪方面讲,这'不'字都不能从我们张家嘴里说出来。 ”

停了一会儿,张作霖又加上一句:“如果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和凤至成亲后,你在外面找别的女人,我可以不管。 ”

  张学良噘着嘴娶了大他四岁的女人

张学良是张家的长子,小的时候和母亲生活在农村,吃了不少苦。11岁时,生母又撒手人寰,因此,张作霖对他格外疼爱。对张学良的婚姻大事,张作霖更是费尽心思。自从张学良勉强同意娶于凤至为妻,张作霖就开始为婚礼做准备。

他先找人查黄历,将结婚日期定在1916年8月8日,星期二,农历七月初十。因为黄历上写着,这天,宜祈福,求子,立约,结婚。

关于他们结婚前的故事坊间有许多版本,什么“画店相亲”、“对诗述情”、“一对新人两场婚礼”,等等,都讲得绘声绘色。但张学良自己说,他和于凤至第一次见面是在婚礼上。

他们见面的时刻真够庄严、隆重的了。结婚前几天,奉天的主要报纸都预先刊登了张学良和于凤至的照片。媒体宣传无疑助长了人们对这场婚礼的重视,全奉天的大小官员、军人、绅商、百姓都将期待的目光集中到了大帅府,人们翘首盼望着这一天。

8日,天刚朦朦亮,奉天城里家家户户都传出“放鞭炮”的声音,乒乒乓乓响个不停,似乎都在庆祝张大帅家的大喜事。其实,这天是立秋,家家都在剁饺子馅,准备包饺子,在我国北方的传统习俗中叫“抢秋膘”。

吃完饺子,许多人都翻腾出家中最好的衣服,穿戴整齐,陆陆续续向奉天城大南门的方向走来。

位于大南门里通天街上的大帅府,今天也穿上了节日的盛装。“目”字形三进四合院,门门有“喜”,柱柱披红,廊廊挂彩。帅府正南门、东辕门、西辕门两旁的树上、门墙外面铺满了鞭炮。两列精神抖擞的军乐队站在正门前两侧,悦耳的迎宾乐曲将大帅府的威风传到了奉天城的各个角落。两条红色彩带从挑檐起脊的大影壁墙两侧垂落至地,镶嵌在影壁墙正中汉白玉上的“鸿禧”二字格外耀眼夺目。

影壁墙后面的第一进院落是接待来客的地方,一条鲜红的地毯从帅府大门一直铺到正房门前。正房门两侧一对石狮子的脖子上围着红绸子,胸前还飘荡着一朵用绸子挽成的大红花。 1600平方米的院落里,一大早就挤满了参加婚礼的中外来宾。

婚礼在第二进四合院举行。二进院比一进院还要宽敞,呈长方形,方砖铺地,四周回廊环绕,30根廊柱上方挂满了五彩宫灯,每盏宫灯下面都有一幅达官显贵们赠送的致禧贺联。最长的一幅贺联用红色绸布制成,从正房前雕花门楼顶端飘落而下,红绸上面写着36个金色大字:

一天秋阳播美共贺关东将门虎子成佳偶;千里桂花飘香同庆塞北凤命千金结玉缘。

与雕花门楼正对的是垂花仪门,垂花仪门是座透雕垂花顶饰门楼,此门与间隔一、二进院的7米砖雕高墙一体,是张作霖迎接贵客时举行仪式的地方。

这天的垂花仪门,装饰一新,最显眼的是门上方的大红宫灯,与30根廊柱上的五彩宫灯相配,组成一幅众星捧月般的立体图画。

上午11点,炮竹点燃,当新郎新娘经过垂花仪门时,大红宫灯底座被缎带拉开,宫灯里面用彩纸做成的花瓣飘飘洒洒,正好落在一对新人身上。在场的人见此场景,都惊呆了,隔了数秒才掌声四起。

伴随着悠扬的乐曲,张学良和于凤至走到两幅超长贺联前停下来,转身面对来宾。

繁琐的仪式在阵阵掌声中进行着。细心的人们发现,张氏父子表情各异。张作霖一脸少有的喜色,比他就任督军时还开心;张学良却始终噘着嘴,按照主持人的吩咐做着机械的动作。在“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时,每一次弯身鞠躬开始都比于凤至慢半拍,每一次鞠躬起身又快半拍,弯度也比于凤至少那么十几度。

一场隆重、铺张、豪华的婚礼场面,定格在了第二天奉天的各大报纸上。但许多更具价值的东西,也淹没在了场面描述之中。这是一桩怎样的婚姻?张学良为何噘着嘴?这婚礼的背后隐藏着多少政治因子和文化符号?……

  为何称“鸡”为“凤”

据史书记载,黄帝时代就将“鸡”称为“凤”。殷商时代,风行占卜,记录占卜的卜辞上,“凤”字写作“风”,之所以“风”“凤”通用,因为古人将羽毛绑在高高的木头竿子上测风向。古人测风是占卜的内容之一,是非常神秘的事情,那测风的羽毛也被称为是神鸟,最神的鸟是凤凰,到哪里去找凤凰的羽毛?只能就地取材,以鸡毛充作凤毛了,因此,鸡毛也就成了凤毛,“鸡”也被称作“凤”。测风本身是最古老的占卜活动,由此,后来的算命先生也就延续算命祖师的传统,见鸡称凤。直到今天,中医将鸡蛋壳内的膜称为“凤凰衣”,人们将鸡爪称为“凤爪”、鸡翅称为“凤翅”等等。神化为“凤”,俗化称“鸡”,这是中国人的传统,算命先生不可能不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