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骑兵方队老战士忆国庆阅兵:比打仗还紧张

热度43票  浏览2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红马队、黑马队共1900余匹战马组成的骑兵师方队,继步兵师、炮兵师、战车师之后,通过天安门前,成为此次阅兵的"压轴戏"。此后,骑兵部队又参加了1950年、1951年、1952年、1953年和1954年国庆阅兵。建国初期的6次大阅兵,骑兵方队以雷霆万钧之气势,排山倒海之阵容,彰显了我军骑兵部队的赫赫战功和浩然雄风,给全国军民极大振奋。

在人民军队征战史上,骑兵是一支能征善战、功勋卓著的英雄部队。我军骑兵诞生于红军时期,抗日战争中,迅速发展壮大,解放战争中,达到鼎盛。英雄的骑兵部队驰骋疆场,奋勇杀敌,高峰时期,全军共编有12个骑兵师。大规模战争结束后,人民军队开启了现代化建设新的发展时期,随着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骑兵的战斗功能逐渐为摩托化、机械化部队替代,骑兵作为一个兵种逐渐退出我军序列。1955年以后的历次阅兵,再也没有出现骑兵的队伍。

骑兵--这一传统作战年代的英雄渐行渐远,但是,骑兵的历史并没有结束。如今,我军部分边远地区部队仍然保留着少量的骑兵建制,在边防巡逻和执行多样化任务中,骑兵仍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更重要的是,骑兵在创建共和国的人民战争中建立的历史功勋永远为祖国铭记,骑兵奋勇作战,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永远激励后人。

马背英雄忆当年 战斗精神励后人

初春时节,记者追寻着骑兵的足迹,来到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目睹了今日骑兵的风采。之后,又在内蒙古军区第三干休所采访了5位当年参加过阅兵的骑兵老战士。在会客室里,年逾古稀的老骑兵精神矍铄,腰板挺直,仍是当年策马扬鞭,列队走过天安门的阵势。他们深情地回忆当年阅兵的情景,好似当年受阅的风采又呈现眼前,天安门前的马蹄声声又在耳边回响。   

受阅部队全是从战火中走来的精锐之师

乌嫩齐:接受检阅的骑兵部队都是精选出来的精锐,比如开国大典中受阅的察哈尔军区骑兵第3师,创建于1932年,参加过开创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斗争,解放战争中参加了辽沈、淮海、平津战役。他们接受检阅,"刷刷刷"地走过天安门,神气啊。真是打仗有打仗的本事,受阅有受阅的样儿。

阿木古楞:我们内蒙古军区骑兵第2师,1950年参加了阅兵。我们师也是一支能打仗的队伍啊。我们参加了辽沈战役,从打锦州到沈阳会战,打了52个日日夜夜,牺牲了多少蒙古族优秀战士啊。1950年8月,我们师接到接受阅兵的命令,部队从科尔沁草原开到北京,驻扎在清华园附近的马场,随即投入训练,士气非常高昂。

 人倍儿精神,马倍儿漂亮

 图门昌:1954年阅兵时我在骑兵第5师15团政治处当主任,领受阅兵任务后,我们先选人。虽然都是参加过战争的士兵,都很不错,但也要好中选优。参加阅兵的战士不是党员就是团员,一半以上是功臣,还必须出身好,没有历史污点。很严啊。每个人还要写保证书。

嘎拉仓:马匹的选择也很严。一要选毛色,一个方队是白马就全是白马,是红马就全是红马。个头也要整齐。特别是放在排面上的马一定要漂亮。有一年,阅兵用蒙古马,个头矮,领导上说了阅兵走得不错,队伍很整齐威风,就是马矮了点,远远看去像毛驴,第二年就全都换上高大的"三河马"。

阅兵比打仗还紧张

阿木古楞:受阅压力很大,觉得在天安门接受毛主席检阅,比打锦州冲锋陷阵还紧张啊。记得阅兵总指挥杨成武在会上对各部队指挥员说,谁的马惊了,就撤团长的职。我们真担心出岔子啊。部队训练很刻苦,士兵很下功夫。在北京驻训时正是炎夏,北京热呀。我们骑兵常年驻在草原,凉快惯了,热得人和马都受不了。我们每天早上4时起床,5时就开始训练,练到10时才休息,下午接着练,一直练到黄昏。特别是马不好练。我们的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打仗可以,骑手双腿一夹,马撒腿就往上冲,现在不行,必须步伐整齐。要踩着音乐,跟上拍子。

额尔敦朝鲁:阅兵时要放《骑兵进行曲》乐曲,节奏感很强,非常提气。训练时我们不断放这段音乐,让战士听,让马也听,让大家都适应这个拍子。

乌嫩齐:1953年是抗美援朝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国内基本肃清残余敌人,国民经济全面恢复的好年份。这一年,骑兵第5师奉命派一个团参加国庆阅兵。6月初,我们全团乘火车进驻北京德胜门外北太平庄村,投入训练。我们团的战士基本上都是蒙古族牧民出身,大家觉得能参加阅兵,是共产党领导下才能得到的殊荣。所以,官兵每天都在烈日下艰苦训练,汗流浃背,皮肤晒得很黑,有的还脱了皮,但是没有怨言。

  训马是要点能耐的

阿木古楞:训马难,难在我们的马从来没来过城里,没看过这么多人,阅兵的时候,长安街上到处是人,又是锣鼓鞭炮,马很容易受惊。马惊了,跑了,可不得了。我们就提前让马适应环境。训练时我们请附近市民配合,在训练场周围又是敲锣打鼓,放鞭炮,又是挥舞红绸彩带,还让军乐队吹军号,让马慢慢适应阅兵的喜庆气氛。

嘎拉仓:我们在训练中有一句口号,叫做"齐如刀切,洁如刀光"。"齐如刀切",就是队伍要做到人头一条线,马头一条线,枪口一条线,军马一条线,像刀切出来一样齐。马的鬃毛也一律向左边倒。这难哩。平时马鬃有的往左倒,有的往右倒,还有的是中分。怎么办?有办法,战士把马鬃梳成辫子,然后一缕缕的都挂小布袋,袋里装一把土,愣地把马鬃往左边拽,这才拽了过来。"洁如刀光"讲干净,做到皮革发亮,金属发光,马蹄还要擦油,亮铮铮的。

额尔敦朝鲁:马匹排便也是个头痛的事。几千匹马走过天安门,后面还有游行队伍,街上不能有马粪,马后面挂个粪袋也不好看。我们就把这个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我们掌握了马排便的规律,阅兵那天让马吃精料,吃窝窝头,少喂水。阅兵前一个小时,让马排便。这才解决了问题。

嘎拉仓:我参加1954年那次阅兵,我是指导员,和连长是领队,正领着我们连方队准备通过天安门,突然,有个记者跑过来照相,他闪光灯一闪,把我的马惊了,马往后闪,我和连长的马错开了一米多。好在平时训练得好,我勒住缰绳,稳住马,再使劲夹马背,马便快步跟上了,我汗都下来了。这些事,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是回想起来,还像在眼前。接受祖国的检阅,是骑兵老战士的最高荣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