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大明悲歌:明熹宗为何万般宠信魏忠贤?

热度15票  浏览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明代宦官权力全面扩张,是在宪宗朱见深统治时期,他赋予亲信宦官汪直以军政大权。一些外廷官员想得到升迁的机会,往往走汪直的路子。只要汪直肯在孝宗面前美言,则此人官运立刻亨通。由此一来,那些想走终南捷径的人,莫不以结识汪直为荣,这样一来就抬高了汪直的身价,也给汪直的弄权创造了更大的空间。

有一次,汪直受皇上派遣,到北方巡边。那时,中国的主要军事力量,主要集中在蓟辽、大同、榆林等处,素称北方九边。担任巡边的人,都深受皇帝信任。巡边大臣在皇上面前的一句话,可以决定边镇命官的生死升谪。因此,被巡之地的官员从来不敢马虎。这次汪直巡边,鉴于他已经是皇上的宠宦,官员们更是唯唯诺诺尽显小人相。那些督抚、总兵以及所在地的抚台、按台等各种官员,都出境二三百里地迎接。官员晋见他,都行跪礼。公堂之外,官员们纷纷私下向汪直行贿,以博欢心。这些丧失人格的做法果然奏效,汪直回京之后,所有对他阿谀奉承的人全部升官。反之,那些不肯依附汪直的人,都被免官或遭贬谪。

成化十四年(公元1478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假汪直案。崇王府仆人杨福,因相貌酷似汪直,便假称汪直。从芜湖、常州、苏州,到杭州、绍兴、宁波,所到之处,各地官员争相奉承,甚至有人找上门托他打官司。当他南下到福州时,被福建镇守太监识破,杨福被斩杀,轰动一时。此案虽然颇令汪直难堪,却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汪直的权倾一时。

武宗朱厚照十五岁即位,是一个只对女人和游荡有兴趣的花花公子,荒唐而且任性。从小就跟他在一起的玩伴宦官刘瑾,犹如朱祁镇的玩伴王振一样,利用皇帝的昏庸和信任掌握了政府大权。刘瑾有一个核心集团,被称为“八虎”,这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名字。刘瑾使刚上台不久的朱厚照相信,以托孤大臣谢迁、刘健为首的忠心耿耿的朝臣,是阴谋使皇帝陷于孤立的“奸党”,把他们统统地赶出朝廷,连儒家阳明学派的创立人王守仁也于廷杖后贬窜蛮荒。从此朝中文武大臣要么对刘瑾侧目而视,要么争先恐后拍他的马屁,刘瑾牢牢地控制了朝政大权。

有一天早朝时,朱厚照发现了一份揭发刘瑾种种罪行的匿名信,但朱厚照拒绝相信,把这封信转交给刘瑾。刘瑾大发雷霆,命高级官员三百余人跪到奉先门外的烈日之下追究事主。那些高级官员们从早晨跪到天黑,许多人当众倒下来死掉。天黑之后,未死的人再被囚进锦衣卫诏狱。后来还是刘瑾发现匿名信来自宦官内部,跟朝臣无关,才把他们释放了。

刘瑾权势熏天,整个政府都围绕着他转圈。宰相焦芳、内政部长张彩、国防部长曹元,几乎跟他的家奴没有分别。政府的大小措施都在刘瑾的私宅里决定,即使最荒唐最恶毒的大政方针也没有人敢提出半点异议。

各地官员进京朝拜述职时总是要向刘瑾行贿,叫做“拜见礼”。少的要上千两,多的则五千两。如果升了官要立即使用重金“谢”刘瑾,叫做“谢礼”。送少了还不行,会马上撤职,但如果你赶紧追加银子,官职又能马上恢复。官位基本上成了刘瑾手中卖钱的商品。刘瑾究竟拥有多少家产呢?据史家考证,刘瑾的家产近乎天文数字――合为三十三万公斤黄金、八百零五万公斤白银,而李自成打进北京时,崇祯一年的全国财政收入仅为二十万公斤黄金!

刘瑾当权只有五年,右都御史杨一清利用“八虎”之间的矛盾,刺激张永反戈一击,告刘瑾谋反,武宗下旨逮捕刘瑾,籍没家产。从刘瑾家中抄出金银数百万两,并有伪玺、玉带等违禁物。其中,有两柄貂毛大扇,里面暗藏机关,以指按动,便弹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武宗看了,也吓得目瞪口呆。刘瑾最终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整个明政府的结构,几乎被他拆散。

至此,明代宦官的权力完成了其扩张的全部过程,明代宦官终于登上了权力的顶峰。以后魏忠贤的专擅独断,不过是这些前辈们的历史延伸与再现罢了。于是,历史就上演了这样一幕讽刺剧:朱元璋最怕宦官专权,但恰恰是这个明朝,成为中国历史上宦官最有权势的时代,被人们耻之为“最大的太监帝国”。

“万岁爷”是封建社会皇帝的专有称谓,王公贵族有时被称为千岁。作为一个太监,被称为仅次于皇帝的九千九百岁,这在中国历史上恐怕只有魏忠贤一人了。一个文盲高踞于皇帝的宝座上,而另外一个文盲当上了皇帝的秉笔太监,替皇帝拟写朱批。这听起来是多么荒唐可笑,却是天启年间的一个事实。

魏忠贤本是河间府肃宁县的一个市井无赖。原名进忠,曾从继父姓李。他结过婚,妻子姓冯,有个女儿。家中一贫如洗,却游手好闲,喜欢喝酒赌博,偏偏赌运又不佳,常常受到赌友们的凌辱。

 

史书上说他“猜狠自用,人多以傻子目之”。他的自宫便是由于一次赌博失意。“与群恶少博,不胜,为所苦,恚而自宫。”在一次赌输之后,为躲债而躲到一酒馆里,但最终还是被债主找到并当街一顿痛打。在声声逼债声与拳脚相加中,他情急之下说出了“我他妈进宫当太监还你还不行吗”?当时在场的人只不过把这当成慌不择言,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要割掉男人的命根子的,而且魏忠贤是个有妻子的男人,对于男女间的闺中之乐也是深有体会的,但魏忠贤却真的做了。赌神提裤不流泪,昂首走入公公会。青年魏忠贤志向远大,因祸得福,转行入宫发展,当了宦官。可见做大奸大恶之人有时候也需要有超凡的胆识和勇气。当然,自宫做太监,可以说是当时的一种“时髦”,太监可以接近皇上,一旦获宠,便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连亲戚也可以沾光。

同时,在魏忠贤的果敢之外还有一种机敏的特质,他孤注一掷变卖了家产,买通了相熟的太监,从而迈进了紫禁城的大门。

在明朝,宫中太监不计其数,想要在千军万马中挤过独木桥实属不易。魏忠贤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被选入宫,隶属于司礼秉笔太监孙暹手下,当一名小伙计,干些洒扫庭院之类的粗活,并不得志。

很快,他投到太监魏朝的门下,改名叫魏进忠。他曾做过天启皇帝生母王才人的典食,管理王才人饮食。后来,他排挤魏朝,改投王安门下,开始在储备粮棉的甲子库供职。

魏忠贤为什么能受宠于熹宗?大体上,有这样一些原因:

一是他在熹宗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侍奉熹宗。据说,他身躯壮大,性格开朗爽快,待人热情真诚。另外他身体灵活,是个运动型的人,“喜驰马,能右手执弓,左手控弦,射多奇中”。和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也经常能逗人开心。小皇孙刚刚懂事,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头玩。因此,魏忠贤对熹宗的一喜一怒了如指掌,引导皇帝极尽声色犬马之好,使其沉迷在游乐为主的生活中不理朝政。

二是熹宗乳母客氏的帮忙。他原本是熹宗母亲王才人的厨子,又渐渐地和熹宗的乳母客氏发生暧昧。在客氏成为奉圣夫人后,他也很快地由“惜薪司太监”而升为“司礼秉笔太监”。熹宗准许他恢复原姓,又赐予忠贤二字作为他的姓名。客氏的亲信就是皇帝的亲信,从此,他成了皇帝最信任的太监。熹宗对他爱护备至信任有加,对他的擅权百般纵容,动辄称“朕与厂臣”如何如何(所谓“厂臣”即提督东厂的魏忠贤)。

三是无论魏忠贤后来如何地专权,但对于熹宗本人,他始终是忠心耿耿的。这其实也是明代太监专权的一个特征。明代的太监,无论如何专权,对于皇帝本人,却总是无条件地服从。相比较汉、唐时代的宦官动辄杀死皇帝,这种专权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滥用了皇帝的授权而已。对于熹宗,魏忠贤“服劳善事,小心翼翼”,这也是为什么熹宗要在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给他赐名“忠贤”的原因。

四是他虽然一字不识,但记性很好。魏忠贤没上过一天学,大字不识一个。但他让别人替他讲解奏折,把艰深的古文翻成浅显的白话,然后,他发号施令,再让人把他的命令翻成文言,用朱笔书写在奏折上。魏忠贤极为狡猾,他常趁熹宗玩耍兴浓之际,急上奏章。皇帝不屑过问,推托说:“我知道啦,你们好好办事。”从而给魏忠贤窃权之机。

俗话说:“知恩图报”,“滴水之恩,报以涌泉”,这是常人最起码的道德原则。但是,这对于狡猾的魏忠贤来说,那只不过是其追逐权力或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而已。他没有“知恩图报”的意识,没有分辨善恶的良知。魏朝、王安是他得以实现人生转折的重要人物,为了实现其人生的跨越,他极尽能事去讨好魏朝,并与魏朝结成兄弟关系。光宗死时,杨涟上疏参及忠贤,他痛哭流涕地求魏朝说情于王安,“力营救之”。朱由校即位初,鉴于“忠贤侵权”,诸大臣“欲重惩之”,王安只是将其教训一顿,“令其自新”。可以说,没有魏朝、王安,就难以有以后的魏忠贤。但魏朝、王安都没有想到,恰恰是他们曾数次予加提携和庇护的人,到头来成为自己的“送终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