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塔山阻击战:士兵剁下自己的腿扔向敌人

热度28票  浏览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塔山阻击战中:一个战士用刺刀把自己的腿剁了下来,扔向敌人

塔山之战打到第5天,高玉宝飞奔到9连的驻地:“快上6号阵地,上边没有人了!”

东北野战军4纵12师35团9连指导员登上一个土台,举着手里的高粱饼喊道:“同志们,这是我们最后一顿饭了,大家要吃饱。”

说完,指导员把饼子全塞进自己嘴里,高喊一声:“出发!”

“上去一天,就全没了。”高玉宝说到这里老泪横流。这位以一部《半夜鸡叫》影响了几代人的战士作家,当时是35团的通信员。

“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东北野战军总司令林彪这样命令部队。

1948年10月10日,中华民国的第37个国庆日。这一天的拂晓,关系到国共两党战略态势的重要之役塔山战役打响了。

“我们一晚上跑了130多里地到达塔山。”高玉宝回忆说,“几个阵地都有敌人,打了一天一夜,刺刀见血才占领阵地。敌人一个师有4个团,炮全是加农炮以上的重炮。”

打到第5天的下午3点,团长大声喊高玉宝:“小高,小高,你到山后把9连调上来,到6号阵地,上边没有人了。”

高玉宝跑到山后的小村子里找到9连,并把这个有200多人的连队带上了6号阵地。

第6天中午,团长又一次呼喊高玉宝:“小高,小高,你去后山把警卫连带上来,6号阵地上没人了。”调警卫连,那就意味着35团已经拼光了。

一个加强营的敌人正在向6号阵地冲锋。在离阵地500米处,高玉宝在望远镜中看到了让他一生都不能忘怀的一幕:弹坑里突然爬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战士,他想跨过一个树墩,去抓前面的机枪。“他的左腿已经断了一大半,只有一点皮连着。”高玉宝看到,这位战士的腿被树墩挂住了。

“他用刺刀把腿剁了下来,扔到了已经冲到面前的敌人堆里。”

敌人一愣,战士抓到了机枪,一梭子子弹呼啸而出。

“断腿的战士又从弹坑里刨出来一个人,他头已经炸烂了。”高玉宝回忆说,“断腿战士把瞎眼战士的手拉过来,放到子弹链上,瞎眼战士马上明白了,迅速地压子弹。”

阵地上的机枪再一次响起。利用这短暂的几分钟,警卫连扑上了阵地。

团参谋长一上阵地就抱住了两个战士,要把他们抬下去,但两个战士死活不干,坚持互相帮着爬下阵地去。高玉宝说:“他们都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党国之败,败于塔山。”国民党的学者一声长叹

锦州之战:炊事员趟过延绵100多米的尸体堆,只看到22个已经残缺不全的战友

营长赵兴元率领5个还能动的战士,扑上了敌人在锦州城北的最后一个据点――配水池阵地。至此,锦州城已经尽收眼底。

当挑着牛肉包子和呼啦汤的炊事员趟过延绵100多米的尸体,登上配水池阵地时,只看到22个已经残缺不全的战友――

把600人的饭扔在一边,炊事员一屁股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1948年10月9日至13日,拔除锦州外围据点的战斗打响了。谁都没有想到争夺外围地区的战斗如此激烈。

配水池,城北制高点。夺取配水池,成为控制锦州城北之关键。

“敌人有一个加强营守卫,布置了5道铁丝网。”赵兴元说,“地堡的墙有1米多厚,用钢轨加水泥做成的,火炮打上去,就是一个白色的点。”

国民党名将范汉杰布置下的防御阵地名不虚传,5道铁丝网根据防御需要分别做成胡椒叶、苴麻等形状,铁丝网和壕沟、暗堡和地雷阵相配合,在锦州城外构成了不可逾越的死亡地带。

1营3连冲上去,突进到敌人挖掘的壕沟里准备进一步攻击。老战士赵兴元回忆说,突击连刚准备从壕沟爬上来,守军引爆了埋在沟里的航弹。“只有指导员一人活着回来。”

经过艰难的突破,1营终于占领了与配水池阵地距离不到100米的6间红房子。然而,就在这短短100米,双方血流成河。

伤亡太重,团长通知1营撤下来,赵兴元坚决拒绝。“我们营在壕沟里还倒下了几十号人,有牺牲的,有受伤的,怎么能丢掉他们。”最终,赵兴元和5名战士冲上了配水池阵地。

“真正打锦州城,只用了31个小时,难就难在拔除外围据点。”赵兴元说。

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首长登上了锦州城北459高地附近的帽儿山督战。不到百里外的塔山阻援战斗已经进行到最残酷的第5天,东北野战军4纵、11纵以巨大的伤亡,顶住了国民党军11个师的进攻。

担任城北主攻的也是赵兴元所在的7师。由于20团伤亡巨大,登城突击任务交给了19团。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参加了19团的突击队。

突击队不断越过战友的尸体,向城墙发起冲锋,15分钟后,19团的军旗就插上了锦州城,解放军向潮水一样往城里涌入。“敌人组织了四次反攻都挡不住我们。”86岁的刘振华回忆说。

到15日下午6时,仅仅31个小时,号称“固若金汤”的锦州解放,国民党锦州守军12万人,自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以下8万人被俘,其余被歼灭。至此,解放军在东北“关门打狗”的战略意图实现了。

攻克锦州,解放长春后,东北野战军在黑山、大虎山地区围歼由沈阳西援锦州的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

消灭廖耀湘兵团时:炊事员认出了戴着礼帽的廖耀湘

1948年10月,东北野战军夺取锦州后,对东北之敌已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廖耀湘兵团是此时东北国民党军最为精锐的部队。下辖国民党“五大主力”中的两个――新1军和新6军,再加上重炮、骑兵等部队,实际总兵力接近20万。

“我们吃掉廖耀湘兵团5个军,只用了两昼夜。”时任东北野战军3纵7师政治部主任的刘振华回忆说,是廖耀湘给解放军创造了机会。

攻克锦州,解放长春后,东北野战军在黑山、大虎山地区围歼由沈阳西援锦州的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

10月20日,东野首长命令:1、2、3、6、7、8、9纵队和炮兵纵队,立即隐蔽地向新立屯、大虎山、黑山方向疾进,从两侧迂回包围廖耀湘兵团,其他部队该断后的断后,该穿插的穿插,该打援的打援,总之要置廖耀湘兵团于死地。

23日9时,黑山、大虎山阻击战打响。3天激战,解放军以4000多人的伤亡打退了廖耀湘的71军。廖耀湘只好向营口撤退。

然而,东北野战军一个独立2师,硬是对这支10万人的大兵团进行了坚决的阻击,导致廖耀湘把这支小小的地方部队误判为东北野战军主力,再次改变计划往沈阳靠拢。

他再也没有机会了。1948年10月26日,东北野战军50万大军已经完成了包围。

“不要休息,不要睡觉,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这个战争史上罕见的作战命令,引发了一场战争奇观。

“到处都是敌人,到处也都有我们的人。”刘振华回忆说。他所在的7师误打误撞,一度冲进了廖耀湘设在胡家窝棚的指挥部,把其指挥系统破坏殆尽。

“当时也不知道是廖耀湘的指挥部,冲杀一阵子就往前冲了。”刘振华说,敌军10万人马从此乱成一团。战后,6纵两个排抓获2000名俘虏,竟包括5个军9个师的番号。

廖耀湘急得在电台中用明语呼叫:“部队到二道岗子集合!”于是所有听到电台的解放军部队,也向二道岗子蜂拥而去……

26日到28日,两个昼夜,廖耀湘的10多万人马连同重型美式装备一起灰飞烟灭。

11月6日,刘振华所在的3纵守备部队截住了穿着长袍马褂、戴着礼帽的廖耀湘。这位扮成商人的中将却被3纵后勤部警卫连的一位炊事员认了出来。“我们那个炊事员曾给他当过炊事员,被俘虏后参加了解放军。”刘振华说。

全歼黄伯韬兵团:敌人的子弹像泼豆子一样

“徐州东西两侧的4个兵团中,黄伯韬第7兵团离徐州最近,而他的东面是大海,最适合作为首歼目标。”当年跟随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委、淮海战役主要指挥者之一粟裕的作战参谋、86岁的秦叔谨亲历了那场惊心动魄围歼战的日日夜夜。

“黄伯韬兵团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一旦被围,邱清泉、李弥等部队不会尽全力相救。”秦叔谨说。11月8日,即战役开始后第三天,中共秘密党员、刘峙所属第3绥靖区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3万人,在贾汪、台儿庄地区战场起义。

徐州的东北大门顿时敞开,解放军的三个纵队迅速渡过运河,切断了黄伯韬兵团与徐州的联系。这被称为淮海战役的“第一个大胜利”。

此时,准备在兵团驻地新安镇西渡运河向徐州撤退的黄伯韬,却接到等待由海州西撤的第44军的命令。当国民党第44军从东海之滨赶到新安镇时,已是两天之后了。

11月9日晚,仓皇渡过运河的黄伯韬率领4个军到达碾庄圩地区,并不知道自己已身处四面楚歌之境,反而下令部队整顿1天。

“我们山东兵团越过不老河南下,迅速攻占了徐州以东的大许家、曹八集等地区,切断了黄伯韬兵团逃向徐州的退路。”76岁的徐法全,当年是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特务团侦察员,曾和另外7名战友深入到黄伯韬兵团驻地侦察。

到11月11日,华野把黄伯韬兵团4个军合围在以碾庄圩为中心,南北3公里、东西6公里的区域内。

从11月12日起,华东野战军围歼黄伯韬兵团的各路纵队,从四面八方展开猛攻。

“100米宽的正面就架了20多挺重机枪,敌人的子弹像泼豆子一样,我们战士英勇,一拨一拨地冲啊……”作战参谋报告。

“一个团没有几百人伤亡的代价,是过不了一夜的。”时任华野4纵12师34团团长的秦镜说,16日晚,各部队把堑壕挖到敌阵地前沿后,猛攻开始了。

22日黄昏,败局已定的黄伯韬指挥156师残部向西北方向突围。跑到尤家湖南面的一片苇塘时,“活捉黄伯韬”的喊声大起,绝望的黄伯韬拔枪自杀

四平保卫战

“四平,四平,非要打四次才能和平。”从1946年至1948年,国共双方在这座当时总人口只有10万人的城市,先后投入兵力40余万,四次争夺方分胜负。

“其中最惨烈,也是最经典的,是第二次,即四平保卫战。”国防大学教授徐焰介绍说。

四平,东北平原中部著名的粮食集散地,三条铁路在此交会,南至沈阳,北达长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要冲。

连指导员、特等射手赵兴元随着山东纵队从山东往东北开进。在他的手掌上,还留着日本鬼子的一块弹片,那是在前不久的一次作战中,鬼子的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枪,反弹起来,嵌进了他的手掌。弹片还没来得及取出来,部队就开拔了。

3月17日,借着苏联红军撤退的空隙,东北民主联军仅用时10个小时,便迅速占领了四平,俘敌4000人。

慢了半步的蒋介石大为恼火,电令杜聿明务必夺回四平。

“四平没有城墙,地势又平,是个易攻难守的城市。”辽宁保安纵队3旅副政委刘振华回忆说,战斗开始,拥有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以优势的炮火,进行了持续的火力急袭。

一发美式六O炮弹在赵兴元身边爆炸,赵兴元感到右小腿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棍子,血像水枪喷水一样喷射出来,足有一米多远。赵兴元低头一看,伤口有茶杯口大小。“我用手死死抓按住,心想这下完了,腿完了,不能行军打仗了。”赵兴元说。

战场态势越来越不利,林彪决定在天亮之前撤出战斗。10个小时后,国民党军的步兵才尾随着坦克,开进了空城四平。

把这几场战役的报道发出来,纪念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借以缅怀我们应用的解放军战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