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中的兵阴阳说

热度146票  浏览17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现在一般讲思想史的书都喜欢说《孙子》是“朴素唯物论”的代表,因此人们以为《孙子》书中肯定不会有兵阴阳说这类“迷信把戏”。但现在根据实际研究,我们却不能不承认,《孙子》书中确有兵阴阳说。

  《孙子》书中有兵阴阳说,至少有以下几例可以证明:

  (1)《计》:“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

  (2)《军争》:“高陵勿向,背丘勿逆……”

  (3)《行军》:“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

  (4)《火攻》:“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这几条,例(1)中的“阴阳”曾被某些注本解释为“昼夜、阴晴”,可商。阴阳虽包含昼夜、阴晴,但不等于昼夜、阴晴。它是中国古代宇宙哲学的基本范畴,含义甚广,尤与天文历算之学中的时令和方位概念有关。天文历算在古代属于数术,既有观象授时的实用意义,也有占星术的迷信性质,二者很难分开。方技和其它实用知识借用这一概念,也都具有两面性。放前人以“顺天行诛。因阴阳四时之制”为解(曹操注),或以“五行、刑德、向背”为解(杜牧注),原本不误。古之阴阳家说,是以四方配四时,而以天地八风、阴阳消息解释节令变化,即天为阳,地为阴;春夏为阳,秋冬为阴;东南为阳,西北为阴。这是古人本来的讲法。虽然古人对阴阳天道,见人人殊,特别是兵家对天时与人事休咎,当忌不当忌,历来有争论(参看杜牧注引文),很多讲求实际的人都喜欢强调“天官,人事而已”(《尉缭子天官》),但他们对“阴阳”是指“阴阳四时之制”却并无异辞。更何况出土简本,于下复有“顺逆,兵胜也”一句,“顺逆”是指向背,“兵胜”是指五行相胜,亦属兵阴阳说。所以,这一条与兵阴阳说有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例(2)(3),主要是讲向背。这一概念也属兵阴阳说。它也是既有实用意义,也有迷信性质。从实用角度讲、它强调左前开阔,右背依托,战势不便以下迎高,等等,这都合情合理。但这些概念皆与阴阳有关,是以左、前与东、南相应,为阳;右、后与西、北相应,为阴(我国古代地图和建筑多以上南下北,左东右西为顺);高为阳,下为阴。这两例属兵阴阳说,也可从出土简本得到证明。一是《黄帝伐赤帝》对“黄帝胜四帝”有具体解释,其战法都是遵守“右阴,顺术,倍冲”,即阴阳向背;而黄帝居中,先后胜南方赤帝、东方青帝、北方黑帝、西方白帝,则属五行兵胜,二是《地形二》提到“地刑(形)东方为左,西方为〔右〕”、“右负丘陵、左前水泽”,显然也是讲阴阳向背。后一句曾见于《史记淮阴侯列传》引“兵法”,当是兵家习语,也说明这类思想对古代兵家影响至深。

  例(4)是以月躔候气,定凤起之日,也是兵阴阳说。此四星好风,见于《诗小雅渐渐之石》、《书洪范》和《汉书天文志》。有人以为是无稽之谈,但天文学家却证明该说是有相当根据。

  古阴阳家言主要与天文、地理有关。它对军事学的影响也主要在这一方面。

  《汉书艺文志兵书略》阴阳类小序说:“阴阳者,顺时而发,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而助者也”(“顺时”指遵守时令,“推刑德”指天道祸福,“随斗击”指按斗行方向而击,“因万胜”指利用五行相胜)。这类东西虽包含了迷信成分,但却是古代军事气象学和军事地形学的所在。《孙子》书中有兵阴阳说,是不足为怪的。

  (北京大学 李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