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吉尔吉斯斯坦骚动或再发生 中方严重关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民晚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67票  浏览10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25日 18:54

  本月10日晚,吉尔吉斯族青年与乌兹别克族青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市一家赌场发生群殴,随后事态迅速扩大为一场大规模骚乱。吉临时政府11日凌晨宣布,从即日起到20日,在奥什及周边三个地区实行紧急状态。19日,吉临时政府又宣布延长紧急状态期限。特请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张耀为读者解读骚乱发生的深层次原因及吉局势的未来走向。

  政治基础并不牢固吉南方动荡实难免 拒绝直接出兵干预美俄两国投鼠忌器

  问:此次吉尔吉斯斯坦南部骚乱的起因如何?这次骚乱和此前的吉政局变动有什么关系?

  答:今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了政治动乱,时任总统巴基耶夫失去对局势的控制,流亡国外。这是继2005年3月“郁金香革命”后吉尔吉斯斯坦再次发生街头政治导致的政权更替,反对派领导人奥通巴耶娃成为吉临时政府总统。

  但是吉新政府的政治基础并不牢固,始终难以有效控制支持前总统巴基耶夫政治势力集聚的南方地区。还在今年5月,反对临时政府的民众就曾经占领南部奥什州、贾拉拉巴德州和巴特肯州的政府大楼。6月中旬以来,南部地区再次发生大规模骚乱,这种骚乱集中地以吉尔吉斯族和乌兹别克族的族群冲突表现出来。打、砸、抢、烧等暴力犯罪行为席卷吉南部地区,大批乌兹别克族居民逃亡邻国乌兹别克斯坦。据吉官方统计,骚乱造成的死亡人数在200人左右,而未统计的死亡人数可能达到2000左右。逃亡乌兹别克斯坦的居民约30万,在吉国内迁徙避难的居民约70万。骚乱爆发后,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一度失去对南方地区的控制。现在,局势虽有所缓和,吉政府依然在南方部分地区实行宵禁。

  

  

  6月11日,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州首府奥什市,两名男子从一处燃烧的房屋前经过。新华社/路透

  对于此次大规模骚乱的原因,一般认为可归结为最基本的两点:

  一是历史遗留的民族矛盾。吉南部地区吉尔吉斯族和乌兹别克族几乎各居一半,长期以来在政治权利经济利益方面存在争执。

  二是政治力量的冲突。由于历史地理等因素,吉尔吉斯斯坦在政治经济上长期存在南北两个部分的利益纷争。前总统巴基耶夫的主要政治基础在南方,4月动乱期间巴基耶夫首先就出走到南方的奥什。巴基耶夫出国后,原先支持他的南部吉尔吉斯族与支持临时政府的乌兹别克族之间的争执始终存在。南方的政治势力为了在未来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一直在与临时政府抗衡,甚至提出建立南北两个自治共和国的联邦。这种政治力量的角力在取得相对平衡前总是要集中爆发的。之所以在6月中旬这个时间爆发,很大原因是因为临时政府决定在6月27日就新宪法举行全民公决,南方反对临时政府的政治力量希望能够借此得到更多的政治权益。

  问:美国和俄罗斯等国际各方在这次吉骚乱中立场态度如何?各有何深层考虑及利益关系?

  答:吉尔吉斯斯坦虽是一个中亚小国,但在大国地缘政治棋局中却有着重要的地位。吉尔吉斯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美俄同时建有固定军事基地的国家。在首都比什凯克附近,美国的玛纳斯空军基地和俄罗斯的肯特空军基地比邻而居,相距才20多公里。吉尔吉斯斯坦还是多个国际组织的成员国,比如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上海合作组织、欧安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等。因此,吉尔吉斯斯坦的动乱必然引起各大国和有关方面的重视。

  在6月动乱期间,吉临时政府因为无力有效控制局势,曾向俄美两国提出过希望派军队干预局势的要求。耐人寻味的是与前几年美俄两国在中亚富有进取心的策略相比,这一次美俄两国似乎都举棋不定,俄美两国都拒绝直接出兵干预。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与俄美两国目前所面临的国内外局势有关,两国都有着投鼠忌器的考虑。

  对俄罗斯而言,吉新临时政府本来在很大程度上与俄保持着较密切联系,俄也是最早承认临时政府的国家。但俄显然认为直接出兵很可能最后被冲突各方都看作是占领军,届时引火烧身。另外,俄可能也顾忌到如果单独出兵可能被美欧认为是俄又一次的“帝国野心”的暴露。

  对美国而言,金融危机的冲击尚未完全结束,同时阿富汗伊拉克局势一再恶化,朝鲜伊朗危机此起彼伏,美国现在很难再有军事干预吉尔吉斯斯坦的余暇。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美俄两国可能都认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动乱是国内不同政治派别的冲突,只要其最终尘埃落定,不管谁当政,都要处理好与自己的关系,因此择机而动、后发制人也许是更明智的选择。

  深层矛盾远未解决 政治悸动或再发生

  问:吉政局的走向趋势如何?

  答:目前吉国内的动乱局面已有所缓和,焦点开始转到国家政治重建问题上。本来临时政府宣布6月27日举行对新宪法的全民公决,今年年末举行议会大选甚至同时进行总统大选。动乱发生后,很多人对能否如期举行全民公决表示怀疑。但对于临时政府来说,全民公决的意义非同小可,通过新宪法是对临时政府合法性问题的根本解决方式,也是避免国内各种政治力量再次挑起动乱的治本之法。所以,吉临时政府总统奥通巴耶娃强调,吉南部地区的骚乱不会影响全民公投如期举行。

  吉尔吉斯斯坦的未来局势走向取决于国内各政治力量的妥协与平衡,同时也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

  从国内来看,虽然动乱缓和,但是动乱凸显出的吉深层次矛盾远未解决。在各政治势力取得彼此能够接受的平衡局面之前,吉国内局势依然十分脆弱。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再次引发新的动荡。

  从外部因素而言,有关大国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俄总统近日访美期间将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商讨吉局势并可能发表两国总统声明。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也已经多次开会对吉局势进行讨论。上海合作组织也于近日发表声明,对吉尔吉斯斯坦局势表示严重关切。相对而言,在解决吉尔吉斯斯坦问题上俄罗斯更侧重于依赖独联体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而美国则希望由联合国或者欧安组织出面协调,这样使得美国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吉尔吉斯斯坦局势演变之中,美俄的博弈其实已悄然开始。吉尔吉斯斯坦新政府如何处理与美俄两个主要的涉入中亚事务大国的关系,很大程度也将影响着吉未来局势的走向。

  最后,从吉尔吉斯斯坦的两次政局动荡中我们可以发现其政治结构极为脆弱,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两次在万把人的街头示威后仅仅几天便垮台,是很罕见的。这种状况反映了吉尔吉斯斯坦在独立后作为一个现代民主国家的政治转型其实还没有完成。其实这也是很多中亚国家的通病。中亚国家被很多学者称为是“三无国家”,即中亚地区历史上没有过统一国家、没有过核心民族、也没有过主导文化,因此在独立后要达到一个稳定的政治生态显然需要较长的时间。中亚国家往往是在“强人”政治的模式下维持着政局的稳定。今后一段时间中亚国家将进入重要领导人更替的时期,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不是吉尔吉斯斯坦一个国家在动荡,中亚地区的政治悸动还可能发生。

  比邻而居联系密切 中方关切局势发展

  问:中国在此次发生后及时果断地撤侨,中方对骚乱的判断及立场如何?

  答: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的近邻国家,中国国内有不少民族在两国跨界而居。同时,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有着较密切的经济联系,很多企业和商人在吉尔吉斯斯坦进行投资等商业活动。所以中国自然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局势非常关切。吉尔吉斯斯坦如果陷入长时间的动乱和冲突,一方面对中国在吉的经济活动和利益将造成重大损失,另一方面也将对中国西部边疆地区的安全和稳定造成较大冲击。因此,在吉尔吉斯斯坦出现大规模骚乱和人员伤亡后,中国方面表示了严重关切和对可能的人道主义灾难的担心。

  6月22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应约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电话,就吉尔吉斯斯坦局势交换意见。杨洁篪部长表示,作为友好邻邦,中方高度关注吉尔吉斯斯坦局势的发展变化,认为当务之急是妥善安置吉南部骚乱事件中产生的大批难民,避免该地区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扩大。为帮助吉尔吉斯斯坦人民克服面临的困难,中国政府迄今已向吉紧急提供1100多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并正在积极考虑向吉进一步提供人道物资援助。中方愿就吉尔吉斯斯坦局势等问题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为维护和促进中亚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与此同时,鉴于大规模骚乱中的暴力犯罪行为已经对在吉中国公民的生命与财产形成严重威胁,为保护中国公民安全,中国政府还开展了紧急撤侨行动,为此前后一共派出9架专机赴吉,从吉尔吉斯斯坦撤回了中国公民大约1300人。中国政府的这一举措,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评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