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2012年2月10日点评参考消息

热度122票  浏览67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3日 11:08

《德迫于严寒重启后备核电站》,法新社柏林2月8日电。国际在线据《今日日本》2月9日报道,欧洲多国近一段时间遭到罕见寒流袭击,迫使在去年决定废除核能发电的德国重启部分已经关闭的核电站反应堆。我们还记得,去年日本发生核泄漏事件后,国际上掀起一场很大的反核运动,其中闹得最凶的就是德国。当时,德国的反核者打出的旗帜是为了保护环境,因此,此事在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政治经济原因在起作用,因此,我们认为,如果那些环保主义分子是真的因为关心环境而反对德国使用核电的话,那么现在就应该重新起来反对德国政府启用已经关闭的核电站。反之,如果那帮环保主义分子不闹了,或者闹得不如之前那么凶了,那么,我们只能认为之前用来反核的“环保”口号完全就是一个借口,我们只能认为,之前的反核运动根本不是从环保主义出发的,而是存在很严重的政治经济原因。记得当时我们给出的判断就是,德国之所以面临如此大的压力(超过了日本),就是因为德国与日本一样,也是一个被美国实行军事半殖民统治的国家,而且,当时的德国政府一直在幻想用对美让步的方式来缓和美国对欧元区的金融攻势,换言之,美欧元派在德国的势力是极大的,正是德国政治经济上的不独立性才导致德国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开始走向一条弃核的道路。而如果德国不能拥有核武器的话,那么德国也就成不了世界大国,由此,欧元对美元的威胁也就少了一大半。因此,表面上看,德国对美国的让步使得美国放缓了打击欧元区的节奏,但是,德国弃核的决定却是在根本上削弱了欧元获得国际金融霸主地位的条件。现在,德国重启核电站,其理由是为了克服严寒,然而,这个理由等于证明当初德国政府以环保问题而决定弃核的政策是根本站不住脚的,真正的原因不是环保问题,而是政治经济问题,如果德国政府不能保持供电,那么德国就不仅会发生社会危机,而且还将发生政治危机,如果因为供电不足而导致政治危机,那么默克尔政府恐怕在争取连任的道路上会面临更大的困难。此外,我们以前说过,如果德国资本真要维持欧元区的话,那么就应该让社民党重新上台执政,否则,正如我们目前所看到的那样,默克尔政府在保护欧元区的问题上的态度是非常消极的。反过来说,我们也可以通过德国大选的结果来判断德国资本在欧元区问题上的真正态度。

《中美向外界传递“同舟共济”信号》,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月9日报道,法新社华盛顿2月8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8日报道。中国的确是想与美国和平相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不愿意和中国和平相处,奥巴马政府所制定的军事战略明确指出就是针对中国来的,美国在中国周边增加兵力部署的举动只能证明美国对中国采取了更加敌对的政策,因此,无论美国政治人物及那帮汉奸走狗怎么狡辩,都无法掩盖美国针对中国的军事遏制行动。因此,只能说中国发出了中美应该同舟共济的信号,而不能说中美向外界传递“同舟共济”信号。因此,中美能否同舟共济,完全取决于美国的态度,然而,现在美国的对华政策恰恰不能证明美国有与中国“同舟共济”的意愿,因为美国所要求的合作,无论是朝鲜问题、伊朗问题还是双边贸易问题,无一不是要中国对美国做单方面的让步,无一不是要严重威胁中国自己的生存安全的,无一不是要逼中国自杀的要求。因此,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和美国进行合作的空间,如果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向美国让步,那么中国就是在自己消灭自己。

《“裸跑弟”再引中式教育争议》,法新社北京2月8日电,美国之音电台网站2月8日报道。外国媒体将某个中国人逼迫其子裸跑的做法归咎到所谓的中式教育上,这显然又是在误导外国人对中国教育的看法,因为,很明显,中国的绝大多数家长都不可能像“鹰爸”那样去教育自己的子女,在改革开放前没有这个状况,在改革开放后也没有这个状况,“鹰爸”现象是极其个别的现象,但是,外国媒体却别有用心地以偏概全,使外国人误以为中国的家长都是如此教育孩子的。其目的还是为了通过污名化中国教育,以便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在中国的教育界大搞西化、奴化教育开辟道路。对此,我们相信,中国的汉奸们一定会在“鹰爸”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拼命炒作此事,从而借此事将中国的教育彻底摸黑。

《加外交官定期探视赖昌星》,路透社北京2月8日电。如果一个美国嫌疑犯被美国政府从加拿大引渡回美国后,美国政府是否会允许加拿大的外交官定期去探视这个美国人呢?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有死刑的国家,那么在美国犯有死罪的嫌疑犯逃到加拿大之后是否就能因为加拿大废除了死刑而使得该名犯人在被引渡回美国后而被赦免死罪呢?希望有识之士能够告知在下这个问题的答案,先谢谢了!

2012年2月11日点评参考消息

以色列成功测试反导系统》,法新社耶路撒冷2月10日电。以色列国防部说,以色列和美国最近在地中海上空成功测试了“箭”式反导系统。据称,该系统会增强以色列挫败弹道导弹威胁的信心。在此之前,2012年02月08日人民网报道,据来自以色列的消息,以色列当局已正式向塞浦路斯政府提出要求,在塞境内建立军事基地,以加强其在地中海的军事存在。如果此消息属实的话,那么可以料想,以色列正谋划在地中海建立一个反导基地,而其所针对的对象当然就是拥有弹道导弹的伊朗。由此可见,伊朗近来的军事演习已经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以色列的效果,已经让以色列在伊朗的反击能力面前越来越不淡定,也正是因为以色列愈来愈忌惮于伊朗的导弹,所以才需要和美国合作去测试乃至部署这个“箭”式反导系统。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以色列政府不能解除国内民众对侵袭伊朗所将遭受的后果的担心的话,那么以色列政府也就很难发动侵袭伊朗的战争,反之,如果以色列政府让其国内民众相信政府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他们的安全的话,那么就会减少以色列政府在侵袭伊朗的问题上的很多障碍,由此,当然也就可以将以色列的这次反导测试视为是对伊朗的一次武力威慑。

相应的,此前,黎巴嫩真主党首次公开承认其接受伊朗的援助一事也表明伊朗正在动员一切力量来威慑以色列。真主党之所以要公开承认其接受伊朗的援助,就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来支援伊朗,尤其可以对诸多伊斯兰逊尼派的反以色列武装起到动员的效果,在必要的时候就能尽最大的力量来反对以色列对伊朗的侵袭行动。以色列的反导系统或许能够抵挡住伊朗的导弹,但是,如果以色列侵袭伊朗的话,以色列就未必能够抵挡住伊斯兰人民对它发动的自卫反击战。此外,如果以色列与伊朗开战的话,那么阿拉伯国家的民主革命运动是否会就此演变成针对以色列的民族宗教战争?如果不能转变成民族宗教战争或战争失败,那么这个后果是否会反过来使得阿拉伯国家的民主革命运动变得更加激烈?这不仅是美国、以色列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同样的,这也是阿拉伯国家的王室所要考虑的问题,中东一旦陷入大战状态,那么,阿拉伯王室是否能够自保,那就会成为一个问题,届时,深陷战争的美国恐怕不会再有精力来保护阿拉伯王室了,而阿拉伯王室恐怕就都要步穆巴拉克的后尘了。

《萨科齐急抛保守主张吸引选民》,法新社巴黎2月9日电。法国和德国碰到了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日益严重的经济金融危机形势要求各国的政治集团采取保守的立场以确保本国资本集团的利益,因此,法国的保守派的政治立场更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也是萨科齐能够取代希拉克的主要原因。然而,资本集团的利益并不只限于国内,尤其在危机时代,资本更需要在国外开辟新的市场,因此,这又反过来要求政治集团为资本集团在国际上争夺和开辟新的市场。不过,欧元区有一个特殊问题,如果从欧元的视角来看,整个欧元区都是欧元资本的“国内市场”,然而,如果从欧元区各国的视角来看,除本国外的其他欧元区国家的市场都是需要本国政府去争夺和开辟的潜在市场。由此,在各欧元区国家之间就存在这么一个矛盾,它们各自的政府都要为各自国内的资本集团到欧元区的其他国家那里去争夺和开辟市场,然而,这些国家在欧元的名义下却是处于同一个市场之中的。

政治与经济的分裂使得欧元区国家的政府对内要采取保守的立场——也就是要保护本国资本的利益;对外要采取激进的立场——也就是要推动欧元区的整合进程,实际上就是要消灭分属不同国家的资本集团之间的矛盾,实际上就是要通过消灭各国的资本集团来催生出完全属于欧元区的一个统一的资本集团,而这一过程必然就与各国政府所要采取的保护本国资本的立场相冲突。

由此,对法德等欧元区国家的政府而言,如果它们要维护欧元体系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暂时割让部分的本国利益,然而,这种暂时的牺牲——在危机时期——是很难被国内资本及选民所容忍的,由此,就可能使得本国政府所属的政党在大选中落败。反之,如果法德等国的政府坚决保护本国利益而不愿意在欧元问题上做出让步的话,那么尽管这种做法能够赢得部分大中小资本及选民的支持,但是对欧元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欧元垄断资本而言,这种做法则是不能容忍的,由此,在垄断资本的操纵下,法德等国的政府也是无法获得连任的。结果,法德等国国内的所谓左右之争,实际上是非垄断资本与垄断资本之间的斗争在政治上的反映。而非垄断资本和垄断资本斗争得越胶着,那么这些国家的政局就越动荡,政党更替的频度就越大。

在此过程中,存在一个非垄断资本向垄断资本转变的需要,实际上,欧元区乃至欧盟之所以在政治军事层面的整合异常艰难,关键原因还是欧元区乃至欧盟的非垄断资本太多,势力太大,正是因为资本层面没有实现充分的垄断,所以在政治层面才无法整合。(同理,汉奸们之所以在中国大搞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要打破公有资本的垄断地位,就是因为汉奸们要分裂中国政府,因为,当中国的私人资本集团越来越多,并且当一些集团转变为私人垄断资本的时候,或者当外国垄断资本在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下垄断了中国的主要行业和市场后,那么中国在政治层面的统一状况也就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了,中国至少也要退回到民国时期的那种军阀割据的状态中去了。因此,很多专家学者在表面上是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但是,实际上他们却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为企图分裂中国的敌对势力服务的,这些专家学者不是汉奸,就是汉奸的走狗。)

2012年2月12日点评参考消息

《英阿就马岛问题吵到联合国》,埃菲社联合国2月10日电,法新社联合国2月10日电,西班牙《国家报》2月10日报道。最近,阿根廷国内的政治形势比较紧张,之前阿根廷总统被误诊为癌症,现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归属问题又给阿根廷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事实是,英国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的防御力量已经超过了阿根廷的军力了,而被经济危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阿根廷也没有实力去收复马尔维纳斯群岛。然而,英国也正是看准了阿根廷在马尔维纳斯群岛归属问题上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换句话说,英国正是吃准了自己在马尔维纳斯群岛归属问题上的斗争是稳赢不输的,所以英国才故意用不断向马岛增兵以及对阿根廷总统恶语相向的方式来激化英阿两国的关系。

英国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没事找事,主要还是因为日益严峻的经济金融危机逼迫英国统治集团必须想办法向外转移危机。因为,经过利比亚战事后,英国统治集团发现,不仅英国自身的作战能力已经严重下降,而且,由于英国在军事领域内的弱项在战争中反而被暴露了出来,因此,英国的国际地位反而随着利比亚战事的结束而进一步下降了,由此使得苏格兰独立问题越来越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了。因此,如果英国不能想出向外转嫁危机、从而实现可以对内稳定人心的办法的话,那么英国很可能再次进入一个大动荡的时期,又鉴于利比亚模式的不靠谱性,因此,叙利亚战争和伊朗战争也不可能解决英国国内的问题,并且,随着国际可供油气资源的短缺,不仅会使苏格兰的国际地位变得更加重要,而且还会导致英国国内地区间经济的不平衡问题变得更加突出,由此反而会使得苏格兰的独立要求变得更加强烈,对苏格兰而言,自己凭什么要养着英格兰呢?!事实上,对欧洲大陆而言,如果英国分裂的话,那么都将有利于欧盟及欧元区的进一步整合,如果苏格兰独立的话,那么对欧元区而言,吸收苏格兰加入欧元区显然要比吸收大不列颠加入欧元区要容易得多。正是内部分裂的危险越来越大,所以英国政府才更急需在对外斗争中取得政绩,反之,如果不能在对外斗争中获得胜利的话,那么内部的分裂倾向就会进一步恶化。

然而,在国际经济金融危机的压力下,像阿根廷这样一个在经济上受制于西方的国家要实现经济的恢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在此过程中,阿根廷政府不仅要与国内的买办势力做艰苦的斗争,而且还要直接和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做斗争。但是,在自己实力不济的情况下,要和英国这样的老牌殖民主义国家进行斗争,就必须讲究策略。这个策略的中心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要将英国转移过来的压力再转移到其他地方。因为阿根廷政府自己现在肯定是没有实力去解决马岛问题的,但是,阿根廷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又不能退让,否则自己就会背上一个卖国的恶名而下台,而一旦这个左翼政府下台的话,那么阿根廷的经济就更无复苏的希望了,反过来,阿根廷的殖民地经济的特征会愈加明显。因此,阿根廷就准备将此事告到联合国,换言之,就是要将压力转移到联合国。又由于马岛被英国殖民统治的事实是非常清除的,因此,作为英国半个奴才的潘基文只好在这个问题上和调,企图蒙混过关。当然,对阿根廷政府而言,将皮球提到联合国就是胜利。

就此,英国和阿根廷都成功地将国内民众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国外,相应的,民众对国内问题的关注度自然就会下降不少。然而,在这里值得注意这么一个现象,我们知道,英国政府是一个非常右倾的保守政府,因此,其用主权领土的问题做文章来转移经济危机是不足为奇的。然而,阿根廷政府是一个被认为偏左的政府,而一般来说,资本主义国家的左翼政府大多是不讲民族主义的,比如我们在欧洲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欧元区之所以能够促成,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欧洲国家政府大多是左翼政府,同理,目前,欧盟及欧元区的危机之所以难以克服,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欧洲国家的政府大多是右翼政府。与阿根廷相似的是,南美地区的其他左翼政府也大都是讲民族主义的,这在委内瑞拉身上表现得尤其突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关键原因就在于欧洲国家大多是老牌的殖民主义国家,并且,它们目前还在用各种手段影响、干涉乃至控制其旧有的殖民地。因此,对欧洲的左翼政府而言,它根本就没有反殖民主义势力的需要,因此,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利用民族主义,但是,对亚非拉地区的曾经是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而言,由于它们国家的右派与西方殖民主义势力的关系非常密切,因此,反殖民主义势力的任务必然要落到左派的肩上。

这个反殖民主义势力的运动在中国就被概括成“反汉奸运动”,因此,某些中国的知识分子之所以极力反对“反汉奸运动”,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些知识分子要么就是殖民主义势力的一分子(对这帮人,我们也不必多说),要么就是中了西欧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分子的毒(这是需要说一说的,因为很多自觉或不自觉地崇洋媚外的所谓左派知识分子很容易犯这个毛病),反认他乡是故乡,混淆了中国与西欧的国情,并且教条地用西欧左翼的主张来约束中国的左派,然而,这种做法是根本违反马列主义的,是根本违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要求的,是根本背离实事求是的精神的。要克服中国“左”派的幼稚病,关键就是要克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思想对左派的毒害,在改革开放时代,不反汉奸就不可能完成消灭私有制的任务。此外,对那种将“反汉奸运动”与中国经济发展尖锐对立起来的人,我们只能说,这种只会形而上学地思考问题的人已经走到一条危险的道路上去了,并且,我们要指出,中国经济是否算是发展了,关键要看发展的成果是否为中国人民所享,如果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并不主要是由中国人民所享的话,那么这种走卖国路线的经济发展方式自然是要受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的,走这种卖国路线的人自然就是汉奸,而那种坚决反对“反汉奸运动”的人自然也将和汉奸一起被中国人民坚决反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