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激战棉湖,黄埔学生军生死存亡的一战

热度43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自从1922年6月陈炯明叛变之后,他就成为孙中山和南方政府的头号大敌。1923年孙中山组织联军把陈炯明逐出了广州,但其仍盘踞东江潮汕一带,阴谋再起,严重威胁国民政府的生存。

1924年底,陈炯明认为与南方政府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集结部队,准备打回广州。此时的陈炯明兵力号称十万,实际上大约五万人。其中战斗力最强的是林虎所辖的广西军,约一万五千人,编成4个步兵师。

1925年1月15日,国民政府发布《东征宣言》,正式向陈炯明宣战。随即兵分3路向陈炯明发起进攻,以安定广州革命政府的后方。统率北路军的是滇军杨希闵,统率中路军的是桂军刘震寰。南路军由粤军第2步兵师(师长张民达,2000人)、粤军第7独立旅(旅长许济,4000人)、粤军第16独立团 (1000人)和黄埔军校的两个教导团(2500人)组成。

黄埔军校教导第1团、第2团是以第一期毕业生为基干编成的,蒋介石以黄埔军校校长名义率领这两个团。何应钦、钱大钧(先是王柏龄,钱大钧是东征途中接任) 分别为团长,军校第一期的队长、区队长和教官担任营长;黄埔1期毕业生担任两个教导团的连长、排长、特务长以及营、连党代表职务。同时用黄埔2期在校学生的炮兵队编成一个炮兵连,学生都作为列兵使用,陈诚为炮兵连长。苏联顾问亦随军参战。广东老百姓称这支军队为黄埔学生军。它人数虽少,但战斗力在广东各军中却是第一流的。他们不仅受过良好的政治和军事训练,革命斗志空前高昂,而且武器装备也优于各军。

3月上旬,林虎率刘志陆、王定华、黄任寰等部两万余人自兴宁、梅县、等地出发。由于担任战场左翼军的滇军、桂军按兵不动,使林虎得以从容地绕过黄埔军左翼直抄后路,战场形势急转直下。3月12日午后一时,林军右路前队约五、六千人抵鲤湖,左路前队抵红湖(距棉湖五华里),其后续部队尚有万人左右。

3月12日晚,粤军第7旅在揭阳西边南溪北岸宿营;黄埔军校1团在棉湖(一个营在南溪左岸),二团在棉湖东南。

根据所掌握的敌情,苏联顾问建议3月13日以粤军第7旅和黄埔1团组成的右翼向敌人发起主要攻击,目的是迫使敌人往南撤。黄埔2团以其部分兵力支援1团,其余的部队进攻南路敌人。

3月13日零点三十分,蒋介石命令第7旅许济部13日晨7时30分以前进至塔头埠向林虎军左侧包围攻击;黄埔1团何应钦部于13日晨5时30分渡河,攻击正面和顺之敌。教导2团钱大钧部于13日晨5时30分出发,攻击棉湖右岸鲤湖之敌,并掩护一团之左侧;

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原已到达鲤湖之敌,仅留两千余人在鲤湖附近一带高地占领阵地,主力已转至和顺方面。许旅向敌左侧背迂回,越走越远,没有和敌接触的机会,反而使敌减轻了左翼的顾虑。这样,在接下来的棉湖战役中,黄埔教导1团独挡十倍于已的强敌。

13日7时30分,何应钦团长率部进至距和顺约40华里之曾圹村,得知敌军王定华等部五、六千人已在和顺东端高地占领阵地。何应钦即命令1营攻击正面之敌,3营由右方前进攻敌之左翼,2营及炮兵连控置于第二线为预备队。

林虎军凭借有利地势,以居高临下直扑黄埔1团,双方绞杀在一起,战线越拉越长,阵地反复易手,双方伤亡惨重。林虎见正面强攻难以奏效,于是将主要攻击方向转向黄埔一团的左翼。何应钦立即命令3营迅速攻击前进,占领右前方制高地。

上午11时左右,1营战线越拉越长,1连伤亡更重,连长余海滨阵亡,副连长刘赤忱负伤,6名排长、副排长都负伤或阵亡,全连军官只剩下党代表李奇中和司务长阎国福,奉命从第一线撤出。曾圹村已无兵据守,一股敌军乘隙而入,冲到了距1团团部仅百余米的地方,何应钦命2营长刘峙率预备队6连渡过小河,向敌人猛冲,同时命炮兵向曾圹村内射击,毙敌二十余人。在炮火的支援下,6连将敌军逐出了曾圹村。

陈诚指挥的山炮连连续射击。后来由于6门炮的撞针都失灵了,只得后撤到团指挥所附近。

11时30分,林虎再度向1团方向大量增兵,对2营5、6连阵地猛烈攻击。何应钦将最后的预备队4连投入战斗。林虎这时已发现了1团指挥所所在的位置,派出重兵强行突入,黄埔军拼死抵挡。

冲在最前头的敌军离指挥所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了,蒋介石严令何应钦坚决顶住。何应钦命令号长吹起了冲锋号,第一个冲了出去,带动团部所有人员都跟他往下冲。加仑将军的几个助手和警卫员也拔枪投入了战斗。黄埔军顿时士气大振,杀声震天动地。

炮兵连长陈诚亲自指挥架炮,亲自瞄准,亲自拉火。头一发炮弹正落在团指挥所前面的一堆敌人当中,林虎军突然遭到炮火轰击,顿时惊惶失措,掉头就跑。

当时人们纷纷议论,大炮别人打不响,为什么陈诚亲自拉火就打响了呢?其实是因为大炮打得太多,撞针过热,软了,卸下来过了半小时,撞针经过冷却,又变硬了。由于陈诚拉火打响了头炮,蒋介石立即宣布提升陈诚为炮兵营营长。

此时各阵地上杀声震天,战况空前激烈。1团已无兵力可以调,只能收缩防地固守几个高地。

1团阵地战况激烈,却迟迟不见2团有所动作。加仑将军对此十分不满,反复问参谋为什么还见不到2团加入战斗。

黄埔2团3月13日早晨晚点出发了3小时,沿南溪向鲤湖推进,距离1团左翼约五公里。按照一般作战原则,1团与敌接火后,2团这时应加快速度,按预定方案迅速果断地攻击敌人的侧背。但团长钱大钧听到枪声,反而命令部队在山谷中休息,静候上级命令。却不知指挥部派出的信使,根本找不到他们。

1团孤军苦战的情形2团官兵已经感觉到了,各级军官纷纷来找钱大钧请战,要求出击增援1团。但钱大钧为人谨慎,这次是他首次指挥实际作战,于是就更是谨小慎微,优柔寡断,生怕一步走错,会带来什么闪失。钱大钧觉得1团虽然正在和敌激战,但并不能断定敌人的主攻方向就是1团,万一敌人对1团采取的只是佯攻,把主要兵力部署在针对2团的方向,那就不能莽莽撞撞地把队伍带上去。

另外钱大钧也夹了一点私心,黄埔2团才交到他手里,这第一仗,还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虽然1团正在激战,但指挥部攻击的具体命令尚未下到2团。2团不上去,也是服从命令。

眼见团长优柔寡断,2营营长刘尧宸气冲冲返回营队,当即召集排以上军官开会,宣布2营的任务是担任正面攻击,4、5两连是第一线,6连为预备队。

2团前面,靠近左边是高山,正面是一个二百米高的高地和一片开阔的稻田。2营冒着弹雨,强行冲过一片三、四百米的开阔地,仅仅伤亡了几个人,其余都顺利地到达了山底下。

钱大钧知道2营已经自行投入战斗后后,觉得既然是2营上去了,就不能不管,否则大家都难获善果。于是下令1营紧随2营前进,3营占领左侧高地,掩护全团侧翼。

3营长金佛庄派9连就近火速上山抢占阵地。9连刚攀上高地,果然发现大批敌人也纷纷赶至,双方相距仅数十米。该连立即开火,将前面敌人击退,但后面敌人愈来愈多,仗着人多势众蜂涌而上,双方遂在高地两侧展开恶战。十几分钟后,金营长率后续连队赶至,马上投入战斗。从山顶往下一看,山坡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敌人,正边打枪边嚎叫着向上冲。幸亏抢先了一步,倘若敌军先占据了高地,后果将不堪设想。激战中,金佛庄和郑洞国往返于各阵地间指挥作战,冲在前面的敌人被打得七零八落,死伤枕藉。可是后面的敌人在军官驱赶下仍不顾死活地涌上来。9连连长陈铁眼见敌人已冲上阵地前沿,挥枪率先跃出与敌肉搏。阵地上白刃闪闪,血光四溅,喊杀声,铁器撞击声混成一片。5分钟后,郑洞国率两排士兵从斜侧里切断敌进攻队形,配合9连肃清了阵地上的敌人。自此以后,林虎军进攻锐气顿挫,任凭其指挥官如何吆喝,只要进至3营阵地前三、四十米处,即伏倒在地,不敢向前。

黄埔教导2团在2营长刘尧宸的带动下,终于全部投入了战斗。这时正是下午一点,1团的战斗处最艰苦的关头。2团这支生力军的加入,马上有效地减轻了1团正面所受到的压力。

下午2时许,正在阵前与敌厮杀的营党代表李之龙得到报告:1团3营长王俊刚才冲锋时,被一股反击的敌人俘去了。

李之龙大吃一惊,连忙站定阵前看过去,见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十几个敌人正扭着王俊回归本阵。于是二话不说,立即便带领一帮官兵如猛虎般地从山上冲下来,一路过关斩将,势不可当,很快追上了押解王俊的那股敌人,硬生生地把王俊抢回来了。

林虎军渐渐地支持不住了,

黄昏时分,粤军第7独立旅赶到并投入战斗。黄埔军乘势向敌人发起全线反击,林虎军向和顺方向溃退。

在追击中,1营长蒋鼎文左肋中弹受重伤,依然前进不止,鲜血顺着腿流到鞋子上,终于仆倒在地。

    当天18时,棉湖战场逐渐沉寂了下来,经过一天的血战,黄埔教导团以寡敌众,牺牲甚大(1团9个步兵连长,阵亡了6个,伤了3个,副连长、排长伤亡甚多),终于获得了胜利。

3月14日黄埔军继续追击残敌,向河婆前进,又将败敌黎生部击溃。

3月15日午后5时,黄埔学生军全体集合训话。前来劳军的廖仲恺代表中央委员会奖励给每个团一千块钱,并且激动地说:我赶来是带着中央委员会的命令来慰劳你们犒赏你们的,正好碰上这次棉湖大捷。总理过去曾经想把学校培养成革命军,你们真正当得起这个称号。(那是当然,当时国民党在广东的势力并不稳固,远未取得支配地位,手里实际掌握的只有这两个黄埔教导团的武装。如果棉湖战役失败,广州方面各派政治势力势必异动,整个政治、军事形势就很难说了)

加伦将军激动地说,我们以为苏联十月革命时,处境非常困难,作战是非常英勇的,但也很少有可以和这次棉湖战役相比美的。他特别着重讲了第1团的战斗,认为当时团长要是动摇犹豫,战局将不可收拾。说完当场解下身上的佩剑,赠与何应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