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亲历:为了抽烟我们把友军的汽车兵抢了

热度113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这天晚上我睡得很沉。第二天上午接近中午才开饭,菜还是榨菜。我嘀咕着对副班长说:“这榨菜吃起来的味道,怎么比不上头天晚上的味道好呢?”。副班长笑了起来:“你恐怕是昨晚吃榨菜吃的太多,吃伤了。”

    “去你的!我才吃一坨!嗯……就是没有洗洗再吃,咸了点!”我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我去炊事班找点水喝”。

    在炊事班往水壶里灌水的时候,排长过来交代:“吃过饭之后,你带你们八班到村西南方向,村庄小路与大路的交接处,把师警卫连的警戒哨位换下来。”

    “哦?那他们(警卫连)干什么?”

    “凉山已经打下来了,没什么好打的目标了,现在可能马上就要撤军。你们要守住路口,大路上都是从凉山方向往回撤(退)的部队,还有支前的民兵,现在很乱的,不要让乱七八糟的人员往这个方向进来,这里……”

    “知道,这里是重要目标!”我接过排长的话。“我们也要准备撤吧?”

    “师前指撤走之后,我们再撤。”

    “是!明白!”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暗暗想:“终于要回国了。”

    刚回到班里,司务长过来,手里晃着一叠钞票:“哎、哎、八班长,领钱啦,领钱啦!”

    “什么钱?领什么钱?”看着司务长诡秘的神态,我一时摸不着头脑。

    “越盾,越盾!越南鬼子的钱!”司务长拿着那叠钞票在手中拍打着说。

    “这钱回去国内可以用?”

    “不是……”

    “不是?不是,那是什么?”我打断了司务长的话。

    “你们把住过的屋子打扫干净,哎,然后把这些钱,放到屋子里明显的地方,作为我们住过越南老百姓屋子的补偿,哎。”司务长把手中那叠越盾递给我。

    “这有用么?”我疑惑的问。

    “管他呢,反正上级是这样布置的,我们照办就是。”说完司务长转身走了。

    班里的战士围了过来,大个(刘)说:“班长,这钱给越南鬼子没意思哦,要不给我们每个人分几张(越盾)算了。”

    “要这钱干什么?回去也不能用!”

    “作个纪念嘛!”大个(刘)把手伸过来。

    “啪”的一下我把大个(刘)伸过来的手打了回去:“那个被打死的越军身上的钱不是每个人都分了一份作纪念品么?怎么还要啊?”

    “那钱上都沾了好多血,好恶心的。”佟(得志)插话。

    “不行!这是群众纪律,不能分。副班长,带你的小组去把警卫连的哨位换下来,其他人,打扫卫生,把用过的东西归回原位。”

    可能是知道要回国了,大家的动作格外迅速。把卫生整理好之后,我走进住过的屋子里,在屋子中间的神龛处,把手中的那叠越盾放了上去,用香炉压住。心想,这屋子的老百姓回来,只要烧香敬神,就会看到这叠“意外之财”。而后我退出屋子,把门关上,扣起门扣,又找了根树枝把门扣插紧。

    一切打理完毕,带着班里的战士来到警戒哨位处。只见大路上撤军的部队络绎不绝,穿插在其中的汽车上装满了各种日用品。一位身边经过的步兵告诉好奇的我,这些日用品是从谅山拉回来的,“我们把谅山的百货商场搬了,他X的,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步兵这样说

    中午时分,一列推着自行车的战士从村子里出来,打头的是新任的九班长(胡)。我问:“怎么搞了这么多单车啊!哪来的?”

    “村子里搜来的,啧啧!都是‘飞鸽’、‘永久’呐,拉回国内去!”九班长回答我。

    “这不违反群众纪律吗?我们还给他们打扫卫生呢!”

    “什么纪律!这都是我们国家支援越南的,都是战利品,当然要拉回去!”九班长理直气壮的说道。

    正说着,七班长提着一个布包从村子里跑出来,叫道:“慢点,把这个(包)带回去!”

    “什么东西?”我说着接过七班长手中的包袱,发现是张床单包着一个缝纫机机头。“哎呀!蝴蝶牌的,好东西哦!我家里就有一部。”

    “带回去,回到国内配上机架就可以用了,以后我们补衣服就可以用机器补了。”七班长兴高采烈的说。“哎!那边的人在抽烟,我去问他们要烟抽去!”眼尖的七班长发现大路边停着一辆炮团的嘎斯车上有人在抽烟。

    不一会,七班长很沮丧的从那辆车回来:“奶奶的熊!只给一支(烟)!”

    “他们没有烟了?”我问。

    “有,驾驶室里有好几包(烟),就是不给!”七班长有些不平。

    “看我的。”我把冲锋枪往身后一背,朝那辆嘎斯车直奔而去。

    跑到嘎斯车跟前,发现坐在驾驶室里抽烟的是个干部。于是我冲着他说:“嘿!首长,我们班长问你要烟抽呢!”

    “哪个班长?”那干部有些莫名其妙。

    “喏,就那~侦察连的七班长。”我用手指指七班长站立的方向。

    “给了!”

    “就一支,不够!”

    “没有了!”

    “车上有!”

    “车上没有!”说着,那干部把门一关,叫那汽车兵:“开车!”

    嘎斯车启动了。我一急,一把拉开车门,喊了一句:“不准走!给烟!”

    “没有!”那干部“砰”的一下把车门关上。

    “我要看看!”说着我蹿上正在行驶的嘎斯车驾驶室边门的踏板,果然看见驾驶室仪表台上放了几包香烟,白皮的,没有商标。“这是越南人的烟吧?我们没抽过哦,把你的战利品给我们抽抽啦。”

    “不给,你下去!”那干部很生气。

    “不给(烟)就不下去!”

    “停车,你下去!”

    “就不下(车)”我与那干部僵持着。

    “开车!”那干部哼了一声:“没见过这么蛮的兵!你还要抢不成!”

    “就是抢又怎么样!把我摔下车,摔伤了你要负责!”我对那干部大声吼道。

    “给给给!给你!”那干部没辙了,从驾驶台上拿起一盒香烟塞给我。

    “我还要!”趁着那干部不留神,我从驾驶台上又抄了一盒香烟,跳下了车。当我挥舞着手中两盒“战利品”往回跑时,我们的哨位上响起一阵欢呼。

顶:9 踩:8
【已经有96人表态】
18票
感动
9票
路过
14票
高兴
7票
难过
8票
搞笑
14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