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二局:掌控敌军动向的技术部队

热度92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8年9月10日,按照毛泽东主席的战略决战计划,东北野战军主力开始大规模调动,兵锋直指锦州。9月下旬,东北国民党军与关内的联系被我军彻底切断,蒋介石如梦方醒,亲飞北平、沈阳,穷于应付。为了便于指挥,位于哈尔滨双城的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准备南下,9月25日决定,东北野战军二局与野司同行,"以利工作"。

一、野司南下,二局随行

9月30日晚,夜色迷离,二列火车相继缓缓驶出双城。乘坐在第二列火车上的是精干的东北野战军首脑机关,林彪司令员、罗荣桓政委正处在大战前的沉思之中。在他们前面的那列火车上,东北野战军二局几十部电台严密监控着东北全境及邻近地区数十万敌军的动向。

这是一支年轻的技术侦察队伍。

1945年解放大军各部队出关,在苏静同志领导的东总情报处内开创东北技侦工作的有从山东来的林非、安达、陈铁等10余人,不久发展到30人左右;在之后一年多时间里,钱江、刘少宏、胡正先、李行律、岳军、余湛、郭兰轩、佐伊、田松、洪辉、何真、王兢、苏克等同志陆续从延安军委二局来到东北,有力地增强了侦破能力;1947年5月,军委二局局长兼晋察冀军区二局局长曹祥仁到达东北,对组织机构进行了整顿和调整,将技侦业务从情报处分离出来,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二局,曹祥仁兼任二局局长,钱江任副局长,刘志汉任协理员。下设两个办公室(处),分别由李行律和刘少宏任主任。为了集中技术力量,在林、罗、刘(亚楼)首长和南满的陈云、肖劲光同志的支持下,将卓有成绩的辽东技侦人员并入东总二局。随着辽东的刘忠、于天镜、魏升廷、蔡海波、孙吉梦、于克勇、刘承远等的到来,二局技侦人员达到100余人。在而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举办训练班,增加技术装备,扩大和加强了侦收与破译力量。到辽沈战役前夕,东野二局已形成一支含120名侦收员、60名破译员、总计400人并配有40余部电台的技侦力量。

局长曹祥仁是我军密码破译工作的开创者和领导人。早在1932年秋,当时还是侦收员的曹祥仁就和曾希圣一起,在江西苏区首次破译了国民党军的通讯密码--"展密"。在江西反"围剿"和长征期间,曹祥仁担任中央红军的破译科长,成为中央红军中首屈一指的破译能手,在曾希圣局长的领导下,和战友邹毕兆一起破译了大量的敌军密码,多年征战,屡立大功。

1947年曹祥仁到达东北时,东野的技侦工作正陷于困境。由于陆续有个别机要人员投敌,以及敌军密码在战场上不断被我军缴获,至使敌国防部及中央军系统全面更换密码并大幅提升加密等级。东野技侦情报锐减,敌情躲在了迷雾之中。1947年6月我军反攻四平失利与情报不准有直接关系。面对困难,曹祥仁提出,"我们多流一点汗,前方少流一滴血",并身先士卒,与林非、岳军、余湛、魏升庭、郭兰轩、佐伊、蔡海波、孙吉梦、常启习、张同生、孙世聪、丛浩等主要破译骨干一起,群策群力地创造出一套新的工作方法,夜以继日地努力攻关,不久便破开敌军高级密码,重新掌握了东北敌军的一举一动,提供了大量的密息情报,有力地配合了1947年秋季和冬季的攻势作战,并为辽沈大决战做好了扎实的技术准备。郭兰轩等同志都回忆,"曹局长与其他领导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在侦收和破译两个方面都是高手,他总是和我们战斗在第一线,即抓紧破译研究攻关,又善于运用台情。在他的组织和领导下,大家都信心十足,二局的士气空前高涨。"1948年8月,在确定了南下作战方案后,为便于指挥作战,林、罗、刘报请中央军委同意,将东北军区和东北野战军机关正式分开,并任命曹祥仁为东北野战军副参谋长。

二局的出色成绩多次受到东野首长赞扬,林彪说,"有人说我会打仗,我打仗靠的是情况明","掌握敌人情况靠的就是你们"。林彪还说,"作战方案定了,部队部署好了,敌情有变化,与其说等我下命令,不如说等二局下命令。"在冬季攻势结束的第二天--1948年3月16日,林彪、刘亚楼特地到二局看望大家,林彪在讲话中说:"二局工作很重要,在这次战争中起了极大的作用,战争之胜利有你们的工作因素,其作用不亚于几个纵队。"刘亚楼参谋长说,技术侦察"是指挥员的命根子,须臾不可分离。"难怪习惯于在野战中只带四、五个参谋的林彪,这次要把二局三百号人带在身边。行前曹局长提出:"现在是拼命的时候了,一切个人的事情都要丢开"。

列车向南行进,年轻的技侦战士们紧张地工作着。东野二局的列车为6节票车(即客车)和4节敞车(即货车)组成的10节车厢。敞车上装载着设备、马匹和大车等物资;票车为工作及休息之用。为了不间断地掌握敌军情况,在二局乘坐的列车上方架设了无线电台接收天线。在第二办公室的车厢里,负责侦听工作的老红军钱江副局长和刘少宏主任,组织六个股的百余名男女侦听员,24小时不间断地轮班工作,重点关注锦州、长春、沈阳三大坨国民党集团军的动向。六股股长刘承远回忆,当时为了尽可能地降低噪音,二局停用了火车上的电滚子,改用干电池做电台的电源。坐在侦收机旁的侦收员们,只能点燃数十根蜡烛,在烛光下抄报。蜡烛的烟火熏黑了他们的面孔,燎着了他们的发梢,而他们全神贯注的却只是耳机中的电波信号。

在窗帘紧闭的另一节车厢里,几十名破译员在曹祥仁局长和破译科的林非、岳军同志带领下,正在埋头攻克敌军不断变换和使用的新密种。译电员将侦收并破译出的敌报迅速译出,并进行校编,送到曹局长手中。与此同时,彭富九领导的华北二局也在配合向东野二局传报傅作义集团增援锦州的动向。大战在际,重任在肩,胜负在此一搏,不可有任何的松懈和疏漏。

二、情况有变,随时通报

南下的列车刚刚驶出双城,就发现哈尔滨铁路大桥旁有敌特电台活动。为了隐蔽,车队在哈尔滨的一个货车站匆匆接上罗荣桓政委之后,先向北行,而后在昂昂溪掉头向南。两天后,《东北日报》还特意发消息说:林彪正在哈尔滨出席会议。野司列车夜行昼伏。每行进几十分钟就要在小站停车,二局立即向跟进的林、罗、刘首长报告最新敌情,接着再走,情报传递极其快捷。

10月2日,列车接近郑家屯,二局侦悉,蒋介石飞抵沈阳,成立东、西兵团对进,夹击我围攻锦州之师。敌新5军和95师拟于葫芦岛登陆,增援东线侯镜如兵团,在海、空军的支援下,向锦州推进。林彪顿感压力倍增:"准备了一桌菜,来了二桌客"。作为方面军司令员,他不能不重新考虑部署。敌军东线兵团增加5个师,由锦西向北驰援锦州,万一阻援部队顶不住,我攻锦部队腹背受敌,攻锦就成了夹生饭;再者,由于南下时只带了单程的汽油,重炮、坦克、汽车可能撤不出来,后果将是严重的,整个东北的解放都有可能因此而大大推迟。林彪反复思考,脑海中再次出现先攻长春的方案,并于当夜22时向军委发电,建议根据新情况,考虑先取长春和仍按原计划攻锦这两个方案。

深夜,野司列车继续向锦州开进。林、罗、刘首长都难以入睡,在罗荣桓的坚持下,三人重新研究了情况,感到虽然情况有变,但仍有胜算,还是应该不顾一切地按原计划拿下锦州。刚刚发出的电报确有不妥,但已无法追回。3日清晨,野司列车到达彰武以北的冯家窝堡,此时中央尚未回复野司的前一封电报,林、罗、刘再次致电中央,表示在新的情况下"我们拟仍攻锦州"。这是研究了二局的情报,更有针对性地调整了攻锦部署和计划之后再次下的决心。东野前一封电报招致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但接到野司的后续电报时,毛主席转怒为喜,遂致电林、罗、刘,表示"甚好,甚慰",并指示对新的部署要"大胆放手和坚决地实施。"

10月4日,列车抵达阜新。在阜新停留期间,曹祥仁、钱江奉命到林彪驻地参加敌情研究。东野首长根据敌情变化调整和完善了战役部署:增调2个纵队由辽西南下,以总兵力25万人攻锦,另以8个师在塔山阻击敌东进兵团,以12个师钳制敌西进兵团,以部分部队继续围困长春或准备打援。

据不完全统计,在四天的轨道行程中,东野二局共提供有价值的情报百余份,破译敌军新密种六个。从长春,到沈阳,到锦西,西进兵团的行止,东进兵团及长春、沈阳之敌情全都放在林彪桌上,情报完整、及时。

三、全局了然,攻占锦州

10月5日,东野前指改乘汽车向锦州进发,二局乘坐20辆汽车随行。同日,二局报告,廖耀湘下达西进命令:8日开始向新民、巨流河集中。此后,该敌各部的宿营电报皆由我二局一一上报。廖兵团计划向新立屯、彰武进击,企图切断我军补给线,对我攻锦部队暂时无直接威胁。野司决心抓住战机,迅速攻占锦州。东线侯镜如兵团此时离锦州仅有几十公里,对我军攻锦威胁最大。为此,野司首长将纪律严明、英勇善战的4纵部署在塔山一线,阻击侯部11个师的进攻。东野王牌--1纵作为总预备队,准备随时增援。与此同时,攻锦部队继续扫清锦州外围敌军,加紧准备总攻。

10月7日,二局到达锦州外围,入驻野司驻地 牛屯后方5公里处的瓜贾寺和双塔寺。东野司令员亲临二局侦察台视察,指示要采取措施保证二局的安全。在这里,二局全体同志连续奋战了27个日日夜夜,获取了大量情报。身为东野副参谋长兼二局局长的曹祥仁,一直和二局一起住在瓜贾寺。他时而到侦收台前,了解敌台情况,根据敌情变化,及时调整力量;时而到破译、情报办公室,和破译人员一同攻关,或者和通报人员共同研究敌情。每当获得重要情报,便立即向林、罗、刘首长报告。而当时国民党军的情报主要靠空军和地面部队侦察,还有一些特务活动。

这些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在密码破译水平上,始终落后于我军,此时对我军的情况依然若暗若明,连我军参战部队的兵力和番号都搞不清,更谈不上事先了解我军的战役部署和作战意图,而我东野二局却对敌情洞若观火。在无线电侦察技术和对敌情的掌握上,我军占有绝对优势。正如东野司令员所言:"有了密息(二局)情报,打胜仗可以说有绝对把握。"

10月10日凌晨,塔山阻击战打响。四纵浴血奋战,顶住当面敌人9个师的轮番进攻。二局的几十部电台严密监控着东、西线敌军的调动及锦州守军的情况:9日,敌新6军占秀水河子,敌71军沿公主屯北上,占叶茂台......;11日,敌53军到巨流河,49军已渡过辽河,傅作义之42军21师准备启运葫芦岛......;13日,92军之21师由塘沽开葫芦岛......,二局对敌军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敌军各部在何处,攻击方向在哪里,由哪个部队担任主攻,均有预报。然而,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在塔山阻击战打响的当天,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最关心的已经不是塔山局部,而是辽沈战役计划的实现,在这其中廖耀湘部队的动向将直接影响到锦州战役的全局。作为东野司令员,林彪曾表示了他对打这一仗的忧虑:"现在急需了解廖耀湘的指挥意图,这最后一仗能否实现,且看二局的情报而定。"在这个过程中,二局出色地完成了自己担负的情报破译工作,为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

10月14日上午9时30分,炮纵和各纵队的600门火炮齐声怒吼,我军6个纵队,从锦州城外密布于田野中的蜘蛛网式的交通壕里一跃而起,发起对锦州的总攻。二局死盯着敌情变化,不断向总部报告情况。苏静说,"东野的指挥叫超常指挥。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有二局的情报。野司命令经常不通过兵团,不通过军,直接发给师,军、兵团对此都不提意见。"锦州城内敌军总司令范汉杰的指挥部临时易地,但他仍感到,"我到哪里,解放军的炮火即跟到哪里,好像完全了解我的位置一样"。

在我军四面八方的猛攻之下,敌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援军被阻在塔山过不来,锦州守军斗志全无。14日傍晚,锦州守敌全线崩溃,主帅范汉杰等出逃,锦州的枪炮声已渐稀少。当日深夜,六股股长刘承远值班,已经没有什么电报,只听到士气低落的东线敌军电台的报务员唱起了凄凉的"夜半歌声","空庭飞着流萤,高台走着狸声,人儿伴着孤灯,梆儿敲着五更,风凄凄雨淋淋,......"敌军的败象暴露无遗。

战斗进行到第18个小时,即15日拂晓,我军攻锦各部在市内中央大街、邮电局等处会师,七个纵队(包括炮纵)都向野司报告,战斗完毕。野司据此向军委报告,攻锦战役结束。这时二局侦悉,老城区内仍有敌军电台呼救,显然老城内尚有一部敌军未被消灭。野司立即命令部队赶到老城,又经过4个小时的战斗,锦州全城遂告解放。

31个小时,歼灭10万敌军。锦州攻坚战是东北解放战争中我军进行的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一次战役。攻克锦州,东北战场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我军完全控制了战役的主动权,二局为野司掌控战场全局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准确判断,横扫辽西

锦州像是一根扁担,一头担着东北,一头担着华北。拔掉了锦州这个钉子,扁担一折两段,敌军一片慌乱。蒋介石认为,解放军攻锦之后至少要休整1个月,然而野司首长决心不怕牺牲和疲劳,准备连续作战,"乘胜回头围歼沈阳西援之敌,同时以一部围歼长春可能突围之敌"。

此时,久困于长春的敌军出现变化。10月15日,蒋介石飞抵沈阳。当日,二局侦获沈阳的东北"剿总"致驻守长春的"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的电报,电报是用东北"剿总"与驻守长春的第一兵团的一个专用密码发的。据当时破译这份密码的孙世聪回忆:"由于这个密码是刚刚突破的,我们尚不能译出这份电报的全文,但从片言只字中知道这是一份命令长春守敌撤退的电报。曹局长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来到现场,和我们一起逐字逐码地进行破译研究,当电文中出现'立即向沈阳转进......违者军法从处......中正手谕'这样一些段落后,曹局长顾不上吃晚饭,拿上这份电报,坐上通信员开的摩托车,赶到 牛屯向林彪报告。"林彪当即下令位于彰武地区的第6纵队,以急行军速度,日夜兼程开赴沈阳--长春之间的昌图地区,阻击并聚歼长春南撤之敌。

在我军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之下,10月17日曾泽生的60军起义,19日郑洞国和新7军放下武器,长春宣告和平解放。10月18日,位于后方的东北军区第一副政委高岗和东北军区副参谋长伍修权及时建议,应抓住时机,迅速解放东北全境。在此形势下,经请示毛主席同意,林、罗、刘命令,东野主力立即回头,歼灭在辽西平原的廖耀湘兵团。

野司首长要二局查明廖耀湘的指挥意图。曹祥仁到野司开会后,回到二局传达林彪的指示:"你们分析廖的动向,不要那么多,三、四个方案,就问你们他到底要上哪?二局要拿出情报来!"曹祥仁感到压力很大。我军攻克锦州后,廖耀湘率领援锦的西进兵团,正在辽西的彰武、新立屯一带,而这几天廖兵团的无线电几乎是完全静默,侦察台无报可抄。没有新的情报,回答不了林总提的问题。但曹祥仁凭着多年的战场经验,经过分析、思考,向林彪、刘亚楼报告,"大兵团作战离不开无线电联络,没有无线电联络就可以判断,廖兵团肯定是在原地按兵不动,犹豫不前。"后来披露的文献表明这一判断是正确的。蒋介石其时要求廖耀湘继续西进,收复锦州;卫立煌要廖退回沈阳;廖自己则想向营口转移,从海上撤离东北。三级指挥意见各异,廖耀湘举棋不定,痛苦难言。一向对二局极其信任的林、罗、刘首长,接受了二局的判断,于10月20日定下了在野外围歼廖兵团的作战计划。

锦州战役后仅仅休整了三天,东野10个纵队和数个独立师就迅速集结,从四面八方向廖耀湘逼进。10月22日,黑山阻击战打响,堵住廖耀湘向南退却之路。10月23日,各纵队大体完成对廖兵团的合围。林彪下达命令:敌正向南总退却,我军要"乘敌撤退之中,与敌决一死战",务求"歼灭全部敌人"。

要在野战中歼灭敌人10万精锐部队,在我军以往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大平原上廖兵团如何行动,二局严密布控。廖部两广籍的官兵很多,战事紧急时常使用广东话通联。为适应此情,二局早已训练了一批能听懂广东话的侦听员。当廖兵团在黑山遭到我10纵顽强阻击,面对我大军包围之时,廖耀湘再也沉不住气了,情急之下操着广东话通过无线报话机命令所部,"向东突围,如不成,转向东南"。二局当班侦听的二股股长黄振堂就是广东人,把廖的命令听得真真切切。事关重大,曹祥仁立即找到黄振堂,放出狠话,"这件事太重大,报错了可是要杀头的。"黄振堂答,"杀不杀头也就是这么回事。"一问一答,寥寥两句,凸显技侦工作的压力--办公室无异于浴血阵地!

这一时期敌人主要使用话报,所以二局情报的时效特别快。林彪抓住廖兵团动摇的大好战机,在10月25日打响围歼廖兵团的战斗,26日,双方在野外展开大混战,二局侦悉廖耀湘的兵团司令部已撤到胡家窝棚,总部即令各部迅速向胡家窝棚进击歼敌。当晚三纵发起攻击,敲掉了廖兵团的指挥部。由于去营口的路被我军阻断,26日下午廖耀湘下达向沈阳撤退的命令,又被二局截获。林彪又几乎在同一时刻,下达最后一道命令:各部趁夜"主动寻敌攻歼"。27日,大混战继续,我军各部对敌实施迅速的包围、穿插、分割。在我军机动、勇猛的打击之下,廖兵团溃不成军,5个军12个师全部在野外被歼。廖耀湘化装潜逃,11月6日在黑山以西被我军俘虏。

五、东北全胜,千虑一失

廖兵团被歼后,沈阳守敌已无斗志,无法组织起像样的抵抗。10月31日,二局侦获,敌沈阳总台向位于葫芦岛的杜聿明报告,"情况紊乱,已成无政府状态"。11月1日,我军对沈阳发起总攻。11月2日,我军解放沈阳,同日解放营口,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敌38个师47万余人。11月4日,林、罗、刘率东野总部进驻沈阳。东野庆功、总结期间,刘亚楼在总部营以上干部会议上说,"技侦部队在辽沈战役中立了大功。当时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指挥员就是凭借技侦情报来下达命令的。"在辽沈决战全过程中,东野二局对锦州、长春、沈阳三大坨敌军的各级、各部情况进行了全面、及时、有效的控制,仅在战役最后几天对敌52军的动向有所疏漏。

10月20日,在毛主席的催促下,林、罗、刘一面组织大部队对廖兵团迅速围歼,一面抽调部队抢占营口。由于原担任围困长春任务的12纵与1兵团的几个独立师距离营口太远,决定先派参谋处长苏静带2个重炮连到独2师,向营口进发。22日,二局报告,廖兵团未向营口方向撤退,营口地区无敌。同日林彪电告独二师"因敌(指廖兵团--作者注)不向营口退却,去营口无仗可打,应即返回,进至新民与半拉门之间,侧击敌人。"独2师奉命回师,于25日在台安对南逃之敌进行截击,为堵住廖兵团南下起到了关键作用。但营口却被驻守沈阳外围的敌52军偷袭成功。据之后掌握的情况是:偷袭营口的敌52军2师原在巨流河为廖兵团西进断后,22日与53军的130师换防。52军军长刘玉章为了逃命,跑到沈阳取得卫立煌的首肯,去打通营口的海上通道,并于23日拂晓率部从辽阳奔袭营口,24日得手。由于当时52军在后方未使用无线电通讯,52军去向不明,曹祥仁推断2师可能西进。当得悉52军占领营口时,我军正与廖兵团酣战于黑山、打虎山一带,并准备辽西平原的大会战,无法抽调兵力。27日全歼廖兵团后,林彪迅速调集部队,星夜兼程南下营口,以阻塞沈阳之敌海上退路。虽然日后在我大部队围攻之下,营口不日即克,但敌52军还是从海上逃脱了1万多人。毛主席对东野未能及时抢占营口,提出批评,称之为"一个不小的失着"。林、罗、刘为此向中央做了检讨,但并未责备曹祥仁。苏静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打那么大的战役,跑那么点敌人不算什么,"当然"失误还是有的。"无论如何评说,我们今天应该对事实经过做出历史的说明。

1948年9月,毛泽东预言:我党将在"五年左右根本上打倒国民党。"11月14日,毛泽东在为新华社撰写的《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中指出:"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仅仅相隔短短的两个月,毛泽东就把解放全中国的预言向前推移了四年,辽沈大决战的胜利无疑起了关键作用。苏静谈论东野二局时说,二局"是埋头苦干的工作,靠自己总结经验"发展起来的。"过去说用兵如神,神从哪里来的?""中国革命胜利有三大法宝,二局工作也是一个法宝。"1950年初林彪为技侦战士题词:"同志们的工作对解放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同志们埋头苦干的精神是很感动人的,是值得发扬光大的。"

辽沈战役过去60年了,我们依然对毛泽东主席的雄才大略和东北野战军首长的杰出指挥而赞叹不已;我们为在锦州城头,顶着枪林弹雨前仆后继,3分钟内四树红旗的烈士们而肃然起敬;我们为塔山火海中倒下的无数英雄们默默哀悼......与此同时,我们也深切思念为胜利而呕心沥血的东野二局技侦指战员,为他们"用智慧打开胜利天门"的功绩而感到由衷地敬佩。愿把这篇迟来的文字,当作一束鲜花,献给那些功勋卓著的无名英雄们。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