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华五千年文明,其实是近代真实的谎言

热度66票  浏览41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中国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古埃及象形文字及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楔形文字是举世公认的世界三大古老文字。而甲骨文又是唯一一个具有文化意义上传承至今的成熟文字。甲骨文发现的时间并不长,并且颇具传奇色彩。

甲骨文存在的时代约是殷商后期,距今大约3200年左右。但是从甲骨文成熟的程度和传承关系看,它的存在应该更为遥远,甚至可以上溯至传说中的夏代甚至更早。上古传说中的仓颉造字虽然不可考,但也给现代人提供了中国文字起源的文化线索。仓颉是黄帝时期的史官,距今约5000年左右,属于母系始祖时期。而母系氏族社会的沿袭时代更为宽泛,可以上溯至7000年左右。半坡文化遗址发掘的“人面鱼纹盆”是当时文化的典型作品,人面鱼纹线条明快,人头像的头顶有三角形的发髻,两嘴角边各衔一条小鱼。此外还有一些类似文字的符号。这似乎可以看出,当时人类的审美趣味和形成初级文字交流的文化想像力。

但这些都是历史推断。随着考古发掘的纵深,一些攸关中华文字起源的材料也逐渐披露出来。

2005年,连云港夏代启字祭台遗址及蛇、龙和女阴图腾组合的发现,将中国有文字之论提前了700多年。考古发现还验证了连云港是古代东夷文化的中心。但由于这是一次地方性的考古,加之有连云港提升本地历史文化的意味,并没有为考古界所认可。

2007年5月,中国权威的新闻杂志《了望新闻周刊》曾发表一篇署名文章,认为在宁夏大麦地岩画中的2000多个图画和符号,具有早期象形文字的特点。据该文报道,大麦地岩画内容丰富、题材多样,可以说是人类早期丰富的社会生活画廊,内容包括狩猎畜牧、战争舞蹈、牛羊虎狼、日月星辰、天地神灵、手足蹄印、男根女阴、图案符号等。据考证,这些岩画的年代距今约7000年,如果是早期文字,那就又将中国有文字的历史提升了4000多年。但这些岩画,画的成分较多,虽然蕴含了表意的意思,但至多只能算是文字岩画的一个阶段。

近期,从刚刚召开的第三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上得知,在内蒙古翁牛特旗高日苏大黑山发现了绘有初始文字符号的岩画。这些岩画和宁夏岩画不同,不仅有画,更多有符号。在已经发现的40处共数千幅岩画中,其中12幅附有上下连贯的初始文字符号,373幅附有独立体初始文字符号。据介绍,这些符号大约存在于红山文化晚期。红山文化是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在考古发掘中,当地出土的C形玉猪龙和一个食品贮藏窖中发现的猪头骨和贝壳连缀而成的曲摺体被视作中国龙文化起源的考古实证。这也证明了红山文化和中原的华夏文明系出一源。

因此,如果这些符号真的被证明是远古文字,那就意味着和甲骨文有着同样的文化谱系。这样就将中华文字的起源历史推进到距今5000年。

如果联想到宁夏岩画的以画为主到红山文化的画和符号交织的情况,不难发现我们远古的先辈们在距今7000年到距今5000年间在表意文字上进行的艰苦而又漫长的文化深耕。

不过,还需要更为缜密和细致的考古材料来佐证。譬如能否发现距今四、五千年前介于红山文化岩画符号和甲骨文之间的过渡性文字符号,尤其这样的文字符号能否在中原地区发现。果如此,中国文字的起源史才可以从学术层面得到权威确认。不惟如此,这样的考古发现也可以解决夏朝是否存在的历史迷案。

因此,中国的考古学家们还需加油,尽快发现和甲骨文亲缘最近的远古文字符号,否则不用说中华五千年文明,就是中华文字五千年也只是假想与推测,且上溯历史也不具权威性。

注:文明的判定标准,主要是文字的产生,城市的出现,国家制度的建立。现在国际上的权威性认定,世界最早的文明是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那里出现的。目前,中国文字的权威性认定3200年左右的殷墟甲骨文。据中国新闻网,新近发现的“昌乐骨刻文”意味着可能将中国文字前推至4200年。

后记:针对网友不同见解及关于本文“哗众取宠”的回复:个人观点正确与否可以讨论,与官大官小,著名不著名无关!笔者以为,可怕的是中国历史“山寨”化,尤其是“山寨”化且不自知!如,胡绵涛访问日本给初中学生讲解李白的《静夜思》。一位初中学生发现胡总所讲李白的《静夜思》与日本版不同,经提出发现日本才是原版,中国则是山寨版。且中国人已读了几百年了?从国家领导人、历史学家无人质疑?此事,经中外媒体“日本人为何不篡改李白《静夜思》”广为报道。不知以历史骄傲的胡总、中国的历史学家及普通中国人的当时感受是否与笔者相同?参阅:辱人与自辱,也谈有毒的是食品还是人心?

至于“哗众取宠”就更虽简单,改过就行!可怕的是“哗众取宠”且不自知。这也是我附上当时所写从史料看史书:中国的历史源于山寨文化及在“世界文字日”撰写并重发本文的初衷。至于错误或许是有,但是以科学的态度来看待的,决不是什么意识形态领域的批判。参阅:从爱因斯坦的错误,谈文革批判的闹剧

同时,我在上文指出:中国多数朝代是“史书”出,而“史料”亡。历代朝廷热衷于编史,意在“表征盛衰,殷鉴兴废”,道德评判的色彩浓重,“意识形态”的倾向明显,属于布洛赫所说的“有意的史料”,且体例基本固定,无法全面传达时代信息。时人与后人关心的是能否名垂青史,留的是美名还是恶名,对于“过去”的具体过程,反而不甚关怀。属于“无意史料”的文书档案却被主动销毁,或不加善管而散失,切断了后人真切地接触过去的重要途径。古人有所谓“居今识古,其载籍乎”之说,传世的史书成为“过去”的主要载体,在一定意义上也成为控制、引导和限制后人认识过去的工具,并大体操纵了人们的历史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