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美海上决战,一个谁都不敢说嬴的“游戏”

热度56票  浏览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纳塔莉娅叶古洛娃(Natalia Yegorova)是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她关于克里姆林宫档案的最新研究成果使人们对于前苏联在冷战初期的海军建设情况有了全新的认识。叶古洛娃认为,斯大林最初发展海军的出发点其实是纯防御性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保卫苏联的领海。根据当时的一份文件,在上世纪50年代,斯大林曾否决了海军顾问们所提出的更具雄心的发展计划,并且明确地告诫他们说:“你们只是在盲目地照搬美国人和英国人的做法,但是他们的情况和我们不同。他们的战舰已经可以深入大洋,远离基地进行作战,可是我们并不打算进行远洋作战,我们的战场是在海岸线附近。”不过,斯大林却并没有否认海上力量的重要性,据一一份文件显示,1952年初,斯大林曾提议扩建黑海舰队, “规模要比现在大上十倍以上”,并要求潜艇产量提高一倍。但现实情况显然并不能尽如人意,叶古洛娃着重提到了当时克里姆林宫面对的尴尬局面,“苏联的经济状况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这种情形下,斯大林提出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便是海上冷战早期的状况。对于这段遥远的历史,许多人都早已忘记,但事实上这段历史却对当代中国的海军建设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在经济的压力下,前苏联不得不更加倚重发展成本更低的陆军。受此影响,一穷二白的中国也将陆基力量作为最紧迫、最重要的发展方向。大陆军的思潮风行一时,这一军事思想要求国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保卫本国领海等近海海域不受侵犯的问题上,而不是将有限的资源用于发展远洋蓝水作战能力,即注重防守而不提倡进攻。时至今日,中国海军依然奉行着这一理论,称之为“以陆制海”战略。具体说来,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中国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扩充潜艇部队实力方面,这与前苏联在冷战初期的做法如出一辙,而中国不久前提出的“海上拒止”战略在逻辑上更是与前苏联一脉相承。当然,在看到相同点的同时,我们也要认真考虑中国和前苏联之间的不同之处。当时的苏联经济经过二战的破坏已经濒临崩溃,而中国当前的经济却是活力四射――以目前的发展速度预计,中国的经济规模甚至在20年内就能够超越美国。中国的造船业和科技部门以出口为导向,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因而实力很强,而莫斯科当时所采用的却是与此完全相反的政策。 

海上冷战的第二个阶段是最危险的。在这一阶段里,冷战双方的实力对比此消彼长,苏联海军逐步由一支强大的近海防御型作战力量转变为一支真正的远洋进攻型蓝水海军,当实力平衡被打破后,双方关系便开始呈现出严重的不稳定性特点,大大小小的危机相继出现。诚然,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华盛顿拥有并充分利用了它在核力量和海军实力方面的优势,但事实上当时还有许多令人不安的信息却并不为人所知,比方说克里姆林宫派遣了大批常规潜艇前往古巴助战,这些潜艇被美国海军的反潜作战力量发现并拦截,但这些潜艇都装备有所谓的“特殊武器”(即一种全新研制成功的核鱼雷),而美国海军的指挥官们显然并不清楚苏联人的潜艇上携带有核武器。 

古巴导弹危机结束后,前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武官罗纳德库斯(Ronald Kmth)海军少将曾撰文描述了这场危机,文中所述的内容与如今西太平洋地区的形势发展颇为相似,“随着苏联海军舰队规模和实力的稳步提高……美苏两国海军舰艇间的‘接触’事件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多,而且这些‘接触’也逐渐表现得越来越冲动,越来越富进攻性,越来越危险”。在19伯年10月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苏联海军向如今已成为北约内湖的地中海地区派遣了一支舰队,同美国海军第6舰队对峙,双方间弥漫的紧张气氛使得冲突一触即发。鲜为人知的是,这支舰队并不只是为了在战争期间抗衡美国第6舰队的一时之选,而是当时苏联海军已经计划在该地区永久部署一支海军舰队,以抵消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且,这支舰队的实力也并不像许多人曾经认为的那样弱不禁风,它的存在对于美国海军而言着实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很明显,目前中国海军所表现出的发展势头和速度尚不足以同前苏联海军在上世纪60~70年代所经历过的堪称“疯狂”的实力扩张相比拟。早在1969年,苏联海军就已经拥有了380艘各型潜艇,而且这一数量还不断以惊人的速度继续增长。从以往的表现来看,中国似乎远比前苏联理性得多,它更倾向于在军事发展和经济发展之间维持某种平衡,而且对于可能引发地区军备竞赛的问题似乎也非常敏感,因此应当不会像前苏联那样对其海军舰队进行疯狂扩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忽视海军建设。事实上恰恰相反,中国海军的现代化步伐迈得惊人的大,据美国媒体披露,目前中国海军正在同时建造至少4个型号的新型潜艇。另外,还须注意到,在1969年的时候,接近60%的美国海军舰艇的舰龄都已经超过了20年,而同期苏联舰队中舰龄超过20年的舰艇所占比例只有不到1%,根据中国海军目前的发展速度,它最终很可能也会拥有对美国海军的类似优势。不过,在大量新型战舰相继下水服役的同时,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又摆在了中国海军的高级将领面前,这就是人才短缺问题。受过良好训练的、素质较高的兵员数量太少,更不用说经验丰富、能力突出的指挥官了,而这恰恰是现代海军所需要的。缺乏与现代化战舰相适应的高素质人才,新型战舰的战斗力就无法完全发挥出来,甚至有可能会由于一些失误而蒙受不必要的损失。随着中国海军实力的飞速提高,中国军舰的航迹也必将向远洋延伸,同外国海军“接触”甚至摩擦的机会也会大大增加,这就要求中国海军的指挥官们在面对危机时必须沉着冷静,否则就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冷战后期的经验 

对美国的海军战略家们而言,冷战的最后阶段堪称一段“黄金岁月”。面对着苏联海军力量大规模扩充的威胁,美国国内各方至少在表面上表现出了团结的态度,再加上情报工作领域所取得的一系列显著成就,美国海军开始逐步占据了优势地位。不过,美国的这一优势在上世纪80年代也受到了来自苏联潜艇部队的挑战,在此期间,苏联海军不仅接收了大批静音性能更加出色的新型潜艇,还制定了在两极冰盖下发射弹道导弹的新战术,另外还为弹道导弹核潜艇打造了防卫严密的“移动堡垒”――部署在远离苏联海岸线的远洋海域,由大量作战飞机、水面战舰和水下兵器所组成的多层联合保护网。这些新措施和技战术的采用显著提高了苏联潜艇的作战能力,对于美国海军的威胁也就相应变得更大了。尽管美国海军有些潜艇指挥官曾经十分轻蔑地表示苏联的“移动堡垒”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只要集中火力,击破这道防线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其他海军官员对此显然并不那么自信,他们认为对于美国海上力量的核心航母舰队而言,使用大批舰载机直接突破苏联“堡垒”拦截网的可能性似乎并不高,即便最终能够成功,也必将蒙受极大的损失,这并不划算。 

就中国海军目前的状态来说,美苏海上冷战后期的经验似乎并不适于中国。诚然,有报道称中国似乎将在不久的将来建造至少5艘新型战略核潜艇,这对其海基核威慑力量而言的确称得上是一个飞跃,而且也有许多中国战略研究者们将新型战略核潜艇视为中国在可能爆发的台海危机中对抗华盛顿的王牌,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可靠的证据能够证明中国将会对其长久以来所奉行的“最低限度核威慑”政策做出调整。换句话说,尽管威慑力提高了,但量变并未引起质变,仍旧属于“最低限度”的范畴。不过,美苏海上冷战后期出现的“移动堡垒”思想对于目前中国海军的发展而言似乎颇为适合。西方海军官员们对于这一战略思想可能会感到十分可笑,因为这一思想与陆军熟知的“堡垒防御”战术如出一辙――把主要的战斗力量集中在防卫严密、难以突破的堡垒里,依靠较少的防御力量便可以阻挡较多的敌人,是典型的防御性战略――只不过它要保卫的是范围更大的近海海域而已。然而实际上,中国似乎对于远洋作战并没有什么兴趣,至少目前还是这样,他们关注的范围还仅仅局限在领海以内,对于远洋海域好像还没有什么野心。从目前的状态来看,中国似乎正在一心一意地加强对近海海域和领海的绝对控制能力。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同前苏联海军当初的决定颇为相似――建造大量的核潜艇和常规潜艇。要知道,除了我们熟知的如“维克托”级和“台风”级等核潜艇外,苏联海军还研制建造了大批常规潜艇。至冷战结束时,红海军拥有的柴电潜艇数量已经超过了100艘。除了潜艇外,中国“堡垒”战略的其他关键防卫力量还包括性能先进的多种水雷、迅速提高的陆基航空打击力量和最具创新色彩的自寻的反舰弹道导弹等。随着导弹射程的不断提升,中国很有可能会效仿前苏联海军为弹道导弹核潜艇“配备”防守严密的“移动堡垒”。表面上看,这一思想似乎主要是提高中国海军二次核打击能力的辅助手段,但当这个防卫圈将台湾岛、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甚至朝鲜半岛覆盖在内的时候,人们也许才会发现这并刁i仅仅是一种提高核反击能力的手段而已。 

地覆天翻的改变 

 

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发现,中国海军的发展速度――至少在舰队规模和战舰数量上――还无法真正同海上冷战时期的前苏联海军相比。但是,中国海军的进步仍旧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种“小步快跑”式的发展模式远比前苏联海军的“大跃进”模式来得更加稳定,可持续性也更好,更能够满足中国进一步提高“国家综合实力”的要求。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部队从一支由大量老式舰艇组成的、规模庞大的二流海上力量逐步成长为现在这样一支在亚太地区具有举足轻重影响力的、能够对美国的西太平洋海军舰队形成严重威胁的强大海军,其进步着实令人感叹。 

即使抛开无法预料的未来不谈,仅就目前中国海军的整体实力而言,这十多年来取得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海上力量发展的核心是潜艇部队,十年来,中国海军共建造了超过30艘新型潜艇――这一数字足以令人震惊,要知道同一时期,美国海军仅仅建造了4艘潜艇而已。当2004年中国披露了最新型的“元”级常规动力潜艇时,全世界的海军研究家们发现他们正在面对着一个可怕的现实――中国正在同时建造多达四个型号的新型潜艇,而且在此期间还从俄罗斯进口了大量有着“海洋黑洞”之称的“基洛”级常规潜艇――截至2006年,“基洛”级的进口数量已经达到了12艘!而前段时间刚刚出现的中国新一代核潜艇的照片,更是引得众多防务分析家们纷纷撰文,指出该型艇的服役对于中国“海上拒止”战略的积极作用。相反,很少有人对中国海军全球武力投送能力的潜在影响有所提及,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外界对于中国海军战略未来走向的判断。 

除了潜艇力量的跨越式提升外,中国海上实力的近期发展过程中还有一些不那么引人注目、却更加现实的工作值得注意,比如对东亚近海海域更强的控制能力等。作为潜艇项目的一个有力补充,中国在水雷战领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而人们普遍认为美军在反水雷战方面的实力非常薄弱。很显然,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海军已经装备了先进的火箭上浮式水雷,打算在爆发海上冲突时使用水雷武器阻滞美国潜艇的介入。另一种不对称作战的利器是被称为2208型的新型穿浪双体隐身导弹艇,据悉这种新型导弹艇装备了国产新一代远程超音速反舰导弹C一803,目前该型艇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建造。2208导弹艇的出现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表明了中国工程设计人员在海军舰艇创新设计方面的信心。此外,中国海军在过去的几年中还有好几个型号的新型水面主战舰艇也相继下水服役,比如安装有新型相控阵雷达、导弹垂直发射系统和近防武器系统的“旅洋”级防空驱逐舰等。在改善海军兵器技术水平的同时,大量航空航天项目的开花结果也为提高海军的整体战斗力提供了有益的帮助。2007年元月,中国向外界展示了它在反卫星领域所取得的新成就,这意味着至少在太空作战领域中国人已经跻身一流国家行列。在航空作战领域,中国的军用飞机也正在迅速实现着现代化,综合各方的信息判断,到目前为止,中国可能已经部署了:300~400架现代化战斗机,同时还在着力提高作战部队的空中加/受油能力,以扩大空军的打击和掩护范围。而新型陆基和海基核系统的服役则意味着中国在面对危机时将会底气更足,或者说更加自信。 

 

2020年展望 

 

如果说今天的解放军已经对美国形成了某种威胁的话,那么到2020年,这支部队无疑将会更加令人敬畏。届时,中国很可能将会拥有一支庞大的核潜艇部队和一支规模更大的现代化常规潜艇部队。先进的静音技术和可能装备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将赋予这支水下力量可靠的防御能力和强悍的远洋武力投送能力。随着大批新型现代化水面战舰的服役,中国海军水面舰队的规模和现代化水平都将显著提高,中国将可能开始组建大型水面战斗群,并在印度洋和东太平洋展开相应的演习和试验。我们也不能排除届时出现中国航母甚至航母战斗群的可能,尽管这些巨舰的象征意义可能大于其实战意义。出于解决台湾问题的需要,中国大陆将会拥有一支强大的两栖作战力量,而且需要指出的是,除了解决台湾问题外,这支作战力量还能够为解决其他许多问题提供可以信赖的手段。还有,随着大批新型空中加油机和现代化的第四代、第五代战斗机如隐身飞机和无人驾驶作战飞机的相继入役,到2020年,中国的空中作战力量(包括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将能够为海军远洋舰队提供全面的制空权保证,尤其是在亚洲海域。如果未来真如现在我们所预料的发展下去的话,那么无论中国是否打算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军事强国,至少在硬件上是完全能够满足其任何雄心的。 

上述分析并不意味着我们有必要对中国采用对抗(遏制围堵)政策。去年10月公布的新海洋战略并没有着重提到中国的威胁,不仅如此,它还积极倡导同中国在海运贸易方面开展合作,寻找双方的共同利益,一起推动全球贸易体系的发展,这或许才是正确的作法。要知道,随着实力的不断增长,如今的中国海军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因此对于美国海军而言,它需要采用“双面人”战略来应对中国的崛起――一方面采取必要的手段直接遏制中国海上力量可能形成的任何挑战,另一方面要抓住机会在海洋问题上同中国海军进行深入的合作――简而言之就是“胡萝卜加大棒”。 

为了有效遏制来自中国的任何可能的威胁,美国海军所能够做的只有一件事――为最坏的可能作好准备。必须提到的是,由于没有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做好充分准备,美国海军曾经在珍珠港付出过惨重的代价。尽管目前我们有理由对中国的发展意图表示乐观,但是同时也应当看到,随着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国家利益的覆盖范围也会变得越来越广,中国的对外政策也必将会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鉴于中国海军强大的“拒绝进入”(aCCess―denial)能力,“遏制围堵”战略必须以隐蔽性较强的潜艇力量为核心展开,因为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海军战舰或战机一旦进入中国近海的作战海域,都将不得不面对中国铺天盖地的攻击。尽管2007海洋战略报告并没有明确地讨论中国的崛起,但是却有文字直接提出了“我们制海能力所面临的挑战”的问题,同时对于“海洋、航道和自然资源的主权争端”问题也给予了很大的关注。报告指出,“在西太平洋将会逐渐形成一个值得关注的强大军事力量”,但仅仅作出这样的判断是不够的。未来我们或许需要制定出一项清晰明确的“遏制”战略,以帮助海军在众多选择中确立一个方向――是仅仅只对中国海军的动向严加关注,增强美国海军在该地区的制海作战能力以加大威慑力度,还是直接作好实施打击和特种作战的准备(当然这需要得到本地区盟国的支持,并且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长期战争)。 

破解戈耳迪死结 

毫无疑问,台湾问题仍将是中美间的核心问题。如果台湾问题在未来的十年中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那么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步伐很可能会放缓,而且更重要的是美中两国间爆发战争的风险也将随之大幅降低。如果事态真的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美国海军对中国的崛起就完全可以采取一种相对来说更加放松的态度,而没有必要太过于紧张。这一可能并非完全不存在:2008年3月22日,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以无可争议的优势取得了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的胜利,而他竞选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推动海峡两岸对抗状态缓和的态度。台北和北京之间如果能够出现和睦的关系,那么对于美国海军来说其意义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相反,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现在这种不稳定的状态持续下去的话,大陆和台湾之间将难以形成任何稳固的沟通渠道,由于台湾独立分子一直在努力实行着“意大利腊肠战术”(向着目标一点点推进,“去中国化”就是这一战术的典型体现――许多公司的名称都因为涉嫌“中国化”而被改名,如台湾旗舰级航空公司“中华航空”就被改名为“台湾航空”等等),台湾问题将继续成为影响中美关系的核心难题,中美关系也将因此大受破坏,反复和后退将会成为非常常见的情景。假定美国政府仍然坚持“协防”台湾的立场,那么中美两国军队都必须继续为各自政府的选择而悄悄地进行调整和准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的发展只会对美国越来越不利。很不幸的是,有一点是我们必须承认的,台湾岛距离中国大陆只有100英里,而距离美国本土却有5000英里之遥,因而对于美国海军来说,保卫这座岛所要付出的代价是相当高的,甚至是无法承受的。随着马英九在选举中胜出,美国海军领导层有必要逐步说服华盛顿官员正视西太平洋军事平衡正在发生改变的现实,并尝试推动北京一台北间直接沟通渠道的建立,以尽可能地解开极其危险的台湾问题死结。 

最后,美国海军还需把与中国海军建立真正的合作关系列为最优先的发展项目,尽管这一愿望已经被证明实施起来难度很大。虽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摩擦或者误会,但是双方的合作领域有必要继续扩大,从目前已经积极开展的联合搜救逐步扩大到教育交流与合作、联合巡逻以及更加复杂、深入的领域,为中美之间建立真正全面、可靠的互信合作关系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今天,中美两国海军已经真正有机会在港口安全、海岸警卫、能源运输、维和行动和抢险救灾领域进行深入的合作。过去,解放军之所以在对外合作问题上踌躇不前,主要原因在于担心会在外国海军面前出乖露丑,出现一些令人难堪的错误,而现在,中国海军正在迅速扩大其对外合作的范围和深度,这对于美国海军而言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利好信号。美国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中国会利用这些联合行动来窃取美方的军事情报。事实上恰恰相反,美国海军的透明度很高,中国早已经搜集到了大量的相关信息,完全没有必要到时再多此一举,而中国海军的透明度相对较低,因此通过这些联合行动美国海军所能得到的信息反倒比中国海军多得多。只有积极地同中国展开合作,我们才有机会协助中国海军成为一支“海洋事务的积极参与者”,进一步实现中美关系的突破,从而从根本上避免紧张关系甚至战争风险的出现,显而易见,这对于双方尤其是美国海军来说是一件好事。 

中国海军目前的发展速度十分惊人,尤其在舰队的现代化水平方面更是突飞猛进。如果按照过去十年的速度继续提高其海军实力的话,十年后,中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海上强国之一。不过,本文并不是为了“鼓吹军备竞赛”。实际上,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对美国安全所造成的挑战在许多时候被人为夸大了,事实并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么可怕。中国海军实力的发展并没有也不可能像许多分析报告所描述的那样一帆风顺,似乎一夜之问就已经崛起成为了一个恐怖的蓝水巨人。实际上,在中国海军的发展过程中还面临着许多难以绕过的难题,比如远洋作战经验的缺乏、能源安全方面的脆弱性、军事建设在国家整体发展中的优先级别等,更不用说实力强大且对中国海军发展总是戒心重重的邻国了(如日本和印度)。 

中国增强其海军实力的作法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新的海上冷战也不可避免。上文的分析表明,美苏海上冷战的各个阶段似乎与今日中国海军的发展状况十分类似。在冷战初期,克里姆林宫将注意力主要放在了加强近海防御能力方面,同时也开始考虑如何增强本国海军实力,以便将美国海军力量从苏联近海驱逐出去,这一时期的苏联海军与目前的中国海军在许多方面都极为相似。从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到1973年的地中海对峙,这十余年是海上危机大爆发的时期,这一时期非常值得研究,因为它证明了当双方海军的实力平衡状态发生显著改变时,频繁的摩擦和不稳定将是不可避免的。最后,通过对海上冷战后期的研究,我们认为前苏联海军的“移动堡垒战略”可能间接影响到了中国海军战略的制定,尽管事实上解放军的多层防御体系更多地着眼于解决领土争端而非提高本国的核打击能力。总的来说,中国不断发展的海军学说同前苏联海军战略最重要的类似之处在于两者都对非对称战略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重视,同时都倾向于建立以近海防御为核心的同心圆式防御系统,而非建设更具进攻性的、以远洋攻势作战为核心的蓝水海军。 

鉴古而知今。不过,前苏联海军与当今中国海军在发展过程中所呈现出的不同点或许才是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更应当加以重视的。这些不同主要包括这样几点:首先,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和规模早已远远超过了当时的苏联,这意味着中国海军所能够得到的投资也要远远超过前苏联海军;其次,由于经济水平更高,商业活动更加频繁,因此对外开放的程度也就更深,中国从西方国家那里能够得到更多的技术支持和帮助(实际上在许多关键领域,如反舰巡航导弹,中国已经借此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另外,中国在制定新型武器装备的研制计划时显得更加小心谨慎、深思熟虑,秉承“好钢用在刀刃上”的原则,因此很少会出现项目发展到后期却无力继续投资的尴尬局面(相反,克里姆林宫在这方面却明显做的不够好,摊子铺得太大,造成重复建设,资源浪费);最后,中国看起来更明白维护保养工作在海军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而这一点却被前苏联海军一直忽视着。 

同样重要的还有许多地理方面的不同,显然中国海军所处的地理环境明显好于红海军。从沙皇时代开始,克里姆林宫便因缺少合适的温水港和安全的海峡通道而备受困扰,而位于广阔领土最北端和东部沿海地区的海军基地无论是建造还是维护费用都极其高昂,更不用说进行战争准备了,高昂的开支是克里姆林宫完全难以承担的。苏联海军建立之后,这一情况略微得到了改观,但是与沙皇时期的海军一样,由于海岸线太过漫长,各支舰队的基地过于分散,因此一旦爆发战争,苏联海军的四大舰队只能各自为战,完全无法得到其他几支舰队任何形式的帮助。但与此恰恰相反,中国的地缘环境明显更有利于海军力量的发展。中国的外交部门成功地解决了同大多数陆上邻国之间的边界争端,这使得政府能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海洋问题上。中国沿海拥有数不清的温水港,而且三大舰队不用远涉重洋就可以轻易地实现联合作战,这都是它的优势。当然,中国海军在发展的道路上也面对着一些尚未解决的地缘难题,比如台湾。许多人将台湾形象地描述为阻碍中国海军向远洋发展的“软木瓶塞”。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台湾问题的存在大大推动了中国海上力量的发展。对于解放军来说,将战略重心集中在发展海军力量上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优势,这一点对于美国军事力量目前的发展而言尤其如此,由于摊子铺得太大,发展重心太多,美国海军的未来发展前景并不容乐观。 

中美两国间爆发海上对抗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这需要双方谨慎、小心地进行处理,以防止局势失控。在美苏海上冷战时期,战争的威胁不止一次地出现过。为了防止目前已经在西太平洋地区出现的冲突苗头最终演变为对世界和平和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华盛顿必须改变一味“围堵”的海上战略,在遏制危机爆发的同时,积极、真诚地同中国合作,建立持久稳固的海上安全合作关系。中国的海洋问题著述表明,中国海军十分乐于在诸如保卫海上交通线等对双方利益都十分重要的领域里建立起这样一种合作关系,如果这一关系真的能够确立下来的话,新的海上冷战是完全能够避免的。至于我们所关心的对华政策,用美国新海洋战略报告末尾的一句话来概括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为了应对危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对军事力量进行调整,但是互信和合作的关系却必须尽全力加以维护,不能够随意调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