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舟曲救灾武警代表做客全军政工网谈舟曲救灾

热度129票  浏览1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11日 15:03

王伟副队长正在介绍中队第一时间投入救援的情况

王伟怀着巨大悲痛向在天之灵的妻子说:“如果苍天有眼,我下辈子还要娶你”

武警甘南藏族自治州支队教导队队长曹恒昌(中)、武警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王伟(右)和主持人赵红(左)在全军政工网访谈室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关注全军政工网嘉宾访谈,今天是2010年9月9日,距离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已经是第32天了,舟曲的救援工作还在紧张地进行着。所有奋战在舟曲救援第一线的人员,都英勇顽强,不畏艰险,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的硬战,在这些身影中有一些人显得格外特殊,他们在这场灾害中失去了亲人,他们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悲痛打倒,而是用自己的大悲抒写着大爱,将悲痛化为力量,全力投入到救灾工作中去,我们今天访谈的嘉宾就是这些怀着大悲抒写大爱的救援代表,他们是武警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王伟、武警甘肃总队甘南藏族自治州支队教导队队长曹恒昌,欢迎二位嘉宾做客全军政工网,二位嘉宾跟我们网友打个招呼吧。。

  曹恒昌: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武警甘南支队教导队队长曹恒昌。

  王伟:大家好,我是来自武警甘肃总队甘南州支队,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王伟。

  主持人:我们首先了解一下我们今天的嘉宾。

  王伟,现任武警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陕西大荔人,大专学历,2000年12月入伍,历任战士、班长、排长等职。多次参加重大军事行动。当舟曲特大泥石流发生时,他和战友第一时间投入救援,救出23条鲜活生命,却顾不上抢救家人;他强忍失去4位亲人的巨大悲痛,坚守抗灾一线,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曹恒昌,现任武警甘肃总队甘南藏族自治州支队教导队队长。甘肃天水人,大专学历,1990年3月入伍,历任战士、司务长、副中队长、中队长、指导员、股长等职,多次参加重大军事行动,荣立三等功1次。在这次泥石流灾害中,他强忍失去10位亲人的巨大悲痛,始终带领官兵战斗在救灾一线,被大家誉为“铁汉中校”。

  曹队长所在地区是在武警甘南藏族自治州,当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时,作为离受灾点最近的地区,当时有无受到地质灾难的影响?支队受领抢险救援任务后,你们做了哪些工作?能不能在我们访谈刚刚开始的时候跟我们网友讲解一下。

  曹恒昌: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当时我们部队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州地区,离灾害现场四百公里,由于离的距离太远,州地区没有感觉到有一点迹象。当联合指挥部向我们支队发出了舟曲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的情况通报,请求咱们支队出动开展救援的请示之后,支队第一时间向总队上报了有关情况,同时向全支队全体官兵发出了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各单位接到通知后,迅速把上级的指示命令传达到全体官兵,开展临战前动员。救生衣、铁锹、绳索,应急等救援器材和生活用品,矿泉水等,大约8月8日凌晨两点,支队召开主要领导人员的紧急作战会议,在作战会议上,支队长程小平传达了舟曲受灾的基本情况后,我们感觉到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可能特别严重,在没有来得及和家里说一声要执行任务的情况下,我们支队三百名官兵第一时间赶赴舟曲,在开进过程中由于天黑,再加上雨夜泥泞,部队开进速度非常缓慢。当部队行进到离开和州七八十公里,到甘南州林台山的时候,我们了解到舟曲的道路被泥石流全部封锁,把一情况迅速报道支队以后,支队调整我们行进路线,翻越海拔420米的蝶山,往舟曲开进。在行进到迭部县,距离舟曲县还有七十多公里的地方,道路被泥石流和山洪冲断,行进过程中,我们官兵利用手搬石头,铁锹缠泥巴,很艰难地打开了一条生命通道。历时十多个小时,于8月10日下午三点开进舟曲县城。在行进途中,所有车辆都是由干部带队,所有对讲机全部开通,在路上,咱们中队及时把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武警总部以及甘南州委州政府的决心意图传达给全体官兵,所有官兵都斗志高昂,精神振作向灾区开进。

  主持人:刚才我听您讲到,在受领任务之后也没有来得及跟家里说上一声,刚刚开始我们领受的任务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这么严重?

  曹恒昌: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主持人:路上的时候,您讲到到达蝶山的时候,好像距离舟曲七十公里左右的时候,路已经非常难走了。

  曹恒昌:我们翻越蝶山,蝶山离舟曲县还有两百多公里。

  主持人:当时看到那种情况的时候,是不是心里也在想,可能舟曲的情况会更严重。

  曹恒昌:没想到,因为舟曲泥石流据专家分析,说五百年前才发生过一次,从来没有想到那么严重过。

  主持人:我们看到很多网友发来留言,网友阿凡达留言说,藏乡江南让人心向神网,让人魂牵梦萦,催人泪下,山连着山,心连着心,日日夜夜我们在一起,风雨同舟,曲写大爱。我们也看到网友绿色贝蕾留言说据了解,当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时,王伟副队长就在县中队,能否介绍一下特大山洪泥石流爆发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支队正在干什么?对于从灾害中走出来的人,都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一幕,因为那一幕更多的是痛苦,但是作为我们在舟曲之外的人,尤其是我们这些网友,可能想了解更多,了解我们当时在舟曲到底发生了什么,王伟副队长给我们网友介绍一下,当时的时候,泥石流爆发的时候,惊心动魄的一幕,以及我们的支队当时正在干什么?

  王伟:当时泥石流发生的时候大概是11点40左右,当时我在查铺,我在我们楼道里面正走着,就听见刚开始就像三轮车拉着钢筋在水泥路上摩擦的声音,声音不是特别大,我当时就意味是三轮车拉着钢筋,因为我们中队刚好有一个工地,在那施工,大概等了两三分钟,就听见声音特别大,我当时以为我们对面发生山体滑坡,我就拿手电去照了照,那天晚上天特别黑,雨下得倒不是特别大,电闪雷鸣的,电闪的声音给我感觉就像房屋倒塌的声音,我以为是我们对面王家山发生了山体滑坡,我拿手电照了照,没照到什么,这个闪电从上面闪下来,一亮我看见王家山没有发生滑坡,我当时挺纳闷,从哪来这么大的声音,我在舟曲待了三年,这个地方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那样的声音,我觉得不对,我给我们中队汇报,汇报完了以后,当时我们何政委正好在我们中队蹲点,我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让我上了槛墙,上了槛墙的时候我才发现发生泥石流了,我拿手电去照水,我当时一直以为是洪水,我又去照的时候,没照到什么,手电往上一翻的时候,当时那个场景真的我确实吓坏了,水不是发洪水这样流的,水像浪一直往上翻,当时很害怕。我们站在槛墙就开始抖,抖得特别厉害,那个泥石流就是从我们槛墙下面过去的,我们中队门口有一个小二层的楼,泥石流过去直接就把小二层楼就从眼前消失了,我们中队对面有一个家属楼,这个家属楼高七层,当时老百姓都在上面拿着手电给我们照,让我们去救,因为当时泥石流把路堵了,看不到路了已经,从泥石流下来,到那个楼,我们中队门口七层的家属楼,是双层楼,倒塌的时候,大概就是三到五分钟,一个楼整个就塌了,当时我拿着强光手电照的时候,唯独能看到的就是老百姓当时跟我们求救的时候,拿着手电给我们发求救信号的手电,在泥里面,翻了两圈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包括到第二天我们救了一个老乡,当时他说泥石流来的时候他在楼顶站着,他就觉得一声巨响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我们把他救出来的,他们家是一个四层楼,顷刻间四层全部冲了完了。就剩一个楼顶,那个楼顶就在泥石流上面,滑到两百米以外,他就在那个地方。大家应该从许多地方也能看到,比咱们演播室还要大好多倍的石头都能从上面冲下来,当时的情景,确实特别严重。

  主持人:我刚才听你介绍,虽然我没有亲历,当时听您讲的时候,我能想象当看到那点点求救的手电筒,被泥石流的浪给卷走的时候,我想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是无限悲痛。这个网友叫做紫荆飘雪他留言说从媒体上我们了解到,在这次特大泥石流灾害中,两位嘉宾都痛失多位亲人,能介绍一下他们遇难时的情景吗?我想每个亲人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都会心中有无限的悲痛,我今天一直在用悲痛这个字眼,我不知道今天的两位嘉宾,能不能在这给我们再来回忆一下当时那个情景。

  曹恒昌:当时舟曲发生泥石流灾害的时候,我的十位亲人他们家所在地就在罗家峪沟旁边,但是我工作的单位在离舟曲县四百公里以外,虽然参加了部队救援,但是要让我谈起家人遇难的情况,确确实实只能说一种想象,我现在都想象不出我家里人在泥里面挣扎的时候是什么样一种场景,但是事实告诉我,他们确确实实不在了。

  王伟:说起我爱人还有我岳父岳母一家四口人遇难的时候,每次想起我心里面特别痛,因为那天晚上,为什么我最早发现泥石流,那时候我正在跟我爱人通话,通话的时候我还问我爱人,闪电闪得这么厉害,你害怕吗,我爱人说有点怕,我就跟他说我这边好象有情况,好象不太对,你晚上睡觉稍微警惕点,我就把电话挂了,挂了以后,当时发现不对我去中队汇报,到12点06分,给我打的最后一个电话的时候,我还在槛墙上,也没接着电话,因为我是亲眼看到泥石流下去的,我们附近的老乡们,在泥石流里面挣扎的样子我是看到的。我不敢想象我爱人他才怀孕两个月,我不知道他当时遇难的时候会抱着什么,包括他到最后一刻,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丈夫,而他给我打了最后一个电话我甚至都没有接上,心里面很沉,很痛。

  主持人:看到二位嘉宾在讲述这个的时候,我不知道人类用什么词语来描述对亲人的这种缅怀,或者是这种悲痛的心情,但是我看他们的表情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来描绘了。我知道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残忍,但是我希望我们的战友们,我们的网友们,今天看到我们这个节目之后,能够感受到这种悲痛,我想你们也一定感受到这种悲痛而且能把这种悲痛,化为力量投入到我们的救援中去。还有一个网友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这个网友问的问题,他叫做飞花落泪在这次重大灾难中,王副队长的爱人及岳父一家4口遇难。听说,在灾难来临之前,你爱人还和你通过电话,当时你为什么没及时去救他们?刚才王伟副队长也讲述了那个情景,这个问题问出来了,我真的已经不忍心读这个问题,因为我看到王伟的表情,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当时有没有想去救她。

  王伟:说实话,有可能我跟大家说大家也许真的都不信,有可能认为我在这个地方说谎,但是那天泥石流到达的时候我正跟她通话,我就跟她说晚上睡觉的时候警惕一点,那时候是11点40左右,我把这个电话挂了以后,然后我就急着去跟中队汇报,我们中队去给我们支队汇报,汇报完了以后,那时候我们还有看守所,我们主要任务就是确保看守所目标的安全,因为我在中队各方面我比较熟悉,我就带上战士直接上了槛墙,上了槛墙确保看守所犯人的安全,也许穿着这身衣服的,我们基层的人,换做任何一名官兵每个人都会这样。我们如果为了自己的小家,而看守所里面18名犯人没有人管的时候,那是我们的失职,我那时候只有一种想法,当我上了槛墙以后我看到泥石流那么厉害的时候,我心里一直盼着,老天求求你再不要下雨,真的再不要下雨了。因为我们才结婚半年,她还怀孕,当时抱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我们中队门口刚好是罗家峪小泥石流,我还在分析,泥石流怎么冲都不会冲到我爱人他们家那个地方。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个事。

  主持人:当时爱人住的不是咱们中队的旁边,是有一点距离的。

  王伟:因为我在基层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确保看看守所的安全,我爱人他们家离我们单位大概有1300米左右。

  主持人:当看到刚才讲到,说拿着手电去照的时候,看到很多求救的人,脑子里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家里会不会,爱人也像他们一样,会拿着手电筒求救,有没有想?

  王伟:我当时心里面一半是侥幸,一半是安慰自己,安慰自己,这个泥石流怎么走不会冲到我爱人他们家那个地方,也就算是一种迷信,在那个地方我站到那个地方说老天求求你不要下雨,因为我们结婚才半年,我想老天都是有眼的,他不会跟我去开这种玩笑,当看到老百姓在泥浆里面求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像拿刀子割了一样,因为他是12点06分给我打电话,我把所有的事情忙完之后,大概一点多,当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所有的通讯都瘫痪了,那一晚上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网友的留言,网友龙在中天留言说,高山下泥石飞,几多繁华入梦去,君不见多少男儿骤无泪,战舟曲,真情余昕悲,挖泥石抗洪流肩挑手扛,敢叫藏乡江南换日月。还有一个网友叫做又一个雨天留言说,呜咽奔涌的白龙江,铭记着子弟兵奋不顾身的身影,巍然挺立的舟曲山城,见证着勇士们舍身忘死的忠诚。网友哭泣的小雨发来一个问题,他说特大泥石流灾害吞噬了曹队长的岳父、岳母一家10口人的生命。当得知这一消息时,万分悲痛的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曹队长我知道刚才看你,我们今天在网友面前,两位嘉宾都是用最真诚的语言在表述着自己,所以说可能我们今天的访谈,未必像以前表达得那么连贯,但是我知道我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情实意的表达,虽然他们来之前跟我说第一次坐在直播间里,第一次面对直播的镜头,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内心里是真的想把自己内心的真诚全部奉献给我们的网友,让我们的网友感受更多曹队长,给我们讲一讲吧。

  曹恒昌:面对失去的十位亲人,我想说的话确实很多,因为当时的舟曲县城,泥石流发生以后,把整个白龙江的河床垫高了三米多,当时加上暴雨停电,整个县城一片漆黑,舟曲县当时说泥石流经过的地方,人们都知道泥石流流下来了,白龙江边上住的人,由于泥石流形成堰塞湖以后,江水涨起来以后,白龙江边上住的人,都以为是河里面水涨起来了。没有以为是泥石流流下来,泥石流经过的地方的人没想到白龙江江水会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我想我的十位亲人在罗家峪沟边,确实那个地方也很危险,如果有泥石流经过肯定是受灾家庭,但是我当时抱有一种幻想,总想着有那么几个人能够逃生,或者总想着有那么几个人能够意外出现在我的眼前。将近一个月的救援过程中,各种传言,和我的想法使我很失望。当时我进到舟曲县城以后,因为我以前在舟曲工作过,还有亲戚,跟我说泥石流流下来的时候,曾经有邻居把我岳父已经从泥石流里面拉出来,后来又经过证实以后,拉出来的人不是我岳父,在这种情况下确实让人感觉到揪心,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仍然按照咱们支队的要求和中队联合指挥部的工作安排,和部队一起参加抗洪救灾,当时的想法就是自己的家人可能已经救不出来,能多救出来一个人对我内心也是一种安慰,能挖出遇难者遗体,让他们的家人能够感到心里有一点安慰,这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往舟曲前行的过程中,有没有当时试着拿电话联系一下家里人?

  曹恒昌:当时联系了,因为我岳父他们家的座机电话和移动电话,电信局刚好被泥石流冲过,电信局的营业厅整个房子里面全是泥石流,当时通讯就中断了,根本就无法联系。

  主持人:刚才两位嘉宾都说到,当泥石流发生的时候我们内心其实都在期盼着幸运能够降临,能够有更少的人受到伤害,但是我们的亲人还是离开了。但是两位嘉宾也说到了,说我们的亲人虽然离开了,但是我们想去抢救更多,想去给其他的我们要保卫的人民更多的慰藉,我们希望救出更多人来。我们再来看看网友的留言,网友会好起来的留言说,真正希望英雄们走出失去亲人的痛苦,请不要悲伤,舟曲人民都是你们的亲人,你们永远是我们最亲的人。网友山高人为峰留言说,王伟副队长在县中队工作多年,能否简要介绍一下舟曲县城地理位置和周边的环境。

  王伟:因为我在舟曲呆了三年多,舟曲他东临四川九寨沟还有五都,西临腊子口,所处的地理位置刚好在山沟里克起来,县城里面主要干道就是一条干道,树木比较少,再加上这个地方不要说发生泥石流,包括像洪水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地方跑,而且这个地方属于,已经好多人看到,山都属于荒山,再就是这地方唯一可通行的道路就这两条,地势条件非常不好,本来就属于地质灾害比较多的,我们中队每年都要组织自然灾害的预案,那地方有时像山体滑坡经常性的会有。包括泥石流,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大,也有小的,那地方地质灾害比较多,刚好512地震的时候,就是在512的地震段上,那个地方的地质灾害各方面属于频发地方,自然灾害事故应该说属于多发区域。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网友哭泣的小雨留言说在舟曲灾难面前他们舍身忘死,冲锋陷阵,攻坚克难,用实际行动为人民军队增添了新的光彩,向你们敬礼。我刚才其实说这些的时候,为什么要读一个网友的留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刚才一直都是陷在了一种悲痛的情绪中,因为一想到离开我们的亲人,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直被触碰着,那些悲痛的情绪,可能会影响我们继续聊下去,但是我其实非常想问的一个问题是面对这些失去的亲人,我想请问两位嘉宾,你们现在有没有想对他们说的话?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刚才我也用了这个字眼有点残忍,但是我想问问二位有没有想对亲人说的话。

  曹恒昌:我想说岳父岳母,你们已经走了,亲人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带我的媳妇,不辜负你们二位老人对我们的期望,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王伟:我在这想跟我妻子,还有我们没有出世的孩子,岳父岳母说,如果有天堂的话,人都说有天堂,天堂里面没有痛苦,没有饥饿,如果真有天堂的话,你们在那边过好,我更想跟我媳妇和孩子说,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我还跟你一块过。

  主持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但是这句话真的非常打动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我知道如果还有来生,我们都愿意选择跟我们的亲人再过一辈子,因为这些亲情是一直在我们的心里的。我们再来看网友的留言,紫荆飘雪说,全军官兵奋力拼搏,投入救灾,用实际行动弘扬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自觉践行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赢得了人民的赞誉,谱写雨水之情的人间大爱,一个网友留言,铁树无花留言说在其他救援部队进入舟曲县城之前,王副队长所在中队中是怎样第一时间展开救援工作的?网友问了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化悲痛为力量,让我们一起再来看一看我们的救援工作。王副队长给我们说一说我们这个中队当时是怎么第一时间开展救援工作的。

  王伟:在这个地方说救援的话,我想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因为这次泥石流的特点,大家都见过洪水,见过512地震,但是我在地方说一下泥石流的特点,第一是他的摧毁力强,我是第一现场目睹了受灾现场,过去以后所有被泥石流冲过的地方,全部是移为平地的,没有不像512地震的时候还有房屋在那个地方立着。第二,生存空间小,为什么这样说,从我们8月8号,9月号包括后面几天我们去抢救人的时候,挖出来好多人,好好的,但是死者身上没有受任何伤,最后一看,整个窒息而死,泥石流下来的时候,泥石流从上面把这个房子整体这样盖上,盖上以后人在下面没有空气,窒息而死,第三,生还的希望太小,这次好多人都能看得到,在这个地方,不管是部队的医院,去了很多,但是医院能躺在病人特别少,你只要逃出来就是生还者,你只要被卷进去,只有遇难,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因为我们是第一时间去救的,当时面临第一个最大的困难就是天黑,根本看不见,8月8号那天早上清晨的宁静几乎是被老百姓的哭声,很嘶哑的哭声,求救声打破了。我们从那个地方经过的时候,老百姓抱着我们的腿在那个地方跟我们说,让我们去救救他们的时候,因为当时都是泥,我们只有有我们的肉眼去看,能看到生还者的时候,我们刚开始过去,总想着看到上面不怎么湿我们就打算过去,一进去泥直接就到胸口,人根本没有办法前行,从其他地方找来木棒放在上面,人就往前爬,就这样走,天黑搜救生还者难度比较大。可操作的空间太小,特别是我们救援的时候,没有可以利用上的工具,因为人过去以后,泥到自己齐腰的地方,首先自己都不能行动,更别说拿铁锹去铲,我们只能拿手挖,因为泥石流就是稠状的,这边挖那边流,没有办法,找来木板,把泥石流挡上,拿手一点一点挖,想挖到膝盖的地方以下根本太难了,我们挖一个人平均得要两个小时,手指甲全烂了。把人挖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垫上几块木板,四个人拉着胳膊硬拉。第三就是所有的救援工具,几乎派不上任何用场,不像512地震的时候,房屋倒塌了,挖掘机,大型机械过来,当时就能派上用场。而这个地方,当时事情发生以后,所有的不管是部队还是当地政府调了好多大型机械根本起不到作用,其实泥石流到8月12号的时候,大型机械从泥石流上面上去的时候,两台挖掘机直接就陷进去了,当时我们进去的时候人只要站到这上面,泥都到腰这,大型机械起不到任何作用。部队去的人多,当时去挖一个人的时候,旁边又不能围上好多人,围好多人,人在这附近一踩,泥又会流,能操作的就是我想挖一个人只有靠两三个人在那个地方拿手挖,有的就拿盆子舀。一线的救援难度特别大,因为我参加过512地震,我知道那些救援,我感觉这次泥石流救援难度特别大。

  主持人:我想请我们的摄影师给我们网友把镜头推一下,因为刚才说到挖掘的机械的时候,其实我是注意了一下二位的手,我想给网友们看一下,二位嘉宾的手上充满着伤痕,在挖掘的过程中,我们肯定也是会受伤,但是我们想抢救更多的人,那种急迫的心情,我们只能是不停地挖下去,当看到二位的双手的时候,有着各种的伤痕,而且能看得出来,皮肤在高原晒得比较厉害,然后手部的皮肤,一看就是一直奋斗在一线的这双手,我也希望网友们能够记住这样的手,正是这样的手在我们救援中救出了那么多的生命,也是给我们很多的家庭带来了心灵的慰藉。我们来看一下网友的留言,网友会好起来,留言说当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时,王副队长所在中队其他官兵和家属的安全情况怎样?你们是采取了哪些紧急避险措施,来保证执勤目标的安全的?还是要问一下王副队长,当时的知道,在泥石流中,很多的人遇难了,但是我们所在中队其他官兵和家属的安全情况,是怎样的?能跟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吗?

  王伟:泥石流发生以后,我们中队当时有71人,在我们何政委的亲自指挥下,可以说我们71人是顺利地去避险,因为当时我发现了泥石流,我汇报以后,从我吹完紧急集合哨子,就只有一分钟时间,我们所有战士就全部集合了,我们政委在这个地方让大家去避险场合,在这个地方唯独要说的一下,我们中队一个小战士,二级士官,他的妻子也是在这次泥石流中遇难了,他妻子是来探亲的,探亲的时候刚好在下面的招待所住着,也是被泥石流遇难了,但是我们中队的71人,包括我们的执行目标因为我们武警部队主要的职责,特别是我们看守勤务,主要任务就是确保看守所和执行目标的安全。当时看守所关了18名犯人,当泥石流发生的时候,我是第一个上了槛墙,上了槛墙以后,整个槛墙抖得特别厉害,我没有办法,就要求跟我们中队打电话,申请二号哨,泥石流就从二号哨过去的,就调到一号哨上了,把子弹装到身上,万一如果发生什么不利,我可以带着子弹逃跑,不会造成我们队弹药的损伤。当时因为看守所的犯人已经感觉到情形不对了,因为地整个抖得厉害,他们当时情绪特别激动,在那个地方就喊、闹,然后我们就在上面和看守所的干警沟通,稳定他们的情绪。12点多,因为当时根本顾不上看时间,县上要求我们把犯人大转移,转移的时候,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中队后面有一个小山坡,我们中队在小山坡下面,罗家峪的泥石流是从我们中队门口过去的,三眼峪的泥石流就是从我们中队背面小山坡过去,刚好就把我们中队夹到泥石流中间,我们去转移犯人的时候,县上打来电话说那边发生泥石流,两条道路都堵了。虽然他们是犯罪嫌疑人,但是我觉得,我们的主要任务,他们是由法律制裁,而不是自然灾害,我们就把他们转移到离泥石流最远的地方,稳定他们的情绪。即使泥石流把槛墙冲塌以后,我们还能在第一时间内可以让他们离泥石流最远的房子里面,组织他们撤离,当时在全中队,包括我们政委、队长、指导员,全中队的努力下,中队没有一名官兵在泥石流中发生有伤亡的,18名犯人全部安全,8月9号根据现场安排,因为害怕再度发生泥石流,我们把看守所的18名犯人转到五都那个地方去,暂时押到那个地方,虽然他们是犯人,但是我们必须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是由法律来制裁的,并不是我们去制裁,现在基本上中队没有什么伤亡。

  主持人:刚才听我们王伟副队长讲了这么多,讲了当时我们中队的官兵还有家属的安全情况,以及我们采取了哪些紧急的措施,来保证我们执行目标的安全,刚才他一直在说,我们所看守的这些虽然是犯罪嫌疑人,但是我们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因为他们不管如何,他们要由法律来制裁,我想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非常由衷的想说上一句,这就是我们人民的子弟兵,这样的素质让我也非常的骄傲和自豪,网友们听到这些话也会非常的骄傲和自豪,网友爱的誓言留言说,参加救援再苦再累我们从来不叫一声,流血流汗,我们从来都抢在前,泥石流洪水我们从不退一步,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要把忠诚镌刻救援一线,把爱心献给受灾的人民,网友竹林听雨发来这样一条留言,甘南是我国自然灾害频发地区,为应对雪灾、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武警甘南支队平时有无采取防范措施?是否进行过相关训练?请我们曹队长给我们来讲一讲。

  曹恒昌:甘南州所属的迭部县和舟曲县,都是沟河纵横,高山悬殊,沟多,谷深,石头多,泥石流频发地段。可以说地质灾害从我们到甘南去以后,大大小小发生比较频繁。我们支队针对驻地特点,除了我们正常的制定一些执行管理安全训练以外,对预防自然灾害的预案,修定都比较及时,并且根据气侯和驻地特点,都制定了不同预案,遇到紧急情况人员转移的路线都比较详细。比如说我们在冬天制订了防暴雪,防冻霜的预案,夏天制定了防山洪、泥石流,春天和秋天制定了防火灾,防雷电,全年防地震的预案,都比较齐全。并且咱们支队领导,根据咱们驻地的特点,经常和当地的气象部门和地质部门取得联系,做到有情况咱们能够早预报,早预知,早预警,早预防,尽最大可能减少损失。进入8月份以后,到咱们国家自然灾害贫发的时段我们支队领导根据驻地特点,给各大中队配发了救生器材和救援装备,在原有的基础上,对救生器材,救援装备进行了检测检查,和维护保养。对于营区安全和部队驻地安全,排水系统,排水设施进行维修维护,并且对部队一些应急预案能够及时训练,让每个人遇到紧急情况以后,熟悉咱们的方案预案。我记得最清楚进入7月份,支队派了两批工作组,第一批工作组是8月2号返回的,第二批工作组是8月4号进驻各中队的,在出发前,领导都要求工作组成员下到各中队,对各中队救援设施装备器材,以及排水系统,进行了检查检修,对部队一些应急训练,进行了检查观看,并且有一些中队对部队训练中存在的问题,及时进行了整改。可以说咱们支队在预防自然灾害方面,领导们想得多想得细,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咱们舟曲县中队七十多名官兵,能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撤出营区,确保人员安全,并且能参加第一时间的救援,与咱们平时的严格要求和严格管理,严格训练是分不开的。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一下网友的留言,网友风的使者留言说在我们看来,特大泥石流灾害的救援工作定会遇到诸多困难,两位嘉宾都亲自组织和参加了这次抢险救援行动,你们认为部队在这次行动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是怎样克服的? 刚才也讲过了,我们也是一直在进行相关的训练,但是我们在这次救援行动中我们遇到最大的困难什么,又是怎么克服的?

  曹恒昌:我觉得在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救援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第一点就是救援难度比较大,前面王副队长也说了,泥石流灾害不同于其他的地震和其他一些地质灾害,或者洪涝灾害,他所经过的地方,破坏性和毁灭性都很强,比如说在舟曲县城泥石流经过的地方,如果居住人家的地方,第一家房子把泥石流阻挡以后,就跟盖被子一样翻过去把第二家又盖过去了。

  主持人:有一个像波浪式的,如果第一家被泥石流给冲了,他会这样倒向第二家。

  曹恒昌:是,再一个,遇到泥石流灾害的人生存空间比较小,在救援过程中,从泥石流里面救出来的人,生还的几率确实很小。第二个困难,就是部队供给,后勤保障比较困难,舟曲全县城境内只有一条公路,还是313省道,在堰塞湖形成以后,河水涨起来以后,整个公路就中断,救援部队进去的时候,从县城西面进去的部队只能停止到西面,从东面进去的只能停止到东面,两头被中间隔断,再加上灾区受灾群众比较多,面积比较大。在保障方面,首先要保障灾民的生活,其次才能考虑到部队,由于救援现场救援人员多,再一个外面来的志愿者也比较多整个小学的县城,县人员非常拥挤,生活设施难以供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支队在救援过程中,也算担负了比较繁重的任务,一个是对受灾群众进行全面搜救,尽可能的救出一些同志,第二因为我们是当地驻军,还要打通生命通道,让外面的救灾设备、通讯器材、医疗设备和大量的救灾物资运进灾区,第三我们协助公安机关维护好灾区的社会秩序,在那种情况下,还要让人们感觉到生活有保障,所以说我感觉泥石流灾害救援有这么两大困难。

  主持人:刚才讲到了我们遇到的困难,以及是如何克服的,那我也知道我们在抢救过程中,救援过程中也是救出了一些幸存者,我想问一下二位,我们救出的幸存者,是靠工具挖出来的,还是用手,还是用其他的方式救出来的,我非常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王伟:可以说8月8号早上,这个东西不存在像512地震有72小时的黄金的救援期间,从8月8号早上,截止到10点钟,10点钟以前如果救不出来的几乎没有生还,因为大家知道,泥水过来以后,呛到人嘴里面,一口气喘不上来,直接就呛死了。包括所有部队救出来的人全部是靠手挖的,任何工具起不到任何作用,有的楼已经快塌了,没有办法,因为搭梯子搭不上去,我们想最简单的办法,有小孩的,人上去以后把绳子递上去,拿背篓把小孩子放到背篓里面,一点一点往下放,因为像大人,他们没办法,都是直的,把绳子绑到楼里面,这边三四个人拉,构成斜角形,让他们拉着绳子从上往下滑。大型器械可以说几乎没有用到,全是靠手。靠的最原始的工具,要么就是手、盆子。

  主持人:我们的网友叫做忠诚卫士,发来一条留言,他说我们高喊口号,纵然灾害无情人却有情,勇赴抢险一线,誓当尖兵。网友生活本色发来这样一条留言,参加这次抢险救援行动,给你们感触最深的是什么?有哪些感动的人和事让你们刻骨铭心?我们网友肯定都想知道更多一些,可能这些事情从我们的嘉宾心里面,也是已经深藏了很久因为这些感动的人和事,正是因为有这些感动的人和事才会激励着我们,而且支持着我们,在今天这个直播间里,想请两位嘉宾把这些人和事,还有就是感受最深的东西,讲给我们的网友,来说一说。

  曹恒昌:在这次特大泥石流灾害就在过程中,感受最深的,第一点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能够第一时间赶赴灾区现场,对受灾群众来说,感觉到党和人民记着他们,对我们救援官兵来说,我们中队和全体官兵心系灾区人民,可以说从另一方面说,对我们尽最大能力参加抢险起到了一个促进作用。我们确实感觉到很激动。第二个,就是当地的政府在第一时间组织灾区人民,可以说采取一些自救措施,使灾区人民,虽然没有最大可能的从阴影里面走出来,但是从心里上也是一种铭记。第三点,咱们全国各族人民积极向灾区捐款,体现我们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战胜各种自然灾害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给我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第四点,在这么大的灾难面前,可以说咱们英雄的舟曲儿女没有被困难所压倒,没有被困难所吓住,仍然团结在各级党组织的周围,参加一些自救,这是我感觉最难以忘怀的。

  主持人:王副队长。

  王伟:我是从泥石流发生一直到来到这个地方之前,我是一直在一线,我只想对大家说,灾区后面每一个灾区的人后面,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我在这个地方给大家讲一个,我亲自经历的,就是8月8号下午,当时天气特别热,所有的供水设施全部瘫痪了,都没有水,但是我们在那个地方发现几个12岁的几个小女孩,就用咱们喝的大饮料瓶子,因为他们太小,就拿那个大饮料瓶子一趟趟的提水,因为我在那个地方呆的时间长,我知道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水源了,我就问他你们从哪个地方弄到水,因为我知道那个地方距这个地方大概有一公里多,他们就一趟一趟给我们提,当时我就发现一个小女孩,她穿的衣服特别烂,脸弄得很脏,我就在那个地方我就问了一句,你爸爸妈妈呢,你怎么穿得这么烂,小孩的那种眼光,让我现在都忘不了,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我,眼睛里面就一直转着,我不知道他眼睛里面充满什么,旁边的一个小孩跟我说,他爸爸和他妈妈在这次泥石流中也遇难了,我当时看到那个小孩的时候,我觉得我真想去把他抱到怀里面,安慰他,但是我又想不出来我用什么更好的语言安慰他,这个小女孩倒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他跟我说了一句:叔叔,你们有水喝了,就能多干点活,就能把他爸爸妈妈找出来,说这话的时候,我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了,我就哭了。一个仅仅12岁的小孩,在我们城市里面这些小孩们也许都在父母的呵护下,而他一个人成了孤儿,他却给我们一趟一趟背水,还鼓励我,让我喝了水就能多干活,能把他爸爸妈妈找出来,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我就只点了点头,就去干活,但是说真的我现在后悔,我当时没有去问他,他在哪住,他家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人,我这几天也一直在找那个小女孩,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我能把他找到的话,哪怕我尽自己一点一点微薄之力也想帮助他,因为他在我最需要鼓励的时候,哪怕就那一句话,虽然说他的目标是让我去找他家人,但是他能跟我说,我喝了水就能多干活,多救人,给我了很大的鼓励,灾区的每个人后面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大家从网上各方面都看得到,还有父亲给他女儿梳辫子的,都特别感人。

  主持人:在这次灾害中,有很多像小女孩可能失去了亲人,但是我相信这些人,一定不会孤单的,因为有我们在,因为有我们,我们想用心去温暖他们,我们也会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去温暖他们。我想我们今天访谈的,在听在看的所有的网友们,也一定会去这样做的。舟曲抢险救援工作还在紧张进行,访谈的最后请两位嘉宾介绍一下当前所在单位救援工作开展的整体情况?下一步你们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曹恒昌: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以后,支队接到像舟曲开进救援的命令,第一阶段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搜救幸存者,就像温总理说的一样,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决不放弃。整个救援过程中,我们投入了大量的兵力、人力,但是由于救援难度大,让我们感觉到最遗憾的是救出来的生还者太少了。第二阶段咱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一个清理街道淤泥,第二个就是配合水电部队,在堰塞湖河床装填一些沙袋,主要垫大型机械走的路,第三就是配合公安机关,维护好灾区的社会秩序。第四个,我们抽调部分专业人士组成的卫生防疫消毒队,及时对部队营区,受灾群众居民,以及一些人员比较集中的街道进行消毒处理,防止疫情的发生,目前大量的工作正在有序地开展进行。现在主要街道和路上的那些淤泥,已经清理完毕,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清理老乡院子里面和房舍里面的淤泥。这个清理难度更大,舟曲县城比较小,住的人员比较多,房子都比较拥挤,大型机械要想开到市民家的院子不可能,只有用人的双手用铁锹把淤泥往外挖,工作进展很慢。有时候一家人的淤泥,我们出动四五十个兵力,两天到三天都挖不了一家,泥太多,厚度太厚。再一点我们在救援过程中,支队还抽出一些集中兵力,对县城附近的地质灾害点进行勘察和地质部门进行联系,防止次生灾害,再次袭击舟曲县城,在地质灾害比较明显的地段,都派出了警戒哨,能够第一时间对灾区人民报警。在救灾工作来看,我们现在主要工作就是为舟曲重建奠定一些基础,拆一些破损的房屋。让舟曲人民的生活秩序能够恢复正常。

  主持人:今天在这次访谈里,我们讲了太多的悲痛的事情,讲了太多的感人的事情,但是在节目的最后,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大悲无泪,大爱无声,就在此刻,就在2010年的9月9日,让我们在这个直播间里记住这些用怀着大悲抒写大爱的救援勇士们,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讲述,也非常感谢我们网友的积极参与,我们的节目到此结束。再见。

相关视频:武警甘南支队和舟曲县支队领导谈舟曲救灾

(责任编辑:关福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