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智库:中国有能力在战时摧毁美军及盟友基地

热度80票  浏览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16日 11:54

资料图:解放军二炮部队的DF-21导弹,被认为是可能爆发的战争中先发制人战术的实现工具

资料图:中国官方背景的杂志中登载的中国海军潜艇基地内景

东方网12月16日报道 美国保守智库企业研究所14日刊发该研究所研究员卜大年的文章称,一旦台海冲突爆发,中国有可能会采取先发制人的战术,在美国及其亚太盟国做出战略决策前,摧毁其空中及海上军事设施。在这种情况下,新德里很有可能会成为华盛顿的最大救命稻草。不过文章称,虽然印度目前正大力开展军事建设,而且似乎希望从亚丁湾向新加坡投射海军力量,但其是否及何时会参与美中冲突尚未可知。

解放军革新导弹战法美军面临前所未有威胁

目前,中国已确认美军存在五大弱点:首先,美国过度依靠信息或C4ISR系统;第二,华盛顿后勤战线过长,有损美军在冲突中迅速调动兵力的能力;第三,美军承担义务过多,兵力使用过度。第四,美国的政治体系不利于军力的充分发挥,特别是其对伤亡率的反感;第五,美国过度依靠同盟,各国独特政治导致难以展开有效军事行动。

在中国看来,美国存在严重的弱点,特别是危机期间快速反应能力不足,借助强调突袭、先发制人的军事理念和战略原则,北京能够在美国作出反应之前,快速发动并结束作战目标有限的突袭。

文章称,在不断演变的中国作战理念下,对中国军事技术革新进行剖析,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过,文章指出,人们应该避免妄加揣测,在真空条件下评判中国的新军事能力。例如,美国波士顿学院政治学教授、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罗伯特罗斯说:“中国即将发展并部署一支变革性不对称力量的论点是不切实际的,该论点并未能体现出当前中国军力的局限性、其设计并开发新技术与武器系统的固有困难,以及其反舰弹道导弹系统面对美国应对措施时的弱点。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项目不是“银子弹”,不能逆转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威慑态势,或破坏美国同盟。”

对此,文章称,中国并未寻求“银子弹”,而是寻求自信存在可用优势的地区。重要的问题在于,中国如何在特定时间范围内,利用特定军事力量,借助特定军事理论,实现特定政治目标。以台湾为例,如果中国对台使用武力,其可能会通过创新方式充分利用兵力。在解放军如何利用其军力的问题上,中国日渐增强的导弹力量――包括反舰弹道导弹――将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文章称,如果中国认定对战美国是成功统一台湾的条件,那么解放军就会执行海上封锁战略,利用攻击配备有巡航导弹的潜艇和战机,以及携带机动弹头的陆基弹道导弹,威胁美国航母及其他战舰。目前,解放军正发展情报、监视、侦察能力,以定位在海上游弋的美国海军水面战舰。解放军海军可利用其潜艇力量攻击在美国海军水面攻击群。中国常规攻击潜艇配备有反舰巡航导弹和鱼雷。很明显,解放军革新了导弹的用法:其在弹道导弹弹头上加装了寻的器,当弹头飞向目标区域时,寻的器就会激活,之后引导弹头攻击移动舰艇。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也并不是“银子弹”。中国陆基弹道导弹可击中海上移动水面舰艇,美国海军此前从未面临过这种威胁。鉴于这种导弹可改变航向,所以与非机动弹道导弹弹头相比,反舰弹道导弹携带的机动弹头更难拦截,特别是在同时面临来自配备有反舰巡航导弹的中国潜艇、水面战舰以及飞机的威胁的情况下。

文章指出,导弹在中国战略文化中的重要性也值得思考。数十年来,中国军工企业始终致力于完善陆基导弹。导弹力量在中国军事建设中占据着头等重要的地位。而且,在中国战略文化中,导弹也受到偏爱,因为中国战略仍不认可过度远征或分散控制。有鉴于此,美军可以预料到,中国会投入大量资源,完善其陆基导弹,以便攻击远距离移动目标。

中美若爆发军事冲突解放军潜艇数量优势将显现

文章称,在中美军事冲突中,潜艇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过去十年多年时间里,解放军以每年三艘的速度采购扩张潜艇部队。解放军海军目前拥有60多艘常规与核潜艇,而且其性能在不断增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然而,在中国现代化其军事力量的同时,美国却在收缩其地亚太地区的军力。自1995年以来,美国海军潜艇舰队规模缩减了近30%,拥有潜艇数量从100艘下降至71艘。其中,战术潜艇的削减量是最大的,从82艘削减至57艘。

虽然美国潜艇性能更强,但在一次危机中,美国几乎不可能一次性将之完全部署至太平洋海域,或是靠近太平洋海域。而且,据美国海军作战学院的莱利戈德斯特恩和威廉慕里教授称,中国潜艇还有另外一个优势:解放军海军潜艇能够以数量优势抵消美国海军潜艇的质量优势。不过,文章指出,虽然数量很重要,但只有数量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军队的投资趋势同样重要。中国已经制定了一个专门项目,发展强势军力以及阻断美军、攻击美国的软肋。而相比之下,美军的投资并非集中在发展这些能力上。十年间的多数时间里,美国都在投资发展反叛乱部队。

这意味着,不仅装备采购与亚洲资金不足(如潜艇、海上巡逻、敏锐且技术的攻击)的潜在冲突有关,而且与亚太相关的训练及学说也受到了影响。距离美军不得不慎重考虑可能会让它损失舰船、海员、飞机以及飞行员的冲突的时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拥有众多参与并赢得主要海战及空战的历史经验,并不意味着当前忙于反叛乱行动的美军针对这些战斗进行了安排或者做好了准备。相反的,中国军队的投资一直以优化自身在台海冲突对抗美军为目标,或者用于发展一系列高端导弹、航空航天工业以及开展海上行动等。

中国有能力在冲突时摧毁美军盟友海空设施

至于美国与亚太地区的同盟关系,文章称,乍看之下,与中国相比,美国及其盟国似乎占据绝对性的优势。美国的所有盟国都在对各自的军队进行现代化,并将多数投资用在海上侦察、攻击以及发展海下能力上。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友、华盛顿政府在亚太地区投射兵力的平台,日本正集中精力发展自己的陆基与海基弹道导弹、防空系统以及水下力量。其中,日本航空自卫队正计划升级其战机编队,它可能会购买具备隐身性能的F-35战机,以及通过获得无人机、空中预警机以及联合直接攻击炸弹等武器,发展在更远距离内开展精确攻击的能力。

如果中国无端发动一场攻击,而且这一攻击看起来像是其改变地区力量平衡的开端,那么日本、澳大利亚以及新加坡等盟国或许会尽其所能帮助击败中国军队。不过,现在的他们都不愿意参与其中。而且,即使他们真得这样做了,那么亚洲也没有能够调整战略、政策以及军队作战的机制。而且,他们之间也没有与应对危机有关的共同学说或标准协定。更为糟糕的是,美国的盟国之间仍就存在极度的不信任:日本和韩国无法信任彼此,更不用说东南亚的诸多国家。因此,在许多冲突想定中,这一联盟的总和总是小于他们各部分之和。

不过,美中关系问题专家罗伯特罗斯表示,东亚存有大量海上资产,这些资产能确保美国维持稳固的军事存在,应对崛起的中国,并且保持对美国有利的力量平衡。美日同盟以及美国-新加坡密切的战略伙伴关系,能为华盛顿政府提供进行地区力量投射的必要海上及空中设施。此外,美国还发展了同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之间的战略合作。

由此可见,即使盟军倾向于支持美国作战,中国也可以在这些国家作出战略决定前打掉他们大部分海军和空军设施。这样一来,文章得出结论称,一旦中美爆发冲突,华盛顿最大的战略希望就是印度。在维持地区平衡方面,印度有潜力成为华盛顿最强大的伙伴。印度和美国都担心中国在印度洋的活动。印度正在建造或购买潜艇、水面军舰,提高侦察能力并向印度洋投射更多的兵力,而且似乎希望从亚丁向新加坡投射海军力量,但印度是否及何时会参与美中冲突尚未可知(美国是否及何时参与中印冲突也未可知)。也许仅是印度的存在和增长的能力就足以帮助阻止中国主宰东亚和该区的海上要道。未来印度在亚洲平衡方面的作用可能与中国实现抱负的能力同样重要。但现在新德里如何在此点发挥作用仍不得而知。

文章在总结中称,在计算总威慑力时,美国不应该把其盟军及盟军可提供基地计算在内。鉴于盟军必须考虑多重政治因素,所以华盛顿应该将之视为一种或有或无的资产。

这是因为,虽然乍看之下,美国及其盟国军力较中国强大,但中国拥有的某些固有优势――例如,中国的地理位置与其不断增长的国际影响力等――使问题变得复杂化。而且,中国军事理论――尤其是,在冲突中,北京知道如何利用已知的美国的弱点――可能会比美国和盟军纸面上的压倒性能力更有用。

对于美国而言,其需要保护本土不受来自太平洋的威胁,阻止对美存有敌意的国家主宰亚洲地区,为亚洲地区盟国提供安全空间。不过,美国实现这些目标的能力,需要在考虑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下评估。华盛顿必需深入理解北京对其在两国军事竞争的表现、中国军力和军事学说发展趋势及其力量结构等问题的看法。

最后文章指出,有关“关注中美竞争不妨碍中美国合作”的认识是错误的。相反,如果分析家能够使决策者更清楚美国在两国军事竞争中的位置,那么没有根据的恐惧就会烟消云散,而有理由的担忧则可寻方补救。成功的展开对华军事竞争,不但有助于提高美国威慑力,避免冲突爆发,还有助于防止北京采取自己都不想采取的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