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旧中国军事人才的摇篮:清政府创办的陆军大学

热度107票  浏览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陆军大学,是1906年以前清政府所办文武两大学堂之一。这所比较具有历史性的最高军事学府,已鲜为人知。本文仅就笔者记忆和有关资料,对陆大的历史和考试制度作一简介,错误或遗漏之处,尚祈内外学者指正、补充。

一、陆军大学简史

1906年,辅佐袁世凯训练新军的段祺瑞在保定创办“陆军行营军官学堂”,负责人称总办,隶属于北洋大臣;1910年改为“陆军预备大学堂”,隶属于军咨处;1912年由保定迁北京西直门内之祟元观旧址,即确定校名为“陆军大学堂”,负责人改称校长,隶属于参谋本部。它早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迟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各地所办的讲武、武备之类的学堂以及陆军小学和陆军中学。当时,教育权掌握在被称为"总教官"的外籍顾问(先为德、后为日)手里。

从1906年到1912年底第三期毕业为止可称为草创时期,共招收三期学员约240余人。知名人物如李济深,是一期入学,又调回部队工作(辛亥革命时,学员多回部队,学校等于临时停课),后重入第三期毕业留校任教的。此外,大汉奸齐燮元也是第三期毕业学员。二期以前绝大多数学员为北方人。

从1914年到1928年,即第四期到第八期,该校共招收学员560人。这一阶段,学校的制度有了较大的改变。最主要的是把外国总教官制改为教育长制。这就把教育权从外国总教官手中收回到中国教育长的手中。外国教官成了顾问性质。这一阶段任校长的有:胡龙骧、熊炳琦(一期毕业)、贾宾卿、师景云(一期毕业)。二十年代中期,东北军入关,张学良任监督,韩霖春任校长。历任教育长的有:江寿祺(一期毕业)、尹扶一、张原琬、阮肇昌(三期毕业)、李端浩等。

这一阶段正是军闻混战时期,学校经费困难,在第六期时,有濒临停办的危险。学校曾因无法支付教官薪金而停课,后经学员各回部队求援,筹集资金,才勉强完成学业。1922年底第六期学员毕业后,该校停办年余,赖各省军事当局协助经费,直到1924年8月第七期才很入学。1927年夏七期毕业,旋招考第八期。此时,北伐将告结束,学校由国民党接收,第八期毕业于1930年,它跨越了两个阶段,显示一个特点--即八期以前,是毕业一期才招收另一期入学。就是说,学校在校生只有一期,八期以后,基本上每年招生,同时有二至三个班期同时期在校,偶尔也有三个以上(多短期训练班)。

1927年到1949年,国民党执政后接收的陆军大学,从学校的整个历史评论,这22年是大变更、大发展的时期。

主要是学校编制扩大,学校的组织结构和过去大不相同。以前仅是一班学员在校,第四期虽有“研究院”,也是为了培养教官而临时设立。因过去只是外国教官上课,四期以后,就是中外教官混合上课了。如:第三期毕业留校任教的李济深、黄家濂。第四期毕业留校的周亚卫、游凤池、童翼,还有葛敬恩、徐永昌等。

学校增设了特别班、研究院、将官讲习班(办了五期)、参谋补习班(在本校办了三期)、函授处(办了两期)等。抗战后,分设西南(在桂林)、西北(在西安)参谋补习班(办了七期)、甲级将官班(办了两期)、乙级将官班(办了四期)、外文班等等。

关于设立特别班,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特别班,是冯玉祥先生于1926年去苏联参观了军事学院(过去习惯称陆军大学),了解该院设有高级系及基本系(新中国的军事学院大致如此)。高级系乃干部的军衔、年龄条件均高,不能入基本系学习,但又未受过高等军事教育。这是十月革命以后根据红军成员的具体情况所采取的有效措施,它很适合中国当时军队的情况。北伐后,冯任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长,故建议办特别班,遴选受过军校(如保定、黄埔及其地方性的军事学校)教育以及行伍出身而具有文化及作战经验,但军衔、年龄均已超过而不能入陆大深造者,送入特别班。所以防火开设特别班,是旧中国最高军事学府制度上的一大变化,使很多不能受高等军事教育者有了深造的机会。知名者,有卫立煌、何基沣、冯治安以及黄维等。此外,就笔者了解,西北军保送了数位学员,有的因工作需要又调回部队,如:吉鸿昌、韩复榘等。冯玉祥在和蒋介石第二次合作,担任副委员长时,他的几位主要副手如鹿钟麟、石敬亭、孙良诚、张维玺、鲁祟义(现仍健在)委员等均入特三期学习。

冯玉祥为何主张办特别班,他讲过下面一段话,既对我们一些在他身边工作人员讲过,笔者后入陆大学习,在《陆大月刊》上也载有类似的讲话。冯是行伍出身,辛亥革命前已任营长,适陆大招生,他要求保送。上级不惟不准,还在全师讲话时,奚落了他:“冯玉祥白脖子,还想考陆大”。冯说,他听了讲话后都气哭了。自己发誓:“老子将来办个陆大”。此段系冯的原话,并非野史,乃笔者亲历,故特记之。

陆大自有了特别班之后,过去的班即称正则班。从1928到1949年,特别班共招八期学员(即将近三年才招一班)。正则班从第九期至二十二期共招生十四期(闻二十三期迁到台湾才毕业),基本上一年多招一期。以每班平均一百余人计,22个班,约2500人左右,连同九期以前的共约3200人上下。按陆大制度,正则班和特别班毕业者有正式学历,可领到所谓陆大学员的三件宝--毕业文凭、同学录和毕业证章。(毕业证章具有国际性质,西方驻外武官,基本上是陆大毕业生,在正式场合须佩带,很容易识别。旧中国所派出的武官、陆大毕业者寥寥可数)。所有短期班包括1939年招集的乙级将官班,因是未经严格考试入校学习,作为补习性质,不算正式学历。但自1944年办甲级将官班(3个月)始,包括先后的已级将官班均列入正式学历。

陆大从1906年创办到1949年共44年,不过训练了(包括短期班期)3000多人,在这绵长的时代,以及抗战及解放战争中,能在国民党军队服役的至多不超过半数。如以北伐为界,前后时间大致相等。从上述学校结构变更及学员的数字看,后22年是比前22年的变化要大得多。

二、陆军大学的考试制度

旧中国有不少学校象清华、北大、交通等大学以及教会在我国办的协和、湘雅等医学院,包括陆军大学在内,入校非常困难,称为“铁门槛”,极言难以考入。但这些学校,考入之后,又等于端上了"铁饭碗"。以陆大为例,极重同学关系,旧军队派系颇多,但同在陆大学习3年,毕业之后,同学彼此之间基本上一视同仁。每期约百名同学中总有些"飞黄腾达"的,经其捉携一下,总能谋个一官半职。退一步,也可以作个高参之类的官。假使不愿在官场应付,回到母校作教官,也可糊口。所以说,在旧军队能考上陆大,也就等于有了个“铁饭碗”。因之,旧军官角逐于陆大考场者,可以说是“前赴后继”,但绝大多数还是为了地位、事业。一旦考上,就象“天之骄子”,在陆大流行谚语中,有“金学员、银教官、破破烂烂是职员”之说。

北伐以前的陆大考试,大致是由保送部队(基本上每个师以上单位可保送二名)自办初试手续(走过场),报送参谋本部审核,合格后可参加复试。一直到四十年代,才改变办法,初试由各战区办理,盖每期报考者齐集陪都重庆,(有时可达千人以上),不仅考试委员会难于应付,交通食宿亦难以解决。所以由各战区初试,先一步择优录取,最后参加复试者不过二三百人,减轻许多不必要的负担,办法比以往前进了一步。正则班一直如此。考试课目,除军事学术外,其他一般学科及自然科学均与考文科大学同。1943年我考特七期时,有一项规定,作文必须文言,作白话文者打八折,而作文又是主科之一,不及格者不录取,即使其它课目满分。此外,尚有应用战术,不及格者不录取,对正则班学员(少校以下至中尉之青年军官)还要求外文也必须及格。

特别班的考试,第一期是保送,这是针对北伐军的部队缩编,对部分高级军官可资深造的一种临时措施。根据总名额,各部队自行选拔保送。特二期时,改变了考试办法,须经过资格审查及口试、笔试。惟无自然科学、外文和实兵指挥。对西北四省(陕、甘、宁、青)每省可免试二名入校学习,盖照顾西北文化落后之故。饶有趣味的是,免考的蒲城人刘宗宽,毕业考试竞是"状元"。

1936年招考特三期(西北四省免考名额取消)。刚考试完毕,即发生“西安事变”。蒋介石回南京后,应要求从宽录取,他批准了250余人(可能均在分数线以上或放宽尺度)。陆大的一切设备,不可能容纳许多的学员同时上课(按:当时有特二及十三、十四、十五共四期),于是把批准的学员分为特三、特四两期,先后入校学习。

抗战开始,按西方习惯,一旦与外国宣战,最高军事学府暂时停课,在校学员由参谋本部(抗战开始时的大本营)统一调配使用,大致是派往作战部队师以上单位任联络参谋。由于中国是长期抗战,于1938年春,又在长沙复课。在与日军大规模正面作战时,国民党军队始感到各级主官和参谋人员,特别是高级军事人员的素养远逊于日军,才重视陆大的教育。但培训一个有军事素养的高级人员也非易事。当时对陆大采取了缩短年限的办法(即3年改为2年并取消暑假)。正则班基本是每年招生一班。中尉至少校军官,凡毕业于正式军校(主要是黄埔)受养成教育一年半以上均可报考。所以这一层次的青午军官报考的机会多,但却苦了希望考特别班的中高级军官。

1939年招考特五期,考生援例要求,蒋介石又批了200余名分两期入校。为此,主管陆大的军令部对蒋介石随意批准考生人数(还不包括他所特许的、每期约十名左右的中将级军官)的办法并不同意,但亦无办法。中高级军官报考的机会更少,从1936年到1943年约8年才招了两次特别班。许多希望报考特别班的军官也有强烈的反应。特别是黄埔前几期的同学尤甚。

约在四十年代前后,国民党军队的人事制度逐步走上规范化。军官的晋升,必须在下一级停年(即军龄)届满,始能晋升到上一级。就投考特别班而论,最低军衔是中校,按当时的停年从少尉升到中校须9年半之久。根据过去参考美军的停年比中国军队的停年要长2至3年,如国民党军队从少尉升少将须有17年半的停年,美军则要20年以上。由于人事制度紊乱,中央军按法规办,黄埔学生吃亏大。地方部队能保送黄埔学校学习的,大多是与部队主官有关系者的子弟或者就是他们自己的子弟。毕业回到部队,很快就可提升到"黑官"中校。而在中央部队,不仅黄埔十期毕业生望尘莫及,连八期的都提不到中校。自然也无资格报考特别班了。

还有一种情况,有个别不是军人,因与地方部队主官有关系,假如是个少将参议,他可以补习一点军事学,因特别班不考实兵指挥,不考自然科学,几大教程和战术作业,均纸上谈兵,对有文化者是比较容易学会的,学历上找两位正式军校出身的朋友,写个假证明也就混过去了。

抗战时,军令部为提高陆大学员的素质,对上述一些钻空子,投机取巧的报考特别班者,该部主管部门,自然一清二楚。所以1942年筹备招考特七期时,对考试办法作了极为严格的规定。就笔者记忆及主要项目有:

第一,资格限制:①必须住过承认的军事学校、还须受过一年半以上的养成教育(黄埔四期以前例外,但政治科的不能考)。如文凭遗失,须由中校以上两名同学证明,但校长不能作证明人。②军龄必须在9年半以上的中校至少将现职军官,且须持有蒋介石颁发的正式任职命令。黄埔学生则限于第八期。③必须是任过主队职的军官,即排、连、营、团、师长等职,但师以下部队参谋人员按主队职,如师的上校参谋长或上校参谋主任同团长,中校参谋同副团长。④必须任现职二年以上,例如任团长未满二年者不能报考之类。⑤关于资格审查,先由保送单位,继由初试委员会审查,录取后,须由复试委员会最终审查,始能参加复试。

第二,考试办法:①分初试、复试。初试由各战区组成,有的是一个战区一个考区,有的两三个战区一个考区。由司令长官任主任委员。复试由军令部组成,由一位次长任主任委员,大致是师以上单位有两个名额,如果资格符合,有两人以上报考者,则单位还要举行一次初试。②考试步骤,首先是资格审查,合格者,可以参加初试。二是考试顺序与初复试基本相同。首考为体格检查,及格者发第一次榜,榜上有名者可以参加实兵指挥--一般是在操场有一连实兵,由考试官下达课目,可以是队列教练及连营战斗动作。主要是考验与考者是否正式军官。及格者发第二次榜,榜上有名者再参加口试,口试委员会是由几位考试官组成,由主考官先询问一些较简单的问题,如在何部队,所任职务等等,主要是看应试者的仪表,是否口齿伶俐、态度自如等。然后分由口试官就极为广泛的军事、政治、时事以及普通学科和一般社会常识进行测验(复试口试最为严格,后文另叙),及格者发第三次榜。榜上有名者再参加笔试。

第三,杜绝弊端:中国自古之有考试制度始,尽管关防严密,如科举时代的“入闱”。但总有后门可走。清代对考试的泄密舞弊者,处刑极严,但弊端仍难杜绝。特别班学员不似正则班学员(营长以下)社会关系少,他们均中高级军官,绝大多数为上校以上,所以各级考试官员,非直接亲友,也可找到间接关系,走后门,求帮助,主要是搞到题目,或买通口试官预先约好答对的问题。

草拟考试办法的主管陆大军官自然是前期毕业的同学。可以说对考试所能产生的种种弊端是经过了周密的深思熟虑(可谓“挖空心思”),一切渠道均为之阻绝。从上述资格审查及考试办法已可窥见其严。就复试时口试和笔试的严格程度,更使人叹为观止。

口试是进入最后笔试的一个颇为难过的关卡。复试时,是由9位中将组成,试场为半月形,主任委员居中,两旁各为4位口试官。特别班的学员在这9位考官中总会有直接间接的亲友。口试又无卷子,事先通个信息,临场对上口径,手下略作留情,分数可以保证过关,但事情并非如此。进场之后,一种严肃的气氛,即使身经百战的军官,如果少与高级军官接触,也不免有精神紧张之感,主试官不问具体问题,如初试一样,端详一番。从他桌上笔筒内抽签。签上写的是考生应到某口试官面前应试(这不似初试时其它口试官就直接提问,这是一漏洞)。每位口试官桌上均有两个签筒,一个里是题目,一个里是下一位口试官的姓名,即使这位口试官是你的至亲好友,也无能为力。因不能随意提问,必须抽签,签上卷有纸条,题目就在上面。因一个学员应试,其他考官均集中精力聆听,互打分数,最后平均。一位试毕,又抽签去另一口试官前应试。一般要经过二至三位考官口试,快的约十分钟,慢的约一刻钟。这短暂的时刻,老实说,比在战场上打冲锋时的精神还要集中、还要紧张若干倍。后来同学们戏称之为"九堂会审"。

笔试的关防更严。文武教官早已“入闱”,与外界断绝来往。每次进入试场,总要等一、二十分钟或更长,才能等到题目(考试时间是由发题时计算)。后始了解,是主管官员临时把考的某一教程书籍在出试题的考官面前随意翻到某页,就出一道题,再翻到某页又出一道题。然后油印送到考场。因为题目是未经试官构思、综合条文拟出有学术性的题目来测验考生的水平,而仅是以严防泄漏题目采取如此简单的办法,严则严矣,但测验不出考生的学术素养,考试官也落得个不费脑筋,就条文出问答题应付了事。所以效果并不好。

笔试完毕,约一周至十天始发榜。经过有了初试制度,到重庆参加复试者亦仅200人。前几榜又有一些落榜者,参加笔试的约170至180人,最后录取约110名。

  第四,淘汰制度。即学生入校经过一段课堂的预备教育和到各军种、兵种学校见习(约半年稍多时间),最后经甄别考试,即被淘汰三名。就在此制度特七期学员的甄别考试时,开始实行。因它未载入在招生简章中,故考生没有思想准备。

军令部早有整顿陆大校风之意,原定前两期就实行,被学校当局抵制了。从特七期以及稍晚半年入校的正则班二十期(台湾陆军上将郝柏村即此期学员)起,军令部勒令学校坚决执行,已报军委会最后批准。文件硬性规定最后三名淘汰。同学们说,每人一百分也有最后三名。于是大肆活动。特七期有中将上十名,少将数十名,且有黄埔一期同学项传远,是蒋介石的待从参谋,当天就去待从室活动,得悉文件尚在参谋总长何应钦办公室,又有同学认识何的随身高参(均先期同学)。反复研究后,拟了两条意见:第一,认为军令部每学期淘汰最后三名的办法并不完善。第二,为了提高学员的质量,凡不及格者一律淘汰。这条意见,十分冠冕堂皇,上级也挑剔不出毛病,就这样批准交学校执行。这份有关许多学员命运的重要文件,就这样变成了一纸空文,盖学校当局特别是教官们是站在学员一边,不会使一个学员不及格,特七期除因打麻将开除了一名学员(为首的)、记革了三名学员外,再无人受过处分。

三、结语

旧中国的陆军大学,从1605年创办到1949年共有44年的悠久历史,在这缩长的时代,不过训练了(包括短期班期)3000余人,而能在国民党军队服役的至多不过半数。陆大的校址几经迁移,创办时在保定,后迁北京,二迁遵义,三迁重庆山洞。抗战胜利后,除特8期留重庆外,余迁回南京,继迁广州。1949年,大部分教职学员随教育长徐培根迁到台湾,后改为三军大学;其余一部由研究院主任杭鸿志带回重庆,于重庆解放时起义,并将留在重庆的学校的一切设备及人员完整地交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在西南军事大学高研班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改造,绝大部分教职学员均调至南京军事学院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