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真正的中国远征军,不像《团长》那么二

热度115票  浏览2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卫立煌,山西土皇帝,一个杂牌军将领。稍微有些历史知识的都知道,阎锡山,卫立煌这两个山西土皇帝。在军阀混战的时期,这两个土皇帝的确给老蒋的中央军找了不少麻烦。不过在抗日这个问题上,中国人什么都可以放下的。

传说30年代,卫立煌还和GCD秘密来往,老蒋因此让卫立煌在家里做了几年冷板凳,但老蒋不敢杀他,为什么呢?卫立煌有一样过人的本事,在好几次战役的关键时刻,卫立煌总能奇迹般的扭转乾坤,反败为胜,可以这么说,卫立煌就象老蒋的救命稻草。第二次远征,老蒋再次启用卫立煌,作为滇西远征军的总司令。

卫立煌走马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远征军司令部从昆明迁到了距怒江前线不到50公里的保山县,并下令各个师部军部等前移,便于各指挥部指挥官深入前线指挥作战。保山县现在还残存着一座废弃的光尊寺,是当年卫立煌的指挥部,20万滇西远征军开始向前线集结,保山附近的坝子里那时候每天清晨,军号声和操练声此起彼伏。1944年5月,滇西远征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开始远征。

按照作战计划,由霍奎张的20集团军担任北线攻击任务,20集团军将从200多公里的多个渡口强渡怒江,仰攻高黎贡山北斋公房,收复腾冲。宋希濂的第11集团军向龙陵,芒市,畹町等重镇发起攻击。出征前,老蒋致电远征军:此次渡江出击之胜负,不仅关乎我国军之荣辱,且为我国抗战全局成败之所系。

1944年5月11日,泸水县栗柴坝渡口,首批滇西远征军从这里强渡怒江,仰攻高黎贡山。这支部队是54军198师,首先渡江的是592团,团长陶达纲。两年前,咆哮的怒江挡住了日本人,两年后,依然咆哮的怒江是中国人前面的障碍,与两年前不同的是,怒江对岸的日军经过两年对峙,在高黎贡山上修建了完备的永久和半永久工事。

198师承担抢先渡江的重任,他们的行动关系到整个后面集团军是否能渡江的成败。198师师长是叶配高在当时的渡江日记上有一段关于渡江的文字:我们首先渡过怒江碰到的难题是如何渡过怒江,怒江是一条极为遄急的河流,既不容易,也没有时间架桥,只有到附近各处尽量的收集小舢板……

5月11日凌晨,在江雾的掩护下,198师开始强渡怒江,叶配高在手记中还写到:怒江遄急,电话线屡架屡断,电话线一浸入水中,马上被冲断,我乃限通讯连连长张兆楷亲自去假设,一个小时内必须架通,否则军法从事。部队正在渡河中,被怒江一分为二,如果电话不通,不能指挥与联络,必被日寇各个击破。接到死命令后,张兆楷亲自背着电话线渡江架设,张连长在后来回忆说,生死关头,他有过绝望,甚至想跳入怒江报效国家,让别人再来架设,他觉得他不能完成这个任务。但是军人的本能让张连长一次又一次的来回渡江,试着架通电话线,就在一个小时死限快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江水突然变缓,电话线终于架通了。或许怒江究竟是中国的怒江,而不是日本人的……

在随后的几天里,远征军的大部队从12个渡口分别渡过怒江。

叶配高是海南文昌人,自幼失去双亲,但他发奋苦读,毕业于中央陆军大学。1937年参加淞沪会战,在罗店与日军血战73昼夜,此后升任陆军198师中将师长,一直深受陈诚和黄维的赏识,此次滇西远征,是他主动请命前往。

强渡怒江后,只是战斗的开始,横在叶配高和198师前的是高黎贡山,高黎贡山,峰高坡陡,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虽然是5月份,滇西的夏季已经开始,可是在山顶上到了夜间,温度能降到0°以下。滇西远征军没有驻印军那样的装备和补给,许多士兵根本就没有御寒的衣服。穿着薄薄的单衣就往山上冲,5月的滇西还经常下雨,大多数士兵连雨衣都没有,甚至补给都不足,士兵都吃不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美国的运输机紧急调配了一批雨衣,投到高黎贡山,可是大部分都掉落在悬崖,有些投到了日军的阵地,中国士兵拿到雨衣的人不多。那时候,一件雨衣可能就意味着能活下来,至少雨衣能挡雨,能避风,仰攻高黎贡山的许多中国士兵死于寒冷和饥饿。

而驻守在高黎贡山上的日本人,用两年时间修筑了工事和要塞,决心要与远征军再次决一死战。高黎贡山的气候恶劣到什么地步?几十年后,一个研究远征军的学者李正,在一个当地向导的带领下翻越高黎贡山的时候,到夜间,向导几乎被冻僵在山脊上。日军修筑了永久和半永久性工事,扼守住了任何一个有路的地方,还在深山中埋竹签阵和地雷。198师艰难的在悬崖和深谷间艰难推进,与以逸待劳的日军反复争夺阵地,死伤惨重。叶配高一筹莫展,经常陷入沉思,一天不吃不喝。是否能拿下高黎贡山,关系到整个滇西反攻的成败,叶配高在后来的回忆中说道,不光是张兆楷想自杀,在高黎贡山的日日夜夜里,他也曾想过要自杀,让别人替他来完成任务。198师一寸一寸的在高黎贡山,北斋公房推进,当部队最终推进到北斋公房日军最后的阵地的时候,594团绰号老虎爷的团长覃子斌带搜索部队走在最前面,不幸被日军机枪打断大腿动脉,失血过多阵亡。据特务连连长曹英哲回忆,那一天师长叶配高不顾劝阻,执意要爬上大树上观察敌情。平时军官都和士兵穿着一样,避免被日军认出,可是那一天叶配高穿上了师长的制服,叶配高说,那时候压力太大了,他没有把握是否能拿下北斋公房,作为军人,在战场上被敌人的子弹打死,或许是一个军人的宿命,叶配高或许当时是想死,可是他不想自杀了,他想死在前线的阵地上,拿不下北斋公房,他活着也是苟且偷生,倒不如死得象一个军人,让别人来打。

无论是在高黎贡山,还是日后的松山等地,从来就没有一个吊儿郎当的所谓“XX团”随便就把日本人赶下阵地的事情,事实上为了攻占高地,中国军人死伤无数。日本人不是二,不会把好不容易构筑的阵地就这么拱手让人,中国军队也没有阔到把炮弹当砖头砸,只能靠士兵用血肉一点一点的推进。

在北斋公房战斗打得僵持不下的时候,592团团长陶达纲接到参谋长的一份手令,手令上严令负责攻击北斋公房的一营马上攻占北斋公房,否则营长由特五连带回师部枪毙,陶达纲拿着手令带着一个班,立刻跑到阵地前,把手令给一营营长看,一营长看了手令,面无表情淡淡说一句:我到前面看看去。这个前面,就是百十来米前的日军阵地,不到三分钟,一个士兵跑过来对陶达纲说:营长受伤了,陶达纲跑到前面看的时候,一营长已经身中两弹牺牲了。这个营长叫鲁氐中。陶达纲急令副营长代职,可是副营长跑到了密林里,陶达纲找到他的时候,副营长嚎啕大哭:我打不下来,我也不愿意跟你去师部。

日军在阵地前挖了深沟,人一下去就上不来,北斋公房的阵地前,死伤了多少中国士兵?只有在YY的文人笔下,才会有随便就把日本人赶下阵地的情况出现,文人眼里的战争是浪漫且富有诗意的事情,士兵都是哲学家,没事唠个嗑,扯一下家长里短,推销一下生命的意义,顺带表演一下二人转,让无厘头的搞笑遍布四方,最好能把对面的日军都笑死,这仗就打完了。

或许这个副营长的表现,就正合文人的意思,怕死。我倒想问问,谁不怕死?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下一秒钟的时候,只有文人才会有诗情画意的想法去讨论意义。

陶达纲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到:我知道打下北斋公房只是时间问题,可是一个营,只有6门迫击炮,拿人命去拼,没道理!然而抗战8年,不都是这样吗?没装备,苦无办法,就只能一味的靠一级压一级,这么硬干出来的。

直到最后,师长叶配高跟当地老乡打听到日军阵地间的一条山脊可以通过去,整个198师的战局才有了改观,198师切断了日军的补给线,又经过了十多天的血战,终于攻克了北斋公房和冷水沟阵地。打下了北斋公房阵地后,陶达纲在一个水坑里发现了几具日军的尸体,大腿上的肉都被刺刀给割掉了,断了补给的日军,最终吃人肉。这绝对不是文人能想象出来的,在文人的眼里,敌人一看到无敌模式的XX团,就会扭头就跑,怎么会吃自己同胞的肉还在抵抗?

198师用极大的代价肃清了高黎贡山的日军,滇西远征打开了胜利的契机,20集团军的各个部队加快了翻越高黎贡山的速度。

至今高黎贡山下的村庄中,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馆长是当地村民吴朝明老人,这些年这个小博物馆收集了许多当年高黎贡山遗留下来的钢盔、迫击炮、炮弹壳等等战争遗物。要说明的是,钢盔是日本人的钢盔,滇西远征军甚至连钢盔都装备不起,更别提什么汤姆森这些高档玩意了。士兵的草鞋都是用高黎贡山的草自己打的。直到现在,高黎贡山上还能经常挖出没有爆炸的炮弹,有时候还能在树林中找到腐烂的子弹壳。吴朝明老人当年就住在这个小村里,日本人来的时候,全村人逃进了大山中,1944年滇西远征军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跑出来。至今吴朝明老人提到当时的情况,这么说:好瞧,好瞧得很,心理面高兴啊,打一仗赢一仗,打一仗赢一仗,说道这些吴朝明老人跟一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