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让越军的胆寒的孤单英雄:一个战士就是一座山

热度34票  浏览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595团二营六连一上老山前沿阵地,他们先后担负了111、142、146、145、908等八个高地的防御作战任务。这几个高地都是老山战区的防御要冲,也是越军进攻的重点。六连全体指战员不怕艰难困苦和流血牺牲,全连上下同心协力浴血奋战,在雨季中坚守阵地九十六天,顶住了越军万余发炮弹的狂轰滥炸,打退了越军营以下规模的进攻和偷袭一百多次,毙敌三百九十余名,击毁敌火炮二门,机枪三挺,各种物资一批。全连没丢一个人、没丢一寸阵地、没丢一个伤员,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实现了战前全连立大功的宿愿。

1985年7月19日凌晨,越军以两个营另一个连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连续进攻我一连和六连坚守的111、142(李海欣高地)、146三个要点。越军采取小群兵力、多波次、多方向和连续攻击的战术手段,先后对我上述三个要点实施了三十七次轮番攻击。一连、六连的指战员发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和连续作战的战斗精神,越军从哪里进攻就把它歼灭有哪里,始终不让越军靠近我前沿。越军雨点般的炮弹向我111高地倾泻而来。哨位上的六连副班长成玉山正要转身招呼战友们迎战时,几发炮弹同时在猫耳洞顶端爆炸,工事洞口被炸塌了,三名战友也被堵在了洞内,成玉山身上多处负伤。当他从越军的炮击中清醒过来后,发现越军已在其炮火的掩护下悄悄摸到了我哨位前沿,他忍住伤痛持枪和一个加强排的越军进行拼杀。他告诫自己:“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他一会儿呼唤我军炮火,一会儿正面射击投弹。越军退了他就抢修工事准备弹药,一个人顽强坚守阵地四个多小时,连续打退了越军六次反扑,打死打伤二十七名越军。

在激烈战斗中,六连战士韦昌进和三名战友共同坚守在111高地六号哨位里。在越军疯狂的进攻炮火下,与韦昌进战斗在一起的两名战友相继身负重伤,另一名战友也在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韦昌进自己的左眼球也被越军的弹片打出眼窝,在其身体右脑、颈部、下肢等九处部位负伤的情况下,他不顾个人安危忍受着剧烈的伤痛,以惊人的毅力摸出报话机向上级指挥所汇报阵地情况,为我军炮火指示目标方位。在越军猛烈的炮火袭击中他身体再次受重创已是动弹不得,工事的观察孔也被塌方的积土堵住,他顽强地用手扒肩拱,硬是在哨位前扒开了一个洞口用来观察越军进攻情况。从早晨一直坚持到黄昏,在长达九个半小时的战斗中,他先后用报话机给我炮兵指示目标打退越军连排规模的进攻七次。由于伤势过重他昏了过去,进攻的越军见我哨位上没有动静了便壮着胆子一直摸到了离我六号哨位只有十米远的地方。这时韦昌进从昏迷中醒来了,他听到工事外面有乱石滚动和叽哩喳拉地说话声音便断定是越军摸上来了。面对险恶敌情他毫不畏惧毅然对着报话机喊道:“首长,为了阵地,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在我军集密炮火覆盖下,攻上阵地的越军再次被赶下了111阵地。孤胆英雄韦昌进只身一人坚守111阵地六号哨位十多个小时,一直坚持到我增援分队的战友到来。军师首长鉴于他的勇敢作战精神,当即在火线给他记了一等功。

我军的每一次胜利都离不开步炮之间的密切协同作战,越军的每一次进攻都很凶猛,但在抗敌如山的勇士面前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除了军师炮群基干火力的强力支持,团营伴随小口径火炮在战斗中也发挥了极大作用。八二无座力炮连四班每个战士都有一手过硬的火炮操作技术,他们和步兵分队配合默切。炮班长张金龙在5.21、5.31、7.19等大的战斗中,依靠娴熟的军事技术和果断的射击指挥,战斗中摧毁了越军小炮两门,捣毁了敌导弹发射架一具,炸死炸伤越军十多名,战士们称赞张金龙是“老山前线的神炮手”,他本人和所在班都荣立了一等功。

一个战士一座山,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受阅精锐之师的光荣传统没有丢,最终使善于在山地丛林地带作战素有“东南亚之虎”之称的越军胆战心寒,不得不在我英雄一连和六连阵地前沿丢弃下近四百具尸体伧惶败退,英雄的111、142、146高地巍然屹立在我军脚下。总参、总政发来贺电,表扬我部打得勇敢,打得漂亮。战中济南军区党委给一连和六连通令嘉奖一次。

英雄六连所坚守的阵地与越军的阵地呈犬牙交错状态,很多阵地上的哨位和越军阵地是胶贴在一起的。如111等高地上的敌我双方的哨位均在一个小小的山包上,有些是我们在上越军在下,有些是我们在左越军在右,我们在猫耳洞里大声咳嗽一下越军都能听到。敌我双方的洞口最近的只有二三十米远,一座小山包竟有上百个洞穴就象一个大马蜂窝一样。在猫耳洞里别的不说,单是夜晚阵地上的那种提心吊胆(没有恐惧是假的)也是平常人忍受不了的。每到刮风下雨打雷的夜晚都是越军特工发动偷袭的最佳时机,他们可借雨夜闪电发现了我军阵地上的射击孔,在闪电的一瞬间就会有一梭子子弹朝你打进来,有些在洞里坚守的战士就是这样牺牲的。还有的越军会顺着电话线摸到洞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扔进一颗冒烟的手雷或是集束手榴弹什么的,因此猫耳洞成了老山前沿阵地迎接死神挑战的洞穴。

越军每天都向我阵地开枪开炮,在前沿阵地上你随便从哪里抓一把碎石都能从中捡出三到五块弹片,这种险恶敌我态势给部队的作战行动带来了极大麻烦。战士们整天蹲在猫耳洞里不能露头不说,就连晚上值班放哨也要荫蔽好,以防被越军的夜视器材发现。指战员们在前沿阵地上一待就是三个多月,他们没有洗过一次脸也没刷过一次牙。由于雨季气候潮湿衣服容易霉烂,绝大多数战士们在阵地上不到两个多月所有的衣服都会烂光了。老山地区气温偏高,雨季一般都在40°c左右,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指战员们只能穿一条裤头或是光着身子赤膊打仗。

如果要下阵地背粮、背水、背弹药时难度更大。这里山高坡陡不说,你要想从越军的炮火封锁区通过就很难。越军为了限制我军的作战行动,在我军前沿的交通要道上用火炮、高射机枪、狙击步枪集中封锁一段路,每段一般都是一百来米。越军利用计划射击诸元,一发现该地段有情况就打枪打炮。越军在我二营前沿通往团指挥所的道路上他们就设置了三道火力封锁区,被我指战员称为“百米生死线”。尽管如此艰难困苦,但全体指战员始终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在战斗中团结互助把战友生命看得比自已更重要。许多同志关键时刻冲在前,危险时刻抢在前,宁可自已流血牺牲也要为战友分忧解困。六连卫生员刘贤军冒着越军炮火抢救受伤战友就是一个突出的代表。

在六连坚守的八个阵地中,最靠前的111阵地直插在越军的心腹处于孤立无援之地。从我111高地通往后方的通道白天根本无法通过,两军交战激烈时连夜间也无法过人。如果该阵地上有人在战斗中负伤,就很难及时送到住地救护所救治。看到111这种情况后,刘贤军主动要求到这个高地上去。他上了前沿一边参加战斗,一边抢救伤员。他和战友们一起坚守在这个离越军只有几十米远的阵地上,一呆就是九十多天。他在越军的炮火下先后抢救了四十多名受伤战友,其中危重伤员六人。在111阵地上没有担架,他就把伤员抱在怀里救治;阵地上也没有输液架,他就用手举着盐水瓶为伤员输液;猫耳洞内空间狭小在里边无法抢救伤员,他就在洞外展开抢救。每当越军的炮弹打来,他都会用自已的身体护住受伤战友。战士于九荣被敌人的炮弹气浪冲伤,他半边身体皮开肉绽弹片和碎石全嵌在肉里。刘贤军借助微弱的烛光一点一点地给他往外抠,经过五个多小时连续施救才处置好。因猫耳洞里积有污臭雨水伤员无法法躺下身来休息,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化脓,刘贤军就让受伤战友靠在自已身上休息。每一个受到刘贤军抢救过的战友都佩服他的负责态度和敬业精神,大家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兄弟。战后,他被成都军区授予“战地模范卫生员”的荣誉称号。

指挥员实施正确的战场指挥和指挥靠前,是确保一线部队减少伤亡争取战斗胜利的前提。595团首长在每次战斗前后都亲临前沿了解情况,团长王兴辉和参谋长跑遍了全团三十多个阵地,为作战计划制定和指挥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副团长黄金生、副参谋长朱宪宽,在作战期间和一线分队一起战斗在离越军仅相距百米的阵地上。政委、主任也常常冒着越军的炮火到一线给指战员们送去慰问品,及时了解一线战士们的思想情况,解决存在问题。副政委组织军工队一起,为坚守在猫耳洞里的战士们运送物资。干部爱战士,战士敬干部,这就是我大功595团全体指战员不畏强敌夺取战斗胜利的力量所在。

英雄六连敢打敢拼固守如山打出了我军的军威和士气,他们的英勇和顽强精神也令自以为善战的对手越军胆战心寒。战后,军党委给一连和六连荣记集体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199师595团二营六连“老山坚守英雄连”荣誉称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