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部分在日留学生欲回国却无力承担高额机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发布者:徐洁 梁臻
热度39票  浏览4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3月16日 11:30

昨日,东京市民外出普遍戴口罩。

  本报特派记者 徐洁 梁臻 发自东京

  “回家!那头是牵挂,这头是不安。”这是中国留日学生闫晗最新的QQ签名,而之前的那条是,“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大家不用担心。”

  前天一整天,闫晗都在为订回国机票的事忙碌,终于订到了16日日本航空从东京飞往上海的机票,价格54000日元(折合人民币4000多),这个价格让他惊喜,因为此时回国的单程票基本都涨至20万日元以上了。

  昨天,记者采访了多位像他这样的中国留学生,超强地震后越来越不乐观的形势下,他们有的在家人揪心催促下被逼回国,更多的人在为价格高昂的回国机票犯愁,还纠结在走与不走之间。

  要走 哭着和留守的朋友告别

  闫晗是杭州人,在位于东京周边的琦玉县武藏野学院大学读书,今年大四,学的是环境学。

  昨天傍晚,记者打他电话的时候,他竟已经在东京成田机场了,“别笑我,你也知道这几天的交通……提前一天比较安心。”他将在机场度过一夜,和他一起的还有其他6位中国留学生,来自不同学校。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没错,事先他没想到的是,去机场竟然用了他一天的时间:一大早出门,他所在的琦玉县狭山市本有直达机场的大巴,可还没到大巴站,就被堵在半路上。这时朋友来电,机场大巴取消了。他只能转搭电车,倒了5次车后,已经没有车还能往前走了,于是,他只能打车去机场,花去7000多日元。

  “其实我放心不下这里的朋友,我走了,他们呢?”最让他舍不得的是一对开中华料理店的日本夫妻,是他打工时的老板,“他们对我们几个去打工的孩子都很好,去年樱花开的时候,还开车带我们去富士山。地震之后,他们每天都叫我们去店里吃饭,吃烤肉,这些东西对我们留学生来说,可是奢侈品。吃完了,还准备便当让我们带回家……”和这对日本夫妻告别的时候,闫晗说自己哭了。

  闫晗也劝他们离开,或者去南方避一避,“我这么说的时候,他们只是笑。”他现在能做的只是祈祷他们平安。

  留下 因为机票真的买不起

  小陈是记者在新宿的地铁站口碰上的,当时他和另两个同学就坐在地铁站外的花坛边,身边是四五个大大的行李包。“票价都涨到20多万日元了,我就一个穷学生,只能听天由命了。”就是这句话让记者停下脚步,过去和他们攀谈起来。

  三个学生都在青森的一所大学读研,他们来自中国不同的省份,小陈最远,家在内蒙古。小陈苦笑道:“这么贵的机票,回不了喽。”此时他的另两个同学,眼睛则死死盯着对面高楼上的LED大屏幕:日本首相菅直人正召开紧急会议,对早晨6点多发生的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核燃料外露事件作出说明。

  小陈说,他们昨天刚从青森飞到东京。机票是地震前就订好的,才2万多日元,本打算利用开学前的一个月时间,打工赚点生活费,“一个月里勤快一点,估计能赚10多万(日元),后面两个多月的生活费就有了。”他们到了东京后,听说核泄漏的事,发现事态越来越严重,这才动了回家的念头。但在20多万日元的机票前,他们又被吓退了。

  “20万日元,我们要打两个月的工才行,我的家境其实并不富裕,父母省吃俭用才能把我送到日本读研,假如东京还安全的话,我想我是不能回去的,还是先找份工作,攒攒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吧。”说出这段话时,小陈的语气听起来却不那么坚决。

  这时,同伴突然跳起来,“下雨了,快进去躲躲吧。”他们看过新闻,知道现在下雨,雨水中可能含有核放射物质,于是赶紧背起行李往地铁站里钻。

  纠结 怕家人着急又怕丢工作

  张瀛,就是记者刚到东京时,主动来接机的那个女孩。我记得那时我们聊了一路,她说地震时她躺在床上,摇得有些恶心,东西劈里啪啦掉下来;她说后来有过几次余震,大多不强烈,权当头晕了;她说家里人几次催她回去,但都被她安抚下来了……那时候的她,分明是乐观的。在日本呆了三年,经历过好几次地震,她想这次应该也会没事的。

  之后记者和报社联系时提起她,得知有同事前一天采访过她的妈妈,家里人急疯了,于是叫我帮忙劝劝。她不听劝,反而安慰我,“放心,东京应该是安全的。”她说她的同学也跟她一样,家里逼得紧,自己还在犹豫。因为现在是假期,留学生都在打工,“如果回去,起码要一个星期才回来,老板肯定不让你干了,现在工作不好找。”张瀛说,留学生在东京每月的平均生活费是8万左右,打一份工一般每月能赚五六万。现在她在做家教教日文,有的同学还连打两份工。

  那天晚上我们住在一起,她妈妈又来电话催她回去,只听她的语气从强硬变成妥协。挂下电话,她说了一句“我奶奶快急疯了,每天守在电视机前”,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第二天,她告诉我,她决定回去了,不想再让家里人担心。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看到新闻说,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爆炸。

  张瀛说,她现在最遗憾的就是,今年又不能去看樱花了。“前几年忙着读书,没顾上去看,本来打算今年毕业前去看的。”每年的四月前后,是樱花开得最盛的时候,可这次等她再回日本,恐怕樱花已经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