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不该遗忘的高安战役:三失三得的湘北咽喉

热度182票  浏览46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2月15日 04:53

  高安位于锦江北岸,距离南昌约六十公里,是赣北丘陵之间的一小块冲积平原,公元前201年置建成县,距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锦江,为赣江的支流,发源于宜春市的慈化山区,流经高安境内78公里。锦江流域在高安形成一个通道,形势上与南昌正面相持。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在此与日军进行过数次激烈战斗,高安城几度失而复得。1939年春南昌会战期间,蒋介石曾亲电嘉勉第七十四军军长俞济时:“此次高安三失三得,不仅表现我军战力之精良而使敌寇畏慑,且能暴露其既不能战又不能守之弱点,使我全体官兵精神因之份外振奋,殊为快慰。”9月份第一次长沙保卫战刚刚拉开序幕,高安作为进入湘北的咽喉,再次落入敌手,但旋即又被夺回,可见当时战况之惨烈,地理之重要。然而,人们在谈论抗战时,高安战役往往被遗忘。事实上,高安战役在抗战中起过独特的历史作用,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战前敌我态势

  1939年9月,日军华中派遣军主力冈村宁次第十一军发动了对中国薛岳第九战区部队的全面进攻,妄图消灭武汉会战和南昌会战后退守至江西、湖南两省的第九战区主力,达到其“以战迫降”中国之目的。此战日军称之为“赣湘会战”,重庆国民党统帅部则称之为“第一次长沙会战”。高安战役是此会战开端之际的一个重要的局部战役。

  这时第二次欧洲大战已经爆发,而日军侵华二年仍未达到使中国屈服的目的。为了加强对中国侵略的领导,日军大本营在南京设立“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以西尾寿造为司令官,板垣征四郎为总参谋长。西尾、板垣等为了将陷入中国的八十万日军从泥潭中拔出来,以便保存兵力在世界大战中进行军事投机,除了扶植汪精卫在南京建立伪政权,设立“桐”、“菊”、“和知”等特务机关对蒋介石中央军和桂、川、滇、湘、西北、东北等系杂牌军进行所谓“谋略”(即诱降)活动外,还发动一系列的军事打击,妄图达到其消灭我国军人抗日意志之目的。日军大本营认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始终是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只要消灭蒋的嫡系部队,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抗战即可以解体。为此,除了三月发动南昌会战占领南昌,五月在襄东会战中痛击汤恩伯部第三十一集团军外,又准备发动“赣湘会战”。

  1939年8月,日军确定了“赣湘会战”的作战方针。在赣北方面,第十一军动用了驻扎在奉新的第一O六师团全部与第一O一师团的第一O二旅团两个联队作为赣北攻击军,另配置第十一军直辖的重炮;工兵、装甲车部队各一部。第一零六师团以第一三六旅团指挥第一十三联队,负责武宁方面对第三十集团军的牵制攻势,而第一零六师团本身则指挥第一一一旅团(第一一三联队及第一四七联队)以及第一四五联队为奉新当面的突破主力,并加编了一个追击炮大队、一个渡河工兵联队、一个瓦斯中队及汽车补给部队。第一零一师团用于高安方面作战的第一零二旅团则以第一五七联队扩为佐枝支队(四个步兵大队和一个野炮大队)用于突穿。此时日军全面调整步兵师团编组,将旅团一级改为步兵指挥官,师团改为三联队制,并完整骡马化以加强机动力。在火力与特种兵的调整之下,日军师团的战斗力大幅增强。

  为了转移第九战区指挥机关的注意力,冈村命令驻赣北的第一O六师团9月15日以后开始进攻,以奇袭突破奉新西南第五十八军守备的左翼阵地,深入滇军刘正富新十师背后,妄图将其消灭在奉新以西地区。另以第一O一师团的佐枝一O二旅团为一O六师团左翼掩护部队,从东面向高安进攻。待攻下高安后,中井良太郎再率一O六师团主力北上攻击武宁和三都,吸引湘、鄂、赣边九战区部队东援,以便利冈村率一一军主力向湘北展开。

  在具体作战计划上,日军第一O二旅团选中国军第一集团军与第十九集团军位于仙岭、万步脑的衔接处为攻击目标。此地由战力中等的第五十八军新十师驻防,控制两个集团军阵线的交通联络,而且位于高安方面第三十二军的侧翼。第一O二旅团计划以佐枝支队为突穿部队突破新十师的阵地,钻到高安防线的后方,而后全旅团对高安发动攻势。新十师被突破之后高安守军将有腹背受敌的危险。所以第一O一师团可以两路包抄,攻掠高安。当国军注意力集中在高安正面之时,奉新方面的第一O六师团主力就可以对奉新正面的第六十军发动攻击,意图一举突破第六十军,沿南缭河西进。而北翼武宁方面则由第一三六旅团率一个加强联队正面进攻,牵制第三十集团军。日军两路并进、一路助攻的部署简直就是此前南昌会战的缩小版。

  为了对付日军的这次进攻,第九战区在赣北方面作如下部署:刘多荃第四十九军、宋肯堂第三十二军和卢汉第一集团军(代司令高荫槐)守备锦江南岸新下洲屈亘司公山、祥符观、源家边陈,沿溪李、棺材山之线,并以杨宏光一八三师挺进庙前街,攻袭永修、德安间之敌;王耀武第七十四军控制分宜、上高、万载;夏首勋第七十八军守备修江南岸球场、柳山亘北岸烟港街之线;王陵基第七十二军新十五师(师长邓国璋)控制沣溪,新十四师(师长范南煊)挺进德安以西地区,攻袭德安马回岭之敌;彭位仁第七十三军控制三都、渣津。指挥官是第九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上将。战前,薛岳以高安为扼敌进入湘北的咽喉,电令罗卓英务必督率宋肯堂、刘多荃、孙渡、安恩溥四个军阻塞日军西进的孔道。

  战役经过

  自1939年8.月起,日军在安义,奉新之间修复道路,整补部队,交通非常频繁,并于奉新城内大量屯储弹药,清扫房舍以供新到部队进驻。8月18日,日军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团山寺大惨案。9月15日,日军在奉新集结完毕。

  9月14日,日军第一O六师团由赣北奉新向会埠的国军第一集团军第六十军(军长安恩溥)发起进攻,并以第一O一师团一部向高安国军第三十二军与孙渡第五十八军进行牵制性攻击。15日,日军佐枝支队开始以小部队向刘正富新十师前缘阵地万步脑等地武力搜索,被第二十八团驱退。佐枝支队在探明国军主力之后,全支队向新十师正面攻击前进。16日,新十师遭佐枝支队附战车一个大队(三十辆)正面冲击,不支败退,万步脑周围阵地失守。第五十八军防线被击破一个缺口。

  17日,新十师再度被日军击退,并遭日军猛烈追击。孙渡军长连忙以新十一师(师长鲁道源)全师侧击,才勉强将日军挡住。但是第五十八军的防御阵线已经一团混乱。日军佐枝支队突破新十师之后以一个大队猛攻侧面的第一四一师(师长唐永良)第四二三团,意图一举突破高安北翼。第四二三团发现日军意图迂回团阵地的左侧,于是转移主力攻击日军相对突出侧面,又集中追击炮齐射阵地正面的日军以反其牵制。日军被侧袭后伤亡惨重撤走,第三十二军方面阵地防务才稳定下来。但是新十师的失利已经使第三十二军侧翼突出,于是罗卓英命令宋肯堂军长收缩防线以减轻正面压力。

  同日,日军第一O六师团大规模炮袭万保邦第一八四师阵地,而后整个师团兵分多路大举进击,第一八四师不断抢占阵地阻击,防线拉长到五十公里,根本挡不住日军的进攻。而右侧的第五十八军毫无斗志,一直往会埠撤退,无意应援。第一集团军阵地防御大乱,连第六十军军部也被袭击。军部总机被敌摧毁,导致军部与第一八四师之间的联络中断。安恩溥军长只好下令第一八四师突围,放弃会埠。国军第六十军和第五十八军分别向宜丰、凌江口等地转移;第三十二军转移至锦江右岸之灰埠、袁浦之线。

  会埠失陷后,高安阵地完全突出。在进陷会埠之后,日军第一O六师团调出一个联队南下,穿过新十师留下的缺口与佐枝支队夹攻第三十二军。18日,日军攻占上富、村前街、斜桥等,并大举空袭高安,炸毁国军在锦江上的浮桥,随后以一个大队猛攻高安,守军第一三九师(师长李兆瑛)第四一六团奋起抵抗,当时城内炮火冲天,战况激烈。

  依早期的战略构想,罗卓英此时应该将第七十四军全部顶上火线,支持第三十二军的高安防线,而另外以有力的一部为第一集团军依托,并严令第一集团军固守阵地,凭借阵地的强韧作战消耗日军战力,使日军伤亡到难以忍受而撤退。可是就在此时,蒋介石电谕罗总司令:“第十九集团军应积极作战,坚持对敌后的攻击。万一敌真面目攻击时,需以现有兵力行持久战,掩护湘北方面我军右侧,不得期待增援。”意思是罗总司令将不会得到任何援军以填补原防线的漏洞。于是在第三十二军遭敌正面冲击的时候,罗总司令电话命令宋肯堂军长放弃高安以节约兵力。18日午后6时,第三十二军退出高安城。第五十八军新十师的防线已经被突破多处,坚守没有多大意义,所以罗总司令也让第五十八军撤退。高安奉新间第一线阵地主动弃守,第三十二军且战且退,占领石鼓岭第二线阵地。第一集团军也节节后退。日军第一O六师团颇为得意,呈报第十一军声称大军已经击破当面之敌并且开始捕捉高安西方地区败退之重庆军。

  国军放弃高安之后,薛岳司令长官批准调用第七十四军。并由第七十三军之中抽出汪之斌第十五师支持第一集团军。第十五师的强韧战力在随后的奉新战局中发挥极大功用。

  高安虽然因为地形属背水为战而且位置突出不利于防守,所以遭日军稍一冲击就自动放弃,但是罗总司令很快就弄清日军的主力在会埠,高安方面只是佯攻而已,没有必要在高安方面收缩防线。高安虽然放弃,但第三十二军仍然占据有利地形,集团军的六门山炮也可以打到高安,提供掩护,罗总司令于是决心反攻高安,给日军一个下马威。9月22日,罗总司令电令第一三九师反攻高安。第一三九师以第四一七团渡河进击,攻占石鼓岭,日军小部守军退往高安。第一三九师随后全力出击,以第四二二团及第四三三团齐头并进,猛冲高安,第一O二旅团阵脚大乱,被迫仓惶退出高安,并遗弃几十具日军尸体。日军在退出高安之后,死据祥符观炮击国军。第三十二军在炮火下抢占阵地。李天霞第五十一师也在第三十二军之后向高安推进。李兆瑛师长在攻克高安之后,督队猛烈追击,第四一七团占领马形山,第四二二团占领莲花山,稳固高安防务。日军撤退时颇为狼狈,其佐枝支队的作战命令也被国军缴获。

  在第一三九师克复高安之日,第六十军退到上富之后以第一八三师坚守上富、罗坊,与会埠方面之敌对峙,第一八四师于雷市集结。第六十军军部退到宜丰。败退的第五十八军则占领凤凰山一线阵地收容部队。第九战区以第十五师支持赣北,罗总司令即电调第十五师支持第六十军拒敌。

  第三十二军克复高安站稳脚步之后,因为第五十一师与第四十九军已经提供有力支撑,使第三十二军能够有效抵抗日军的反扑,所以在形势上反而能置会埠方面的第一O六师团主力侧翼于国军威胁之下。罗总司令此时以第五十一师北上支持第一集团军,严令第一集团军要努力恢复阵地,拒止第一O六师团。而以第四十九军第一O五师(师长王铁汉)接防高安,在高安方面罗总司令便腾出了第三十二军及施中诚第五十七师可以作为向日军侧翼挺进的奇兵。罗总司令决心让这支劲旅直捣奉新,但当面第一集团军阵地最薄弱之处则冒险不以主力填补。

  9月23日,日军认为第一O二旅团出师不利,高安显然一时难以攻掠,决心放弃高安方面攻势。第一O二旅团转入守势与第一OX师对峙,尽量吸引国军兵力。第一O六师团则集中全力猛攻甘坊方面第六十军,准备及早与湘北日军会师。此时,日军加强空中侦察与轰炸,准备一举突进南缭河。罗卓英随即也指挥部队继续与日军在其它地方作战。至此,高安方面的战斗基本结束。

  战役评价

  高安战役从9月14日开始到23日结束,历时10天,在抗战期间只能算是一个规模中等的战役。然而在国军战略思想的演变上,却是一个里程碑。总结吸取前期南昌会战的经验教训,指挥官罗卓英将军在战线布置上虽然和原来一样,采取传统的数十至上百公里的单线配置,但在具体作战方法上,则采用“后退决战”的策略。避开日军装备精良、战斗力强、急于求战的锋芒,充分利用赣西北起伏多变的山地、丘陵、纵横交错的江河等地理特征,寻找有利战机,采取阻击、侧击、尾击等机动战术歼灭敌人。此役日军凭借强劲的实力,首战即突破国军防线(国军第五十八军几乎被日军追着打),但是长驱直人的日军很快遭到第三十二军的侧击而伤亡惨重,被迫退却。在防守高安城时也是如此,第三十二军挡不住正面日军的进攻,被迫退出城外,但在退守时占据有利位置,威胁侵入城内的敌人,在形势有利时,即反攻敌军,夺回高安城。这种首先放任日军突破第一防线,在一线兵团摸清敌人企图后,而后决心反攻高安的打法,是这次战役中的杰作。

  此役国军以伤亡一千多人的代价,有力地阻击了日军的进攻,使日军未得寸土,并毙伤日军数百人,为取得第一次长沙会战的胜利开了一个好头。国民党第九战区官兵的英勇作战、守土卫国的爱国热情,是此役取胜的重要保证。尽管在抗战的战略相持阶段,国民党最高当局由最初的积极抗战变为消极抗日,但在此役中,参加高安战役的国民党官兵上至将军下至士兵都英勇顽强、誓死抗敌,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第一三九师在反攻高安时,前排的战士倒下了,后排的接着上,连日本鬼子都不敢相信,不久前南昌会战中胆怯的中国兵此时会变得如此不怕死。其实,抗战中的国民党官兵,大部分怀着对日军侵略暴行的满腔仇恨,恨不得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与敌人拼消耗也是抗战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经验。日本以少数兵力横行中国广大地区,注定是不会长久的,也是没有好下场的。

  另外值得高度评价的是,高安人民在此役中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据不完全统计,有近千名高安群众被日军杀害,数千栋房屋遭破坏,十万多亩田地荒芜。仅团山寺大惨案,一次就被日军屠杀630多人。团山寺位于高安城区北面18公里的汪家圩乡团山坡上。1939年8月18日,汪家圩乡附近630多名群众为了躲避日军的侵扰,集体藏匿于团山寺内,不久被日军发现,并被团团围困在团山寺内。日本鬼子先把百姓的财物劫走,又把7名妇女拖出庙外,强行轮奸,随即又将寺门紧闭,放火烧庙,当场有200多人葬身火海。其余400多人不畏强暴,冲出庙门与鬼子搏斗,在鬼子机枪扫射下,又有300多人倒在血泊中,剩下的100余人,全被日军围困在一块稻田里,绝大多数死于机枪口下,只有少数几人在成堆的尸体下幸存下来。当时,慑于鬼子的淫威,附近的村民不敢踏此地半步。直到1940年春,团山寺附近的二位农民,才把受难同胞的尸骨收捡起来,集中埋葬在一处。1970年12月,原高安县革命委员会批准在原埋葬处修建了一座“团山寺大惨案纪念墓”,以警示后人。此墓成为日本侵略中国所犯罪恶的铁证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