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老兵的故事:从战斗尖兵到教书育人

热度93票  浏览29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那场战争早已烟消云散,边境上早已是一片和平宁静,我们却又听到了帐篷小学的故事。

那故事从战争中延续而来,依然那么生动,那么感人。

10多年前,贵州安顺师范学校有个叫周真国的学生,提笔给远在云南老山麻栗坡前线的解放军叔叔写过一封信。麻栗坡战火纷飞,少年周真国热情洋溢。他正是听了发生在那儿的帐篷小学的故事:

原来,被战火燃烧着的边境山区里,解放军战士们看见适龄儿童因为敌方炮火袭扰,长期上不了学,就借大树做屏障,扯起帐篷当教室,架起炮弹箱当课桌,搬来石头当凳子,挑选文化素质好的士兵

周真国夫妇在帐篷小学

当教师,为孩子们买来课本文具,办起了学校,并命名为帐篷小学。1984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那天,帐篷小学开学了。隆隆的炮声中,首任校长白峰开始给9名儿童授课。虽然只有9名儿童,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战场小学(不知道这是不是一项吉尼斯纪录,白峰这样的校长是不是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一个什么称号)。书声朗朗,给偏僻的山村带来了文明的生气,也招来了敌方的炮火。帐篷小学曾经被炸烂了6顶帐篷,搬了6次家。第7次搬家,战事缓和了,部队才为孩子们建起了砖木结构的教室。

当年的帐篷小学名扬全国,康克清同志为小学题词。少年周真国读的是师范,他对办这小学的解放军深感敬佩。周真国心底长久以来藏着的梦想,是有朝一日穿上军装,并且最终佩上将军的军阶。还在他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曾有过一篇心爱的作文,题目就叫《将来我要去当兵》,因为情真意切而获得全校惟一的一等奖。在他师范毕业工作了两年之后,他还是放弃了国家干部的身份和手中的教鞭,毅然从军。

应该说,周真国的确是一块当兵的好“材料”。他入伍5个月就被破格提拔为班长,又很快将所在班带成了尖子班,年终荣立集体三等功。这无疑是一个优秀军人优秀的开头。他踌躇满志,飞鸿传书,把自己的喜悦给心上人分享:

家敏,拿破仑说过一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牢牢地记得这句话。今天的成功,为我的理想――扛上将星初步铺垫了一级坚实的阶梯。请相信我,有朝一日会让你为选择了我而感到自豪!

然而,世间就是有许多的巧合。周真国当兵的部队就是他当年写信颂扬过的麻栗坡驻军,帐篷小学就是他的连队所办的小学。他没有想到,就在他给未婚妻写信大书将军之志的时候,由于这所帐篷小学的存在,他人生的足迹注定要和他的理想分道扬镳了。

连队指导员找他谈话,说帐篷小学现任校长肖维军超期服役已经5年,28岁了,要退伍了。组织上考虑要周真国接任校长。

事后周真国说,这是一次令他永生难忘的谈话。他当时完全懵了,指导员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一旦接任,他的将军梦便要破灭了,肖维军今天的去向就是他明天的前途。他钦佩肖维军。他参军到连队后曾夜访帐篷小学,看肖维军和另一位战友灯下批改学生作业,听他们讲帐篷小学的故事。但是,拒绝接任呢?自己毕竟是正牌的师范毕业生,并且是有两年教龄的教师。明摆着,在全连战友中,只有他最合适。换句话说,只有他对这些孩子最负有天然的责任。要是不接任,他不敢想像这些孩子会怎么样。

周真国和自己的灵魂苦苦搏斗。第三天晚上,他敲开了指导员的房门,用士兵在准备赴汤蹈火的时候使用的语言说:“总要有人作出牺牲教这些娃娃。教书我在行,就请党支部和乡亲们看我的吧!”

校长周真国拿着士兵的津贴,背着士兵的冲锋枪走上了讲台。

上任伊始,

周真国在教学

他便没有满足于讲课和批改作业。他觉得课堂里学生太少,而在村里乱串和在家里干活的适龄儿童很多,即使是课堂里的学生,也是今天少一个,明天漏一个,上不上学很随意。一调查,驻地附近学龄儿童的入学率竟只有20%。原来当地经济落后,祖祖辈辈读书人不多,人们觉得读书无用。也有的人家想送孩子读书却苦于无力支付不多的学杂费,只好让孩子在家干活儿。

周真国着急了。作为教师他知道,教育落后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他在正常教学的同时,将身影撒向沟沟岭岭,将脚印留在村村寨寨。他给家长们讲《义务教育法》,讲中央电视台记者和一个羊倌的对话:

问:你放羊干什么?

答:赚钱。

问:赚钱干什么?

答:娶媳妇。

问:娶媳妇干什么?

答:生娃。

问:生娃干什么?

答:放羊。

周真国大声疾呼:乡亲们,我们再也不能重复这种低层次的繁衍之路,在现代社会,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是难以立足的。没有文化,不懂科学,将来当农民都不会种地。家长不送孩子上学,就会害了下一代,就是犯罪!

他的呼吁振聋发聩。有的家长被说服,有的被他的真挚感动:一个外乡来的当兵的,为的什么呀?于是上学的孩子多了起来。

对于经济特别困难的家庭,周真国一边掏出自己微薄的津贴甚至入伍前的积蓄,一边发动战友捐助。他还坚持每天早、午、晚的课余时间到一个四年级的女孩子家中干活儿,让她在连队就餐,做完作业再回家,硬是使这个家庭特别困难的学生坚持了下来。

帐篷小学周围山高林密草深,野兽经常出没,又有战争留下的无数地雷。学生上学读书,家长担惊受怕。为了学生们的安全,周真国仔细研究地形,给学生们规定了几个集合地点,每天由他和战友们到集合地点接送学生。几年的风霜雨雾,他的学生没有一个因为上学受到意外伤害。

周真国当了3年校长。3年来,帐篷小学毕业了104名学生,其中70人考上了初中,34人考上了中专、高中,连续三年拿了文山州乡村小学统考第一,适龄儿童入学率和学生升学率都达95%以上。

周真国当了3年兵,他该退伍了。

父母在等着他。他的家乡遭受洪灾,父亲右臂受伤致残,母亲托人写信求他回去:“父母含辛茹苦养育你,你该不该尽点孝?”周真国捧着信落泪了。

事业前途在等着他。贵州一家国营大厂虚位以待,要他去当宣传干部;家乡的学校等他回去继续教师生涯;先期退伍的广东战友邀他到沿海一闯天下;他自己还打算参加地方科局领导的招聘考试。

爱情更在等着他。未婚妻郭家敏在家乡同为小学教师,两人3年来鸿雁传书,相思千里。郭家敏数着日子盼望着,等待着与心上人建立起他们的爱巢。

然而,他没有回去。郭家敏眼看着装载退伍兵的车到了,急切地寻找她熟悉的身影。人散了,车走了,只有她还站在冷雨中。几天后,一封快件寄到她手中,因为没人能接替帐篷小学的工作,周真国超期服役了。他对心上人说:“对不起你,我还得留一年……我相信,相见的日子不会太遥远。”

这一留,又留了3年。

也就是说,这3年里每到退伍时期,周真国都要在自己和孩子们中间作一次选择。而且每一次的选择都比上一次要难。因为他发现,需要他作出牺牲和奉献的不只是他个人,还有他的父母,他的未婚妻,他远在家乡的亲人们。一个义务兵不可能永远留在部队,留多久早晚也是要走,走得越晚自己和家人的损失就越大。但是,这里的乡亲们实在离不开他。当地政府也曾想分配一个师范学校毕业生来任教,但那人怕苦,吓得住进了医院。

周真国好为难。孩子们跪在地上喊:“周老师,不要走!”他觉得麻栗坡陵园里的烈士们也在看着他。自从那场边境战争以来,麻栗坡便成为当代中国军人的一个精神家园。周真国在这里的思考充满着军人的神圣品格。对军营,对边民,他不能歉疚。对自己的爱人,他却深深地负疚了。他给郭家敏写了一首诗:

你说一句,

不管是对是错,

也许是缘,也许是债,

是分是合,你说一句,

我决不怨你。

他已经准备着失去自己的爱,字里行间藏了多少痛楚。

他最终选择的,是最崇高的牺牲!

在周真国第三次面临退伍的时候,帐篷小学驻地发生了一件事。4个村的100多名村民代表和帐篷小学的70多名学生,一齐来到连队,送上一封请求留下周校长的信,信上密密麻麻,竟然按了948个鲜红的指印!原来,这封信是由4位村长起草,村民开会通过,并传到各村各户一一按上指印的。来送信的村民中,有曾经不愿把孩子送来上学而骂过周真国的汉子;有被炮弹炸死一家3口,孤身抚养小孙子的老奶奶。老奶奶一手拄杖,一手牵着上一年级的小孙子,老泪纵横,逢人就说:周老师不能走,我的小孙孙不能没有周老师啊!

连队震动了,部队领导震动了。信在团首长们手中传递。望着948颗村民跳荡的心,这些在战场上也不掉泪的男子汉视线都模糊了。团党委里众口一辞:留下!哪怕只有一个转志愿兵的名额,也要留给周真国!

1996年元月,周真国转为志愿兵。为了这一纸命令,村子里杀猪放鞭炮,过年一般的喜庆。周真国被乡亲们拥在上首,举起酒杯。无声的泪水滴进了他的杯中。

因为爱上了这个当兵的人,郭家敏命里注定要和周真国一同去牺牲,去奉献了。

起初,她也想拉他回来。周真国一而再、再而三地超期服役,郭家敏家里媒人快踏破了门坎儿。老板、局长、个体户,个个比周真国“条件”好。最知心的姐妹也劝她别太死心眼儿了。郭家敏还真给周真国发去过最后通牒,再不回来就绝交。就是这信使周真国写来了柔肠寸断的情诗。其实她只是想要他回来,吓唬他。她也有她的爱情宣言。

他们结婚了。他们终于结婚了。

志愿兵周真国回乡探亲,心灵手巧的郭家敏让他两手空空就做了新郎。婚礼中,退伍之后已经当上科长的战友劝他:“我比你差,如今却混得比你好。快回来吧,地方好发展。”可是,不要说“回来”,新婚才第三天,周真国就接到部队“有急事速归”的电报,二话不说就归队去了。

新婚没有给郭家敏带来好日子,反而使她更感到寂寞孤独。她不怕一人承担家中所有的劳作,只怕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才能到头。她给周真国写信,怀着更强烈的企盼劝他放弃志愿兵资格,脱下军装回家来。

丈夫的回信只是道歉,而道歉也就是不同意退伍。这一次,郭家敏是真伤了心。周真国一连给她写了20封信,她一封也没有回复。一直到他告诉她,他在部队生病了,她着急了,才上路去看他。

我们让郭家敏自己来叙述她第一次到部队的经历:

我到了麻栗坡县城是下午3点多钟,坐车到交趾城小街已经是5点多钟。我一问到帐篷小学没车,要坐“11号”(步行),就提着包向山上走。不一会儿,天就黑了。刚开始,我还不怕,觉得蛮新鲜。有点月亮,月色不明,萤火虫一亮一亮的。路边的树丛草棵里,不时还有小鸟团聚的啾啾声。

山路好难走,到处都是石头。我穿着高跟鞋,七歪八扭,简直就像在乱石中跳舞。不一会儿,脚就打起血泡,高跟鞋也崴烂了。我又气又怕,实在忍不住哭了。心想,不晓得为哪桩来到这个鬼地方。越想越寒心,就边走边哭,边哭边骂周真国,边骂边把从家里给他带来的李子、糯米粑、皮蛋往山下甩,恨不得把我自己也甩下山岩去。那情景实在叫人难以忍受和形容,现在想起来也难受。编句话你听听准确不准确:“可怜人啊可怜人,背上粑粑看男人,粑粑蘸泪飞出去,又哭粑粑又哭人。”

摸黑走了20多里山路,脚上血泡摞血泡,午夜才到芭蕉坪。看见路边有座刻着“帐篷小学”的石碑,才敲门找人。与真国一起教书的战友阮发全告诉我,真国家访去了。我更气了,恨不得这时咬死他周真国。阮发全帮我打开真国的宿舍,刹那间,迎面墙上丈夫漂亮的隶书体情诗和素描画,一下子扑入我的眼帘!你看:

“所有的时光都淡泊如水了,惟有往事在记忆深处成了瑰丽风景,摇响曾经亮丽的情节,把久蓄的情愫抖给黑夜。我知道,在我人生旅途中有你暖暖如火的目光为我消融寒冷与失意,在我最痛苦、最寂寞的岁月里,你用那慰藉人心的话语,为我洗去痛苦和寂寞。你的爱,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素描画是他临摹我的照片,画上的大眼睛格外传神。我来帐篷小学是想来吵架,来劝他退伍的,不退伍就离婚。一看见这些,所有的怨,所有的恨,都烟消云散了。

天快亮时,周真国才一脸疲惫地回来。猛一见到妻子,夫妻双双抱头大哭……

这是一次不寻常的来队探亲。不寻常在于,郭家敏不但没有把周真国劝回家乡,她自己反而留在了帐篷小学,和丈夫一起拿起了教鞭。本来她已经上路了,周真国追来,人未开腔泪先流,她就走不动了。周真国劝过她:帐篷小学缺老师,你若能留下来,既能互相照顾,又能促进教学,不是两全其美吗?

她留下来了。为此她失去了家乡教学6年多的岗位,失去了每月三四百元的工资收入。不过,经过部队的努力争取,教育部门终于给了她一个民办教师的名额,每月144元工资。

周真国夫妇有了一个儿子,取名叫篷生。

他确实是在帐篷小学里出生的。如今说起来,郭家敏还会伤心落泪:“想起来后怕,我真是拿命打赌呀!”

那一天的白天,郭家敏挺着大肚子到15公里外看当地的艺术节演出。也是太偏僻太贫困,她不愿放过这难得的艺术享受机会。回到家,半夜时分,她告诉周真国,肚子有点痛。还在备课的丈夫起初没有在意,认为是她白天累了,引起抽筋。可是肚子越痛越烈,她不安地呻吟道:“怕是要生了吧?”

“不会吧,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医生不是说叫你下星期再去检查吗?”周真国安慰着妻子,不时为她轻轻揉揉腹部。

郭家敏确实是要生了。凌晨两点钟,当她痛不欲生地哭叫,要周真国送她上医院的时候,周真国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荒山野岭,深更半夜,没有车也没有电话,“上医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周真国叫醒一名教师到村里去喊接生婆后,自己烧上水,拿出一把新剪刀,一本从连队军医那儿借来的《妇产科学》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被恐惧和痛楚折磨得浑身颤抖的妻子紧紧地抱住他。他心如刀绞,担心妻子难产,一手抱妻一手翻书,只有依样画葫芦。这实在是一幅悲壮的画面!

儿子降生了。周真国这才舒了一口气,连忙剪脐、清洗、包裹。晨曦微露时分,接生婆才赶到。

这是一对现代人经历的一次几近原始的生产,他们的儿子因此永远不知道自己出生时的身高和体重。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小篷生出生10天后,周真国作为全团惟一的士兵代表到昆明参加省军区党代会,郭家敏突发大出血,倒在厕所里。她挣扎回卧室,倒在床上,直到指导员惦记,从5里远的连部赶来看望,才发现小郭不对头,赶快搭手扶拖拉机报告营部。副营长带着卫生所长驱车来给她输液,一问原由,所长吓了一跳:“你们夫妇胆子真大,我当医生的还不敢让老婆在家里生孩子。”并告诉她,由于是自己接生,可能子宫内遗留有胎盘残膜,才导致流血不止,必须尽快去医院清官。

这一切,在外的周真国都不知道。当他回来的时候,妻子已经做完手术,正挂着点滴瓶输液,儿子篷生甜甜地睡在她的身边。

云南省军区最近特别表彰了周真国,给他记了一等功。谈到未来,周真国说:“虽然这里地势偏僻,交通闭塞,学校条件比较差,但等当志愿兵的年限满后,我要求转业在芭蕉坪,一辈子在帐篷小学教书。”

他的乐天派妻子则笑着说,夫唱妇随,月亮走我也走,丈夫留我也留。

听说,不久的将来帐篷小学将走出老山地区历史上第一位大学生。毫无疑问,那里会源源不断地走出更多品学兼优的有用之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