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另立“中央”,石达开的悲剧从出走就注定

热度63票  浏览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见势不妙,深怕自己被杀害,石达开便于1857年5月底从天京南门负气出走。他从铜陵渡江后,逃往安庆,在途中发布文告,剖示自己的心迹:

自恨无才智,天国愧荷恩。惟矢忠贞志,区区一片心。上可对皇天,下可质世人。去岁遭祸乱,狼狈赶回京。自谓此愚志,定蒙圣君明。乃事有不然,诏旨降频仍。重重生疑忌,一笔难尽陈。疑多将图害,百喙难分清。用是自奋励,出师再表真。力酬上帝徒,勉报主恩仁。精忠若金石,历久见真诚。惟期妖灭尽,予志复归林。为此行谆谕,遍告众军民。依然守本分,照旧建功名。或随本主将,亦足标元勋,一统太平日,各邀天恩荣。

在文告结尾,石达开仍用"太平天国丁巳七年"年号,表示不忘旧主。但实际上,他已经同洪家兄弟撕破脸了,想自己重新开创出一片新天地。最能证明他内心与太平天国绝决的事情,就是石达开在安庆整军时,陈玉成正在湖北黄梅与清军激战。倘若他真以大局为重,立赴增援,陈玉成部就不会大败退缩回安徽。1857年10月 5日,石达开率军从安庆出发,经过建德进入江西,开始了他的不归之路。

从1857年到1863年,石达开在江西、浙江、福建、广西、湖北、贵州、云南、四川等省进进出出,辗转游移两万多里,可见没有真正的目标。在他出走之时,带走了湖北、江西、安徽一直忠于他的几十万精兵良将,使得太平天国在这三省的大部分州县很快就丢失大半,退缩到天京周围以求自保。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清军和湘军主力并未受石达开一部牵制,仍旧集中兵力对付天京的洪秀全。

洪秀全见石达开带走那么多人马,心中大慌,忙派人送"义王"金牌给石达开,又削了自己两个哥哥的王爵来示好,但均被石达开拒绝。在行走途中,石达开多次杀掉想返回天京的将领,都说明他去志极坚,不可挽回。他之所以一直打着太平天国的旗号,主要是为了号召军民。

可叹的是,昔日英明神武的石达开在负气出走后,手下虽有数十万大军,却连吃败仗。因为没有根据地,需要不断抢粮,搬运军械,随从人员不断减少。在湖南围攻宝庆府不克的情况下,石达开只得在1859年夏绕道进入广西,攻打桂林,又不克。直到1859年底,石达开终于攻克庆远府,改名为"龙兴",想以此为根据地作一番事业。他在"龙兴"一呆就是八个月,渡过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并准备对太平天国制度加以修正。

1860年3月,石达开的军队进攻百色失利,被清军杀掉近十万人。大败之下,石达开军中诸将开始自相残杀。同时,不少人见他有"另立中央"之意,纷纷要求离开。后旗宰辅余忠扶手下将士首先自行脱离,余忠扶本人出面劝阻,被士兵杀掉。接着,武卫军宰辅蔡次贤想统军出走,事泄被杀。不少将领则劝石达开进攻南宁,再招集兵马返回天京。等到攻克南宁后,见石达开根本没有回天京的意思,彭大顺、朱衣点等大将便带领十余万大军脱离石达开,向天京方向杀去。一路上,这些人死的死、降的降,最终仍有数万人在江西与李秀成汇合。

在众叛亲离之下,石达开心灰意冷。修整几个月后,石达开携残兵在1861年秋离开广西,复攻湖南。一路之上,丧失斗志的石达开再无心约束部伍,他的手下四处劫掠杀人,居民被杀数十万人,这只太平军就变成了百姓的公敌了。

1862年初,石达开率军进入湖南来凤。二月间,进入四川石柱。四月初到涪州时,石达开拥众二十余万,大有复兴之势。六月,大军攻破长宁。1863年春,石达开兵分三路进攻四川。一路由李复猷率三万人由贵州绕入四川,一路由赖裕新率一万多人向宁远府(今西昌)进发牵制清军,另一路由他亲自率领,从昭通府的米粮坝抢渡金沙江,直杀宁远府。不幸的是,赖裕新出师不利,三月间在越隽厅中州坝战死。李复猷遇阻,自贵州、云南折返。石达开对二将的命运一无所知,仍旧率军自宁远府以西的径路北行,想抢渡大渡河后继续行进。

1863年5月14日,石达开率军来到紫打地(今安顺场)。如果当天渡河,太平军应该有很大机会逃出包围。但是,石达开有一位妾当晚为他生下一子,高兴之余,他下令部队在河边休整,庆祝三天,错过了大好时机。第二天一早,大渡河上游山洪爆发,河水暴涨,无法渡河了。另外,当地忠于清政府的土司王应元把席子裹成筒状,用墨水染黑,在河对岸摆放了数百个,其中只有几个真炮,轰轰放了几响,使石达开觉得王应元火力强大,更不敢冒险渡河了。此时,后退的路也被邛部土司岭丞恩用巨石大木塞住了。盛怒之下,石达开下令斩杀为大军带路的二百多彝族人(有人说是苗族人),然后想伺机杀出。就在此时,四川总督骆秉章的清军已经把他的军队团团包围。

进退不得,石达开只好冒死突围。由于地势凶险,清军与当地土司兵人多势众,石达开部越杀越少,最终,剩下的数千人被围于老鸦漩(今四川石棉县农场乡利碛堡)。由于当地彝族人恨石达开杀自己部族之人,拼死抵挡诸要隘路口。

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石达开先让其妻妾子女投江自杀。然后,为了"舍命以全三军",他先写信给骆秉章,然后与手下高级将领曾仕和、黄再忠、韦普成以及五岁幼子石定忠赴凉桥清军大营,与骆秉章"谈判"。其实,这个举动,与投降没有什么分别。石达开给骆秉章的书信文采炫然,有为自己三军的乞怜,有对骆秉章的"奉承",还有对自己一生的回顾,确实流露了真情。

绝路之军,哪里还有谈判的本钱。清军食言了,在夜间以火箭为号,将已经缴械的三千多太平军围杀,一个不留。大渡河水,一时变赤。

在清军大营内,与洪秀全同出身于广东花县的骆秉章问石达开:"尔欲降乎?"石达开眉宇间英气不减,朗声道:"吾来乞死,兼为士卒请命。"绝口不言降字。清军把石达开押至成都科甲巷关押,在他写完《自述》后,为保险起见,骆秉章把他和随从几个将领均押至闹市,凌迟处死。按照清朝法律,石达开的五岁幼子应该到十五岁后方受凌迟之刑,但不久就被毒死了。

  在清军行刑时,石达开神色怡然,坦然受死。

常青

顶:3 踩:3
【已经有57人表态】
7票
感动
7票
路过
4票
高兴
10票
难过
6票
搞笑
8票
愤怒
5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